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第四章
      
      有那么一部分人,在极端的情况下会爆发出平时所不具备的潜力。
      
      但非常可惜,牧沐不属于那一部分人。
      他属于你敢骂我敢哭,你敢动手我直接碰瓷的滚刀肉。
      
      除了网上冲浪的时候之外,真干啥啥不行,认怂第一名。
      
      牧沐看着浑身上下连头发丝都写满了“生气”两个字的秦煜城,默默从床上坐了起来。
      
      哈哈哈,笑死人了,根本不敢讲话。
      牧沐心里慌得一批,抿唇垂眼,一声不吭。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低头避开视线,表示没有战斗欲望就好。
      
      ——虽然这句话好像是从某个奇奇怪怪的荒野求生的节目里看来的,但牧沐觉得套用到现在这个情况好像也非常贴合。
      
      毕竟对面站着的可是秦煜城!
      笑死,不会真的有人指望男频爽文男主有基本法律修养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失去法律约束的人类就是野兽!
      这有问题吗?没有!
      所以用荒野求生的技巧来应对秦煜城,这非常合理!
      
      牧沐光脚站起来,低头看着自己踩在地上的脚尖,小心翼翼地抬眼瞅了瞅秦煜城,然后瞬间收回视线,头皮发麻。
      
      撸铁猛男穿粉红兔兔凉拖也好,秦煜城在自己家里竟然睡客卧也好,在此刻都变得不值一提!
      
      因为秦煜城看起来好像要吃人!
      
      呜呜呜。
      我特意避开主卧不在主卧休息就是怕发生这种事!
      说到底这都是秦煜城竟然在自己家睡客卧的错!
      
      这谁想得到啊,这根本想不到!
      我明明才是那个最无辜受害者!
      牧沐几欲落泪,他低着头,悲伤得连脚趾都蜷缩起来。
      
      秦煜城冷眼看着房间里垂首不语的骗子。
      
      他穿着于他而言过于肥大的T恤和沙滩裤,衬得他格外的纤细脆弱。
      松垮挽着的长发因主人微微垂首而漏出了几缕不驯的碎发,发尾落在锁骨处,让人看着便心生几分绵软的痒意。
      
      又是这样。
      秦煜城看着在他眼前呈现出柔弱无害姿态的牧沐,指尖蜷起,连额角的青筋都在跃动。
      
      每一次每一次,他都被对方所展露出来的无害所欺骗,一退再退,最终一无所有。
      
      他已经吃过了这样的亏,并不会再心软。
      
      牧沐几乎能听到秦煜城的呼吸声。
      他感觉自己就像被架上了断头台的罪人,森然的龙头铡高高的悬着,要掉不掉。而刽子手秦煜城正把玩着手里用来砍断缰绳的巨斧,欣赏着罪人死刑来临前的恐惧。
      
      可恶啊!
      心能不能不要这么脏,是男人就干脆一点!
      
      牧沐受不了了,心想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他骂几句刽子手,早死早超生!
      他鼓起勇气一抬头,对上秦煜城的视线,那还没指甲盖大的勇气就瞬间缩了回去。
      
      客厅里没有开灯,秦煜城站在房门口,丝毫没有被房间中明亮的灯光眷顾,整个人陷在蔓延的黑暗里,毫无感情地注视着他。
      
      草,太恐怖了。
      活像是半夜来索命的鬼。
      秦煜城不去出演恐怖片简直是业界的巨大损失!
      
      牧沐瞬间收紧了握着手机的手,惊恐地想着秦煜城如果真的暴起伤人,他来不来得及在对方冲过来的时候先拨出报警电话。
      
      如果他侥幸苟活,一定去龙虎山拜拜,驱驱邪。
      
      秦煜城抬手按住猛跳的额角,深吸口气。
      
      牧沐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瞪圆了眼看向秦煜城。
      
      秦煜城冷声:“滚出去。”
      
      牧沐:“?”
      什么?就这?
      还有这种好事?
      牧沐不可思议。
      
      秦煜城看着牧沐惊愕的神情,重复:“滚。”
      
      牧沐差点笑出声。
      他瞬间收住笑,紧抿着唇低下头,怕将自己的喜悦暴露在秦煜城眼里。
      
      他光着脚,飞快的走向了门口,小心地绕开了秦煜城,脚步无比轻快,直奔大门。
      
      秦煜城的怒气一顿,下意识开口:“你去哪?”
      
      牧沐一愣,停下脚步,转头指了指大门,小小声:“……出去?”
      不是您让我出去的吗?!
      
