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Chapter05 ...

  •   夜色中的上海,就像一个浑身珠光宝气的贵妇人,各色闪烁的霓虹将这座国际大都市妆点得火树银花分外妖娆。
      从大戏院出来,乌丫踩着飘落的梧桐叶茫然四顾,在灯火辉煌人来人往的午夜街头她迷失了方向、迷失了自己……
      十二点,郭群接到乌丫电话时正陪着她的小男友在打麻将,她现在自己开了家夜总会做起了妈咪。接完电话,她甩下一沓钱给男友后就打车匆匆赶往外滩。路上她一直琢磨着乌丫找她到底有什么重大事儿?因为乌丫从未在这个时候找过她,电话里也不肯说什么事,但听声音她知道乌丫情绪极度低落,她不停催促的哥加快车速。
      在外滩靠黄浦江堤岸旁有很多风味小店,其中有座“红茶馆”的生意特火,郭群和乌丫在这喝过几次咖啡。她下车走进店里一见乌丫就挑眉低声尖叫道:“你要死啊,半夜戴着墨镜跟这装鬼吓人是吧!”
      她哪有?乌丫轻轻嘟哝了声,她只是担心万一在戏院门口撞上韩少飞给他笑话。韩少飞妈妈是K城女子劳教所的管教干部,乌丫叔叔许茂生在年三十下午去看她的途中遇车祸身亡!她婶婶事后清理烧给许茂生的衣物时才发现乌丫原来是许茂生捡回来的弃婴!
      当乌丫在劳教所里得知叔叔死迅自己又是弃婴后痛不欲生,一度丧失了对生活的信心,在寒假回家过春节的韩少飞和他妈妈的关心帮助下才从打击中重新站起来。
      有天韩少飞拿了几本励志类的图书给她,她翻了翻说不爱看。
      “那你爱看什么书?”
      “欧叶……”
      “欧叶妮.葛朗台对吧?”
      乌丫红着脸点点头,韩少飞笑了,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那你等着,我明天给你拿来。”
      谁知等他从楚紫云那拿回书给她后,乌丫努力了好几次都没能看完,她那会只迷言情小说和金庸大师的武侠。偏韩少飞后来问起她读后感,可一本提不起她兴趣压根没怎么看的书让她如何说出读后感?
      最后她憋了半天竟冒出一句:“这本书很混蛋!”
      “哦?怎么个混蛋法?”
      乌丫说不出,他却来了兴趣非要问,在他的穷追猛打下乌丫被逼得狗急跳墙,揉揉乱发,心一横:“就是混蛋嘛,我知道这本书是外国名著,可我不喜欢也看不懂,它再名著在我眼里也只能是一坨狗屎。”
      现在想来乌丫耳根不觉有些发烫,要是今天给韩少飞撞见当年煮鹤焚琴糟蹋名著的她居然跑来欣赏高雅的音乐剧,天啦,那她干脆不要活了,肯定会被他在心里BS笑翻的!
      郭群落座后,从包里掏出一支长长的女式香烟叼在嘴里,正欲点火时忽想起什么,拿下烟,她抬眸盯着乌丫道:“你该不会是被你老板揍成熊猫眼了吧?”
      “他敢!他算老几呀?凭什么揍我?”乌丫摘下墨镜,白了她一眼。
      “说吧,什么屁事非得这时找我来?”郭群点燃烟,跷起二郎腿,徐徐喷了口烟雾。
      “我今天见着他了。”乌丫一脸黯然地道。
      “谁?……韩少飞?”
      “嗯。”
      “在哪见到的?”
      乌丫将上午去外企递交简历遇见韩少飞和楚紫云的情形简单说了说。郭群放下脚,掐灭烟头,定定地看着她道:“你预备怎么办?”
      “我,我不知道。”
      “操,你他妈从前的泼辣劲哪去了?这些年只要我偶尔提到他你就跟我急。可一遇到他你就成了条死鱼,瞧你这死相样儿,合着你就光敢在我跟前横啊?只会窝里斗是不?”
      乌丫垂下眼睑,默默搅拌着杯中的咖啡,握匙的指关节开始泛白。
      “这时喝什么咖啡?今晚你不打算睡了吗?”郭群没好气地瞪她一眼,招来侍应生让上几碟点心,她知道乌丫只要情绪低落就准会饿着自己,在劳教所得知她叔叔死迅时就曾创下过三天不吃不喝的纪录。那晚韩少飞妈妈秦干部带着女狱医来给她打点滴,她一把掀开被子吼道:“打什么打?我还没驾崩,离含笑九泉还远着呢!”
      后来秦干部发了狠将她拖到床边,强捉着她手让女狱医扎了针,可她却一把扯掉了。秦干部大为光火,这三天她好话说了一箩筐,嘴皮都快说破了,可乌丫那犟脾气硬是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臭!
