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Chapter03 ...

  •   黄昏,彩霞如画,落红映天。
      武言旭抱着吉他坐在夕阳下扯开破嗓子又在自我陶醉,吼着乌丫听不懂也欣赏不来的摇滚。他租住在虹镇老街的棚户区,几家共用一个露天大阳台,到处牵着纵横交错的电线或铁丝,上面挂满了各家衣裳彩旗似的在迎风招展。
      乌丫端着面盆出来,斜眼瞥瞥武言旭,一脸的黑线。悄悄走到他身后,拎起件湿衣裳用力一抖,琴声戛然而止。
      “喂,你怎么回事?干嘛溅我一身水。”
      “你叫那么大声做什么?我又不是故意的,大惊小怪!”
      乌丫漫不经心地扭过头,赏了他一白眼,心里涌起报复后的小小快感。今儿发薪水她数数少了一百多块,一问才知原来武言旭将她捡的那双鞋子的钱从薪水里给扣了,并且还没打折,气得她半死。
      “我说乌丫,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要不这么大的地儿,你干嘛非得黏在我身后晾衣服呀?”他涎脸笑道。
      “是,我是喜欢你,喜欢你这对鼠眼,喜欢你留着长发不阴不阳,喜欢你这武大郎行了吧!”
      “就我这一米七六的个儿,怎么说也说不到武大郎身上去,那也只能是打虎英雄武松。而且小眼怎么了?现在小眼可招女孩爱了。”
      “你最好离我远点,有好远死好远。”话落手起,裙子一抖,水花四溅。他跟秋后蚱蜢似的蹦向一边,乜眼瞟着乌丫,戏谑道:“你说咱俩一个屋住着,吃住都在一块,你说我是武大郎,那你岂不成了潘金莲?如果你是潘金莲,我就做武松好了。嘿嘿,我不介意你来勾引我,只是武松好像没我这么玉树临风对吧?”
      他自我感觉良好地叽哩呱啦说了一大串,乌丫脸却绷得像座雕堡,压根就不正眼瞅他一下。
      “不对啊?你干嘛对我冷冰冰的?这不符合历史呀!”
      “滚。”
      乌丫将盆里的水往他脚下泼去,日子融在水中缓缓流逝……
      四年后。
      上海南京西路新开了一家名为“乌丫时装”的精品屋,橱窗内陈列的几具模特身上套着的男装女装尽显高档时尚。武言旭当初还真没看走眼,乌丫做起生意来的确是把好手,他能有今天的小成就乌丫功不可没!
      他此刻坐在吧台内,数着厚厚一沓钞票豪情万丈的对乌丫说:“看着吧,不出五年,我要让‘乌丫’这块牌子的连锁店横扫上海滩,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乌丫正在网上搜索各大企业的招聘信息,闻言眼皮都没颤一下,当年败走K城时她就暗暗发誓日后要做上海滩响当当的白领,爱情上败了,事业上她绝不输给韩少飞和楚紫云。
      这四年,为了不让伤心的过往侵略空闲的大脑,她整天玩儿命似的工作学习,白天站店,晚上读夜校,前不久顺利拿到了夜大毕业证。可在大学生都不吃香的年头人家对她的夜大文凭根本就不屑一顾,应聘了数十家企业每次都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武言旭数好钱,瞥她一眼说:“你别跟那折腾些没用的东西,你就是只乌鸦,即使背上真生出对翅膀也成不了天使,那也只能是一鸟人,你就安安心心跟着我混吧。”
      “闭嘴。”
      “好,我不说,你继续做你的白日梦。”
      武言旭说完又漫不经心地瞅了瞅乌丫,这一瞅心下却不觉微感诧异,她一头柔顺黑亮的秀发自然垂落,saraberman 女装裹出了窈窕身段,淡淡妆容掩盖了偏黑的肤色。这黄毛丫头什么时候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在她身上已找不出一星半点外来妹的影子。每日朝夕相处,他竟忽略也未察觉到她的蜕变。
      见乌丫专心致志盯着电脑,武言旭突然有些担心,她会不会真走狗屎运被哪家不开眼的企业看上啊?他有些懊悔自己当初跟乌丫签定合同时只定了三年,没定个十年八年的。这四年乌丫没少闹着加薪,之所以将店名定为“乌丫时装”,一来他想不出更好的,二来他觉得乌丫这名颇有特色,当然多多少少也有几分贿赂乌丫想将她留住继续替自己效力的意思在内。
      可这没良心的死丫头如今竟想甩掉他,不行,得想个法子套住她!
      武言旭堆起笑,凑到乌丫跟前道:“喂,你说这几年我这老板对你怎么样?”
      乌丫终于将目光从电脑上移开,拿眼扫扫他,不无戒备地道:“你想说什么?”乌丫太了解他了,没事他不会挤出一脸谄笑。
      “我说你能不能不像猫见了老鼠似的冲我露出这种进入一级战备的眼神?”他非常自然地伸手在乌丫脑后貌似亲切地拍了拍。
      乌丫还保留着翻白眼的习惯,她翻着眼说:“对你这种鼠辈不得不提防着点,谁知你又耍什么花样。”
      “死丫头,你这么说可不厚道,做人得饮水思源。想当初不是我把你……”
      “不是你把我捡回来给我份工作我早饿死街头了对吧?这些年只要我一提加薪,你就立马披上恩人的外衣爬上道德的制高点批判我!这些话你足足说了四年,我耳朵都听出老茧了。如果没有我跟你那店杵着,你能有今天?”
      “嘿嘿,好吧,我承认你是个人才,可也就仅限于做生意这块。说实话,每次看你应聘回来垂头丧气的样儿我还真心疼。你说咱处了四年就跟亲人似的,出于好心我才劝你别那么眼高给自己……”
      “闭嘴,你姓武,我姓许,八竿子也打不成亲人。”
      武言旭讨了个没趣,想想,干脆直截了当地道:“乌丫,跟你说一事儿,你看咱俩再签一合同……”
      “做梦,你想都别想。”乌丫毫不客气的再次打断他,“你还想着来诓我呢?以为我还是当年那纯真的傻丫头?”
      “你说这话可就真没良心,我什么时候诓你来着?说瞎话你就不怕天打雷劈!”
      “放心,老天真要打雷劈人那也是先劈你!”
      几天后乌丫去一家外企D.U.电气递交简历,她从不在网上直接投递或邮寄,她喜欢亲自跑去递交,顺便也可看看公司面貌和办公环境。在一楼大厅,她和一穿戴讲究周身散发出强大气场的中年女人先后跨进了电梯,当门徐徐关闭时跑来一老外,乌丫赶紧按住开关,那老外进来道了谢,尔后看看乌丫和那女人摇头晃脑地道:“噢,你们母女长得可真像。”
      他说的是英文,乌丫只听懂他先前说的是谢谢,至于后面说的什么她压根就连风都摸不着,但报以微笑绝不会有错。那中年女人原本目不斜视站得笔直的面无表情,听了老外的话却微微一怔,目光不觉透过镜片不动声色地悄悄打量起乌丫。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