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暗堕 ...

  •   21
      “他还没想好,我们要给他一点时间,刀剑有了人心,受到伤害之后,便不是打磨保养能修好的了。”心灵导师三日月看着天上的明月,眼底的新月熠熠生辉,“过往不重要,重要的是眼前。您怎么想的呢?”
      
      审神者明白三日月的意思,等小乌想明白了,肯定会告诉他们,而不是怎么问,都低头抗拒不回答,也许他不是忘记了,而是想忘记。
      
      她想知道为什么断掉的契约又回来了,为什么小乌会受那么重的伤,为什么会露出那样怀念的眼神,他是想起什么了吗?
      
      “算了,明天去时政检查一下,希望没有什么后遗症。”审神者把心里的不安压下去,“万一小乌殿的前任审神者还做了什么……他本体刀上的那道裂痕我真的很担心。”
      
      有碎刀的风险啊。
      
      最好的解决方案是刀解掉这振刀,重新召唤一振新的小乌,没有过往,没有隐患,全心全意为审神者服务,是审神者锻造出来的刀……
      
      三日月这样想。
      
      他在万屋看到过别的本丸的小乌,会撒娇,活泼开朗积极向上,虽然喜欢和髭切打架,但是在一本丸刀都个性十足的衬托下,这点小问题都不是问题,而且还一心为审神者考虑,忠诚于主人,主控程度不亚于长谷部……有一振新的小乌,审神者就不用担心这振刀有什么样的过去,担心他会不会给本丸带来危机,也不会担忧他的身体,顾虑他的情绪。
      
      他摇摇头,没有问姬君这个问题。
      
      小姑娘虽然年纪小,但是生气起来,估计他要种一个月地,老爷爷年纪大了,种地是不可能种地的。
      
      审神者满心担忧回去了,她不愿意强迫小乌,就像之前说过,签了她的契约就是她的刀了,不管怎么样,都是她应该承担的责任。这个本丸,这里的刀,都是这样,不能因为小乌不是她锻出来或者捞出来的刀,就不顾他的意愿。
      
      三日月看着审神者的背影远去,眉眼微微沉下,当时他推开手入室的门,小乌伤痕累累坐在池子边上咳嗽,那双异色的眼睛湿漉漉的看过来,他好像感觉到了暗堕的气息,转瞬即逝,就像是错觉一样,但是三日月知道那不是,虽然被称为最美的剑,但是作为天下五剑之一,三日月神性极强。
      
      暗堕的气息对他来说,就像是白雪中的那点墨色,分外显眼。和他一起进去的付丧神都没有发现,那股气息也只有一瞬间就消失了,后面进来的那些神刀,比如说太郎、萤丸、石切丸也没有察觉到。
      
      所以……这振刀,是暗堕了吗?三日月眼底一抹痛惜。
      
      让神明暗堕……是多么痛苦的事情,而且小乌好像在镇压着那些暗堕的气息,这是多么高洁的品性……不过,他要是压不住的话,就由他这个老头子,去解决吧。
      
      三日月下了决定。
      
      完全不知道被三条家大佬盯上的阿昭好不容易摆脱了源氏兄弟,被药研送回了房间。
      
      粟田口最可靠小短刀药研藤四郎一路上欲言又止,止言又欲,紫藤花一般的眼睛盯着阿昭,满肚子的疑问想问但是不好开口的样子,像极了给领导请假或者追女神时发微信的你,长达五分钟的正在输入中……
      
      “药研想问什么?”阿昭无奈,虽然我还没有想好怎么解释,但是这种感觉太奇怪了啊喂!总觉得你在脑补一些奇怪的东西,不阻止的话,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药研罕见的挠了挠脸,这是他有点心虚的时候会做的动作,比如说用自己做的药去忽悠弟弟的时候。
      
      “呐,就是想问一下,小乌殿之前和大将契约断了,是因为受伤了的缘故吗?因为伤太重,所以才回到本体里积蓄力量的吧……”
      
      阿昭:“……”
      
      对啊,他怎么没想到。
      
      “这是诅咒的缘故吗?是因为身体受到伤害了吗?所以灵力才会消失掉,消失之后就会维持不了完好的状态……”要不然为什么在本丸里回受伤,本丸相当于他们的大本营,如果刀剑男士在本丸受伤,要不是溯行军攻破防御阵法,就是在出阵的时候受伤,可是小乌受伤消失的时候,没有出阵也没有远征,这种可能是不存在的——
      
      所以,他身上,肯定有什么秘密……肯定是那个诅咒的缘故!
      
      有理有据。
      
      阿昭戳了戳任务系统,让它学着点,看看人家的逻辑。
      
      「这关我什么事?」任务系统心里冒过一串省略号,在阿昭看不到的地方,那个之前出现过的黑色虚影盘膝而坐,腿上,放着那振之前被当做投影的本体刀,上面的裂痕依然刺目,他无奈一笑,眉眼里,却全然是笑意。
      
      ‘怎么不关你事了,说好了编造小乌的记忆呢,你认真一点。’他顿了一下,‘真的不能直接说吗?我不想骗人。’
      
      阿昭突然问,他不想欺骗大家,尤其是欺骗大家的感情,让大家为他担心,却不能明说……
      
      「说不出来」任务系统这样说。
      「法则不会让你说出来的」
      「说了,他们会被抹去记忆」
      
      阿昭看着那几行字,突然感觉后背一片寒凉。他张了张嘴,想说出来蜘蛛侠的名字,却发现正如任务系统所说,半句也说不出来。
      
      ‘之前你没说过……’阿昭不明白。
      
      「因为变数,我们在改变历史」
      
      阿昭和任务系统说话,在药研看来就是沉默不语,默认了他的说法,这让他更痛心了。
      
      “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阿昭看着药研难过伤心的眼神,还是解释道,“我身体很好,没有受到诅咒……这件事也和诅咒没有关系,只是我现在不能说……”说着说着,阿昭就心虚的不敢抬头了。
      
      说着,阿昭觉得自己有点卑鄙,和朋友相交,却不能真诚……整个人开始丧丧的,内疚的不太敢看药研。
      
      药研看着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一脸难过的样子在辩解,是的,辩解,他觉得阿昭说的不是诅咒什么的都是借口,只是不想让大将为了这件事操心。
      
      不过,看着他难过的样子,成熟懂事的小短刀决定不问了,把人送到后,就回去了。
      
      阿昭看着小少年离开的背影,突然想到了小彼得,半响后:‘对了,我的小乌鸦呢?’
      
      任务系统没理他。
      
      小乌鸦在五虎退那里享受着退退的梳毛服务,阿昭从来没有养过动物,所以也不太会养乌鸦,幸好乌鸦不用太过关照,而且是个成熟的乌鸦了,会自己找饲主了,所以也不用阿昭太过费心。
      
      这不,回到本丸就去投奔本丸杰出动物养殖大户五虎退了。
      
      药研往粟田口的部屋而去,半路上,碰到了拐角处站着的三日月,三日月那双含着新月的眼瞳看着他,竟然比天上的月色还美,药研愣了一下,询问了一下三日月的看法。
      
      三日月宗近哈哈一笑,没有说什么,他还没有搞清楚那股暗堕的气息是怎么回事,所以不好说出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咕咕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