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回归 ...

  •   20
      
      刀尖上淡蓝色的刀气喷薄而出,一只气势无匹的淡蓝色乌鸦从刀刃上冲出去,振翅而飞,冲向了敌人,在接触到的瞬间,原本强大的敌人好像一块嫩豆腐,被刀刃轻松的一分为二,缓缓消失在了阿昭眼前。
      
      一击,六个敌人同时灰飞烟灭,这一幕给阿昭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以至于他没有发现,自己身体外,一个黑色的虚影保持着持刀而立的姿势,和他相同的眉眼一片冷肃,唯独眼睛,不是金银色,而是黑不见底的沉凝。肩上,一只黑色的乌鸦歪头站着,眼瞳里是一片暗沉的血色。
      
      这是小乌。
      
      这、这就是小乌的力量吗?阿昭呆呆的看着手里的刀。
      
      刀身依旧雪亮寒凉如同一汪寒潭,反射出他一双黑瞳。
      
      等等……黑瞳?
      
      阿昭眨眨眼,那双眼睛也眨眨,原本有些诡异的黑瞳子此时带上了几分天真好奇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
      
      周围的环境渐渐发生了变化,原本的黑暗散去,风从外面突击了进来,光线也渐渐占据了黑暗,雪还没停,阿昭裹了裹自己的风衣,收刀入鞘,疑惑的戳了戳任务系统。
      
      然后把乌鸦抱起来,乌鸦伤到了翅膀,雪白的毛毛上沾满了血迹,看上去有点惨。
      
      「后遗症,以后不许用这招了」
      
      任务系统好像有点生气,发放完奖励后,第一次用了‘不许’这样的词语。平时任务系统虽然神秘,但是性格还算和善,阿昭不想接的任务就不会再发放,阿昭偷懒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会发放一些去游乐场玩啊之类的任务,任务奖励也很多,总之十分好相处,这次突然强硬,让阿昭有点不知所措。
      
      「好了,回去吧」
      
      任务系统没有实体,只是用文字和阿昭交流,没有情绪色彩的文字让阿昭摸不准他的心思,莫名就有点心虚。
      
      ‘哦……’
      
      战斗模式界面,同步率渐渐落回去,阿昭对疼痛的忍耐力直线下降,但是同步率还没有完全落回去,痛感也就不能完全屏蔽。
      
      “QAQ,好疼。”把自己搞得很狼狈的阿昭哼哼了两声,“任务已经完成了吗?”
      
      「笨蛋」
      
      ‘……你是不是生气了。’
      
      「……果然是笨蛋」
      
      笨蛋本蛋阿昭不明白它怎么了,回头看了一眼彼得家的房子,房子笼罩在黑暗和阴云的分界处,阿昭也没有打算再去看一眼,就打算离开。离别在相遇的那一刻已经预定了,所以无须难过,如果有缘,还会再见,或者再也不见。
      
      突然,阿昭听到了“咔哒”一声。
      
      随后,后背被一股大力袭击,尖锐的疼痛感刺激着大脑,让他大脑一片昏沉——是子弹?!
      
      还有敌人!
      
      阿昭握住了刀柄,转身,看向攻击自己的敌人,入眼是一袭黑衣,和上次那个机械臂的人一样的制服,但是却不是上一次的那个机械臂……九头蛇的人?为什么?
      
      金红色的战衣从远处迅速的往这边飞过来,掌心炮直直的对准偷袭者,炸开绚烂的火光,斯塔克先生迅速的赶来。
      
      然后,在斯塔克先生眼前——
      
      金色的光芒包裹住阿昭,一眨眼,阿昭消失在原地。
      
      「回本丸,笨蛋」
      
      ……
      
      斯塔克先生感觉自己永远在迟到,迟来一步看着阿昭被卷入异次元,自己没能帮上忙,让阿昭一个人面对强敌,迟来一步看着阿昭被偷袭,然后变成光消失在原地。
      
      距离阿昭离开已经有一个月了,彼得被变异蜘蛛咬了一口,发烧到105华氏度,差点熟了,幸好他坚持住了,现在的彼得在皇后区成为了一位超级英雄,打击犯罪惩恶扬善,人们称呼他为“蜘蛛侠”。
      
      偷袭阿昭的人被斯塔克先生抓住了,还没有问出来什么,关押对方的监狱就爆炸了,整层楼变成了一片火海。
      
      阿昭老师离开了,彼得很伤心,但是斯塔克先生说以后还有可能在见面,彼得觉得斯塔克先生把他当孩子哄了,可是他也是这样想的,期待着再见面的一天。
      
      他自己缝制了战衣,斯塔克先生觉得丑,还说风衣穿起来只是耍帅好,对战斗一点帮助都没有,超级英雄可不是耍帅的。但是明明阿昭老师穿风衣帅炸天;还有,他拿老师送的训练木刀对付坏人,斯塔克先生觉得他刀法一般,杀伐之气不够,然后送他一振刀,是振金打造的,和队长的盾牌一个材料。
      
      虽然没有开刃。
      
      这些,他都记下来,写到本子上,等下一次见面了,就送给阿昭老师。
      
      阿昭老师现在怎么样了呢?才分别一个月,就已经很想他了……
      
      阿昭眼睛一闭一睁,就落入到了一池子水里,完全没有防备,差点被呛死。
      
      “咳咳……咳!”阿昭想要站起来,没想到脚下一滑,直接摔倒池子底下去了,咕嘟嘟灌了好几口水。而且,这水的味道是不是有点不对,有点难喝。
      
      呛水之后,人就会紧张,一紧张就更容易呛水,阿昭扑腾了两下,伤口渗出鲜血,把池子染成了粉色。
      
      救……救命!
      
