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遗忘 ...

  •   时铭坐在大脑袋电脑前,莹白的光芒照射出难看的脸色,旁边那几个上网的人纷纷站起身离开,生怕时铭暴起伤人。
      
      他们不知道的是,时铭比他们更加害怕,浑身如坠冰窖。
      
      一天之前,上辈子那些刻骨铭心的记忆如附骨之疽,时时刻刻影响折磨着他。
      
      但是现在,那一片世界都蒙上了一层薄纱,渐渐的,那些清晰可见的回忆在消散。
      
      痛苦的、仇恨的、挣扎的,所有他以为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记忆,都在这一刻蒙上了阴影,就像是他的身体在排斥这些记忆。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坐在课堂上的他还能清晰的想到每一个小游戏的代码,可现在手指却打不出一个字来!
      
      时铭满头大汗,无法说出口的恐惧让他猛然起身朝着家的方向狂奔。
      
      为什么?之前都能清楚记得的事情,为什么忽然开始消失了?
      
      “老大,那好像是时铭!”一个黄毛喊道。
      
      “还真是他!”
      “时铭,站住!”
      “他妈的跑这么快,站住!”
      
      七八个头发五颜六色的初中生堵住时铭的去路,气喘吁吁的吼道:“我他妈让你站住耳朵聋了吗,你他妈跑什么跑!”
      
      “让开!”时铭冷声喝道。
      
      为首的红毛身材高大,比时铭高了一个头不止,居高临下的喊:“时铭是吧,我是三中蒋辉,听说你很能打,咱们打一场!赢了的是老大!”
      
      “没空,让开!”时铭没功夫耽搁。
      
      蒋辉却不依不饶:“今天你想打也得打,不想打也得打,你要是打赢了想去哪儿去哪儿,要是输了就给我乖乖跪下喊爷爷!”
      
      几次约战时铭都没出现,这让蒋辉觉得很没面子,最让蒋辉恼怒的是,他喜欢的女生居然暗恋时铭!
      
      时铭有什么好,不就是长着一张小白脸吗,整天板着一张死人脸,看着就讨人厌,一点都不男子气概!偏偏女孩都瞎了眼,居然觉得他长得帅!
      
      蒋辉不满已久,这才带着人杀到了二中附近,打定主意要给这不识好歹的小子一个教训。
      
      “我再说一遍,让开!”时铭心急如焚,脸色也越发暴躁。
      
      蒋辉冷笑道:“你小子是不是没种,你要不敢就直接跪下来叫爷爷,老子就放过你一回——啊,你偷袭!”
      
      时铭一拳头击中蒋辉的肝脏,让他痛得倒地不起。
      
      “一起上,打死他!”
      
      不知哪个黄毛喊了一声,其他人都反应过来一起动手。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时铭只嘴角破了一块,蒋辉带来的人却全倒在了地上。
      
      时铭走向捂着肚子起不来的蒋辉,后者忙喊:“我认输,爷爷,你是我爷爷。”
      
      怂蛋的模样让时铭索然无味,离开之前只警告了一句:“别再来找我!”
      
      他一走,蒋辉几个人才相互搀扶着爬起来,其中一个嘀咕道:“大哥,我们就这么放过他?”
      
      蒋辉猛地给他一巴掌,骂道:“你他妈怎么不告诉我时铭这么能打?”
      
      小弟十分委屈,来之前他不说过时铭非常难打,是蒋辉自己不当回事儿,现在挨打了却都怪他。
      
      时铭狂奔回到家中,打开抽屉拿出笔记本,翻到了那一页。
      
      【好好学习,别当混混。】
      【努力赚钱养家。】
      【离男主程天明远一点!】
      
      男主程光明?
      
      一道光线驱散了一些迷雾,混沌的大脑又开始工作。
      
      时铭迅速地平复了一下呼吸,握着笔的手指却在微微发颤,因为他很快发现这只是回光返照,清晰了一瞬的记忆又开始消失。
      
      【时铭,穿书,反派】
      
      时铭艰难地写下一行字,满头的冷汗不断落下,让刚写完还未干得墨迹都散开了。
      
      难道是这个世界的意志发现了他这个外来者,现在要驱逐他,让他脑中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超前记忆全部消失?
      
      还是发生了什么特殊的事情?激发了世界的防御机制?
      
      失去记忆的他会不会走上男主的老路子?
      
      未来的一切,难道注定不可改变?
      
      他会不会跟原主一样,必然地走向那条粉身碎骨的悲惨下场?
      
      时铭没时间去仔细分析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脑中仅剩的记忆也像流沙一般,他越是想要握紧就消失得越快。
      
      脑中那些引以为豪,随便拿出来就能震惊世界的医学论文,肯定是来不及记录了。
      
      时铭迅速地做出抉择,再次落笔。
      
      【时铭,1992年生,初中辍学,高中母亲遭遇车祸逃逸,因无钱治疗去世,后为了赚钱不择手段,跟男主程天明作对,死于2024年。】
      
      豆大的汗珠连成了串。
      
      【我是时铭,又不是他。】
      
      【不要辍学,不要混黑!】
      
      【不能违法乱纪!】
      
      【保护好妈妈。】
      
      【不要再成为医生。】
      
      【赚钱,一定要赚钱!】
      
      【远离程天明,远离姓程的男人!】
      
      记忆正在飞快地逝去,他的字越来越潦草,上辈子的记忆迅速被原主留下的记忆侵占,
      
      还有什么必须要记下来?
      