      秦煜城瞪着牧沐,感觉自己的怒火被卡了这一下,连情绪都不连贯了。
      他自己都没想到这题还有这种解法——正常人的理解都应该是从房间里滚出去吧?
      
      牧沐被秦煜城瞪着,终于意识到他好像会错意了。
      
      牧沐:“……”
      牧沐默默收回迈向大门的脚,在秦煜城的注视下,灰溜溜进了主卧。
      
      为了防止半夜被暗鲨,牧沐一进门就直接反锁房门,甚至还挂上了锁扣。
      也不知道自己家里的主卧为什么会有防盗锁扣,这怎么看都很可疑,秦煜城以前竟然半点没感觉到不对?
      
      不可思议。
      
      牧沐进侧卫洗干净脚,感觉有点失策。
      他没穿拖鞋进来。
      
      牧沐踮着脚尖,看了一眼镜子,动作狂放地扶了扶假胸。
      幸好以防万一穿上了,不然秦煜城就要看着他Bcup的老婆一秒变平原,心理阴影可不又得喜加一。
      
      那可真是怪惨的。
      警报解除就飞速恢复了乐观心态的阿宅喜滋滋地拍了拍他的假胸。
      好胸弟!感恩有你!
      他如此想着,下一秒就毫不留情的把好胸弟留在了洗手间,踮着脚蹦蹦跳跳地爬上了床。
      
      主卧的床跟客卧的床不一样,这个床柔软亲肤得不像话,睡着不像是席梦思之类的床垫。
      
      但牧沐躺着就感觉浑身不自在,他喜欢睡硬板床,最多垫个棉褥,客卧就是硬板床,他睡得很习惯。
      牧沐在床上扭来扭曲,怎么都睡不习惯,他皱着眉掀开了床单。
      
      床单下层层叠叠的垫了十一层,最下面一层是棉褥,上面那几层牧沐伸手一摸,当场露出了震撼我地球的空白表情。
      
      好家伙,蚕丝被当褥子还垫了十层,您就是当代豌豆公主?
      
      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
      牧沐愣在床上,原地播种了一颗参天柠檬树。
      
      ……
      
      秦煜城停留在客卧门口。
      
      他听到了牧沐反锁房门的声音,偏头看了一眼紧闭的卧室门,毫不意外的收回了视线。
      
      从以前,牧沐睡觉就是要落锁的,用的借口仍旧是害怕,睡不着。
      现在看来怎么都不合理,但人对某个对象有滤镜的时候,那个人所说的一切再怎么扯淡,也会理所当然的接受。
      
      秦煜城现在意识到不对了,不过暂时懒得去追究。
      往后的时间还有很多,他得到了重生的机会,全都用在跟一个骗子针锋相对上,实在是太给对方脸了。
      
      秦煜城这样想着,转头打开了书房的灯。
      
      重生最大的优势就是对未来的把控,他大可以利用这份优势,避开以前创业踩过的那些坑,让自己更快的往上爬。
      
      秦煜城坐到办公椅上,开始熟悉现有的资源和业务。
      他对几年前自己书房的摆设没有什么印象,便也没有察觉到牧沐曾进来书房翻动过。
      
      不过,书房应该装个监控,明天就装。
      秦煜城漫不经心地想道。
      
      ……
      
      全然不知自己逃过了好几劫的牧沐,还坐在床上纠结要不要抽掉几层垫被让自己睡个好觉。
      
      人与人的体质不可一概而论,牧沐就是那种不习惯睡软床和高枕的人。
      他一面觉得如此奢侈机会难得不睡可惜,一面觉得这么软的床他睡了明天起来肯定会浑身酸痛。
      
      最终体验有钱人生活的冲动盖过理智,牧沐飞速缩进了被子里。
      
      睡前,他拿着手机,停留在闹钟的页面陷入沉思。
      
      牧沐是个起床困难户,但他觉得有必要为了自己的生命健康,考虑一下早起。
      
      ——当然不是早睡早起这样敷衍的理由!
      
      而是牧沐觉得,温柔善良的女孩子,应该……是会早起给老公/男朋友做早饭的吧?
      
      虽然他自己肯定不会让自己的老婆/女朋友早起辛劳就是了。
      毕竟以己度人,他自己身为一个起床困难户,怎么好意思要求别人一定要早起给他做早饭!
      
      但是这里的牧沐应该是会早起做早饭给秦煜城的吧?
      牧沐抱着被子,在“不畏强权坚持赖床”和“委屈自己演一下吧”之间纠结了足足二十分钟,最终还是含泪定下了第二天早上七点的闹钟。
      
      虽然打工人的通勤时间可能导致他们六点多就要起床吃早饭,但七点起床是牧沐最后的倔强。
      
      他高中毕业之后就没有七点前起过床了!
      七点是底线,如果秦煜城六点多就要起床,那就让他一刀鲨了我吧!
      鲨了我我也不会起来的!
      
