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第三章
      
      牧沐在原地呆站了好一会儿,确定秦煜城是真的走了,没有再回来。
      
      他浑身一震,顿时感觉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连坡跟鞋都带劲儿起来了。
      
      只要身边没有秦煜城,牧沐觉得没有什么困难是无法克服的!
      
      不,不如说,没有秦煜城,一切都变得简单了起来。
      
      牧沐拎着那一袋子怎么看怎么令他害怕的莲雾,找了个垃圾桶把它扔进去,低头拿出了手机。
      
      感谢高科技,感谢指纹解锁!
      牧沐解锁了手机,在一堆眼花缭乱的app里找到了桃宝。
      
      当代青年人没有一人能逃过网购的魔爪!
      
      牧沐飞快翻到了收货地址。
      G省Z市金吴区滨海街道临江一品阁0306号。
      
      牧沐不太记得这一套房的详细了,可能是他忘了,也可能是作者没写。
      他只能一边默背收货手机号,一边寻找着可能是0306的入口。
      
      一般来讲,人停车的时候应该会下意识的停在距离目的地最近的地方,回家肯定是直接奔着车位来,找起来应该并不困难。
      
      果然,牧沐很快找到了最近的电梯口,上边写着三栋入口。
      
      看来0306应该是指的三栋六楼。
      
      牧沐停在电梯口外的防盗门前,愣了一下,低头翻包,拿出包里剩下的那串车钥匙,却发现车钥匙串上只有车子的开门按钮和启动钥匙,怎么找都找不到像是防盗门钥匙的形状。
      
      牧沐:“……”
      麻了。
      
      他又仔细翻了翻包,找到了一张大概是门卡的东西,但防盗门上并没有用来刷卡的功能区。
      
      牧沐看着眼前的防盗门,哽住。
      
      未曾设想的困难出现了。
      
      牧沐拎着包,站在门前,感觉脚底板被坡跟鞋折磨得隐隐作痛。
      那些能面不改色穿高跟鞋的女孩子真是神仙。
      
      牧沐在防盗门前伫立片刻,深吸口气,拿着手机,确认了支付密码也是指纹后,开始搜索起电子身份证来。
      
      原主到底是个胆大包天的骗子,做了不少准备,小程序里的电子证件一应俱全。
      
      很好,这至少代表实在不行了,他还可以住个酒店。
      牧沐松了口气,在这周边探头探脑的研究起来。
      
      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然还是希望能够去没有秦煜城的房子里搜索一下,好歹确认一下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牧沐找来找去,终于在门上找到了一块隐藏式开关面板。
      他伸手按了一下,隐藏板打开,露出了后面的人脸识别系统。
      
      牧沐:“???”
      非得把这玩意儿藏起来是什么毛病!
      牧沐握紧了拳头。
      
      他试着在监控头前晃了晃,防盗门应声而开。
      
      !!
      感谢高科技。
      牧沐看着打开的防盗门,十分感动,简直想给做出人脸识别的科学巨人磕几个响头。
      
      牧沐走进电梯间,拿门卡滴了一下,看着亮起来的六楼按钮,无比庆幸的长出口气。
      
      总而言之。
      言而总之。
      ……还是进来了。
      虽然比想象中的要困难得多,但总归是进来了。
      
      进来了就是好事。
      牧沐想着,听到电梯“叮”的到达声响,抬起头来。
      
      电梯门开就是玄关。
      
      牧沐脱掉脚上的折磨,看着玄关放着的同款粉色和蓝色的兔兔凉拖,沉默许久,转头拉开鞋柜试图寻找客用凉拖。
      
      但没有,或许是还没有做待客的准备。
      
      牧沐皱着脸,穿上了那双粉色兔兔凉拖,简直想把“忍辱负重”四个大字刻在腿上。
      
      这辈子没穿过这么少女的拖鞋。
      全新人生,全新体验。
      
      牧沐一边想着,一边探索着这个对他来说面积过大的房子。
      装修出乎意料的是很温馨的原木田园风格,大约三百平,四室两厅,宽敞明亮,还有个露天阳台,露台上有楼梯,通向附赠的楼顶花园。
      
