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唱歌 ...

  •   乔宁昀再回到等候室,发现人少了许多。

      确定了面试顺序,号码靠后的人就不会在这个地方傻愣愣地干等了。走一个,就会带着好几个同行的,让等候室不再拥挤,空气都清新了不少。

      乔宁昀倒了杯水,找个位置坐下缓口气。

      跟顾一铭见面,真累呢。

      顾一铭是典型的霸总,总是西装笔挺,总是面色肃然气势逼人。生得英俊高大,却带着刀锋一般的锐光,高高在上自带闲人勿近的疏离感。

      这样冷漠无情的人,只对主角受一人破例。

      乔宁昀自认是个小炮灰,能感受到的只有顾一铭的狠辣手段。

      原作确实是这种走向。原主用匕首抵着主角受,被顾一铭直接解决了。

      【顾一铭轻而易举地攥住了乔宁昀的手,扣紧,反扳,便将匕首狠狠地刺了过去。乔宁昀眼睁睁看着刀尖没入自己的肩膀,顿时痛得没了力气。】

      乔宁昀不会持刀威胁主角受,但知道自己要是碍着顾一铭寻找真爱也不会好过。

      他捧好手里的水杯,喝一口热水压压惊。

      “你还好吗?脸色这么难看。”旁边的人忽然问了一句。

      乔宁昀看过去,被大红大绿的配色闪了眼。

      那个人穿的衣服大红大绿、款式简单的运动服,寸头,一耳朵戴着好几个耳钉,有棱有角跟硬朗五官很相称,身材高大直接占了两个椅子。

      乔宁昀被闪了眼,还记得回答问题,“没事,就是有点紧张。”

      “哦,4号,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乔宁昀点点头,“是啊,3号刚刚进去。”

      “放松点,聊聊天。我叫宫鑫阳,斗视频有个号叫‘跳舞西瓜’。”

      【斗视频】是个有名的视频平台,乔宁昀昨天搜歌时见过。

      至于跳舞西瓜,他完全没有印象,只是听了以后稍微明白为什么眼前的人要穿红配绿了。

      可能是为介绍自己是“西瓜”而准备的。

      乔宁昀不了解,也就平平静静地回答,“我叫乔宁昀。”

      宫鑫阳笑了,“看来你不玩斗视频。我在上面挺有名的,有600万粉丝了。”

      乔宁昀惊讶,“有600万人喜欢你,好多啊。”

      “嗐,粉丝数有水分,一直支持我的活粉也就几万吧。”

      乔宁昀依然觉得厉害,“很多啊。”

      要是有几万粉丝愿意冲着他花钱买票看演出,他肯定高兴坏了。

      宫鑫阳听得出他是真心在夸奖,也看得出他是真的不了解,“一般般吧。别人比我厉害多了。前两天粉丝榜第一两小时带货十几万,赚得啊……”

      乔宁昀知道自媒体赚钱,但不知道会这么赚。

      他静静地听着,觉得自媒体也就是一个攒学费的办法。将来有了固定住处,可以买点设备试试看,发展尚可的话也比单纯做体力活兼职赚得更快。

      宫鑫阳看出他的兴趣,也不吝分享,“你想试试吗?加个微信,我教你。”

      乔宁昀点头,加上以后郑重其事给宫鑫阳备注名字。

      这可是他加的第一个朋友,也是手机里第一个没有后缀的联系人呢。

      工作人员正好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对着等候室大喊,“4号!4号在不在?”

      “在!”乔宁昀赶紧应声,匆匆跟宫鑫阳道别,“我先过去了,下次再聊。”

      “加油,一定通过。”

      宫鑫阳目送乔宁昀去报到,感慨:

      背影都这么好看,评委眼瞎才会不给过吧。

      *

      工作人员直接领着乔宁昀去表演厅了。 

      表演厅很大,有足够施展舞技的空间也有给歌手提供使用的乐器。录制过程的方式十分专业,竟然有专门的摄影团队在旁边候着。

      评委有三个,坐在较远的地方。全是生面孔,没有一个是海报上出现的导师。

      乔宁昀发现师父不在,有点失望,却也觉得是意料之中。

      师父在这个世界也是功成名就的大佬,担任的是《最佳偶像》的导师,怎么会来锐星娱乐选自家练习生的海选现场。

      乔宁昀把心思放在海选上,过去调整一下话筒。

      前面的3号是个逼近190的高个子,话筒很高。他只有176,需要自己调整到舒服发挥的地方。

      他以前练习有专属话筒,演出有助手帮忙,自己调整的次数极少又碰上一个没用过的话筒牌子,纠结半天还是靠工作人员帮忙才搞定的。

      评委们将乔宁昀的小窘迫看在眼里,低头看了一眼空白的表演经历。

      一眼就能看出是个生手呢。

      乔宁昀调整好了,鞠躬介绍自己,“各位评委老师好,我是4号乔宁昀。”