      牧沐神情无比坚定,然后在下一个十分钟里,默默多加了一个六点半的闹钟。
      
      嘤。
      生命还是很重要的。
      
      设好闹钟,牧沐两眼一闭,当场昏睡过去。
      
      书房的灯亮了一整夜。
      
      牧沐被六点半的闹钟叫醒,困到灵魂出窍双目无神,果不其然还浑身酸痛。
      直到他磨磨蹭蹭到七点,洗漱收拾完打开门时,也没有听到秦煜城起床的动静。
      
      牧沐穿着衣帽间里翻出来的粉蓝色连体居家服,路过书房时本能的放轻了脚步——虽然光着脚踩在地上本来就没有什么脚步声。
      
      秦煜城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桌上文件有些乱,电脑屏幕已经休眠;书房的顶灯和书桌上的台灯都还亮着,过度的光亮让趴在桌面上的人连睡觉都皱着眉头。
      
      看来是处理工作睡着了,还睡了有一段时间了。
      
      牧沐站在书房门口看着秦煜城,发了会儿呆。
      
      以前隔着文字还没什么感觉,但仔细想想,秦煜城这人从各个方面来说真的都挺惨的,不管是重生前还是重生后,他好像都没有什么能够称得上是“朋友”的人。
      
      作者眼里只有事业和打脸爽,没给他安排谈恋爱也没什么日常的内容,每个剧情不是在升级就是在升级的路上,仿佛事业就是这位主角的全部人生。
      
      像牧沐这种得过且过的咸鱼,根本无法想象!
      
      不过……
      牧沐迈开腿,踩在书房的地毯上,蹑手蹑脚的给秦煜城关上了台灯和书房的灯。
      不过他现在也没立场同情人家——毕竟秦煜城现在肯定特别想鲨了他!
      
      牧沐心中长吁短叹,转头轻手轻脚的出了书房,顺手将书房门带上,虚掩。
      
      完全关上的话,门栓扣上的声音可能会惊醒睡眠浅的人。
      牧沐可不想让秦煜城这么早就醒过来,自由的时间还是越长越好。
      
      阿宅并不想跟男主斗智斗勇!
      
      牧沐走向厨房。
      没睡好的话还是吃点好下咽也好消化的东西吧,比如粥什么的。
      记得昨天翻冰箱和厨房的时候,好像有小米来着。
      
      最好是再煮点红糖姜水。
      秦煜城穿着短袖在空调房里趴着睡了一晚上,着凉的可能性挺大的。
      
      牧沐老独居人了,对这些生活细节一清二楚。
      
      牧沐没有看到,他离开书房的瞬间,原本趴着的秦煜城就睁开了双眼,盯着虚掩的房门,面上神情阴晴不定。
      
      牧沐去门口套上拖鞋,用现成的食材煲了锅小米粥,见秦煜城还没出来,寻思这兄弟可能还没醒,就干脆上了昨天没有好好观赏过的露台。
      
      阳台门一拉开迎面而来就是一股栀子花香。
      
      牧沐看着门边上的四棵栀子,正值花期,白色的花朵开的标致又灿烂,一看就养得特别好。
      再往外看还有石榴、月季、绣球、向日葵……
      
      Z市夏季炎热,很多植物在这种环境下都需要天天浇水,还有一部分需要每天早晚搬动,跟着太阳走。
      牧沐有事没事就爱捣鼓这些,他在露台和楼顶花园转悠了一圈,果不其然找到了浇水用的软管和壶。
      
      可惜这些植物了,牧沐一边浇水,一边十分遗憾的想道。
      
      秦煜城应该过不了多久就要卖掉这套房,把他塞到廉租房里去了。
      
      牧沐对住廉租房没什么所谓,阿宅在哪里都可以宅,在哪里都能照顾好自己。到时候自己打打工积累点钱,只要秦煜城不赶尽杀绝,他怎么着都能活得下去。
      
      但是这些绿植真的可惜了。
      估计卖房的时候,这些植物也会被附赠卖掉。
      
      下一任房主是秦煜城的小弟之一,八成也不太会照顾植物,这些绿植最终的下场大概就是嗝屁。
      
      难得养得这么好。
      
      牧沐摸了摸铁艺架上的多肉,把露台上浇水堆积的积水扫到下水口,看着攀上来的日头,放下扫帚,一抬头就透过落地窗看到秦煜城站在客厅里看着他。
      
      不知道盯了多久。
      
      !!!
      牧沐吓得一个激灵。
      草啊!牧沐崩溃。
      这人真的跟个鬼一样!!
      
