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第五章

      牧沐溜进厨房里,扭头看了一眼在餐厅里坐得端正的秦煜城。
      不愧是正儿八经的男主,在自己家里吃个饭都挺胸直背,跟坐没坐相的阿宅完全不一样。

      牧沐早餐有吃鸡蛋的习惯,不管是水煮蛋还是荷包蛋,不论做法,总之是要吃个蛋。

      餐厅里坐着头会吃人的老虎,牧沐有点不想出去跟他同桌吃饭。
      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正好弄个蛋。

      牧沐拉开冰箱,拿了颗鸡蛋出来。
      而后稍微迟疑了一下,又多拿了个蛋和一颗生姜。

      看得出来,秦煜城和原主在目前还是有在好好生活的,不然冰箱里的食材也不会这么丰富。

      牧沐想着,又从储物柜里拿了红糖、枸杞和红枣出来。
      生姜切块,跟剩下的材料一起下锅,盖上盖开大火,煮十分钟。

      期间把两颗水煮蛋也给搞定了。

      秦煜城喝着粥,目光不自觉的被厨房的响动吸引过去。

      阳光让室内铺了金辉,安宁的早晨能听到窗外的鸟鸣,与锅碗碰撞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充斥着让人浑身酥软的人间烟火气。
      这声响,让人不自觉的就联想起诸如:家、陪伴与爱之类的美好意象。

      这对秦煜城来说是很少见的景象。

      以前,从来都是他处理好了一切之后,再去敲主卧的门,把牧沐叫起来。
      他从未看到过牧沐在厨房里这样熟练忙碌的模样。

      也很少看到牧沐这样顶着一头蓬松的乱发,匆匆忙忙的样子。

      但秦煜城没能从这景象之中汲取到多少温暖。
      在经历过背叛之后,如今再看到这番场面,只显得尤为讽刺。

      秦煜城收回视线,喝了口粥。

      牧沐对秦煜城的视线一无所觉。
      他把滚烫滚烫的两颗水煮蛋分开,放进了装着冷水的两个碗里,转头关上火,把红糖姜水盛了出来。

      牧沐端着一个蛋和一碗红糖姜水出了厨房,把两个碗都放在了秦煜城面前。

      秦煜城抬眼看他。

      “红糖姜水。”牧沐干巴巴地,“你昨晚上在书房睡了,预防感冒。”
      他说完,不等秦煜城开口,转头回了厨房。

      秦煜城看着那碗红糖姜水,神情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
      冷冷淡淡的,让人看不出情绪。

      牧沐端着自己那碗粥和蛋出来,发现秦煜城已经喝完了粥,正拿勺舀了一勺红糖姜水往嘴里送。

      牧沐看着餐厅里这张八人座的长方形餐桌,避开了秦煜城对面的位置,在离他最远的角落里坐下了。

      秦煜城没有反应。

      牧沐拿出水煮蛋,一边剥一边希望秦煜城能一直闭嘴闭到出门上班。
      创业嘛,肯定很忙,周末都不一定有什么空闲,更别说今天是工作日了。

      祈祷nia。

      牧沐是个非常认真负责的干饭人。
      他妈以身作则,耳提面命,吃多少饭煮多少米,宁愿少做点也不可以浪费。
      以至于牧沐吃饭的时候尤其沉浸认真。

      秦煜城的目光落在牧沐剥鸡蛋的手上,对方的手指纤长白皙,骨节分明,用更具象一点的形容,就是这是一双非常适合弹钢琴的手。

      秦煜城的记忆里,牧沐一向是能避免做家务就避免的——这个骗子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借口,让他心软,让他心甘情愿的去为他做那些事情。

