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Chapter01 ...

  •   一九八二年的新年钟声还没敲响,鹤城大街小巷喜迎新春的爆竹就已遍地开花。彩珠筒,带哨声的冲天炮,以无比嚣张之势此起彼伏地冲向夜空。
      大地,渐沸腾。
      人们沉浸在辞旧迎新的喜悦中。
      蓦地,从市委家属大院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但迅速被淹没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
      烟花易冷,璀璨过后,夜空复归于宁静。
      大约凌晨三点多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从市委家属大院开出,沿河堤在薄雾中行驶十几公里后右拐下坡,斜插过“女子监狱”高墙外的砂石路,再左拐驶上319国道,一路稳稳向东而去。
      两个半时辰后,黑色轿车出现在辰河县东风大轿上。此时,天光微醒,前方县道两旁低矮的房屋在雾气中夹道而现。
      进入县城,黑色轿车有明显减速之势,驾驶轿车之人似乎对县城地形也十分熟悉。七拐八弯,最后轿车停靠在“胜利公园”西门外的台阶下。
      车门开后,从车上下来一身穿将军呢大衣身材颀长的男子。男子面容肃穆,目光清冷,大衣里鼓鼓囊囊不知塞有何物。
      四下扫眼,男子抬脚跨上台阶,大步朝公园内走去——
      天将破晓前的公园,寂静无声。
      男子进去不到片刻功夫,便换了件毛领皮夹克匆匆而出。待他回到车里,刚调转车头,一佝偻腰身,头戴脏兮兮耷拉下一角帽沿的大棉帽,腰间还系着一根草绳,看去邋遢不堪的盲流出现在凝有雾气的左后视镜里。
      来人姓许,叫许茂生。他的出现令车内男子微一怔,眉心蹙了蹙,原本踩在油门的脚尖移至刹车,只见车身轻震一下,随既男子挂了倒档。但车并未后退,原地静停数秒,小车“轻轰”一声,徐徐朝斜坡下驶去。
      许茂生对周遭一切浑然不觉,他双目深陷,如同一具被剥离灵魂的空壳踩着满地爆竹残屑,浑浑噩噩地往公园去了。
      公园里有片人工湖,湖面上轻烟弥漫,许茂生静立湖畔,望着黑黝黝的湖心,脑中隐有一个声音在催动他的双足,是时候挥别这惨淡的人生……
      冰冷的湖水,一点点漫过许茂生的小腿肚子。
      突然,他浑身猛一哆嗦。
      他哆嗦,不是因为湖水寒意浸人,而是湖边小树林里响起乌鸦嘶哑的叫声;也不是因为乌鸦,而是乌鸦的叫声里还隐隐夹杂着几声婴儿的啼哭。
      哭声,来自树林外的八角亭。
      八角亭内侧横栏上有件隆起的将军呢大衣,大衣下隐露出一角缀有金丝线的宝蓝色天鹅绒包被,及一顶粉红有着可爱绒绒毛的小帽尖。
      帽尖下,一约摸半岁大点的婴孩裹在包被中,边哭边拼命歪斜起小嘴,左一下右一下地咬着。
      显然,孩子是饿哭了。
      栖息在林中的三两只乌鸦,目光冷冰警惕地注视着,跌跌撞撞跑来一头闯进亭子的许茂生。
      ……
      公园里升起袅袅黑烟,在八二年的大年初一,这个乍暖还寒的凌晨,一个走投无路的盲流,一个弃婴,守着一堆火,相互依靠着,彼此需要着……
      火光惊飞林中乌鸦,却引来晨起巡逻的两名治安队员。
      原本两名治安队员担心有人纵火引发火灾,不想跑来一瞧,由一桩事演变成另一桩事,甚至好几桩事来。
      两名年轻的巡逻队员凭着主观印象,将许茂生定性为人口贩子,不由分说将他扭送至县公安局,交给了值班民警老马。
      老马对许茂生进行了半个钟的循循善诱,许茂生搂着孩子坐在木椅上,勾头蹭着两脚鞋尖,除去进门时说过孩子是他女儿,小名唤做乌丫之外,他再没开口说过一句话。
      关于他姓什么叫什么,家住何方,从哪来到哪去,拒不透露只言片语。
      “别以为装聋作哑我就拿你没办法!”老马耐心耗尽,抡臂将手掌当做惊堂木,照桌上重重一拍。
      许茂生怀中的乌丫被惊醒,小家伙在包被里蠕动几下,眯缝着一只眼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小嘴又咂巴两下,这才慢慢睁开双眼。
      睁开眼,乌丫就对上许茂生的视线,小家伙不哭也不闹,看着许茂生竟“伊伊呀呀”开口逗他说起话来,语意听去还很愉悦。
      乌丫对许茂生的不陌生令老马颇觉诧异,难道还真是父女俩?他起身绕过办公桌近前一探究竟,刚走到许茂生跟前,乌丫眸光一转,也看向老马。
      小家伙一双眼乌黑溜圆,粉嫩的小脸上笑意半开,不过才半岁大点的孩子,似乎就懂得察言观色。她目不错睛地瞪着老马,眸光清澈灵动,好象只等老马表示善意,就会笑容全开的样子。
      老马摇摇头,正想说什么,办公室外响起一个大嗓门:“老马,新年好啊……哟,一大早就有案子呢。”
      门被推开,进来一肩宽体阔笑起来跟尊弥勒佛似的人。此人是前来换班的民警韩磊,绰号:韩大炮。
      韩磊一不抽烟,二不喝酒,没事就爱下个象棋。不论和谁过招,上来三招之内必走“当头炮”,且落子气势逼人,摆出一副稳操胜券的架式,但实际上却是个臭棋篓子,故人送外号——韩大炮。
      见韩磊来了,老马摘下大盖帽,用手顺了顺头发,随后下巴朝许茂生一点:“这家伙移交你了,有可能是人贩子,顽固得很,一问三不知,看你本事了。”
      “人贩子?”韩磊侧过身,看向抱孩子的许茂生,“拐卖小孩丧天良啊,你说你干点什么不好,偏要……嗯?”韩磊话说一半忽顿住,他盯着许茂生右脚皮靴看了看,再从上到下打量许茂生几眼:“我认识你,你脚上这双靴子还是我送你的,记得不?”
      许茂生惊起抬头。
      “没错,就是你。”韩磊用手点着他:“去年腊月,你抱着你女儿在县医院门口,想起来没?”
      许茂生哆嗦起身,搂紧乌丫弯腰冲韩磊鞠了一躬。
      “怎么个情况,还攀上亲了?”走到门边的老马又回过头问道。
      “嗨,是这么回事。”韩磊说:“他不是什么人贩子,这是他女儿。”
      去年腊月,韩磊用自行车载着儿子韩少飞去医院打预防针,车笼头上挂着一网兜,兜里就装着许茂生脚上穿的这双翻毛皮靴。其中右脚鞋面被老鼠咬破一个洞,他想着单给一只鞋打上补丁会很难看,就把另一只也捎上,打算带儿子打完针就去把两只鞋都打上对称的补丁。结果在医院门口看见围有一堆人,当时许茂生抱着襁褓中的女儿跪在那,恳求好心人救救他女儿。韩磊见许茂生大冷天穿着露脚趾的单鞋,顺手就把翻毛皮靴给了许茂生。
      因为韩磊的出现,许茂生洗清人贩子之嫌,他抱着乌丫欲再给韩磊鞠一躬。谁想刚起身,突然眼冒金星,一个重心不稳,斜斜栽倒在地。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