      不对,秦煜城严格来说死过一次了,那说他是鬼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这位先生真的不考虑从事恐怖片的拍摄吗?
      国产恐怖片市场如此低迷可能就是缺了您这颗蒙尘美玉!
      
      牧沐站在阳台上,心跳得飞快,半晌没敢向屋里迈出一步。
      
      秦煜城看着站在阳台上瑟缩着不敢进屋的牧沐,鼻尖嗅到了小米粥的清甜香味。
      
      他的目光转向了厨房。
      
      这可真是奇了。
      牧沐以前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别说给家里做饭以及给绿植浇水了,就连家务都从来不主动伸手的。
      
      但秦煜城不喜欢请保姆,他一直以来接受的家庭教育是——一起干家务活是联络家庭感情的一种方式。
      
      毕竟当代社会,家庭双方普遍都很忙碌,一天能够一起吃顿饭,饭后能一起合作做一些家务看着电视聊聊天,已经是仅剩的家庭活动了。
      
      秦煜城的印象里,牧沐一开始还是会动动手的,到了后来,科技进步飞快,扫地机器人和洗碗机之类的东西就迅速占据了家里的家务位置。
      
      到了最后,需要他们自己动手的,也就只剩下了做饭和照顾绿植。
      当然,那时候他体谅牧沐“身体不好”,这些活儿都是秦煜城自己做。
      
      牧沐会做饭吗?
      牧沐懂如何照料这些绿植吗?
      牧沐会在他在书房睡着时,轻手轻脚的来帮忙关灯吗?
      
      即便有四年的婚姻,秦煜城在思考这两个问题的时候,竟也无法给出明确的答案来。
      
      但现在看来,牧沐是会的。
      只是他以前从来不知道——或者从来没有资格体会到对方的照顾罢了。
      
      秦煜城嘲弄地牵扯了一下嘴角,面无表情地走向了餐厅。
      
      牧沐站在阳光底下深呼吸,感觉自己吸足了阳气,才重新走进了有秦煜城存在的阴间。
      
      太惨了啊牧沐。
      阿宅对自己表示了怜悯,然后也走进了餐厅。
      
      秦煜城在厨房里盛粥。
      牧沐站在餐厅里比对着餐厅跟房间以及大门的距离,不敢进去。
      
      笑死,不会真的有人敢进去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厨房里可是有刀具的啊!
      虽然原文里秦煜城从来没有自己亲自动过手,但这种事,谁说得准的。
      
      不可以小看男人对绿帽的在意!
      
      秦煜城偏头看向站在餐厅里的牧沐,对他露出个假笑:“你这么想跟我离婚?”
      
      牧沐收回寻找逃生路线的目光,茫然:“?”
      怎、怎么突然就出现了如此致命的选项?!
      
      “还不够。”秦煜城走出厨房,停在牧沐面前。
      
      牧沐:“??”
      牧沐看了一眼秦煜城手里端着的粥,回忆了一下自己煲的粥的分量。
      
      这还不够?
      哇,秦煜城胃口很大嘛。
      这就是撸铁猛男的食量吗?
      
      秦煜城居高临下的看着牧沐:“再多努力一点讨好我。”
      
      “……”
      牧沐眼神一飘。
      咳,原来不是说粥的分量。
      
      “再努力一点讨好我。”秦煜城重复道,皮笑肉不笑,“我就考虑一下离婚。”
      
      牧沐:“……?”
      牧沐愣住。
      
      什么?什么讨好?
      等等,早起做个饭就算讨好了?
      我的天哪,秦煜城以前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
      
      牧沐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油然而生的怜悯和慈爱。
      
      可恶!
      秦煜城惨得这出戏我都不知道往哪儿接!
      
      牧沐低下头,拼尽全力绷住了险些失控的表情,超小声:“……嗯。”
      
      秦煜城看着表面胆怯瑟缩却仍旧坚定要离婚的牧沐,内心毫无波动。
      情绪被这人牵着鼻子走就完蛋了,秦煜城想。
      
      不过是以退为进、欲擒故纵的把戏。
      
      秦煜城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模样,坐到了餐桌前,安静地喝起了粥。
      
      他倒要看看,这小骗子还有多少东西是他不知道的。

  • 作者有话要说:  秦先生认真的样子真的很靓仔。
    可惜跟他搭戏的是个谐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