      牧沐站在客厅往外看了一眼,外边露台上种满了花花草草,绿意盎然,还开着零星的花。
      
      牧沐微怔,没找到原主竟然还会打理花草——总不可能是秦煜城收拾这些,他天天在外边为了事业奋斗,怎么看也不是有时间侍弄花草的人。
      
      很好,牧沐想。
      他跟原主算是有了一个共同的爱好。
      
      但牧沐现在没空去欣赏那些绿植,他心中给这房子原本的两位主人道了个歉,开始探索房间。
      
      四个房间,主卧客卧书房影音室,一看就是准备夫妻两个甜甜蜜蜜过小日子的,压根没准备保姆房和父母房。
      
      主卧和客卧中间夹了个衣帽间。
      
      牧沐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裙子,迟疑了一下,走进了衣帽间,迎面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里的人黑发浓密,长且直,发梢微微向内卷,天然上翘的唇角使他时时刻刻都像是带着笑意。
      脖颈上的嫩黄色缎带颈饰将并不明显的喉结修饰遮挡,同色的七分袖蕾丝长裙将身材曲线勾勒得玲珑有致。
      
      牧沐:“……?!”
      玲、玲珑有致?!
      牧沐抬手摸了摸胸,瞳孔地震。
      
      他飞速拉开衣柜,一眼看到了几件还吊着标签的崭新居家服。
      
      牧沐拳头握得死紧。
      
      可恶啊!
      这就是有钱人吗!
      买回来的衣竟然连吊牌都没剪就这么挂着!
      
      牧沐酸溜溜地拿起一个吊牌看了一眼价格,表情一僵,飞速放下,扭头拿了件看起来应该比较便宜的大码T恤和沙滩裤,转头钻进了洗手间里。
      
      侧腰拉链裙子的穿脱对于牧沐来说不是什么问题。
      
      阿宅的工作就是接私人手工定制,为了恰饭,从毛毡纸雕灯之类到娃衣制作模型定制之类的手工,他都有所涉猎,还能吃一吃上传制作流程视频的钱。
      
      牧沐遇到过很多要求奇奇怪怪的客户,区区侧腰拉链的裙子,根本难不倒他。
      
      笑话。
      本阿宅什么阵仗没见过?
      
      牧沐自信抬头,看到胸前挂着的硅胶,表情瞬间空白一片。
      
      “……”
      草。
      这个阵仗是真没见过。
      
      牧沐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手里的假胸,感觉自己从身到心都脏了。
      
      他忍不住开始细品,原主到底是凭什么苟了那么久的?
      
      凭这假胸?
      凭这脸?
      还是凭秦煜城不行?
      
      怎么想都是凭秦煜城不行吧?
      这但凡滚上那么一次都会被轻易戳穿,如果不是秦煜城不行,那根本没办法解释!
      
      牧沐看着镜子,抹了把脸。
      虽然他并不喜欢自己这张生得很女相的脸,但他也从来都知道自己长得不差,属于那种“如果这脸在一个妹子身上那怎么着也能混个班花当当”的类型。
      
      对着有这么一张脸的老婆还不为所动,秦煜城一定是有什么隐疾。
      
      怪不得作者从来不写男主推妹子!
      天哪!秦煜城你好惨啊!
      
      牧沐对此表示十二万分的关切。
      
      他唏嘘着,突然就觉得自己好像也没那么惨了。
      他放下手里的假胸,脱掉了裙子,看到了大腿上横贯的一道旧疤。
      
      咦?
      为什么这个身体上也会有这么一道疤?
      
      牧沐愣住。
      
      在还没被小朋友们围起来讥笑长相的时候,牧沐曾经也是个上蹿下跳的开心皮猴。
      那时候住的院子里有单双杠,但是保护措施做得不咋地,牧沐腿上那道疤就是玩单双杠的时候跌下来划的。
      
      这道疤跟着他快二十年了,每天换衣服洗澡都能看到。
      
      牧沐摸了摸腿上的疤,感觉手感也跟自己的疤完全一致。
      
      牧沐皱着眉套上了沙滩裤,盖住了大腿上的疤。
      
      奇了怪了。
      难不成这里的牧沐小时候也玩单双杠摔破了腿?
      
      牧沐猜不到。
      他看了一眼洗漱柜里摆着的一盒发圈,生疏的给自己箍了一下头发,拎起假胸犹豫了许久,为防万一,满脸痛苦如同上刑一般的重新穿上了。
      
      ——在主动穿上这玩意的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离我而去了。
      牧沐顶着一脸看破红尘的超然神情套上了T恤,背负着本不该有的重量,转头趿拉着拖鞋去找手机。
      
      他希望手机里能存留一些对他有用的信息,但他翻来翻去,也没能从正经得就像是一个正经人的手机里找到什么异常的消息。
      
      通讯录和社交软件往来的对象,备注的全都是“X先生”、“X女士”或者直接就是大名。
      
      连爸妈的备注都没有,聊天记录更是干净得不可思议。
      
      牧沐坐在沙发上把各种各样的APP翻了一圈,屁都没翻到。
      
      也是。
      把男主骗得团团转骗子,怎么想都不会在手机里留下简单的破绽。
      可能连这个手机号码都是新的。
      
      毕竟人家连身份证上的性别都能造假,甚至还利用这个把秦煜城骗进了婚姻的坟墓!
      
