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Chapter08 ...

  •   乌丫上午从D.U.电气公司一出来就拨通了郭群电话,郭群那会正搂着她的小男友在酣睡,他们是白天黑夜颠倒过的。得知乌丫被外企聘用后她乐得在电话里哇哇大叫,“太棒了,乌丫我早说你行的,请客请客,你请客我出钱,咱们好好乐一乐。”
      按乌丫的意思弄几个菜意思意思即可,但郭群非得叫上满满一桌,还整了瓶白酒。乌丫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郭群要喝酒!因为她平时话就多,几杯酒下肚更是滔滔不绝,而且专拣储存在心底的伤痛事儿来说。
      但郭群酒量又好得令乌丫咋舌,她就没见她醉过,乌丫原来是滴酒不沾的,这几年被郭群带了出来,她是开心要喝酒,不开心也要喝酒,慢慢的乌丫也能陪着对付个二三两了。
      当郭群喝得脸渐渐发白的时候,乌丫知道她又要开始回忆往事了。果然,她直眼看着乌丫,摇着头道:“乌丫,你能有今天我真的替你高兴。你说咱俩吧,在这大上海无亲无靠,就像一颗藤上结的两颗苦瓜。你不知自己爸妈是谁,我呢,有爸妈也等于没有,他们至今不肯认我,但我寄回家的钱照收,就是不收我,连家门都不给我进。”
      “什么时候你不做这行了他们会认你的。”这话在郭群每次喝酒时乌丫都说过,这会她又搬了出来说。
      “不做这行你让我做哪行?别的我他妈不会也没兴趣。”
      “所以,我要是你妈,我也同样不认你,就让你一辈子醉生梦死,客死他乡!”
      “别提我妈,咱们说点别的。”可没过一会她自己又再提起,“诶~~记得五岁以前我爸妈倒是特疼爱我。”
      “五岁以后就不爱了吗?难道五岁你就显示出了长大后有做‘鸡’的天赋?”
      “去你的。我五岁那年妈妈又生了一对双胞胎弟弟,那会计划生育已抓得很严了,我爸因此被开除公职,家中生活一下艰难起来。靠,我爸还是知识分子呢,却和我妈一样重男轻女,他们对我越来越忽视,眼里只有我两个弟弟,初一我就和社会上的人混在一块了,我喜欢听他们说那些带江湖味的事儿。”
      “哦,你还有一对双胞胎弟弟啊?”乌丫还是头一回听她提起,从前只知道她爸妈不认她,也不让她回家,她妈说因为她在外面干的丑事儿弄得都没脸出去见人了。
      郭群倒了杯酒,一饮而尽,然后幽幽道:“自打有了两个弟弟他们眼里就再没我的存在了。有年春节,我妈让我去擦厨房窗子,我说你咋不让他俩擦呢?我妈说怕他俩摔着。我说那你就不怕我摔着?靠,你猜她当时怎么回答我的?她居然甩给我一句,你是祸害死不了,差点没把我呕得背过气去。”
      “你妈真这么说你?”
      “那可不是,脾气来了揪着头发就往墙上撞。”
      “小时候婶婶也是这么对我,可你是你妈亲生的女儿,她怎么也这样对你啊?”
      “一个字,穷呗。这人一穷,脾气就暴长。有时为钱犯愁了,我两个弟弟要是淘气不听话也照打不误。”
      “那你妈搞得蛮好啦,还会玩男女混合双打,比我婶档次高,她只会女子单打。”
      郭群嘴里的酒差点喷了,她斜挑起眼瞪着乌丫骂道:“你这破妞嘴咋这么损,你还老说你老板嘴贱,我看你们俩倒是天生一对!说真的,你们孤男寡女一个屋住了四年,真没擦出一丁点火花?彼此就从没动过心?”
      “切,他是男人吗?头发比我还长,我就是对只公猴动心也不会对他动心。”
      当武言旭得知乌丫被D.U.电气聘用后的震惊,绝不亚于听到一只驼骆被一根稻草压死了来得小。他瞪着乌丫,半晌说不出话,只觉她形象一下光辉灿烂起来!D.U.电气,那可是响当当的外企,在上海滩可是排得上号的!
      乌丫站在店里,明眸慢转,打量着四周。武言旭酸溜溜地道:“这店还没有你们公司洗手间大,有什么好看的?”
      懒得理你,乌丫白他一眼,放下包拎着一塑料袋去了后面卫生间。过会,她拿着抹布提了半桶水出来,武言旭坐在吧台内翻着杂志,一双眼不时瞟向乌丫。她擦橱窗,他就瞟向橱窗;她抹货架,他目光又移向货架。说起来乌丫还真是一个好员工,她要走了,他心里还真不是滋味儿。
      “好啊,死丫头,你……”
      武言旭在卫生间门后看见乌丫先前提的塑料袋,随手打开瞄了眼,里面居然是店里最新进的一款女装和鞋。他跟阵风似的冲出来欲兴师问罪,却见乌丫在接待顾客,赶紧换上笑脸,点点头,闭了嘴。
      “你本事不小啊,我说你今儿怎么一大早就爬了起来,原来是跑到店里做贼。”待顾客一走,他就朝乌丫开了炮。
      呃,乌丫稍有些囧,随即又理直气壮地道:“什么做贼嘛?说得那么难听,大不了我买下,从我最后一月的薪水里扣掉就是。”
      武言旭瞪着她看了会,挥挥手,闷闷地道:“算了,就当是我送给你攀上高枝的贺礼吧!”
      “哈哈,多谢,那我就笑纳了。”
      总算你有点人情味,乌丫转过身暗笑不已,这个下午她做起生意来浑身是劲,最后一班岗怎么着也得划上个完美的句号才是!
      五点多钟时乌丫见武言旭仍坐在吧台内,不觉问道:“你怎么还不下班?喂,今天我可还是你的雇员,你不回去做饭想饿死我呀?”
      乌丫上晚班负责做中饭,每天在家做好用保温饭盒给武言旭带来店里,武言旭上早班则负责做晚饭,乌丫见他这会还不走,以为他想赖掉自己最后的一顿晚餐呢。
      武言旭看看乌丫,然后从吧台下取出一头盔起身套在她脑袋上,硬梆梆地甩下一句:“戴上,跟我走。”
      “喂,去哪呀?”乌丫愣了会,顶着头盔跟出去,他已酷酷地骑在心爱的摩托车上,冲乌丫一摆头,“如果不想饿死就关了店门上来。”
      “你是要……请我去吃大餐吗?”
      “趁我还没改变主意赶快关了店门。”
      “好咧!”
      铁公鸡今儿要拨毛了,唯恐他变卦,乌丫赶紧屁颠屁颠地跑进去换了衣服再拉下卷闸门上了车。
      “抱紧我的腰。”他言简意赅地下着命令!语气透着一丝不容人抗拒的凛烈,这样的武言旭是乌丫所不熟悉的,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看在大餐的份上她乖乖照办了。
      “想去哪吃?”
      “希尔顿。”
      上海《希尔顿酒店》地处上海中心城区,高高矗立于优雅的前法租界,酒店位于城市商业中心,距两大高档商业街,南京路及淮海路仅咫尺之遥。
      哼哼,乌丫缩缩脖子,即然征求她的意见,那她就点最高档的好了。在武言旭欲发动车时乌丫发现一个问题,她扬起下巴问道:“你不戴头盔吗?被交警逮到可是要扣钱扣分的。”
      “少废话!”
      “轰”的一声,摩托车往前飚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