      所以牧沐的手一直都细嫩滑腻得如同婴儿。

      而如今,这双手虽然隔着一段距离让他看不太清晰,但在温柔的朝阳下白得通透,手上婚戒的火彩落在手指上,漂亮得不像话。

      秦煜城挪开了视线。

      阿宅全然不知。
      他常做家务和手工,手上细小的伤疤和茧子就没少过,不过这些瑕疵在一双本就非常漂亮的手上并不显得狰狞,反而有了另一种味道的美丽。

      他对这些习以为常,于是觉得原主的手应该也是如此——只要经常做家务,手大概都是这样的吧。
      不了解有钱人世界的阿宅理所当然的这样想着。

      牧沐吃掉了鸡蛋,因为秦煜城一直没有别的突发状况而喜滋滋地喝起了粥。

      秦煜城喝完了红糖姜水,额头因为生姜与热汤而冒出了一层细汗。
      他放下碗和勺,指尖点了点桌面,发出“哒哒”两声。

      牧沐抱着碗,警觉抬头。

      秦煜城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看到了一只抱着松果警惕天敌的松鼠。

      牧沐放下碗:“?”

      秦煜城问:“今天什么安排?”

      牧沐:“……?”
      牧沐惊了。
      这问题没头没脑的,让他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

      什么安排?谁安排?安排什么?

      怎么?难不成原主本来还兼职秦煜城的秘书吗?!
      这么一想好像也说得过去,如果不是在事业上有所参与,也不至于能把对方的财产转移得一干二净。

      总不能是秦煜城傻不愣登,对原主信任到所有银.行.卡和资产材料都上缴吧?
      那得是什么绝世好男人才能做得出来的事情!

      牧沐脑子里警报“呜啦啦”的响了起来。

      完蛋了。
      他根本不知道秦煜城的日常安排!
      原主的手机里也没有这种东西的记录啊!
      别说日程安排了,就是原主的账单他都往前翻了半年,一点工资收入都没有。

      牧沐当场傻住,疯狂回忆原主手机备忘录里的内容。

      可恶!
      没有!根本没有!
      狗屎作者也半点没提过这个设定!

      秦煜城看着愣住的牧沐,轻嗤。

      他以前从来不去过问牧沐的事情,将自己所有的、最纯粹的信任交付给了对方,不论是资产还是生活,他都给了对方最大限度的自由。

      结果呢?结果只是成了一个被人骗得团团转的小丑罢了。

      看看牧沐的反应吧,他身为合法丈夫,只是问一句对方今天的安排,牧沐就惊讶到这种地步,足以见他先前的纵容有多离谱。

      秦煜城面无表情,再一次敲了敲桌面,问:“你今天有什么安排?”

      他这次加上了主语,牧沐瞬间就松了一大口气。
      他就说嘛,原主的账单里根本没有工资收入——应该说,他连入账记录都很少,应该是没有工作的才对!

      牧沐开口:“准备去……”话到一半顿了片刻,才接上,“准备去逛逛街。”

      秦煜城察觉到了他那一瞬间的停顿,心中不由冷哼,对以前的自己嘲讽更甚。
      ——看啊,秦煜城,这个该死的骗子这么早就在欺骗你了。

      牧沐见秦煜城不再提问,放下了心,继续埋头干饭。

      他今天准备去周围逛逛,熟悉一下环境,顺便去找找有没有旧货市场。但是旧货市场这个目标实在太明确了,牧沐怕跟原主的人设不符,所以话到嘴边才改了口。

      自认为应对得非常完美的阿宅喝完了粥,发现秦煜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餐厅,去洗澡了。
      而他甚至在走前,还把自己的餐具洗干净放上了碗架。

      牧沐愣了一下,也飞速洗完了碗,回了房间。

      牧沐不知道原主什么毛病,衣帽间里几乎全都是裙子,还都是以那种包裹得非常严实的半袖淑女长裙为主。
      可能是怕暴露假胸和小牧沐吧。

      但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搞点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呢?!

      阿宅简直不能理解。

      正在他面对着衣帽间陷入沉思的时候,牧沐听到了电梯“叮”的声响。

      秦煜城出门了。

      牧沐面对着一衣柜的裙子,扶了扶自己的假胸,叹气。
      没办法了,先凑活穿着吧,等会儿就出去逛逛快销服装店,弄一身便宜简单的衣服。

      牧沐拿了件半袖米色长裙,看着镜子里乱七八糟的头发,梳了梳老半晌,发现额前的那一撮刘海真的非常叛逆。

      牧沐对着镜子看着歪七扭八的刘海,转头摸出手机开始求助网络。

      当牧沐照着小蓝书里的空气刘海教程,研究明白了梳妆台上那些道具的用处,并把刘海打理好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

      牧沐手里拿着铁刘海喷雾,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对所有漂亮女生肃然起敬。

      我的天呢。
      当美女也太艰辛了!
      这么一想,原主为了骗秦煜城真的付出了很多!

