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Chapter10 ...

  •   秦玉芬一家那会正准备吃年夜饭,虽只三口人,可满满一桌菜那叫一个丰盛。有红油猪手、乌鸡肚条汤、黄焖鸭、红烧鱼等等,这都是下午韩少飞给他老爸打下手忙活大半天整出来的。
      “来,儿子,你现在成年了,今儿年三十咱爷俩也来干上一杯。”韩父嫌一个人喝不过瘾,拿起酒瓶欲给韩少飞倒上一杯被秦玉芬制止了。她说:“你自己喝就得了,别教坏孩子。”
      论口才,在做思想工作出身的秦玉芬面前韩父甘拜下风,因为不管啥事秦玉芬说着说着就能往思想教育上扯,他可不想年三十给自己找晦气,让她当成犯人上一课。
      他坐下给自己满上,美美地品了一口,端着水晶杯摇头晃脑道:“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瑚珀光。”吟罢意犹未尽地低头又轻啜了一小口,“哈哈,如此琼浆玉液,对饮独斟总相宜。”眉梢眼角都喝出了一个巨大的“爽”字。
      他那怡然自得的样儿,逗乐了韩少飞和秦玉芬,韩少飞挟起一块他老爸最爱吃的红烧鱼,刚放进他碗里电话响了。
      “妈,我来接。”放下筷子,韩少飞走到茶几前拿起话筒,“喂,您好,请问找哪位?”
      “少飞,我是孔叔叔,叫你妈接电话。”
      “好,你稍等。”转过头,“妈,孔叔叔打来的。”
      “喂,老孔啊,什么事?”秦玉芬接过电话问。
      “什么?打架?”
      “许晶晶跟郭群?”
      “许晶晶还闹绝食?好好好,我马上来。”
      坐回桌前的韩少飞听到许晶晶三字愣了愣,但随即又笑了,这世上同名同姓之人多了去了。他指指酒瓶冲他老爸眨了下眼,韩父乐了,悄悄竖起大拇指。
      “所里有两个学员打架了,你俩先吃不用等我,我过去看看。”秦玉芬放下电话进屋去换衣服,在她出来换鞋时韩少飞回头不经意地问了句:“那许晶晶多大?”
      “和你一样大,十八岁。”
      十八?……“她是不是短发、大眼睛、肤色稍微有些黑啊?”
      秦玉芬换好鞋直起腰道:“对,你认识她?噢,她是本市的,难道是你同学?”
      “她犯了什么事?”韩少飞声音骤然提高。
      “聚众斗殴,砸破了别人脑袋。”秦玉芬说着带上门匆匆而去。
      “真是你同学啊?那女孩成绩肯定不好,对吧?”韩少飞老爸一边给他倒酒一边问道。
      韩少飞没吭声,脑子里浮现出乌丫那天挡在他脚踏车前时的模样,那微微撅起的唇角透着一抹说不出的倔犟。
      从干部家属大楼到劳教所走路只需十来分钟,秦玉芬一到,孔干部就说:“交给你了,自打调来这里我还没见过哪个女学员这么油盐不进,真是头犟驴。”
      秦玉芬点点头,“我来处理。”待孔干部走后,她详细问起郭群事情经过,当听到乌丫一天没吃饭,面色不觉一沉,“为什么不早报告?”
      “我……”郭群垂下头,暗自嘀咕,她哪知道呀?她原以为乌丫饿不过下午会吃呢。
      “以后有任何情况都要及早报告。”秦玉芬瞥了她及一干女囚一眼,转向蒙在被子里的乌丫,“许晶晶,你跟我去下办公室。”
      “许晶晶,下来。”
      秦玉芬连叫好几声乌丫就是不吱声,郭群虽被乌丫给打了,可心下却不得不佩服她的胆量。
      叫不动乌丫,秦玉芬也不恼,皱皱眉,她问郭群,“许晶晶下午有接见亲属吗?”
      “没有。”郭群摇摇头。
      “秦干部——出来一下,有人找。”孔干部在过道上大喊。
      这时候会是谁来找她呢?
