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银他妈里果然不可能有美好初遇这种戏码03】 ...

  •   
      虽然和希子打定了逃跑的主意,但要实现难于登天,平时就算离开茶水屋都不容易,难得需要外宿的时候也会被茶屋的人跟着,结束后就直接送回来。其实很多时候大可不必如此,习惯了在这里立足的女人,大多都无法再适应正常的生活,大多数离开后还会重操旧业,反倒怀念起这里至少还有一个遮风挡雨屋檐的茶屋了。但是为了杜绝这样的事发生,一旦逃跑败露被发现,被抓回来下场往往极惨,不单单是没了性命那么简单。
      我和希子苦恼了许久,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反倒是这些日子里,竟然有一些和往日不同的面孔出现在花街之中了。第一次隔着木质的阑珊望见路过的豹子头人身的生物路过时,纵然心里对银他妈的世界观有所了解的我也是稍微震惊了一把。而且无论如何,我都有一种把那颗豹子头切下来割开大脑好好研究一番的冲动,只不过碍于现在地位的差距,这种臆想也是存在于脑海中罢了。
      而且,能够平安深入京都腹地,天人的势力已经比想象的要强势太多了,又或者,幕府早已投降,征夷大将军早就忘记自己征夷的使命最早当起了舔、狗,反倒显得仍在地方自发抵抗的攘夷军不伦不类起来,等到幕府完全妥协之时才发觉自己腹背受敌,就太晚了。
      连我这个外行路人都能明白的道理,难道他们会不明白吗?当然不是,但大概就是明白也会为了所谓的气节战斗到最后一个人,最后一把剑,又或者,为了再见到某个人而流血牺牲。所谓的武士道,所谓的武士,不就是这么单纯又执着的生物吗?
      这天的夜幕降临的很早,夏夜的风吹散了白日里的炎热,妈妈桑早早就让连我在内的三个游女打扮起来,居然舍得给我们换上友禅染[7]的和服,也许是她觉得我的肤色特别搭红色,又给我选了唯一一件正红色底色的和服,难得的让人帮我们打扮穿衣,而且竟然把腰带打结在了身后[8]。
      虽然我们几人都抱着极大的疑惑,但妈妈桑没有替我们解答的打算,而是严肃叮嘱了我们今晚要接待的大人地位不一般,要小心伺候,就把我们打发上了包车。比起好奇接下来要接待的人到底是谁,我更在意这是我第一次外宿,如果把握好机会,也许能够成果逃走。可是三人之中没有希子,要丢下她自己逃吗?在胡思乱想里,包车已经停下,扶着车夫的手下来,抬头就看到气势规模比我们那小小的“弥都津”大不止三倍的建筑,我望着高悬正中的名牌,反倒是另外两人有些兴奋的叽叽喳喳起来。
      “居然没想到,有机会来樱岛,”其中一人抬头望着,语气里又止不住的兴奋,“这可是咱们这儿最大的杨屋[9]了。”
      “不知道花魁大人今晚会不会在?”
      “那可说不准,快进去吧!”