      牧沐盘腿坐在沙发上,陷入沉思。
      
      作者原文里对牧沐的家庭、人际没有花费任何的笔墨。
      
      大概是作者意识到重生文的读者并不耐烦看主角重生之前被虐的内容,所以文章一开头就是秦煜城把这套婚房卖掉的剧情。
      
      牧沐放下手机,面色愁苦。
      
      现在的情况看来,他好像还身在剧情开始之前——又或者,秦煜城在刚刚扔下他之后,现在已经去卖房了。
      
      牧沐知道秦煜城自身是另有去处的。
      
      原文里,秦煜城把原主塞到廉租房里之后,自己可没住那儿,也就是隔三差五的去原主面前打个卡刷个存在感。
      
      秦煜城在城郊有一套自建房,是他的养父母留下来的。
      
      牧沐回忆着剧情,觉得要说如今这世上,谁最了解秦煜城,他认第二,应该没人敢认第一。
      
      秦煜城重生之前的一生起伏很大,他孤儿院出身,被一个非常普通的工薪家庭收养,度过了一个平和且快乐的童年。
      
      他头脑聪明,很会念书,又十分独立有主见,属于那种各种竞赛奖拿到手软的学霸,但是这些美好都结束在他高考完毕的那个暑假。
      
      他与养父母一同出去旅行时遭遇了山崩,那天秦煜城闹肚子没有爬山,侥幸躲过一劫,而他的养父母死在了那场意外里。
      
      不过他被养得很好,并没有就此一蹶不振,仍旧奋发向上,出人头地,重新组建了一个幸福的家庭,拥有了理想中的美好的老婆和美好的婚姻。
      
      ……谁知道被原主给狙了。
      
      草啊。
      你好惨啊秦煜城。
      
      牧沐代入了一下自己,心想这换他来他也黑化了。
      人生的轨迹大起大落属实正常,但宛如连环大圈过山车一般就会让人发疯。
      
      牧沐唏嘘。
      他放下并没有给出什么信息的手机,准备去搜刮一下书房和卧室。
      
      原主胆大包天成这样,能狙死秦煜城一次,应该有给自己准备退路。
      
      是时候尝试捡漏了。
      
      牧沐站起身,开始翻箱倒柜。
      
      原主是有家庭的,而且家庭背景应该还很不错,因为作者写的剧情,正正好卡在秦煜城发现一位牧姓商业巨擘与他长得有七分像,上前攀谈得知了对方有个小儿子,叫牧沐。
      
      作者“咔”一下把章节断在了这里,留下一句“狸猫换太子”钓着读者,半点没提秦煜城对这件事情的态度。
      
      然后书评区就高.潮了,就开始冲了,接着作者就撂担子不干了,太监了。
      
      导致现在牧沐一头雾水战战兢兢的,既不知道秦煜城到底知不知道原主是个男的,也不知道秦煜城到底知不知道原主意外偷走了他的人生。
      
      就很痛苦。
      
      牧沐翻完了主卧的床头柜和飘窗柜,并没有找到什么值得研究的东西。
      
      他叹了口气,转头进了书房。
      
      书房倒是与外面的温馨不一样,是非常严肃的商务风格,占据了一整个墙面的书柜里装着的,也都是牧沐压根看不懂的大部头。
      
      ……这里看起来应该纯粹就是秦煜城在使用。
      
      牧沐迟疑了一下,还是踏进了书房,在书柜和书桌抽屉里翻找起来。
      
      秦煜城这个时候刚起步创业没多久,乱七八糟的文件合同却属实不少。
      那些合同名目牧沐看不懂,但光凭这些文件袋的数量和分量,也足以侧面证明秦煜城的能力。
      
      牧沐小心的翻找着,出于担心影响到秦煜城办事的心思,又仔细的将被他翻过的地方复了原。
      
      搜索的结果仍旧是一无所获。
      
      牧沐长出口气,在客厅里呆怔许久,自暴自弃地把自己扔进了沙发里。
      
      放弃了,烦死了,毁灭吧!
      