      主评委看着这张漂亮的脸,还是不大理解,“你真的没有演出经历吗?学校里那种小演出也可以算进来的。”

      主评委主要是评判商业价值。在他看来,乔宁昀刷个脸就符合练习生标准了,不知不觉想要帮忙找找亮点。

      乔宁昀不好说前世的过往,只说,“没有正式的舞台经验。”

      舞蹈评委接着说,“又是《长相思》的插曲。这剧太火了,每天都有好几个选手唱里面的插曲。不过你挺聪明的,选了冷门的《莫忆》。”

      这时,音乐评委来了凉飕飕的一句,“聪明吗?这首歌很难唱的。”

      乔宁昀面对质疑,只是柔柔说了句,“我会好好努力的。”

      音乐评委也板着脸认真说:“我会好好打分的。”

      主评委瞪去一眼,舞蹈评委在旁边偷偷地笑。

      现在的氛围那么奇怪,全因为2号选手的出现。2号选手是个网红,小有名气却实力稀碎。主评委看好吸粉能力,给过,音乐评委觉得一首歌全跑调太可怕了,不给过。

      正好,公司不知道抽了什么风,派来最好的摄影团队负责录制,需要时间布置设备。主评委和音乐评委趁此吵了一架,最后以主评委的胜利告终。

      3号选手成了炮灰,没表演多久就被音乐评委刷下去了。

      现在这位4号选手嘛……

      舞蹈评委看了看那张出色的脸,也不在意演出经历的空白——别说主评委了,连他都觉得这么漂亮的人在舞台上一动不动也能圈粉,不当练习生可惜了。

      音乐评委就不好受了。《莫忆》难度那么高,以唱功闻名的原唱都把握不到位,一个没有正式演出经历的选手能唱好到哪里去?

      三个评委各怀心思,却有同样的想法。

      不用对这样的新手抱希望,随便听听就好。

      伴奏响起,乔宁昀一个垂眸一个抬眼,瞬间没了刚进来时的斯文乖巧的影子。表情凄然,像是融入了那一段温婉哀伤的曲调之中。

      主评委和舞蹈评委眼睛一亮,不约而同坐直身子。

      音乐评委依然是懒懒坐着的状态,原来打算充耳不闻求个清净,却被一段细密轻巧的低低哼唱给勾回了注意。

      这一段轻哼很长,对气息的要求很高。乔宁昀竟然在保持绵长不断的同时,将细节处理得相当细腻。

      浅唱过后,便是看似平淡的倾诉。平淡里面藏着亡国皇帝面对大厦将倾的无奈与哀伤,一步步认清现实,又一步步走向深渊,清醒,又抵不住骨子里癫狂的执拗。

      一首歌不过几分钟,却要说尽悲切的一生。里面的情感,多了太满,说少了显得矫情。

      可乔宁昀拿捏得恰到好处。跟外表不同,跟说话的柔和方式不一样,游刃有余地运用着自己的气息和嗓音,唱出了含蓄又饱满、余韵十足的悲伤。

      音乐评委没有看过电视剧,听了歌声感觉像是那个主人公坐在眼前说完了自己的故事。

      一曲唱毕,全场安静。

      乔宁昀恢复日常状态,发现周围安静过了头。

      所有人都盯着他,而且是直勾勾地、过于专注的盯法,连那位叫号的助理都忘了本职,愣愣站在门边,似乎忘了自己该叫下一位准备了。

      这些人像是换了个魂儿似的,没有一开始放松随意的影子了。

      乔宁昀不明所以,试探道,“我的表演结束了,谢谢各位老师。”

      主评委最先反应过来,刷地站起,鼓掌大喝,“好!唱得太好了!”

      其他人也跟着鼓掌。音乐评委没鼓掌,倒是抽了一张纸巾擦擦眼角。

      从一片死静到掌声如雷,不过是几秒的时间。乔宁昀愣了一愣,便意识到这些热情的掌声是对自己的肯定,心下一喜,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通过。”主评委鼓完掌,啪地按下了通过按钮。

      舞蹈评委也跟着按了,“老袁,你怎么样?”

