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冤枉 ...

  •   办公室内,白墙上挂着一幅教书育人书法。

      教导主任朱有才板着脸在七个学生面前来回踱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架势。

      陆鸿飞苦着脸试图辩解:“朱老师,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们可以解释的……”

      “你闭嘴!”朱有才冷喝一声,陆鸿飞缩着脖子不敢说话。

      朱有才的目光落到了站在最左边的时铭身上。

      七个人里面,时铭个最高,脸最臭,往那儿一站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子桀骜不驯。

      一看他这架势,朱有才就心生厌恶,尤其是时铭在二中是出了名的小混混。

      朱有才指着他骂道:“时铭,这些人里面就属你最不老实,以前你课不好好上,三天两头的迟到早退,一天到晚不知道搞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老师的话都当耳旁风。”

      “现在倒好,把班里头的同学都带坏了,你想干什么?你们这叫敲诈勒索,是要吃牢饭的!我告诉你,你这样的出去别说是二中的,败坏学校的名声。”

      他那架势,恨不得立刻将时铭赶出二中。

      时铭的嘴角绷成了一条线,眼底都是寒冰。

      如果不是穿书之后,他答应过这具身体的母亲会好好读书,不在学校惹祸,此刻就绝不会任由一个猪脑子教导主任指着骂。

      朱有才见他不服气,伸手便要戳他脑门子:“你摆个脸色给谁看,真是茅坑里的石头扶不起的阿斗!”

      “啪!”

      时铭一把拍开他的手:“别碰我!”

      上辈子留下的PTSD,导致时铭受不了别人的碰触,即使是亲人也不行。

      “好好好,你竟然敢打老师,我看你是不想读书了!”手背一痛,朱有才觉得时铭这是故意挑衅,涨红着脸骂道,“今天就让你妈把你领回去,麻溜的给我滚蛋!你被开除了!”

      “第一,初中属于九年制义务教育,你没资格开除我!”
      “第二,是你先动手,我自卫。”
      “第三,我没有敲诈勒索!”

      时铭冷笑解释。

      他站着挨骂,是因为有错在先,但不代表朱有才能为所欲为。

      可这些话听到朱有才的耳中就是嘲讽,是挑衅,是故意践踏他的尊严。

      更让他愤怒的是,时铭说得都对,这更让他暴怒:“打架勒索、殴打老师、颠倒是非,我看你是坏到骨子里头没药救了!”

      “不能开除,老子还不能处分你!去把你妈叫来!”

      时铭脸色一沉,真要背上一个处分的话吴玉梅不可能不知道,他根本不在意处分,但却不能不在意吴玉梅的心情。

      朱有才一看他的脸色更加得意,学生吗,有几个不怕请家长背处分的,一时间骂得更大声了。

      “呦,朱主任,怎么这么大火气?”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

      潘志强背着手走进来,拧着眉头说:“这好好地说什么开除处分的,都是一群孩子,我知道您这儿严抓校风校纪,但批评教育可以,处分可不能随便乱来。”

      朱有才冷哼一声:“老潘,你来得正好,时铭是你们六班的吧,你们六班现在了不得了,在学校里头竟敢敲诈勒索低年级的学生。”

      潘志强皱了皱眉头:“朱主任,这话没证据可不能乱讲。”

      “什么没证据,他们勒索的时候被我逮了个正着,你瞧瞧,钱都在这儿呢!”

      潘志强扫了一眼那一叠小额纸笔,抬头问道:“时铭,你来说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没有敲诈勒索。”时铭又说了一遍,心底无比后悔随口一句话想打发陆鸿飞,结果闹出这种事情来。

      这算不算反派的气场,原本他就想好好读书,结果还是惹上了事情。

      如今这个黑锅是不背也得背,完全洗不干净了!

      “你说没有就没有,人证物证都在这里,容不得你抵赖!”朱有才不依不饶地喊道。

      潘志强知道时铭是个闷葫芦,又问另一个:“陆鸿飞,到底怎么回事儿?”

      陆鸿飞眼睛一转,立刻说:“老师,真的是误会,我们就是跟低年级的同学开个玩笑,正闹着玩呢被朱老师瞧见了,他就误会了。”

      他这也不算骗人吧,本来时铭都已经打算把钱还回去了,都怪猪头出现的太巧合!

      “有这么开玩笑的吗?”朱有才冷笑,“你们几个来说,他们俩是不是敲诈你们了?”

      “老师在这里,你们尽管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初一的几个孩子面面相觑,心底暗道这要是真说了,放学后岂不是要挨打,时铭看着就吓人,听说在校外打架的时候一个人能打十个。

      比起平时不太能见到的教导主任,他们更害怕时铭。

      再一抬头,正瞧见时铭的冷脸和陆鸿飞抹脖子的动作,吓得他们更害怕。

      站在最角落的小可怜眼睛忽闪了一下,在心底评估站在哪边对自己更有利。

      掂量了一下小身板,几个学生都说:
      “老师,确实是误会。”
      “我们闹着玩呢。”
      “他们没敲诈勒索。”

      朱有才眉头一皱,潘志强已经说了:“主任,你看,就是一场误会。”

      朱有才却不信,他看向站在角落没吭声的那个。

      那孩子也穿着初一蓝白相间的校服,个头却比时铭矮了两个头都不止,说是三四年级都有人信,娃娃脸上都是青紫的伤痕,低垂着头一副被欺负的小可怜样儿。

      啧,瞧着就被打惨了。

      朱有才矮下身子,柔声问:“同学,不要害怕,你来说说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孩儿抬起头,他长着一双小动物般微微下垂的眼睛,眼睛黑白分明,右眼角却红肿了一块,破坏了那张软萌的脸蛋。

      朱有才的声音更柔和了:“这儿是不是他打的,告诉老师,老师替你做主。”

      老师替你做主?

