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Chapter04 ...

  •   老外到六楼,电梯开后他冲乌丫友善地摆摆手。他一走,电梯内就剩下乌丫和那中年女人。她将视线从乌丫脸上转到楼层显示器,见乌丫按的是十七楼,似乎笑了笑,然后问道:“小姐,你去十七楼是……”
      “哦,我,我是去递交简历。”乌丫微感受宠若惊,但很快镇定下来,报以甜甜一笑,她没想到这看着身份尊贵冷冰冰的女人会主动开口和自己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
      “许晶晶。”
      她似乎还想问什么,然而十七楼到了,乌丫礼貌地点点头,出了电梯不觉站住吐了口气,那女人气场好强大,压得她浑身不自在。
      哼,都是自卑心在作崇!
      扬眸,走道上一对身着职业装的俊男靓女落入乌丫视线。
      韩少飞?楚紫云?
      所谓如遭雷击就是如此吧?
      呆立片刻,乌丫条件反射般迅速窜到窗前,背脊挺得又直又硬,这是她最大的本能,只要遇到刺激,就会像蜗牛的触须碰到物体一样立刻缩起来。
      近了近了,脚步声往电梯方向走来……
      “少飞,晚上我们去‘美琪大戏院’看‘灰姑娘’好吗?”
      “好。”
      他声音比过去更具有磁性,简简单单的一个“好”字飘进乌丫耳里,却似重锤落在心上,带来钝刀割肉一般的疼痛。
      CINDERELLA灰姑娘百老汇经典音乐剧,10月17日至22日在上海《美琪大戏院》粉墨登场。由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心主办,上海希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上海音像出版社承办。领衔本次演出的女主角是百老汇音乐剧的当红女星,凭《西贡小姐》摘取托尼奖的李•萨隆珈。
      乌丫仰头盯着海报,一动不动,过去的四年中她不许郭群提到韩少飞,她以为别人不提自己不想就可以忘记。但在每个午夜梦回里,她清楚地看见自己心房上密密麻麻刻满了他的名字。
      最后乌丫花六百元购了张门票入内,虽然在偌大幽暗的戏院里她根本找不到韩少飞跟楚紫云的位置,但她知道韩少飞在,这就够了。
      死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品味了?
      在乌丫身后不远处武言旭望着她背影微微勾起了唇角,上午乌丫去递交简历回来他就发觉她精神有些恍惚,闷闷地坐在吧台内一言不发,顾客来了也不似往日那般热情,而且中饭没饭,晚饭又只喝了小杯牛奶。武言旭以为她身体不舒服,于是让她回家休息。
      晚上他提早关了店门回家,刚走到公寓前却见乌丫戴着大大的墨镜从电梯内出来,他和乌丫早搬出棚户区在南京路租了套两居室一厨一卫的公寓。他闪在一旁,悄悄嘀咕,十月谁还戴墨镜啊?这抽的什么风?整得跟个女特务似的。因为好奇他悄悄跟着她,不想她居然跑来了戏院。
      嗨,还戴着墨镜欣赏音乐剧,有意思。
      他嘴角噙着的笑意渐深……
      舞台上,李•萨隆珈精彩地表演丝毫吸引不了乌丫的眼球,大舞台在她眼里幻化成了K城的街道,她恍惚看见韩少飞拿着几本书从图书城出来,她裹着大围巾牵着弟弟小虎子横过马路笑眯眯地朝他走去。
      “韩少飞。”
      “许晶晶?”他弯腰开着脚踏车锁,抬起头,似乎一下子没认出她来。
      乌丫心中瞬间掠过一抹失落,却仍笑得一脸的灿烂,“你考上哪所大学了?”
      “辽大物理系。”
      他春日阳光般和煦的笑容立马吹散了乌丫心头郁结的那点小失落。她和韩少飞是初中同学,读书时她物理学得一塌糊涂,难能可贵的是记往了万有引力,并且将万有引力活学活用在了追韩少飞上。她那会就总结出:遇到优秀的男生要像牛顿发现万有引力一样,一把抓住从树上掉下的苹果,即使没有发现什么也得了一个免费的苹果吃。
      于是她厚起脸皮往他课桌里偷偷塞了小纸条,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那满载着少女心思爱恋的小纸条却没换来他的只言片语,连泡也没冒一个就石沉大海了。
      谁说初恋就只是初恋而已?谁说初恋只属于一个特定的时间和际遇?谁说我们怀念的并不是初恋的对象,而是当时纯真的时光?虽说生活在同一座城市,可初中毕业到现在足足已有三年。在这三年里乌丫还是头一次在街上遇到韩少飞,她发觉眼前这个儒雅浑身散发淡淡书卷气的韩少飞比记忆中的那个青涩少年更令她着迷了。
      如果没有那次的街头相遇,或许她的人生轨迹就会改变,有可能她不会进劳教所,叔叔也不会因她而死!可人生没有如果,人生也没有彩排,每一天都是现场直播!
      乌丫站在冬日暖阳下仰面看着韩少飞,笑得一脸的无害,“那年我往你课桌里塞了纸条,你为什么不回我一句话?”
      他显然没料到三年后的乌丫胆儿更大了,张张嘴,略有些尴尬,正不知如何回答就见前面走来一女孩。
      “楚紫云。”他扬扬手,乌丫顺着他目光看过去,笑容不觉凝住。那女孩穿了件紫色风衣,肤如凝脂,发如丝绸,宛如一朵清香四溢的紫罗兰。
      “韩少飞。”她盈盈而立。
      可恶,是美女也就算了,声音居然还这么清亮悦耳,乌丫心一沉,满脸黑线。
      “你这是准备去哪?”他问。
      “我去书城看看。”她目光不经意的自乌丫面上掠过。
      “哦,你要买什么书?”
      “欧叶妮.葛朗台。”
      “我家就有这本书,不用买了,去我家,我拿给你吧。”
      她矜持地点点头,微微一笑,璀璨如花,却刺疼了乌丫的眼。
      韩少飞拍拍脚踏车后座示意她坐上去,乌丫脑子一热,伸手挡在前面,两眼瞪着韩少飞,“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呃。”他愣了愣,随即看向楚紫云,“忘了给你们介绍,这是我初中同学许晶晶。”又对乌丫道:“这是我大学同学楚紫云。”
      “我对你的大学同学不感兴趣,只对你的回答感兴趣。”她执拗的想要三年前堵在心里的一个答案。
      楚紫云静默不语,唇边漾着浅浅笑意。
      韩少飞踌蹭会道:“那时的首要任务不是读书吗?所以就没去考虑学习外的事了。”
      “那你现在可以考虑了?”
      “现在?”他笑笑,“现在不也在读书吗?我还有事,再见。”他冲乌丫点点头,楚紫云抿抿唇,优雅地侧身上了车,微风轻轻扬起她的长发,阳光以脚踏车为圆心在他们周遭画了一个直径一米的大圆圈,圈内无数金粉在轻舞,琉璃一般流动着梦幻的晶芒。
      在欢快的脚踏车铃声中他们载着阳光渐渐远去……
      那一幕,就像刀刻一样,成了乌丫心头永不褪色的木版画。
      如今当命运的巨轮再一次将他推到她面前时,一直以来被她刻意压抑沉淀在心底的思念顷刻如山洪暴发,排山倒海般将她淹没。原来在这世上,有一种爱如酒,尘封的时间越长爱意越浓,它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在念念不忘里被遗忘……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