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小只 ...

  •   察觉到时铭长时间的凝视,那小只的初一男生偷偷抬头看他,他长着一双小鹿斑比的眼睛,眼角微微下垂显得分外无辜。

      跟受惊的奶猫似的,看得人想捏一把。

      时铭并不知道,此刻这个小可怜心中想的是:这就是二中的老大时铭?,跟传闻中不太一样,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倒是可以利用一下,他的计划需要一个打手。

      席子看,时铭倒是相信陆鸿飞没说假话,小只脸上的是隔夜伤。

      这些伤口不可能是今天打的,时铭皱了皱眉头,不想多事,只是问:

      “谁多拿了?”

      时铭扫向其他四个初一生。

      胖乎乎的初一撇嘴道:“我们可没有多拿,他一个穷鬼,身上一毛钱都没有。”

      时铭看了眼陆鸿飞,后者忙道:“时哥,俞宿身上确实没钱。”

      他倒是想要搜出来,但俞宿口袋都是破的,一个硬币都没有。

      “时哥,陆哥,我们可以走了吗?”

      时铭摆了摆手,四个人飞快地逃走了,矮小的俞宿抿了抿嘴,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时铭,似乎很害怕他的样子。

      忽然,俞宿的肚子咕咕叫的起来,时铭的耳朵尖却动了一下。

      俞宿似乎很难为情,捂住肚子转身就跑。

      “等一下。”时铭喊道。

      俞宿一顿,两个拳头捏得紧紧的,整个人都绷紧了,一双无辜眼变得黑沉沉的,像一只随时打算暴起咬人的小兽。

      时铭长腿垮了两步就追上了,从兜里掏出两块钱:“拿着。”

      俞宿奇怪地看着他。

      眼前这家伙说话恶声恶气,看起来那么凶,居然没打他反倒是给了他钱?

      摸了摸脸上的伤口,这是在可怜他吗?

      俞宿眼神一黯,他不喜欢别人的怜悯和同情:“这不是我的钱。”

      时铭把钱塞进他手中:“刚才你帮我说话了,这是谢礼。”

      对这个世界,时铭漠不关心,但他见不得一个小可怜在自己面前饿的肚子咕咕叫。

      尤其是这小孩长得软萌软萌的,正是时铭极为喜欢的类型,他觉得将来自己有儿子,一定也得是这种萌萌哒的长相才行。

      俞宿?这名字陌生的很,但看见俞宿,时铭总觉得他不该是默默无闻的人。

      也是,世界是围绕主角程天明转的,别管多可爱,只要人生跟主角没有接触,在书中应该就是路人甲,时铭不介意搭把手。

      俞宿一愣,第一次认真的打量起时铭来。

      时铭长得人高马大,模样帅气,看起来一副脾气不好的样子,没想到居然是这种天真心软的性格。

      果然,很适合当他的打手。

      “谢谢时哥。”俞宿忽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灿烂的笑容搭配着青紫的伤口,带着一种诡异的吸引力。

      他抿了抿嘴将钱收起来,转身走了。

      “时哥,你干嘛还给他钱,那小屁孩身上一毛钱都没有,本来想让他明天把钱带来的!”陆鸿飞十分不理解地问。

      被教导主任逮住了不得不把钱还回去倒也罢了,怎么还自己倒贴钱。

      “时哥,你是不是不相信我,我刚真的没打他。”

      “那是初一的俞宿,他脸上身上的伤口都是他爸打的。”

      时铭脚步一停:“俞宿?”

      这个名字好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但时铭努力去想却没有任何记忆,这让他皱起眉头。

      陆鸿飞已经继续说了:“就那个亲妈跑了,他爸整天打他的俞宿,我还听说他根本不是他爸亲生的,他妈年轻的时候在外面当鸡……”

      时铭的眼神越来越锐利,陆鸿飞下意识地咽下那些难听的话,摸着鼻子说:“这也不是我说的,大家都这么说。”

      时铭瞥了他一眼,只说:“以后别再这么干。”

      只是这样凄惨的身世,让时铭心底忍不住多了几分在意。

      等回到教室,时铭继续趴在桌上闭目养神。

      陆鸿飞委委屈屈地坐在他身边,低声问道:“时哥,你不会真的打算金盆洗手改邪归正了吧?咱们说好了要打败三中成为老大的。”

      时铭压根不搭理他,陆鸿飞叹了口气,一副冷宫弃妃的哀怨模样。

      过了一会儿潘志强过来了,瞧见时铭趴着就伸手想拍他肩膀。

      手还没碰到,时铭倒是先抬头了。

      潘志强笑了笑:“时铭,老师相信你,不要让别人的话影响到你,以后也要好好努力知道吗?”