      牧沐翻了个身,头埋进靠枕里,瘫倒了没两秒,又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扔下靠枕,走进了厨房。
      
      饿了。
      
      吃饱了再仔细找一圈吧。
      
      牧沐打开了冰箱。
      
      今晚就先在客卧休息一晚上,明天再见机行事。
      
      ……
      
      秦煜城坐在街边咖啡馆里,看着夜色中闪烁的霓虹,眸光阴沉,越想越不对。
      
      他为什么要走?
      因为恶心。
      
      但怎么想都不应该是他走吧?
      那是他买的房子,房产证上是他的名字,牧沐就是单纯的拎包入住。
      
      怎么想,该滚蛋的都应该是牧沐而不是他才对。
      
      秦煜城冷着一张脸,一口气喝光了杯子里的咖啡,深吸口气,买了单,准备回去找那个小骗子算账。
      
      婚是不会离的,牧沐越想离,他就越不离。
      反正不论是结婚还是离婚,在对牧沐有所防备的前提下,他都不会亏。
      
      但那小骗子肯定会着急。
      
      秦煜城坐进驾驶座,面无表情地发动了车子。
      
      ……
      
      牧沐拿着手机,躺在客房床上唉声叹气。
      
      他刚刚琢磨了一圈,发现这个世界的APP跟他原来世界没什么区别。
      
      但是这个世界并不存在另一个牧沐。
      
      他好不容易搞到四钻的桃宝店铺无了,能赚点买菜钱的视频账号也无了,他也搞不清牧沐原本的收入来源是什么。
      
      不过银.行.卡余额里倒是有三十二万,省着用能花好久好久。
      
      但他总不能一直花原主账户里的钱。
      
      万一,他是说万一,他能够回去,留原主面对少了钱的账户一脸懵逼好像不怎么厚道。
      
      ……虽然原主也不是什么厚道人。
      但牧沐觉得不能因为对方是坏人,就去做让自己也变成坏人的事。
      
      也不知道他得在这里待多久,怎么也得想个法子挣钱才行。
      而如果永远都回不去了,那就更加需要好好干活了。
      
      除此之外,还得把身世问题给解决掉。
      
      阿宅思来想去,发现他真的啥都不会,也就手工和剪视频拿得出手。
      
      其实也好,换个角度想,通过网络接单的话,如果他离开了,似乎也影响不太到原主。
      
      牧沐放下手机,抱着被子在床上打了个滚,蹭了蹭柔软的被面。
      
      床上的味道很好闻,是冷松木的香气。
      
      牧沐整理着乱成一团的现状,没有听到家门闭合的动静。
      
      玄关亮着灯。
      
      牧沐以前住的小窝是两室一厅一卫,他养成了留夜灯的习惯,方便迷迷糊糊夜起嘘嘘的时候不至于撞墙。
      
      秦煜城出电梯时看到玄关留的灯,呆怔了一瞬。
      
      牧沐以前从来不留灯,说是有光就睡不着,以至于连主卧的窗帘都是厚重的遮光窗帘。
      
      秦煜城将电梯卡放到玄关柜上,看了一眼玄关余下的蓝色兔兔凉拖,打开鞋柜却没找到另一双。
      
      他眉头一皱,光脚进了屋,直奔主卧。
      
      主卧门大开着,里边空空荡荡。
      
      秦煜城扭头看了一眼紧闭的书房和客卧门,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抬脚走向客卧,打开了门。
      
      门内明亮的灯光倾泻而下,床上抱着被子迷迷瞪瞪将睡未睡的人骤然一缩,吓懵了一般,抱着被子抬头看他,一对猫眼瞪得溜圆。
      
      秦煜城的盯着牧沐,目光扫过他身上的衣着与地上的拖鞋,脸色越来越黑。
      
      这个骗子现在套着他的衣服,穿着他的拖鞋,在他的房间里,躺在他的床上。
      
      秦煜城嘴唇翕动,怒气几乎要凝成实质:“你,在做什么?”
      
      牧沐本能的瑟缩了一下,小心翼翼:“睡、呃,睡觉……?”
      
      秦煜城的话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在我的房间?”
      
      牧沐:Σ?!
      秦、秦煜城的房间?!
      等等,这不是客卧吗?!
      
      “我的衣服,我的拖鞋。”
      
      牧沐脑子一片空白:“……啊。”
      
      秦煜城像头被激怒的狮子:“这是我、的、床。”
      
      牧沐从乱成一团的脑子里揪住了一条线头。
      
      救、救命!!
      我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秦煜城一个有老婆的男人在自己家里竟然睡!客!卧!!
      
      牧沐在极度的慌乱之下,还是忍不住对秦煜城露出了几分怜悯和同情。
      
      秦煜城他,好像真的有隐疾耶。

  • 作者有话要说:  真实的撸铁猛男:粉色兔兔凉拖
    虚假的女装大佬:戴假胸如上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