      音乐评委正偷偷擦眼泪,被叫得一哆嗦。硬生生把擦眼泪改成擦鼻涕,清个嗓子,故作随意,“还行,过吧。”

      乔宁昀再鞠躬道谢,“谢谢各位老师。”

      “哎哟,你别客气了。”主评委主动说,“你愿意签约,就是最好的道谢了。来,给你一张名片,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

      乔宁昀上前接过名片,毕恭毕敬用了双手。

      音乐评委原来抄着手静静在旁边装高冷的,看到乔宁昀走近又撇了撇嘴:近看简直是美颜暴击,而且浑身上下透着特属于年轻人的朝气,前途无量。

      音乐评委装不下去了,来了一句,“你们都给啊?那我也给吧。”

      舞蹈评委:???

      他没有打算给名片,现在不得不给了啊喂。

      最后,有三张名片给到了乔宁昀的手里。

      乔宁昀谨慎收好,与评委们道别就离开了表演厅。

      *

      乔宁昀想跟宫鑫阳打个招呼,但在等候室没见着人。

      他拿出手机想发信息,又想起【面试过程手机要静音】,怕宫鑫阳忘记静音被自己发去的一条信息坏事,干脆先不发了。

      可他好想跟人分享面试通过的喜悦啊。

      乔宁昀在联系人里面划拉半天,最后停在了【顾一铭】那里。

      评委说签约是海选结束后统一安排,也就是他这几天有时间办离婚。这件事越早解决越好,还是跟顾一铭商量下吧。

      乔宁昀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输入内容,检查两遍没有错误才发过去。

      乔宁昀:【面试结束了。我接下来有时间啦,您什么时候方便见面?】

      上头瞬间出现了代表秒回的“对方正在输入”提示。

      顾一铭:【开会。过后说。】

      乔宁昀看着这五个字,能够脑补出顾一铭被打扰的不悦样子。

      糟了,打扰霸总办公了。他下意识想回一句对不起。字都打上了,发觉这是继续打扰又删掉了,只能小声对着手机嘀咕一句“抱歉”,希望老天帮忙消消顾一铭的火气。

      经过这一出,乔宁昀再没有跟人分享的心思了,老实乘电梯准备回去。

      他刚到楼下大堂,就听到前台的小姐姐喊了一句,“是乔宁昀先生吗?”

      “我是。”乔宁昀不明所以地停下,“请问有什么事?”

      前台立刻冲过来,微笑说:“顾总让我们送您回去,车子停在二号停车场,可以从那边的专用电梯下去。”

      乔宁昀愣了一下,就被前台殷切有礼地请走了。

      他稀里糊涂地上了安排的车子,但还是不希望顾一铭知道自己住在哪里,“师傅,麻烦你送我去巍京广场。”

      巍京广场是青年旅社附近的商场,从那儿走回去不远。

      司机只当他要去商场玩,点点头,“您想逛哪个区?我把车子停在近一点的地方。”

      “不用等我,我逛完了自己回家。”

      “可是巍京广场离乔家很远。”

      乔宁昀这才知道顾一铭以为自己回娘家了,顺着误会说下去,“没关系,我叫家里的司机来接就行。”

      司机也就不坚持了,把他送到巍京广场便离开了。

      乔宁昀总算能够回去好好休息,吃了饭准备睡个午觉,却因为面试时久久不绝的掌声而难以平静。

      真有一种回到前世的感觉啊。

      乔宁昀还注意到音乐评委偷偷擦眼泪,惊讶于人不可貌相。

      没想到,看着严肃冷漠的人会有这么感性的一面,听到悲伤的歌曲会流泪呢。

      夜晚,顾家书房。

      顾一铭终于结束工作,发现11点了就没跟乔宁昀联系。

      他闲着没事,点开了陈秘书发来的面试视频。

      视频里出现了乔宁昀,对着镜头乖乖问好。

      顾一铭看着看着,唇角上扬。

      几十秒后,唇角因为评委的冷嘲热讽耷拉下来了,又几十秒后,歌曲开始,唇角被认真观看的严肃凝住了,再几十秒后,唇角因为强忍情绪微微抽动。

      三分钟过去,歌曲结束。

      顾一铭擦掉眼角隐隐的泪,瞪着视频好一会儿,然后……

      倒回开头,静音再看一次。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大加油↖(^ω^)↗ 20瓶;拂雪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