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从头再来 ...

  •   时铭越是努力去回想那些记忆,越是锥心刺骨让他痛不欲生,痛到无法呼吸,无法思考,只能停止这种要命的做法。
      
      大脑就像是被人硬生生剐掉一块,痛苦的让时铭不禁□□。
      
      “糕糕!”趴在床边守夜的吴玉梅第一时间听见了儿子的声音,满脸担心,“糕糕,你怎么了,哪里痛,快告诉妈妈?”
      
      “妈,我头疼……”
      
      “头疼?!糕糕别怕,妈妈这就去喊医生。”吴玉梅忙不迭的跑出去,连能按铃都忘了。
      
      等吴云梅满头大汗的带着医生回来的时候,时铭的头痛反倒是慢慢消退了。
      
      医生检查了一番,笑着说:“温度已经降下来了,认知也没什么问题,小伙子底子好,多养养就回来了。”
      
      吴玉梅皱眉问:“医生,刚才我儿子说头疼,这会不会是有后遗症?”
      
      医生问:“现在还疼吗?怎么个疼法?”
      
      时铭拧着眉头:“现在好多了……其实也没那么疼。”
      
      医生一听,就说:“大概就是刚醒的原因,你们要是不放心的话就做个头部CT。”
      
      头部CT可不便宜,不等吴玉梅说话,时铭已经说道:“妈,我没事,已经不疼了,大概就是刚才起来的太猛了。”
      
      等医生走了,吴玉梅还是有些不放心:“糕糕,要不咱们还是做一个吧,做了没事心里头也放心点。”
      
      时铭却摇头道:“真的不用了,我现在已经完全没事了。”
      
      医院无处不在的消毒水的味道,让他分外厌恶,没一会儿就闹着要出院。
      
      吴玉梅好说歹说,才让儿子答应多住两天观察观察,那晚上烧得满脸通红的模样可吓到她了,这三天班也不上了,就在医院照顾着孩子。
      
      待了两天,确定高烧没有反复,时铭就再也不肯待在医院了。
      
      吴玉梅拗不过他只得办了出院手续。
      
      母子俩回家的时候路过门卫亭,老李头还笑着说:“小铭,病好了吧?”
      
      吴玉梅忙不迭的感谢,又把路上买的水果塞给老李头。
      
      老李头推辞笑:“都是邻居这么客气做啥,你拿回去给孩子吃,给我吃白瞎了。”
      
      说完又看向时铭:“小铭,以后你长大了可得好好孝顺你妈,那晚上你妈一口气把你从四楼背下来。”
      
      时铭点了点头,他依稀记得那晚上母亲并不宽厚,却十分温暖的后背。
      
      吴玉梅到底是将水果留下了,回到家一边收拾,一边说:“你李爷爷年纪大了,为人却仗义,大晚上的骑着车就送咱们去了医院,那天要没有他,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时铭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忽然问了一句:“妈,照顾我是不是很辛苦?”
      
      吴玉梅手一顿,没好气的骂道:“有什么辛苦的?我把你生出来,当然就得把你好好养大,你个小孩子瞎操心什么。”
      
      “去去去,进屋休息去,小孩子别胡思乱想,想多了长不高。”
      
      “我已经比你高了。”时铭不乐意的嘀咕了一句。
      
      “比我高怎么了,你就算长到一米八也还是我儿子。”吴玉梅听见嘀咕忍不住笑了。
      
      时铭对这话听而不闻,一打开房门他就愣了一下。
      
      “我的房间以前有这么干净吗?”
      
      看着整整齐齐,连书桌都收拾的一丝不苟的房间,时铭有些疑惑起来。
      
      记忆中他跟所有的男孩子一样,房间总是乱七八糟的,吴玉梅偶尔帮忙收拾还得落埋怨,房间大部分时间都处于猪窝的状态。
      
      “我妈收拾的?”
      
      时铭随手将脱下来的外套扔过去,顺势在书桌旁坐下来。
      
      但是下一刻,时铭的目光不受控制的落到了地板上,那件歪七扭八躺着的外套让他觉得分外的不顺眼。
      
      忍了又忍,时铭还是忍不住走过去将外套捞起来,挂在了门后。
      
      这样看着顺眼多了。
      
      时铭再一次坐下。
      
      蓦然,身体本能的弯下腰,手指从抽屉的夹缝中取出一个小本子。
      
      额头上的青筋微微抽动,时铭的手指微微颤动,却坚定的翻开了第一页。
      
      【时铭,1992年生……远离程天明,远离姓程的男人!】
      
      太过用力的笔迹渗透了好几页,看这简短的内容却花尽了他的力气。
      
      时铭的眉头越皱越紧,疼痛让他的额头再一次冷汗涔涔。
      
      忽然,一阵清凉抚平了他的头痛,拨开迷雾,迷离的世界变得清晰可见。
      
      他隐约还记得自己不是时铭,甚至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纤长的手指拂过文字,指尖的肌肤感受到那凹凸不平的纹理:“所以,这里记载的是书里面的剧情?”
      
      上辈子的记忆都已经消失,残存的感觉却让时铭皱眉,相比起这具身体的记忆,他的那些回忆似乎不那么愉快,所以才会被遗忘吗?
      