      挑挑眉,看看乌丫,秦玉芬转身锁好铁门往前院走去。
      “谁找我?”还没推开办公室门她就先问道。
      “妈,是我。”韩少飞手里提着一保温饭盒,他跟孔干部说乌丫是他同学,他想见见乌丫。孔干部说你妈在这,你得先问问她答不答应,这才将秦玉芬叫了出来。
      “咦,你来做什么?”秦玉芬有些纳闷。
      “我给许晶晶送点吃的,你让我见见她。我跟她是同学,或许我能开导她。”
      “不行。”秦玉芬断然拒绝,她想有哪个女孩愿意让同学知道自己进了劳教所呀?因此坚决不答应。
      “妈,不是只有你才会做思想工作,你就相信我吧!”
      “老秦,你就让少飞见见她,同学之间或许会容易沟通一些。”孔干部也在边上帮着韩少飞说话。
      沉吟会,秦玉芬勉强答应了。
      孔干部冲韩少飞笑笑,拿过秦玉芬手上铁圈说:“我去叫那头犟驴。”
      “许晶晶,有人来看你,起来。”
      叔叔来了?
      乌丫蹬掉被子趿上鞋就往外跑——
      “许晶晶。”韩少飞冲她微微一笑。
      时间静止了,万物消失了。乌丫惊愕地瞪大眼,有那么一秒,她脑袋处于缺痒状态,在这种地方猛然见到韩少飞让她有从地狱回归人间的感觉。
      但仅仅只限一秒,下一刻,羞愤、失望、惊喜、疑惑,种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一齐涌上心头。
      “过来这边坐,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韩少飞两手捧着饭盒笑道:“腰花是我亲手炒的,尝尝我的手艺看能打多少分?”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噢,这是我妈。”他指指秦玉芬,“前面孔叔打电话到我家,说你在里面跟人打架了,我妈碗一摞就跑来了。”
      他的笑,温润如玉;他的声音,动听似音乐。
      可是——
      为什么要在她最不堪的时候来见她?
      为什么要在她跌落尘埃时才伸出双手?
      一直一直以来,他的笑,他的热情,都是她少女情怀编织的朦胧诗篇。
      但是——
      她不要他的怜悯;不要他的同情;更不要他的施舍。
      定定地看他几秒,唇一咬,乌丫掉头就跑。
      泪,在转身之际一泄千里。
      有什么比身陷牢笼被心目中的王子撞上更令人难堪?
      “许晶晶,没有谁会轻视你,只有你自已才会轻视自已。”韩少飞追出来冲她背影大声喊道。
      他的声音对乌丫似乎有着不可抗拒的魔力,她不由自主顿住了身形。乌丫见到他的反应是秦玉芬一早就料到的,但她摆手制止了想要跟出去的孔干部,她要看看她那宝贝儿子使用什么招数来说服乌丫。
      “你不是很大胆吗?你不是什么都表现得满不在乎吗?”韩少飞上前拦在乌丫面前说:“怎么,你敢往男同学课桌里偷偷塞小纸条,敢砸破男生脑袋,这会却不敢接受我的好意吗?你不会是觉得无地自容了吧?”
      “谁说我无地自容了?我为什么要无地自容?”乌丫昂起头振振有词道:“我有杀人放火吗?我有小偷小摸吗?我有出卖尊严吗?即然这些我都没有做过我又为什么要无地自容?”
      面对乌丫瞪得溜圆的大眼,韩少飞笑了,用乌丫从未曾听过的调侃语气道:“对了,这张牙舞爪的许晶晶才是我所熟悉的。是的,这些坏事儿你都没干,但你聚众斗殴却是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的行为。许晶晶,我们才十八岁,这一生要走的路还很长,跌倒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从此站不起来!铁门只是暂时囚禁了你的身体,可你绝不能让它囚住你的心!相信我,别放弃自己,只要端正态度,好好接受教育,你的未来一定会充满阳光!”
      谁说不是呢,通过努力她现在不但进了上海有名的外企还和韩少飞与楚紫云成了同事。乌丫端起杯对韩少飞说:“我以饮料代酒敬你一杯,真心感谢你过去对我的关怀和鼓励,并希望日后在工作上还能得到你的指点和帮助,可以吗?”她说着瞟了楚紫云一眼。
      韩少飞笑道:“当然可以,咱们不仅是同学,还是同乡,有不懂的地方尽管问我。我把□□和MSN号给你,呆会回公司你加我。”
      他从衣兜里掏出笔和名片,在名片反面写下了自己的□□和MSN号,递给乌丫时楚紫云优雅的一抬手,名片就到了她手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