      郭群至今记得乌丫那会的模样,她昂首站在通铺上巨高临下俯视着号子里的几个干部和狱医,眸中满含敌意,那气势颇有几分像面对敌人铡刀却视死如归的刘胡兰。
      正当干部们头疼,面面相觑时,一个文质彬彬的男孩突然冲了进来,一把拽住乌丫将她拖到了院子里。那是郭群第一次看见韩少飞,她和一干女囚拥到铁门边探头张望着。因为正值新春,K城上空开满了烟花,如同爱莉丝走进精灵兔子的仙境,韩少飞牵着乌丫走进了银色的世界,朵朵绚丽的烟花在他们头顶如伞盛开。
      郭群不知道韩少飞跟乌丫说了些什么,反正乌丫后来蹲在地上放声痛哭,再后来就乖乖回号子挂起了点滴。郭群曾问过乌丫,韩少飞那晚究竟给她吃了什么灵丹妙药让她放弃了绝食,乌丫只笑不语。
      侍应生端上点心,郭群推到她面前,乌丫摇摇头,郭群不由火了,恶狠狠地骂道:“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如果你真爱他爱得打摆子,你就去把他从楚紫云手里给我夺过来!”
      “夺过来?……我?”
      “对,如果没有他你会死,那么拼尽全力你也要灭掉楚紫云,一雪前耻,否则别他妈在我跟前摆出这副死相。”
      “可是我……我拿什么灭掉她?人家是大学生,长得比我好,家境比我好,父母又都是教师,我算什么啊?只是一个出生不久就被遗弃的弃婴而已。”
      “乌丫,你睁大眼,好好看看自已。”郭群从包里掏出化妆镜对着乌丫,“你好好看看,你早已今非昔比,不再是过去的丑小鸭,在我眼里你比任何女孩都漂亮。”
      乌丫瞅着镜中的自己,眉毛不够清秀,嘴巴也不够樱桃,下巴太尖,唯有一双眼睛生动灵活且又乌黑,但哪里比得过清纯可人的楚紫云?
      “算了,我不想再败给她一次。”乌丫消极地推开镜子,眼底袭上一抹孤傲、萧索的哀愁。
      “我真要被你气死!”郭群不顾别的桌上客人投来的好奇目光,将乌丫一通好骂,狠狠悉落了一番。
      乌丫被骂急了,脸一沉,起身而出。郭群气急败坏地扯脚就欲追,侍应生赶紧上前道:“对不起,小姐,您还没埋单呢。”郭群掏出皮夹,甩了几张大钞,“不用找了。”
      她匆匆追出来拽住乌丫,指着她鼻子道:“你干脆去跳黄浦江算了,即要喜欢他又不敢去追求幸福,你还活着做什么?你读什么狗屁夜校?都读到猪身上去了!你去死吧,我绝不挡你!”
      “你不是一直反对我喜欢他吗?不是你说我和他不是一条道上的吗?”乌丫激动起来,甩着一头长发,尖声大叫,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是,我是说过,但那会我不是还没遇着我们家小贝吗?从前我一直觉着爹亲娘亲都不如钱亲,更别提什么狗屁不值的爱情!可自打遇上我家小贝我才知道,爱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两情相悦有多么神奇!”
      郭群说到她那小男友就两眼放光,声音也不觉柔和起来。乌丫却特恶心那小白脸,整个就是一吃软饭的家伙,她瞪着郭群道:“你脑袋进屎了才会迷他,少在我跟前提他,你说一次我就恶心一次,还我家小贝,我呸!”
      “你少管我的事,管好你自己,有能耐你去把韩少飞追到手啊?你在我跟前横有什么用?”
      “追就追,大不了再败一次,我光脚的还怕穿鞋的呀?反正虱子多了不怕咬,大不了再出一次洋相,再做一次厚脸皮好了。”
      乌丫被她激起了斗志,当年韩少飞老爸就指着她鼻子骂她是厚脸皮,那时她都没在乎过,厚脸皮就厚脸皮,只要能赖在韩少飞家里天天看到他,她愿意做个厚脸皮。
      韩少飞的妈妈秦玉芬是个好干部,乌丫入狱出狱都赶在大年前几天,她叔叔死后不久房子拆迁,婶婶带着小虎子回了东北老家,她跟婶婶原本就水火不容,知道她是捡来的弃婴婶婶当时就跑来劳教所发了话,从此生死各不相干!
      所以出狱的乌丫已是无家可归,秦玉芬号召所里干部给她捐了路费,让她年后出去打工自谋生路,年前就把她留在自己家里暂住一阵子。乌丫乐翻了,她将韩少飞家里清扫得一尘不染,做饭等等都一手包揽下来。
      可无论她多么能干,多么像勤劳的小蜜蜂都讨不了韩少飞老爸的欢心,特别是知道她打自己儿子主意后更是看她不顺眼,如果不是怕老婆他早把乌丫轰了出去。
      乌丫想着当年韩少飞老爸那样的羞辱她都忍受了,现在还有什么好怕的?即然命运再一次把他推到她面前,那她就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好了,心反正伤了,大不了就再伤一次,早死早超生!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