      他隐约知道自己是穿书的,也知道这个小本子上记载的内容很重要,可是要说出来到底哪里重要又实在是说不上来。
      
      时铭再一次去看小本子。
      【车祸?——怎么也不写清楚具体时间!】
      【辍学,混黑,违法乱纪?——不至于,不符合我的喜好。】
      【保护妈妈?——这不废话。】
      【当医生?——我又没想成为医生。】
      【赚钱——这个倒是很有必要。】
      【程天明?——老子压根不认识他。】
      
      写的什么鬼东西,时铭吐槽道,但上面的每一句话都刻在了他心上!
      
      最后,时铭的眼睛落到那个写了一半的人上:“这是什么?人?金?全?伞?”
      
      “糕糕,你在干嘛呢?”跟所有的母亲一样,吴玉梅进儿子房间从来没有敲门的习惯。
      
      时铭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将小本子合起来。
      
      吴玉梅狐疑地看了眼那个小本子,无奈说道:“有什么好藏的,我又不是那种偷看儿子日记的妈妈。”
      
      真不是吗,有着原主记忆的时铭无语。
      
      时铭不想辩论这个问题:“有事儿吗?”
      
      “没事儿我就不能进来看看了。”吴玉梅觉得男孩就一个不好,越大越不贴心,这才初中就嫌弃她这个当妈的管得太宽了。
      
      将手中的果盘放到桌上,吴玉梅下意识的想去摸儿子的头发。
      
      时铭下意识的再次躲开。
      
      吴玉梅笑了一声,无奈说道:“行了行了,妈也不唠叨,你吃点水果早点休息,刚从医院出来别太累了。”
      
      出门之前又说:“最近你表现好,都开始自己收拾屋子了,我儿子一下子就长大喽。”
      
      时铭眼神一闪,忽然喊了一声:“妈……”
      
      吴玉梅不解的看着他:“怎么了?”
      
      “我……”我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时铭抿了抿嘴,说出口却变成:“你也早点休息,盘子我自己会收拾。”
      
      吴玉梅露出一个笑容:“知道啦。”
      
      往嘴巴丢了一块苹果,清甜的味道让时铭眯了眯眼睛,忘记穿书剧情怕什么,他有的是办法把日子过好。
      
      时铭信心满满,谁知道第二天便遭到了社会的毒打。
      
      【冰冷和恐惧的血色蔓延,四肢被一寸寸打断,在地上扭曲成诡异的形状。
      痛,太痛了,他想死!
      可是现在,时铭连死亡的权利都没有,因为他惹上了一个魔鬼。
      啪嗒——一双鞋步入他的视线。
      来人伸手抓住时铭的头发,用力一扯,他微笑的眼睛里没有半点温度。
      磁性的声音,却如恶魔的低语:“没有人可以威胁我,死人……就更不可能!”】
      
      锥心刺骨的疼痛透过重重梦境,显得那么真实,时铭猛地坐起身来。
      
      直到看见熟悉的明星挂历,时铭才惊觉那只是一个梦,他下意识地捂住额头:“真是疯了!”
      
      明明是已经丢失的记忆,却频繁的在梦中出现,每一次还都是最凄惨的画面。
      
      要是都能记住倒也算一件好事,但噩梦惊醒,那些记忆又会散去。
      
      只有对于男主的恐惧会遗留下来。
      
      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时铭也忍不住这么想。
      
      幸好还不算迟,我选择本本分分做人,绝对不会重蹈覆辙!
      
      什么疯批男主,跟我完全不会有交集。
      
      时铭露出一个惨笑:穿成一个大反派,惨上加惨。
      
      只要安安心心过自己的小日子,赚钱养家,赚够了就退休回家养花花草草,安分养老,远离那个疯批男主。
      
      时铭再次躺下想继续睡,却被热得不行。
      
      汕城的夏天热得要人命,一丝风都没有,人在凉席上躺一会儿便浑身上下黏糊糊的,就连空气都变得浓稠。
      
      时铭觉得自己就是个蒸笼里头的包子,连吸进去的空气都是滚烫滚烫的,汗水像流不完似的,刚擦过又冒了出来。
      
      大量出汗会引起高渗性缺水,因为汗液中的氯化钠浓度是0.25%,而体内的氯化钠浓度是0.9%,大量出汗失去的水要比钠多。
      
      一串字符浮现,这些东西就像是刻画在他的脑海,挥之不去。
      
      他上辈子大概是个医生,说不定还是死于医闹,要不然怎么会给自己留言不要当医生。
      
      时铭下床套上塑料拖鞋,走进厨房就是一顿咕咚咕咚。
      
      重回一次,可不能被这糟心的天气给热死了。
      
      摊开手,少年还未长成的手指纤长而有力,这是一双适合外科医生的手。
      
      时铭反复看了看,觉得自己的这双手无可挑剔,赏心悦目。
      
      鬼天气更热了,厨房半开的窗口吹进来的都是热风,让他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也许不是天气,而是突然而来的穿越让人无所适从。
      
      时铭定定得看着窗外,忍不住想:我死了,又在一本小说中活了,人生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