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本丸 ...

  •   22
      第二天早上,审神者已经从时政回来了,阿昭才醒来,高强度的战斗和穿越时空对身体的压力让他睡着后不自觉的进入了深度睡眠状态,一觉就睡过头了。
      
      本丸里阳光明媚,气温宜人,从窗户里照进来,在榻榻米上形成了一大片光斑,明亮而灼人,晒得他暖洋洋的,阿昭起床推开门,伸了个懒腰。想着今天要做的事情,回本丸好像一下子就清闲下来了,除了被排到做内番,出阵远征外,就几乎没有事情了,没看到三日月和莺丸天天在檐廊下坐着喝茶,一天都不带挪动一下的。
      
      “呦,要一起喝茶吗?”
      
      门口,穿着灰色毛衣头上戴着黄色头巾的老爷爷三日月转头,手里的茶杯正袅袅的冒着热气。阳光落在他身上,光影斑驳陆离,微微笑着的眼睛弯着,眉间尽是一片风流。
      
      阿昭被他突然出声吓了一跳。
      
      “是三日月啊……”他摸摸后脑勺,该说果然不出所料吗?
      
      不过……
      
      “今天就你一个吗?莺丸呢?”阿昭坐下来,手里被塞了一杯茶水,浅绿色的茶汤醺醺漾漾,反折着阳光,中心,一根茶梗悄悄的立了起来。
      
      “茶梗立起来了,看样子有好事发生呢。”三日月这样说,并没有回答阿昭的问题,“姬君从时政回来了,想必会解决你的问题。”
      
      阿昭眉眼耷拉下来,沉默。
      
      解决?解决什么?他本来就没有问题啊……
      
      “嗯?是在担心吗?”
      
      老爷爷眼底锋芒毕露,语调却还是那副慵懒的调子。
      
      “不是……可是我根本没有问题啊……”阿昭决定不能放任他们自己乱想,容易造成误会,不解释已经过分了,任由他们胡思乱想,就更过分,“三日月殿觉得我有什么问题呢?”
      
      药研已经想的很夸张了,诅咒什么的……那种东西想想就觉得不可能啊,要不时政怎么检查不出来?
      
      “这个问题,老爷爷也说不上来呢。”
      
      三日月哈哈一笑,目光看着远处的天空,眼神悠远而平静。
      
      阿昭顺着三日月的目光看过去,沉默着喝光了杯子里的茶,起身告辞。
      
      他要把山姥切的被单还回去,顺便去见一见审神者。
      
      他这次走的突然,回来的时候还很惨,审神者想必十分担心吧,让一个国中生为自己担心,当真不应当……顺便看看时政怎么说。
      
      今天山姥切国广好像是在手合场,阿昭抱着被单,往手合场那边走去,碰到了今天来本丸的新人——被莺丸日日念叨的大包平。
      
      如果说膝丸三句话不离阿尼甲,莺丸就是半句话不离大包平,这下,大包平来了,莺丸听说了之后连茶也不喝了,就带着大包平熟悉本丸。
      
      怪不得今天三日月没有茶友。
      
      莺丸看到了阿昭,拉着趴在马棚边上看马的大包平过来:“是小乌啊,身体好些了吗?”
      
      “没问题了,这位就是你时常念叨的大包平吧,他也来了啊。”
      
      大包平看着小乌:“我名为大包平。与童子切安纲比肩,是名刀中的名刀。也被称为刀剑中的横纲。不在天下五剑之中……但,那只是我被发现的时候太迟了而已!”
      
      阿昭点点头,大包平他还是知道的,他脑子里的手机可以上网,这些信息在维基百科上都可以查到。平时从莺丸嘴里也能拼凑出来一个大概的轮廓……
      
      “我是小乌,很高兴认识你。”阿昭笑着点头,本丸的刀越来越多了,要是出了什么事,也可以应付过来了,“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我。”
      
      莺丸微笑着看了一眼阿昭手里的被单:“……小乌要去哪里?”
      
