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Chapter09 ...

  •   在D.U.电气新员工入职都会有为期半年的集中培训,培训的同时还会把每个新入职员工安排到一个暂时的实习岗位上,也就是Pre-assignment。
      Pre-assignment的目的,除了让新员工尽快适应工作环境及熟悉本公司的基本操作流程外,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各部门需要打杂人员。
      让乌丫再一次快乐得要死掉的是,她居然很幸运的被分到了市场部,并且是和韩少飞在同一个格子间里。
      韩少飞看到她时,微微一笑,他的座位在乌丫的右前方,从乌丫位置上看过去,他完美的侧脸轮廓尽收眼底。乌丫不时偷眼瞄他,工作状态中的韩少飞更令她着迷,喜悦不断在心里膨胀并开出花来,原来人在极度开心时真的会心花怒放!
      “韩少飞,一块去吃午饭怎么样?”上午工作时间一结束乌丫就迫不及待的向他发动了攻势。
      “好,我请你。”韩少飞笑道:“昨晚我打电话告诉我妈你现在是我同事了,她听了很高兴,呆会你也给她打一个吧。”
      “嗯。”乌丫点点头,心里暗叫惭愧,韩少飞妈妈对她那么好,逃到上海这些年她竟从未打电话给她报过一声平安,实在有些愧对她当年对自己的关心。
      楚紫云在过道上看见乌丫和韩少飞并肩从市场部的格子间出来,眼底飘过一丝惊愕,这么快就缠上了?她不由在心里冷笑,最多不过是个Clerk(文员),看你拿什么和她竞争!
      昨天楚紫云让瞿振华帮她打听乌丫的事,瞿振华同样对初中毕业生能进D.U.电气有些好奇,他和那HR(人力资源经理)平时交情不错,跑去就直截了当问了。
      但那HR为人严谨,他知道乌丫一定有着来头,否则公司不会让他破格聘用。至于什么来头,上头即然没说,他自然也不会张扬出去。因此带着开玩笑式的口吻对瞿振华道:“怎么,刚来一美女,你老兄就闻腥而动了?”
      “美女?喂,和财务部的楚紫云比哪个更漂亮?”
      “嘿嘿,这不好说,不是同一个类型。”
      “据说那许晶晶只初中毕业,你怎会就聘用了?难道咱们公司门槛最近被人锯掉了一大半?还是那美女是你的……”他冲那HR挤挤眼,言下之意是不是你的小蜜或亲戚什么的。
      “你听谁说她只初中毕业?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不可能啊?再说了,咱们公司向来注重的是真才实学,只要有实力,别说初中生,就是小学生我也照聘不误!”
      乌丫跟韩少飞和楚紫云搭乘电梯下来,韩少飞不顾楚紫云的反对,坚持在公司附近挑了一家上档次的酒店,席间楚紫云问乌丫,“听说你拿了夜大文凭?”
      “你背后打听我?”乌丫反问。
      楚紫云自知失言,颇有几分尴尬,捧起杯子低头抿了一小口饮料,借以掩饰囧态。
      “许晶晶,看来这四年多你一直在勤工俭学,还记得我当年对你说的话吗?”韩少飞岔开了话题。
      “当然记得,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乌丫甜甜一笑,她又怎么会忘记呢?
      那是乌丫进劳教所的第二天,也就是大年三十她叔叔遇车祸的那天,她望穿秋水也没能盼到叔叔许茂生,乌丫以为叔叔放弃她,不要她了,心中顿生惶恐,觉得自己就像飘浮在汪洋中的一叶小舟,茫茫然迷失了前进的方向。
      下午收干后她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像条虫子躺在通铺上一动不动,她是先天晚上被送到劳教所的,早上发现饭是从铁门下方的小孔内送进来的,她觉得像是喂给狗吃一样,巨伤自尊,因此拒绝食用。
      晚上郭群见她又不吃饭,就骂道:“乌丫,你他妈的成仙了,赶紧死下来吃饭。”
      “她一天没吃东西了。”一女囚小声嘀咕道。
      “要你说,谁没长眼睛不知道她一天没吃了啊?”郭群狠狠瞪了那女囚一眼,匆匆扒干净碗里的饭后爬上通铺去扯乌丫被子,“你给我起来,你以为绝食就能放你出去了?你这笨蛋,你只会饿坏自己。”
      乌丫不想理她,拽着被角闷声不响,她这会正烦着呢。偏郭群一个劲的在她耳边聒噪不休,骂骂咧咧的以大姐大的口吻命令她速度起来吃饭。乌丫一时火冒三丈,猛地掀开被子翻身坐起,冲她大声吼道:“放开你的脏手!”
      她直直怒视着郭群,女囚们目光齐刷刷转向她俩,郭群一时下不来台,尽管乌丫眼神让她暗自有些心惊,但却不甘服软,否则她面子往哪搁?她指着乌丫咬牙切齿道:“他妈的,饿死你活该!不知好歹!”
      没有警告,乌丫不跟她玩那套你再说一句试试的废话,甩掉被子,直接冲上去揪住她头发拖倒就打,心里无名的邪火一古脑都发泄在了她身上。
      娇小的郭群自然不是她对手,被她揍得狼哭鬼嚎。
      女囚们一个个在边上幸灾乐祸的袖手旁观着,没一人上前劝解,因郭群将二进宫当成了欺负别人的资本,动不动端出老大架子喝斥她们,故大伙心下都巴不得乌丫好好教训她一顿。
      郭群打不过,可嘴却不饶人,她两手护着自个日后要赖以生存的脸蛋,一边拿脚胡乱踹着乌丫一边破口大骂。乌丫越发气恼,摁着她连连猛抽,打顺手了一时竟还收不住。
      见揍得狠了,几个女囚才扒到铁门上扯起嗓子大喊:“干部-----干部------打架了-----”
      年三十晚上只两个干部在值班,一名姓孔的干部闻迅抓起套着钥匙的铁圈就往后院跑,钥匙片一路“叮铃铃”直响。他人没到怒喝声先到,“谁在闹事?吃多了撑的是吧!”
      他跑到铁门前从小孔往里一瞄,见乌丫骑在郭群身上正在施暴,厉喝道:“住手!”开了铁门,他冲上去一把掀开乌丫,“这几年有规定干部不许打人,要是早些年你今晚就有一顿好揍。”
      “报告干部。”郭群披头散发爬下通铺,揉着胳膊抽泣道:“不关我事,她一天没吃饭,本着干友互助的原则我才去帮助教育她,谁知她却像疯狗一样反过来咬我。”
      “一个巴掌拍不响,你少表功。”孔干部瞪她一眼转向乌丫道:“你给我下来!哼,绝食,打架,我看你是嫌刑期太短了吧!”
      乌丫扔给他一个白眼,轻蔑地“哼”了声,转身拎起自己被子抖了抖,尔后竟一头倒下钻了进去。
      孔干部气得浓眉怒颤,但他一个男干部可不好去掀她的被子。K城这小地方的女子劳教所里男干部占了一小半,今晚和他一块值班的也是男干部,并且两人都不是负责思想工作的管教干部,无奈之下他只得拨通了秦玉芬家的电话。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