      光凭这一梳妆台的美容护肤美发用具,牧沐就深觉秦煜城被原主骗到真的不冤。

      不能怪秦煜城脑子不好,这真的是敌方过于努力。

      牧沐唏嘘。

      他收拾好梳妆台,摸了摸脖子。
      他的喉结并不明显,可仰起头时还是能看到起伏。
      虽然有的女生也会有相对明显的喉结,但出于心虚,牧沐还是去饰品柜里找个同色系的颈饰。

      看饰品柜里琳琅满目的颈饰就知道了,原主也挺心虚的。

      牧沐看了一眼手上的婚戒,担心意外弄丢,干脆摘下来放进了梳妆台上的戒指盒里。
      他拿上手机,顺手往腰侧一摸,发现没口袋后又凝固了一瞬,转头去衣帽间取包。

      妈的。
      这就是女孩子的世界吗!
      出门前竟然要做这么多准备,恐怖如斯!

      牧沐拎着包,看着窗外已经不能称之为朝阳的日光,突然无比庆幸自己是个男的。

      太难了,当女孩子也太难了!
      换个性别人生的困难程度简直瞬间拔升好几倍!

      牧沐的庆幸一直持续到他打开鞋柜试图寻找一双平底鞋为止。

      我庆幸个屁。
      现在遭受这种苦难的可是我本人。
      牧沐木着一张脸拎出了昨天的坡跟凉鞋。

      谁能想到,这竟然是整个鞋柜里底最低的一双!?
      哇靠,女装到这种地步已经是一种有病的程度了吧!

      牧沐骂骂咧咧的穿上鞋出了门。

      他准备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物价,为自己以后脱离秦煜城、脱离原主本来的身份做一些初步的准备。

      要租房,要吃饭,要买工具。
      做手工的一些基础工具倒是不贵,还能去旧货市场里淘些便宜的旧物,重新打磨修改一番,就可以作为第一批的商品。

      真正贵的,是为了打开销路而花费的推广费用。

      牧沐还是第一次从头开始,心里没有什么数。
      但就算心再虚,也是要硬着头皮迈出第一步的。

      牧沐打开手机导航,率先导向了最近的商场。

      他飞快的买了一身T恤牛仔裤,又买了双平底运动鞋,转头拿了顶鸭舌帽,戴上了口罩。
      他又不是原主,万一在街上溜达的时候遇到了原主认识的人来打招呼,他简直能当场死亡。

      牧沐换好了装扮,把之前的衣服放在超市的寄存柜里,在周围逛了一圈,心里有了点数之后搜了搜Z市的旧货市场,转头直奔公交站。

      牧沐只是单纯的在旧货市场看了一圈,并没有买,接着,在晚高峰之前踏上了回家的路。

      旧货市场的东西都很便宜,比起网上的二手物品交易,牧沐还是更加信任看得见摸得着的旧货市场一些。
      而且在旧货市场摆摊的,大都是些没能跟上时代的、上了年纪的人,出于某一方面隐秘的善意,牧沐也更加愿意来旧货市场买东西。

      牧沐下了公交,去超市把先前的衣服取回来,一出商场,就忍不住把披散的长发拨到了一边。

      Z市七月份的气温把他热得够呛,不会扎头发的直男只能披着头发,背上汗湿了一大片。

      牧沐再一次为美女的艰辛叹了口气,一边低头看着备忘录上记录下来的价目,一边蹭着树荫慢吞吞地往前走。

      牧沐是个彻头彻尾的手工业者。
      是眼看着就要被科技的浪潮拍死在沙滩上的那一批人。
      而秦煜城就不同了,牧沐记得秦煜城的公司是主攻AI开发方面的,剧情刚开始的时候是刚过了天使轮,规模虽然不大但发展稳定。

