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银他妈里果然不可能有美好初遇这种戏码04】 ...

  •   
      我觉得,如果不是心里有一道不打女人的坎儿,我大概已经挨了一拳了,因为就在我话音刚落的时候我听到我身后的人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哈哈,喂喂,连一个路人都能毫无费力的发现你的弱点,矮杉你真的没救了。”
      “话不能这么说银时,这不是他的弱点,而是他的萌点!”
      假发你没发现听了你的话高杉的脸色又黑了一点吗?
      “不是假发是桂!”
      ……为啥我都没说出口你也能听到?我腹诽着也许桂才是银他妈最大的不合理存在,在狭窄的空间里艰难的转头,黑暗中只能捕捉到一抹白色,还有颜色红的诡异的眼眸。
      “你们是来砸场子的?”不等回答,我紧接着继续说,“我能帮你们。”
      “哦?”说的的人还是高杉,这让我觉得整个计划其实是他一手策划的,“你凭什么帮我们?”
      “没有人会怀疑我。”我伸手指指自己身上的衣服,再指指他们神身上的,“有谁会怀疑一个给自己斟酒的游女呢?”
      高杉并没有立刻接我的话,而是沉默了一阵子,忽然轻笑出声道,“我应该问的再明白一些,我是问你,凭什么觉得我会让你帮我?”
      “当然,如果我能派上用场的话,我也有一点小请求,希望你们能答应。”我把手拢进和服宽大的袖口中,轻轻颔首,“我想离开这里。”
      “如果不是遇到你们,我今晚本来也是准备想办法自己逃走,但是有了你们帮助我成果的机率就能大大增加,所以……帮你们,就是帮我自己。”
      也许是我的提议有那么一点点意义,高杉并没有直接反驳我,但也没有立刻答应,黑暗中的静默是最大的压抑,或许是过了几十秒,或许是过了几分钟,我才听到他再次发出声音。
      “我们需要情报,本来是准备让他去的,既然你自告奋勇,姑且可以一试。”高杉说着把他旁边的人拉近了些,我这才看到,桂小太郎不知道什么时候换好了女装和服,一脸严肃的看着我。
      “……啥?”
      “不是啥,是假发子!”清了清嗓子,桂捏起了嗓子继续说,“我的伪装没有人能看穿。”
      “……不不不,别说伪装了,这家伙真出去了就差顶着牌子写着暴露两个大字啊!肯定会露馅的,绝对会露馅的!”且不论扮相如何,就这个甩出全街游女的身高,还有那无法忽视的喉结,脑子被驴踢了才会觉得能蒙混过关吧!
      无视了我的吐槽,高杉言简意赅的继续说,“一会儿你去找辰罗星的人,让他放松警惕,其他的我们会见机行事。”
      “……然后呢?光明正大和你们一起撤退?”
      “事成之后自有办法。”高杉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但话锋一转,他有意无意摩梭了随身的佩刀,语气里满满都是威胁,“好好做,如果事情败露,自己也别想活着出去了。”。
      “喂,矮杉你……”
      “可以。”我打断身后的人的话,低头静默三秒,然后艰难的转过身准备顺着刚才进来的假山爬出去,没想到假山的背面竟然是光的,靠我自己是爬不上去的。
      我收回手,幽幽的看着他们,最后还是高杉命令银时蹲下来,我踩着他的肩膀被托起来,感受到紧紧攥住自己脚腕的大手,我心里有些感慨,却也不敢耽误,伸手抓住了山顶的石头,等我猫着腰转过了身悄悄准备下去的时候,一双木屐被他举了起来。
      “下次砸的话看准一点,很疼的喂。”银时嘟嘟囔囔着,在我伸手拿住木屐之后收回了手,下一句变得更轻了,“当心啊。”
      心里稍微暖了一点,我飞快滑下假山去,穿好木屐整理了一下裙摆,然后光明正大往回廊走去。如果这一次成功的话,是不是我也能……稍微有一些期待了呢?
      经过这一番胡闹,耽误了不少时间,等我再回到刚才还觥筹交错的宴席时,人已经去了大半,大概都在楼上的雅间怀抱美人了。我装作镇静的收拾着刚才在的那一桌的残羹剩饭,悄悄四下偷看辰罗的人是不是已经离开了,待我慢吞吞收拾起一托盘的碗筷酒具后也差不多观察够了,也不知道一开始有多少辰罗的人,但这会儿就只剩下一个了。小心翼翼放下残骸,我起身轻盈的往他那边走过去,在他身边跪坐下来端起了清酒瓶,轻轻盈盈的笑了。
      “这位旦那,不知是否有兴致喝一杯小女子斟的酒?”
      被问及的人转头看我,他的下半张脸都被绷带缠起来,但神奇的是丝毫不影响喝酒和进食,他伸手抬起空了的酒杯,我顺势就斟满了清酒,有意无意将体重半靠在了他的身上,距离太近我感受到他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的颈侧,痒痒的,但是灼、热。
      “酒席将散,旦那可愿随我去二楼休憩?”我说的挺委婉的,但语气很露、骨,况且就情势而言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发展方向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人一直守着酒桌没有去寻欢作乐,但只要我能把他单独隔离开,就能让那三个人有可趁之机。
      也许是他沉默的太久了,我都要怀疑这是什么诡异的情况的时候,被我靠着的人忽然起身,本来把大半个身体重量都靠在他身上的我自然被虚晃了一把,险些摔倒,好在我反应快,用手指撑住了身体,然后抬头逆着光之只能看到一个泛着光圈的人影。
      ……莫非是弯的?
      “咳……”并不知道我的猜测的人清了清嗓子,然后对我伸出了手,“走吧。”
      这是同意了?我赶紧抓住那只手——意外的很光滑——借力站起来,然后搀扶着他往二楼走去了。按理说妈妈、桑让我们来应该只是陪陪酒,但这会儿也没什么人注意这些了,我带他到二楼临近游廊一侧的房间,关上了门,开始思考怎么拖延时间。虽然知道自己是个引子,但并不想更多入戏,我盯上了他缠满绷带的脸,开始思考拆绷带拖延时间的可能性。
      好在和其他一进门就直奔主题的主不同,这家伙好像也对我没什么兴趣,反而在靠窗的地方坐了下来,静静望着外面。我跟着往前走,发现窗外正对着后院,不管是那棵松树还是倒霉的假山都能被看的一清二楚,尤其是隐约看见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的时候,我赶紧伸手把他的脸转向我,然后一本正经地开口,“旦那,你有没有一个绿色的兄弟,名字叫叫比克大魔王?”
      
      

  •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一直觉得辰罗涂成绿色就是比克大魔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