      我跟着她们走上高的不像话的台阶,迈进樱岛的门槛之前回身望了一眼,难得站在这样的高处去看这些日子自己所在的地方,这样一方小小的城廓居然有数不清的屋宇绵延到天际,灰色的瓦片下一定是错落成行搭在一起的木梁。我在心里这样想着,感受着夏夜徐徐轻盈的风,也只是一瞬间的念头,然后走进了杨屋里去。
      我们来的不算早,也不算晚,木质的阑珊窗里跪坐着成排的游女花枝招展着,我们几人则被安排去酒桌伺候,大概是觉得我们外面茶屋来的不够姿色,但今晚接待的阵仗太大,人手实在不够,只好请了一些外屋的游女来救场,只允许我们在酒桌接待。
      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什么叫不够姿色,说白了怕不是觉得我们技术不行,不过我也乐得清闲,只是斟酒陪笑过一晚上大概是来这儿之后最轻松的活儿了。如此想着,我听到乐声奏起,门外有身影鱼贯而入,竟然都是天人。
      今晚这么大的阵仗,只为了讨好天人?我转头看向最高处两张桌席之右已经就坐的衣着华丽的男人,心底里泛起了嘲讽,或许过不了几年,江户的中心就会树起高耸入云的太空航站楼,就像历史上树立在江户湾的佩里雕像一样[10]。
      酒席上觥筹交错,气氛异常愉悦,以至于还未到多晚的时间空气里就弥漫着熏熏的醉意。我摇了摇手里空掉的不知第几个清酒瓶,暗暗腹诽这种低度酒真的也能喝醉吗?莫不是这群人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再看一眼已经开始流连在阑珊前指点着各有风姿的游女们轻笑的雄性,我觉得自己的时机大概是到了。
      陪着笑,我向酒桌上的天人示意自己去换酒,然后端着托盘离开了席位,虽然一直有人伺候上酒,但毕竟到了这种程度的宴席早已没了什么秩序。一出门我就赶紧闭上身后的纸门,端着托盘快步向和厨房相反的方向走去,我的计划是在院子里找地方藏起来,等夜深了想办法换身衣服找个斗笠混出去。今天阵仗这么大,出入的人必定不少,再加上不敢得罪天人,到时候只要态度强硬一些也不是没有混出去的几率。心里打着算盘,我轻手轻脚沿着灯光照不到的暗处行走着,等转过房屋的拐角我就脱掉木屐提在手里,在和服能够容纳的最大步幅下小跑到后院,左右看看也就松树后面的假山合适藏身了。
      就着黑暗,我不顾形象把和服下摆提到大腿根部,一手提着裙子一手提着木屐踩着假山往上爬,但两只手都不能用实在太碍事,所以我一抬手把木屐先扔进假山后面,然后努力踩着石头猫着腰好不容易爬到顶上,跨坐着准备翻身的时候,低头往下一看,傻眼了。
      谁来告诉我,为啥假山后面有个人?等等,不止一个人,一二三,私塾三人组一个不落的都在。
      犹豫仿佛只是一秒钟的瞬间,然后我感觉到有人拉住我的脚踝,再然后我就感觉到身体短暂的失重,再再然后我也掉下去了。还没来及的反应我就被从身后捂住了嘴,两只手也被抓住,制服住我之后三个男人交换了一下眼色,还是高杉率先开了口。
      “你只需要点头或者摇头。”压低了声线,因为空间太过狭隘,他的呼气吐在我的耳侧,痒痒的,“你有同伙吗?”
      摇头。
      “你想活下去吗?”
      点头。
      “放开你之后,如果你叫喊,我就立刻杀了你,明白了吗”
      点头。
      得到我的保证,高杉给了我身后的人一个眼神,钳制瞬间消失,我揉了揉自己的下巴,大概已经被捏青了,然后对着高杉开口说道,“缺钙的话记得多喝牛奶,也许还有机会再长两厘米。”
      
      [7]友禅染:盛行于京都的一种印染手法,对水质要求高,因京都是名水之都,所以质量最好,多以露草青花图案见长。
      [8]深见草结:和服腰带的一种系法,属太鼓系的变化。另外游女的腰带结都在身前,因为没有人会在宽、衣、解、带后替她们重新穿衣,所以为了方便只能系在身前,而不卖、身的艺伎都是由别人帮忙穿戴,系在身后的。
      [9]杨屋:比茶水屋规模大,本质还是女支院,但是有资格供花魁接见贵客,也有不少风雅的娱乐。
      [10]佩里:对应日本历史上的黑船来袭事件,在江户湾贺浦日本被美国海军用炮火打开国门,签订不平等条约的美国海军准将名为马休·佩里,后被当做开国恩人形象竖立在他登录的海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