      “嗯。”时铭点头。

      只要你别再继续灌鸡汤,我会更好。

      潘志强没读到他的心思,满意笑起来,想摸摸孩子脑袋却见他一脸抗拒,只得遗憾地离开了。

      时铭这边答应得好,那头最后一节课刚结束就提着书包往外走,直奔网吧而去。

      陆鸿飞忙不得的追上去:“时哥,咱们一起走!”

      时铭脚步一停:“最后再说一遍,我对那些小孩子的游戏没兴趣,你别跟着我。”

      陆鸿飞目瞪口呆:“这……怎么就小孩子了,打架多威风,陈浩南多酷多帅!”

      只可惜时铭已经走远了,毫不留恋。

      陆鸿飞一脸失落,终于认识到时铭真的不打算带他玩了,一时间情绪分外低落。

      过了一会儿,陆鸿飞一拍脑袋:“糟了,忘记告诉时哥三中的蒋辉在找他。”

      可回头却已经找不到时铭的身影,陆鸿飞只得安慰自己明天说也不迟,时哥总不至于那么倒霉,落单的时候被蒋辉那群人给堵了!

      时铭一路黑着脸走出校门,生人勿近让他身边中空了一片,周围的同学都下意识的离他远远的。

      校门口这一片都是小吃摊,每一个摊子周围都围着一群孩子,各种各样的香味掺杂在一起显得分外得诱人。

      时铭视而不见的快步走过,目标明确。

      蓦然,他瞄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在一群初中生中,俞宿的个头显得分外的显眼,周围不管是男生女生普遍比他高一个头。

      他正站在一个卖粢饭团的小摊旁,手里头抓着个比他脸盘子还大的饭团使劲啃,吃得分外的急切,活像个饿死鬼。

      事实上,俞宿也已经一天没吃饭了,他那位父亲一不小心,忘记给儿子留饭。

      俞宿敏锐地察觉到那一道视线,但他舍不得丢开手中的饭团,吃得双颊都鼓了起来,一口还没吞下去就想咬下一口,鼻尖沾了几颗米粒显得分外滑稽。

      发现盯着自己的是时铭,俞宿吞咽的速度更快了,只要吞下去就是自己的,想把钱要回去没门,他死都不会吐出来。

      他就该知道,时铭这种混混哪有什么好心,当时拿钱给他是装装样子吧,等他离开学校再要回去,哼,现在钱已经花了!

      结果时铭只是淡淡地撇了他一眼,迅速走远了。

      俞宿一时忘记了吞咽的动作。

      预计的狂风暴雨没有落下,俞宿反倒是不习惯了。

      吞完那个粢饭团,俞宿终于觉得肚子饱了,短时间内吃了太多的东西,还是粢饭团这种不容易消化的,他的肚子有些难受。

      但俞宿已经习惯这种难受了,他抹了一把嘴往家走。

      进家门之前,俞宿小心翼翼地将剩下的一块五毛塞进鞋垫藏好,又再一次擦了擦嘴角确保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经验告诉他,钱只要被发现就会被拿走,在外接受别人的好意吃东西,就会被打。

      打开门,一股酸臭的味道迎面而来。

      酒味和垃圾的味道交缠在一起,让人作呕。

      但最让俞宿厌恶的却是那个躺在沙发上的男人,肥硕的男人仰躺在沙发上,发出响亮的鼾声。

      那是他挥之不去的梦魇,是他十几年苦难的元凶,也是他逃不开的折磨。

      俞宿悄悄摸摸的关上门,踮着脚尖想钻进房间。

      “碰!”一个酒瓶砸向他的后背,俞宿飞快地躲开才没被砸中脑袋。

      “小兔崽子,没看见我在这儿吗!”男人眯着眼睛盯着他。

      俞宿抿着嘴角没有说话,如果他现在开口喊爸,那迎接他的只会是毒打。

      毕竟在这个男人的心中,自己只是一个亲妈跑了的野种!

      俞志勇打了个酒嗝,将一张五块钱拍在桌上,喊道:“去,再给我买两瓶啤酒。”

      俞宿低着头走过去,身体紧绷,正要伸手拿钱却被俞志勇一把拽住。

      年幼瘦小的孩子像个沙包似的被砸在地上,俞宿迅速地缩成一团,这是挨打多有了经验,知道怎么样才能好受一些。

      “老子让你不说话,他妈的,老子供你吃供你穿供你上学,你娘的回家就当看不见,连声爸都不会喊,果然是□□生的贱种,你那卖批的亲妈都不要你!”

