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Chapter02 ...

  •   上当了,在长发男武言旭这看了小半月摊乌丫就悔得想撞墙,头天上岗他就扔过一套时尚女装让乌丫换上,原来她不光得替他接待顾客还免费兼职模特,乌丫要求加薪被驳回。这还不算,还有更绝的,别的看摊妹每月都是底薪带提成,而她却只有提成;最最令她窝火的是那天在他说的什么口才好的看摊妹一月下来光提成就能过万的鼓吹下,她脑子一热竟跟他签定了三年的卖身契。
      三年啊,人一生能有几个三年?
      毒,还不是一般的毒,这家伙比她原来的那几个雇主要毒上百倍,千倍!若不是乌丫会做生意,半月下来提成还令她满意,她早拍屁股走人了,才不管它什么破合同呢。
      武言旭租的门面位于三楼最偏僻的角落,他从北京跑来上海做生意还不足三月,别看他平日嘴特贫,可做起生意来骨子里却又时不时不自觉地窜出那么一股子傲气。碰上刁蛮一些的顾客说不上两句话脸就臭了,摆出一副你爱买不买、不买请走人的臭脸,还振振有词地教育乌丫:顾客是上帝没错,但我们和上帝是平等的!
      这话很是遭乌丫BS。
      来者都是客,不管什么人进店她一律笑脸相迎。自她来后生意明显好转,她每天守在店门口,但凡有人打铺前过她立马堆起一脸甜笑,热情打着招呼。如此尽心尽责没换来他半句表扬反得到一句:“你是靠提成吃饭当然得卖力了。”
      乌丫瞪着他,狠狠翻了个白眼,别小看了乌丫翻白眼的杀伤力,虽然只要是个人就会翻白眼,但要翻得漂亮、翻得优雅、翻得令人胸闷还是具有高难度挑战性的。她这招,可是从前在跟婶婶何秀琴的长期斗争中练就,绝非一日之功即可速成!
      “啊----乌丫?真的是你?”这天刚营业不久,一顶着满脑红发,穿小吊带、着超短裙,打扮得跟个“火鸡”似的女孩冲进店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熊抱。
      “原来你还有个绰号叫乌丫?嘿嘿,这名字可真贴切。”武言旭在旁咧嘴笑道。
      “没想到咱们出来……”那女孩极其兴奋的想说什么被乌丫一眼刀给砍断,她接着白了武言旭一眼,怕那女孩口无遮挡将她们过去在劳教所里的“光辉事迹”抖落出来,乌丫赶紧将她扯到服装城二楼拐角处。
      “喂,那是你老板吗?看着蛮有个性的,和韩少飞是两个截然……”
      “别提他,不认识。”乌丫眼神一凛,心隐隐划过一丝痛楚,韩少飞是她心中永远的痛,她不想也不愿再听到这个名字。
      “怎么回事?难道他把你给甩了?”那女孩偏头瞅瞅她,尔后挥挥手道:“嗨,甩了就甩了吧,我就知道你们长不了,你和他原本就不是一条道上的人,你再喜欢他也不过是镜花水月……”
      “郭群!!都叫你不要提他。”乌丫抬脚恨恨地踢了踢墙壁。
      “好好好,不提他,咱实际些。我转了一大圈发现这儿都是卖中低档货的,你那老板身家应该也不厚。而你呢,爸妈是谁都不知道,收养你的叔叔又不在了,能找上这样条件的男人也算从此有个依靠,你可得把他给抓牢了。”
      “你神经病啊?嫁只猪我也不会嫁给他那小眼阴阳男。你不知他嘴有多贱、心有多黑,要是给他知道我曾进过劳教所非得被他损到尘埃里去不可!”
      “靠,你傻呀?我不说你不说,鬼他妈的才知道!再说他眼睛哪里小?只是不大好不好,而且小眼男才有魅力,你懂个屁!对了,他看着顶多也就是二十一二岁,应该还没结婚吧?”
      乌丫翻翻眼,“你别八婆了,我和他就是两条平行线,绝不可能会有相交的时候。”
      “话别说得太满。”
      “爱信不信。噢,忘了问你啥时出来的?来上海多久了?”
      “你走后不到两月我也提前解救了,来上海才一个多月,怎么样,你现在混得好吗?”
      “好不好就那样。”乌丫拿眼上下瞟瞟她,“你是不是又在重操旧业?”
      “当然,否则我吃啥喝啥?”郭群看向她的眼神就像在打量怪物,“瞧你那惊讶劲儿?我本来就是做小姐的,这是我唯一的谋生技能。咱一不偷、二不抢、你情我愿光明磊落。”
      “你怎么不去死?还光明磊落,光明磊落你怎进了劳教所?生着两手你就不能靠劳动养活自己啊?”好在她俩说话用的是别人听不懂的K城方言,否则乌丫真会被她冏死。她和郭群结识于劳教所,由不打不相识发展成具有深厚革命感情的患难姐妹。
      二00二年底乌丫因聚众斗殴被判处一年半的劳动教养,她和郭群同一天一前一后进了K城女子劳教所。乌丫那会十八岁,郭群二十三,比她大五岁,因□□二进宫。身材娇小的郭群仗着二进宫“资历”深好以老大自居,被乌丫狠揍了一顿。事后她非但不计仇反买来吃的讨好乌丫,当时乌丫斜挑起眼冷冷问她,“我打了你,为什么还要对我示好?你有什么企图?”
      “嗨,我说你能不能不把人往歪处想?”她挨着乌丫坐下,很认真的一字一句道:“乌丫,我喜欢你、崇拜你、欣赏你。你眼神凛冽,充满杀气,跟着你混,有你罩着,我就可以狐假虎威理直气壮地欺负别人。”
      她的说法让乌丫很崩溃,“我怎么听着你说的像是一女土匪呀?”
      “什么嘛?不管,反正我以后就跟着你混了,你就是我手上的一张皇牌。”
      “黄牌?我被警告了?”
      “噗嗤。”郭群用胳膊拐了她一下,两人相视一笑,或许是彼此在空气中嗅到了对方某种与自己相同的气息而迅速化敌为友。
      在乌丫离开劳教所那天她真诚地张开双臂拥抱了郭群,来了个隆重告别。郭群眼里闪着泪花说:“走吧,记住一直往前走,千万别回头看!”乌丫原以为这辈子和郭群再不会有重逢的一天,不想世界这么小,转眼两人又凑到了一块。
      她拍拍郭群肩膀道:“有空来找我玩,现在我得上去了,否则那头禽兽又该说东说西了。”她边说边转身,郭群一把抓住她,“等等,给我一个电话号码,晚上一块吃饭。”
      “我养活自己都困难,哪还有闲钱去养那奢侈品?”
      “得,你先用着我这个,回头我再另买就是。”郭群财大气粗地从包里掏出自己手机塞在她手上。乌丫也不推辞,她俩啥交情啊,在劳教所那一年她没少吃少喝人家郭群的。
      挥挥手机,她展颜笑道:“晚上见!”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