      阿昭举了举手里的被单:“给山姥切国广还被单,昨天借了他的被单用。”想起昨天兵荒马乱的一晚上,阿昭就有点不好意思。
      
      “山姥切现在应该在手合场,我们也要去手合场,不如一起过去吧?”莺丸没说什么,建议道。
      
      阿昭点点头。
      
      山姥切今天和笑面青江手合,胁差笑面青江是一个喜欢讲黄段子,不怎么正经的一振刀,据说是一振斩鬼刀,因为斩杀了一个微笑着刀女鬼而得名。
      
      等他们赶到的时候,两人已经结束了,山姥切还是披着被单,让人怀疑他的被单是不是和阿尼甲的外套一样,有什么不会掉的buff。
      
      阿昭把被单还给山姥切,山姥切一只手拉低挡住脑袋的被单一角,一边语气别扭的说:“反正只是仿品的被单而已……”
      
      看到这样别扭的山姥切,阿昭逗一逗他的心在蠢蠢欲动。
      
      “你这么说,是在意我仿品的身份吗?”
      
      “也是,毕竟你是国广的杰作,还很漂亮……”
      
      “还有治退山姥的传说……”
      
      阿昭故意语气难过。
      
      另一边,大包平已经和莺丸交手了,两人打的热火朝天,实在不懂他们古备前刀派的相处方法。
      
      山姥切被阿昭这样一说,慌张抬头:“我……我不是那个意思……被单不用还,反正我只是个仿品……也不许说我漂亮!”
      
      然后,就对上了阿昭盈满笑意的眼眸,金色的眼睛熠熠生辉,银色的眼睛透彻清冷,没有半点伤心难过的意思在里面,超他看过来,眸子微弯,好像落满了星辰。
      
      山姥切、山姥切脸一下子就红了,阿昭好像看到了他头上冒出来的蒸汽。
      
      Emmmm.
      
      好害羞啊。
      
      最后,还是笑面青江把山姥切从那种快要熟了的状态中解救了出来。他看好戏一般看完了阿昭调戏山姥切的全过程,对这位才来本丸没多久,失去记忆的付丧神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小乌接下来有什么事情吗?”他撩了一下自己青绿色的头发,“今天身体没有问题吗?”
      
      “我已经好了,多亏了姬君的加速符,谢谢关心。”阿昭把被单放到山姥切手里,替他理了理遮住脸的兜帽边沿,“我接下来要去找姬君,听说她早上去了一趟时政,想必会有什么事情要吩咐的吧。”
      
      山姥切国广脸更红了,无措的站在那里,不知道为什么阿昭要帮他理衣服,一时间大脑当机,愣住了,要不然以他的练度,躲开还是很容易的。
      
      阿昭完全是做顺手了,他之前照顾彼得那小家伙,小家伙粗心大意,衣领总是一边高一边低,而他是个强迫症,每次看见了就像整理一下,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了,而且,他看着山姥切的被单,十分想给他洗干净……
      
      “那我和你一起过去吧,正好,我也有点事情找主君。”笑面青江眼底闪过一丝深思。
      
      小乌刚才……是想起以前的事情了吗?那种思念的眼神,他是想起以前本丸里的山姥切了吗?或者说以前本丸里的其他刀?
      
      不过这样的话,他没有问出来,总觉得这个话题太过悲伤,还是不要再去伤害他了。
      
      并不知道本丸里的刀刀这么能脑补,他和笑面青江一起去了天守阁。
      
      “……当年我的主人用我斩杀了一个孩童,虽然是鬼怪,但是毕竟还是个孩子……”笑面青江路上给阿昭讲了他的故事,总感觉这里的每一振刀,都有过去,都有故事,他不由得沉默了,他的过去乏善可陈,而小乌的记忆已经连同灵魂一起消散,所以他才感觉自己和这里格格不入。
      
      “虽然这样说,但是当时我们作为刀,主人心之所向,便是我们刀锋所指,刀刀使命便是保护主人,你当时也是做了正确的事情。”
      
      阿昭收敛了情绪,转头劝慰笑面青江,在学校当老师当了两年多,他把本丸里的刀当青春期的叛逆孩子,灌鸡汤一点都不手软。
      
      “……你说的对。”
      
      是他想岔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阿昭老师在线灌鸡汤哈哈哈哈感谢在2020-08-10 21:32:47~2020-08-11 21:53: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破酒、枫香脂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