      小孩儿眼底闪过一丝讽刺,这句话他听过许多次,但每次的结局都只会让他遭受更多的辱骂折磨。

      开学到现在还不到一个学期,他的那位班主任就已经学会假装看不到他脸上身上的伤痕了。

      很快,小可怜心中有了决定。

      “不是,是我自己摔的。”

      朱有才的眉头拧了起来,一脸不悦:“你可得说实话,不然你就是骗子撒谎精。”

      小可怜似乎被吓到了,颤颤巍巍的捏紧了拳头,求救似的看向时铭。

      这也太好欺负了,时铭皱了皱眉。

      “够了,如果你不喜欢我,故意找茬给我处分,那尽管来吧,没必要针对其他人!”时铭开口打断了朱有才的话。

      扫了一眼角落的男生,时铭也能猜到他们不敢说的理由,在学校里头告老师能自保,可离开学校之后就要挨更多的打。

      就算这几个孩子说谎,这也不是朱有才一个老师用语言胁迫学生的理由。

      朱有才暴跳如雷:“老潘,你听听你听听,这是一个学生该说的话吗?”

      潘志强却道:“朱主任,时铭的话虽然不好听,但话糙理不糙,几个孩子都说闹着玩,根本没有敲诈勒索的事情发生,你怎么就抓着时铭不放了?”

      “是,时铭以前是调皮捣蛋,没少逃课,但他从来没在学校里头欺负过同学吧?”

      “最近他都该改过自新了,月考的时候成绩进步很大,数学直接考了年级第一,现在你捕风捉影的要给他处分,你是不是看不惯我们六班出一个尖子生?”

      “什么年级第一,他那成绩还不知道怎么……”

      “时铭、陆鸿飞,你们带低年级的同学出去。”潘志强打断朱有才的话,“午休时间都过了,你们该去上课了。”

      时铭抬头看了他一眼,知道这位班主任是不想让他继续听难听的话,把他们打发走跟教导主任求情,潘志强长得粗糙,对待学生却耐心细心。

      “走吧。”时铭便转身走了出去。

      陆鸿飞和其他四个低年级的连忙跟上去,小可怜抿了抿嘴角,也乖乖跟上去,像一条小尾巴。

      结果走了几步,时铭又回来把那叠小额钞票带走了。

      “你干什么?”朱有才下意识想阻止。

      潘志强一把拽住他,叹了口气道:“朱主任,时铭是什么样的人,我这个班主任比你更清楚,他说没打人,没敲诈,那就是真的没有。”

      就时铭那个臭脾气,真要做了用得着否认吗?

      朱有才脸色难看:“我一个教导主任难道还会故意冤枉他?”

      潘志强也不否认:“主任,你真要为了这个跟孩子较真,那咱们就只能闹到校长面前去了,反正处分这种大事情他也应该知道。”

      朱有才脸色一变,终于想起来这潘志强不显山不露水的,其实却是校长的小舅子。

      潘志强又说:“时铭是六班的学生,他要是真的做了,我绝对不会包庇,第一个站出来教育他。”

      “但别人随便污蔑就是不行,孩子都在青春期,正是最敏感的时候,一个闹不好毁掉的就是孩子的一辈子,主任,你也是教书育人的,不会不懂这个道理吧。”

      朱有才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老潘,时铭以前闯祸的次数还少了?你没听说他在外头跟那些乱七八糟的人玩在一起吗,这就是个没教养的混球,从小没爸教就是不行。”

      潘志强的脸色冷了下来:“朱主任!”

      朱有才却说:“我这也是实话,学校是学习的地方,反正他迟早都会退学当小混混,这种害群之马早点退学对其他学生才是好事儿!”

      见潘志强脸色难看,朱有才还补了一句:“你也别拿校长来压我,真要闹出什么事情来,你这个班主任也吃不了兜着走。”

      “不牢朱主任操心。”潘志强瞪了他一眼,也转身走了。

      朱有才脸色涨得通红,在后头喊道:“潘主任,我知道六班的成绩差,但你也不能逮着一个就可劲儿的惯着,时铭以前成绩什么样你不清楚吗,这次的第一还不定怎么来的,虽然没查出他偷答案的证据,但他不会每次都这么好运气!”

      回答他的是一声巨响。

      离开办公室之后,陆鸿飞就跟解除封印的鸭子似的又开始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就这么倒霉被猪头看到了!”
      “完蛋了,他会不会给我处分,要是请家长的话我就完了,这次肯定男女混合双打。”
      “老潘能不能搞定猪头,他不会干不过那只猪吧?”

      时铭被他吵得不行,再一次思考起缝嘴巴的可能性,瞪了他一眼看向那五个初一。

      被他这充满煞气的眼神一看,五个初一就跟鹌鹑似的乖巧。

      其中一只还是伤痕累累的小鹌鹑。

      时铭走过去,问:“这些钱都是谁的?”

      十块钱能干嘛,还是勒索来的十块钱,时铭自然得还回去。

      “我,我两块。”
      “我三块五。”
      “我一块五。”
      “我三块。”

      时铭一个个分过去,分到最后一个停下了:“金额不对,他的钱呢?”

      个头最小的那个身高太矮,时铭都要低头看他,男生微微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一般,偶尔颤动一下,但依稀能看见他脸上的伤口。

      真小只,单手就能拎起来,时铭忍不住想。

  • 作者有话要说:  搞完~~五一结束,奋斗开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