      突然,门打开了,药研藤四郎穿着白大褂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一些瓶瓶罐罐,看到阿昭,他愣了一下,然后迅速的退出去,用短刀最快的机动去了天守阁。
      
      救刀啊!要淹死了!
      
      阿昭:“……”先把我捞出来好不?!
      
      审神者在天守阁查资料,想要找到关于付丧神突然断掉契约的答案,其他人也都没睡,都在观望着手入室或者天守阁。
      
      药研这样,大家都有了猜测。
      
      三日月哈哈哈一笑,去了手入室,后面跟着鹤丸、髭切、清光等离得比较近的刀。
      
      ……
      
      贴了加速符上去,阿昭的伤飞速好转,不过短短几秒,就完好无损了。
      
      审神者感受到,他们之间的契约又重新连接起来,好像从来没有断过。
      
      阿昭从池子里出来,受伤后衣服变得破破烂烂的,于是披上山姥切国广友情贡献的被单,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一种怅然的感觉涌上心头,他们和自己分别不过二十几分钟,而对他来说,都有两年多没见了。
      
      ‘被发现了啊……’
      
      「是啊」
      
      两年多没见了,见到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被大家齐刷刷的盯着,阿昭心虚极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审神者跪坐着,认真的看着阿昭,想要一个解释。审神者身后,长谷部、三日月、一期、药研……本丸里的付丧神几乎都过来了,待不下的在外面站着,整个晚上,大家都没有睡。
      
      是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啊……阿昭挠头,解释的事情还没有想好,该怎么说确实让他为难。
      
      ‘怎么办?’
      
      「不知道,要不,就说你想回本体休息休息?」
      
      这肯定不行啊,你以为审神者和这些刀子精是傻子吗?
      
      “这个……”阿昭微微垂着头,开始疯狂想对策,但是原谅他贫瘠的小脑瓜真的想不出来如何把这件事圆满的圆过去,他不擅长撒谎,每次撒谎,眼睛就开始乱飘,看起来心虚极了。
      
      「……笨蛋」
      
      被说了,阿昭也不生气,只是对面的眼神如有实质,让他有点紧张,双手搅成一团,把披在身上的被单揉的皱成一团。
      
      三日月眼神暗了暗,手里端着的茶杯空空如也,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阿昭。
      
      “夜深了,姬君不如去休息,您也大半夜没睡了,小乌伤势才好转,想必需要好好休息休息。”说完,含着新月的眼睛调皮的眨了眨,对审神者示意。
      
      审神者思考了一下,让阿昭回去好好休息,然后跟着三日月出去了,阿昭感激的看了一眼老爷爷,得到了一个微笑。那笑容温温和和的,和三日月平时哈哈哈的笑完全不一样。
      
      笑的阿昭背后一凉。
      
      “也是呢,乌鸦丸确实需要好好休息。”哥哥切在某个词语上发音特别重,让阿昭感觉有点毛毛的,“肘丸,我们送乌鸦丸回房间吧?”
      
      阿昭:“……”
      
      “谢谢了,我自己回去吧……”乌鸦丸什么的,习惯就好,他才不会和弟弟丸一样,妄图让髭切改掉喊错名字的毛病,毕竟你是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的。
      
      他裹着床单站起来,伤口已经治疗好了,衣服却没有办法恢复,原本白衬衣上血污遍布,脏兮兮的不说了,上面金饰已经掉了许多,连金色的扣子都崩了好几个,苍白的胸膛半露出来,全身帅气担当黑色的长风衣好几个洞,腰间的金链子断了,红绳编成的绳结穗子也掉了,裤子也好几个破洞。
      
      衣不蔽体的……
      
      这里还有一个少女审神者呢,还是披着被单遮一遮比较好。
      
      “阿尼甲……你忘了你晚上看不清楚路吗?”膝丸扶额,“而且,我的名字是膝丸!”
      
      “诶哆……迷路丸说的对啊……乌鸦丸晚上也看不清路。”
      
      阿昭不想理髭切,他觉得髭切应该叫外号切……大概是受小乌影响,他只想和髭切打一架,尤其是听到髭切喊他乌鸦丸的时候。
      
      啊……膝丸脾气真好。
      
      

  •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有点事,耽搁了,今天补上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