      “小兔崽子敢给老子脸色看,还读书,你配吗!”

      “贱人生的贱种,一辈子就是卖身的命,你以为那几个街道办的能救你?他们要真喜欢你,怎么不把你这贱种领回家养!”

      污言秽语从俞志勇的口中喷出,随着拳打脚踢砸落在俞宿瘦小的身上。

      这么大的动静街坊邻里肯定能听见,但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止。

      以前也曾有人过来拦过,但俞志勇是个拎不清的蛮横子,打的又是亲儿子,他们说了也不管用,久而久之就视而不见了,只有在看见俞宿的时候会说一声可怜。

      “哭啊,你怎么不哭!”
      “他妈的贱种,这么打都不哭,怎么不喊救命,你倒是喊我,看谁会来救你!”
      “老子打死你,白眼狼,小杂种,他妈的贱货!”

      俞宿蜷缩成一团,闷不吭声地承受着狂风暴雨,一双眼睛阴沉沉的黑不见底。

      求饶和哭喊只会让俞志勇更兴奋,招来更多的虐打。

      现在能做的只有忍耐,但总有一天,他会还回去!

      他的眼睛落到桌子上,上面放着一把水果刀,只要他伸手就能拿到。

      但是不行,不能因为一个俞志勇毁了自己,人人都不希望他过得好,他偏要好好活下去,把这些年承受的痛苦加倍的还回去!

      暴行持续了整整一个小时,一直到俞志勇打累了才停止。

      他一屁股坐下来,伸腿踹了一脚地上的俞宿:“装什么死,滚!”

      一开始他下手还有分寸,随着俞宿长大打得也越来越狠,这小东西是个贱骨头,怎么都打不死,他也就这点用处了。

      再看他那张青青紫紫都遮不住的精致面孔,俞志勇厌恶中带着期待,等他再长大一些,倒是能卖出一个好价钱。

      想到用卖俞宿的钱,花钱就地的未来,俞志勇呼呼大睡起来。

      没一会儿工夫地上的那一团就慢慢动起来,俞宿手脚并用,艰难地一点一点爬进自己的房间。

      关上门,俞宿整个人靠在门后无法动弹,只有房门冰冷的触感才让他感受到一丝微乎其微的安全。

      俞宿的脸上没有眼泪,那双黑黝黝,看着总是显得无辜的眸子却泛着冷光。

      就像还未长大却依旧危险的小狼崽子,只要给他时间等他长大,便能从弱小者变成掠食者。

      他随手抹去嘴角的血丝,捂着肚子露出一个笑容。

      打手已经选好了,他要做的就是找机会靠近时铭,然后实行自己的计划。

      很快,他就能离开这里!

      下一刻,俞宿猛然呕吐出来,那让他觉得满足的粢饭团随着胃液全部呕吐了出来。

      地上黄黄白白的一片,里面还夹杂着红色血丝。

      俞宿呆愣愣地看着地上那一滩,一股子委屈涌上心头,眼睛里头不争气地弥漫水雾。

      眼泪一颗一颗滴落到那一滩上,迅速融合在一起。

      另一头

      时铭没把路上瞧见的事情放在心上,他一路直奔网吧,这时候网吧管理不严格,即使是未成年人也能开电脑。

      五块钱一小时的天价让大部分学生望而却步,游戏的诱惑力又逼得许多孩子偷拿家里的钱也要进来。

      时铭身上总共才十块钱,给了俞宿两块之后就只够开一个小时。

      贫穷,无奈!

      但时铭充满信心,很快他就会一夜暴富。

      迅速打开电脑,时铭十指飞快输入一串串网址,无一例外都无法打开,果然,书中的世界跟他原本的世界并不相通。

      这就很棒,他满脑袋的点子可用。

      停顿了一下,时铭再一次输入:程天明。

      搜索殷勤跳出来几个页面,但都跟他的记忆毫无关系。

      时铭皱了皱眉,想起小说男主现在还是个孩子,没有相关的搜索很正常,程天明的信息没有,但程天明父亲的消息肯定会有,那是个被媒体青睐的大富豪。

      下一刻,时铭脸色突变。

      他想不起来了!

      书中男主程天明的亲生父亲叫什么?

      他的记忆力极好,别说看过的一本书,就连偶尔扫一眼的报纸都能记住一个大概。

      但是现在,他明明应该记得的重要信息,但手指停留在键盘上方打不出一个字来,时铭的大脑陷入一片混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