      明明之前一个月都没有异常,为什么今天记忆忽然消失?
      
      今天跟之前有什么不同?
      
      时铭的大脑飞快运转着,猛然想到一件事。
      
      俞宿!
      
      他觉得无比熟悉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听过的那个初一男生!
      
      是他吗,是他带来的这种变化?到底是为什么?
      
      记下来,但时铭只来得及画下一个人。
      
      “啪!”因为太过用力,签字笔的笔头居然直接断裂,在纸张上晕开一朵黑色的花。
      
      时铭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如同一条脱水的鱼。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铭终于恢复过来。
      
      他低头去看纸上记录的几句话,却看得一头雾水。
      
      这是什么?
      
      他恍惚记得那是非常重要的东西,重要到胜过一切,可却想不起来到底哪里重要。
      
      时铭隐约记得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是穿书的,但穿书又是什么?
      
      程天明?他根本不认识这个人!
      
      好好学习不要违法乱纪,照顾妈妈,赚钱养家?
      
      过去的记忆让时铭觉得这不像是属于自己的未来规划,可他心底又偏偏觉得很有道理,他应该这样做。
      
      时铭挣扎着爬起来,小心翼翼的将这个本子塞进了抽屉的夹缝里,即使吴玉梅进来帮忙打扫房间也不会发现这个小本子。
      
      做完这件事,时铭精疲力尽的倒在了床上。
      
      时铭妈妈吴玉梅回到家已经十点。
      
      进门换了鞋,吴玉梅就往厨房走去,一看早上的碗筷都已经洗刷干净了,吴玉梅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家儿子看着脾气不好,其实再贴心不过。
      
      原本想随便对付两口的吴玉梅打了个鸡蛋,想了想又往儿子的房间走去:“糕糕,你睡了吗,妈妈煮鸡蛋面你吃不吃?”
      
      因为她回家的时间晚,带的儿子从小也习惯晚睡。
      
      里头没声音,吴玉梅很自然的推开门走进去。
      
      “今天这么早就睡了?怎么毯子也不盖也不怕着凉……”吴玉梅放轻手脚走进去,想替儿子把小毯子盖上。
      
      一靠近,吴玉梅就发现不对劲了,伸手一摸时铭额头滚烫滚烫的。
      
      “糕糕!”吴玉梅惊叫一声,打开灯一看时铭烧得满脸通红,整个人都在微微发颤,口中不断发出听不清的呢喃。
      
      吴玉梅忙不迭地拿湿毛巾给他降温,但时铭的高烧却越来越厉害,整个人都开始微微抽搐,酒精没用,退烧药根本喂不进去。
      
      “糕糕别怕,妈带你去医院。”吴玉梅一看不行,伸手就想要抱起儿子。
      
      但时铭早已经不是小孩了,吴玉梅抱着就是一个踉跄,只得改成背着走。
      
      顾不得锁门,吴玉梅背着时铭就往楼下跑。
      
      周围的邻居也听见动静,楼下王荣夫妻俩嘀咕着:“大半夜的折腾什么。”
      
      王梅仔细一听:“好像是小孩发烧了。”
      
      王荣翻了个身:“发烧就发烧,反正死不了,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了?”
      
      王梅没好气的推了他一把:“睡睡睡,整天就知道睡。”
      
      却也没有出去看看。
      
      吴玉梅踉踉跄跄的背着儿子往外跑,但大半夜的路上连个车都没有,从他们这儿往医院得有十公里路,走着去怕儿子脑子都要烧坏了。
      
      女人急得眼泪直往下掉,倒是老李头披着衣裳出来问:“玉梅,这是怎么了?”
      
      “糕糕发烧了,得赶紧去医院。”吴玉梅哭着喊道。
      
      老李头一听,立刻说:“你等等,我载你们去。”
      
      二话不说从后头推出他的三轮车来让母子俩上去,轮子踩着飞起。
      
      好不容易赶到医院,一量温度,41.5°!
      
      医生也吓了一跳:“这烧了多久了?”
      
      吴玉梅欲哭无泪:“我也不知道,我晚上夜班十点钟才到家,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回来一看烧得脸都红了。”
      
      倒是老李头说了一句:“放学那时候我倒是瞧见时铭回来了,那时候看着还好。”
      
      吴玉梅心中后悔的要死,她就该听儿子的话不上夜班,要不然也不会孩子发烧也不知道,让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屋子里头烧了不知道多久。
      
      “医生,我儿子不会有事吧?”
      
      “只能先想办法退烧,等烧退了孩子醒过来再看。”医生也拿不准,发高烧烧坏脑子的事情可不少,他只能先安排输液退烧,这个最快。
      
      抗生素的作用立竿见影,一瓶下去时铭的温度就退了下来,只是人一直没醒过来。
      
      吴玉梅略微安心了一些,千恩万谢的让老李头先回去休息,老李头却不放心。
      
      天快亮的时候,时铭睁开眼睛,额头还有些发烫,关于那本小说的记忆却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
      
      他忘了一件无比重要的事情!
      
      时铭猛地捧住头,痛苦的叫出声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