      牧沐拉下口罩摘掉帽子,扫脸进了小区。

      哎,秦煜城就是那种眼看着就要把他拍死在沙滩上的科技浪潮的引领者。

      牧沐唏嘘。
      他拎着包和装衣服的纸袋,往前走了没两步,就看到了一颗迎风招展的橙红色脑袋。

      牧沐一愣,飞快的反应过来。

      那颗橙红色的脑袋……哦不是,那个有着一颗橙红色脑袋的人,就是秦煜城第一个、也是最得力的那个小弟。

      柳高明。
      这哥们儿是个富三代,家里干房地产的。

      他跟秦煜城认识,就是因为柳高明叛逆心起出来独居,一个卖房一个买房,一来二去认识了。
      柳高明没多久就屁颠屁颠的给秦煜城送了一大笔投资,然后秦煜城给他们家搞了一个AI智能小区,让秦煜城的小公司一炮而红,而柳高明家也赚得盆满钵满。

      牧沐站在路口,看着柳高明吊儿郎当的跟在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后边。

      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应该是房屋中介或者物业。

      牧沐看着他们正往三单元走,并不意外。
      估计是秦煜城要卖掉这套房了吧,中介带客户来看房也没什么问题。

      这可真是妙哇。
      牧沐心想。
      等这套房一卖,他就该去住廉租房了,到时候秦煜城一个月都不一定出现一次。

      那可不就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
      嘻嘻。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旁边又没有秦煜城,牧沐当场笑出了声。

      牧沐喜滋滋地走上前去。

      柳高明和西装男人听到脚步声,停下脚步,转过头来,都是一愣。

      牧沐穿着印了个皮卡丘的T恤,浅蓝色的九分牛仔裤,白色的运动鞋,脸上是被阳光晒过之后升温的红润。
      他走过来时脚步轻快,脸上带着笑,一头乌黑的长发随着风轻晃,像只自由的小精灵,随着风快乐的蹦蹦跳跳。

      吊儿郎当的柳高明下意识的收敛起自己小流氓一样的站姿,瞬间挺直了背,展露出了直男在漂亮妹子面前支棱起来的本能。

      柳高明垂眼看着走到他面前来的牧沐:“……唔,嗨!你好!”

      “……?”
      并没有准备搭话的牧沐一愣,带着收不住的笑容点点头:“你好。”

      “你是这里的业主吗?”柳高明问。

      牧沐又点了点头,心想我不但是这里的业主,还是你马上要看的房的房主……呃,之一呢。

      “我是来看房的。”柳高明干巴巴地继续搭讪,“三单元五楼。”

      “五楼?”
      牧沐的快乐突然凝固。

      “对,五楼。”

      牧沐:???
      不是六楼吗?
      牧沐迟疑,难不成是还没到看秦煜城房子的时候?

      见了漂亮妹子,柳高明当场抛弃了旁边的中介,开始凑在牧沐旁边叭叭:“你是这里的业主,住多久了啊?你觉得这里的居住体验怎么样? ”

      牧沐心想我哪儿知道怎么样。
      但秦煜城重生之前好像是一直在这里住,所以应该还不错?

      牧沐一边谨慎地回答着问题,一边往单元口走。

      秦煜城有了重生的经验,处理工作的效率快了许多。
      作为公司创始人,秦煜城处理完当天的工作,就根据自己对未来几年的了解调整了一番战略。

      接着,他在尝试接触新的投资人和回家之间,鬼使神差的选择了后者。

      他停好车,进了电梯。

      电梯在一楼停了下来,秦煜城一抬眼,就看到一颗鲜艳的橙红色脑袋,正叨叨着:“袋子挺重吧?我来帮你拿吧。”

      他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到了笑着摇头拒绝的牧沐。

      秦煜城看着牧沐的笑容,看着他不同寻常的穿着、红润的脸、还有空荡荡的指间,最终与走进电梯转头看过来的牧沐对上了视线。

      牧沐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他看到秦煜城的目光在他与柳高明之间徘徊了片刻,而后吐出了一声讥笑般的冷嗤。

      牧沐:“……”
      救、救命!!

  • 作者有话要说:  秦煜城:他绿我(坚定)
    我坦白,我开这篇文的目的之一就是想写臭直男感受当女孩子的艰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