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谈判 ...

  •   乔宁昀打算好好休息几天,可现实总是无奈的。
      
      青年旅社人太多太杂,有时住客起争执,有时住客半夜离开,凌晨入住,最吵闹的还是他的同屋小周。
      
      某日凌晨2点多,小周带着浑身酒气回来了。摇摇晃晃需要人搀扶,嘴巴倒是有力气不停抱怨,说着:“那王八蛋算什么兄弟!靠!”
      
      房间里新来的打工人是个暴脾气,被吵醒就大骂,“你他妈才是王八蛋!自己不睡还不让别人睡!我明天要面试的!”
      
      乔宁昀同样被吵醒,也不大舒服,但是看到管家吃力扶着小周就上去帮忙了,“先把他放床上吧。”
      
      打工人没有帮忙的心思,拿了自己的枕头去客厅睡。
      
      “幸好那位驴友退房了,”管家苦笑,“能少一个差评。”
      
      乔宁昀帮着把被子盖好,看到小周嘟嘟囔囔就问,“他在说什么?”
      
      “骂小刘是王八蛋。小刘就是上次送他回来那一个。”
      
      “他们不是朋友吗?”
      
      “现在不是了。他们俩说好一起进锐星当练习生的,小刘过了,小周没过。小刘不肯再去别的公司面试,就跟小周说各走各的路。”
      
      别人的恩怨,乔宁昀也不好说什么,“好吧。他看起来很难受,我去拿湿毛巾。”
      
      管家没让他一个人忙活,“一起吧。我招的客人,我得负责。”
      
      他们合力把小周安顿好,才各自休息去。
      
      半夜,小周又不消停了,翻个身直接吐了一地。
      
      乔宁昀再次被吵醒,找了管家一起处理。
      
      管家看他那么好心,不停说:“对不起啊,我给你免掉这几天房费。隔壁房间挺大,我加张床,你先将就一晚?”
      
      “不用,我不困。跟你一起收拾吧。”
      
      乔宁昀帮着管家一起收拾残局,心里已经拿定天亮搬走的主意。
      
      海选结束,通过面试的练习生才能签约。签约后可以住宿舍,虽然也是几人间,但室友是长期的,比青年旅社这种可能一天换一个的情况稳定多了。
      
      乔宁昀搜了一下便宜的连锁酒店,算算账,觉得咬咬牙还是能住。实在不行,做点日结的兼职总能撑过去。
      
      天亮了,乔宁昀就给上次的主评委打电话,“老师你好,我是昨天面试的4号选手,乔宁昀,想问一下什么时候能够签约?”
      
      主评委还挺热情,“签约的事情是其他人负责的,我没办法做主,但能保证你是公司最想签的人,最迟也是下个月初就谈合同。”
      
      乔宁昀安心了些,“我明白了,谢谢。”
      
      这时,前台那边爆发出了刺耳的骂声:“凭什么不让住!我付了钱的!”
      
      乔宁昀看过去,见到小周面红耳赤指着管家说话。
      
      管家更大声地吼回去,“你他妈出个50块就以为自己是大爷了!?”
      
      主评委也听到了动静,“怎么回事?”
      
      乔宁昀赶紧走远点,“有人吵架。对不起,吵到您了。”
      
      主评委反而上了心,“你住的地方是不是比较复杂?安全重要啊。”
      
      “谢谢老师关心,我今天就搬走了。”
      
      “你是从外地过来面试的?”
      
      “算是吧。”
      
      乔宁昀想想顾一铭别墅所在的地方,和这个老城区相比真的不像同一个城市。
      
      “怪不得急着签约。这样吧,我再帮你问问,或许能提前申请住宿舍。”
      
      “谢谢老师,辛苦您了。”
      
      乔宁昀想不到主评委的人那么好,不住道谢。
      
      下一个住处是连锁酒店的特价房,房间稍旧,但比起青年旅社的四人间肯定是好多了。时间太早,前台表示房间没收拾好,请乔宁昀晚点再来。
      
      乔宁昀一晚上没睡有点晕乎,索性在酒店大堂等着。
      
      他正昏昏欲睡,口袋里的手机疯狂震动起来。
      
      乔宁昀迷迷糊糊接起来,“喂?”
      
      对面安静了两秒,传来一个严肃低沉的声音,“九点半还在睡?”
      
      “顾总!”乔宁昀登时清醒,“我醒了,你说。”
      
      “见面说。今天有空吗?”
      
      “有。你想去哪里谈呢?”
      
      “我去接你。”
      
      “不用。我已经出门啦,在子成路附近。”
      
      “你一大早去那边做什么?”
      
      乔宁昀怕露馅,避而不答,“附近有个迪亚咖啡厅,我们在那里见面好不好?”
      
      顾一铭也没追问,“嗯,10点12分见。”
      
      有零有整的,计算还挺准确。
      
      乔宁昀没搞懂是怎么算出来的,先去了咖啡厅。
      
      他吃过早餐才来,看到菜单上面的蛋糕还是犯了馋。他想想一晚没睡好的辛苦,点了两块犒劳自己。
      
      顾一铭还真是10点12分抵达的,看到桌面上的两块蛋糕就说,“我不吃。”
      
      乔宁昀心想正好,但面上还是乖巧体贴说,“那我吃掉吧。”
      
      顾一铭要了杯咖啡,就开门见山说正题,“我不同意离婚。”
      
      还在写菜单的服务员:……
      
      刚拿起叉子要戳草莓的乔宁昀:……
      
      顾一铭说了一句爆炸性的发言,还平静地盯着乔宁昀看。
      
      乔宁昀尴尬,看了一眼服务员。
      
      服务员不敢在桌边写菜单了,拿起托盘就跑。
      
      乔宁昀只好放下手里的叉子,小声提醒:“当初你说过,破坏婚前协议就离婚的啊。”
      
      顾一铭很淡定,“我们的婚前协议不合理,作废。”
      
      “喂,”乔宁昀不服气了,“你怎么……”
      
      他想要气势汹汹地质问,对上顾一铭那双如夜般深沉的眼睛又怂了。话语一顿,再开口是软绵绵的、只有调子高没有力量的小咒骂。
      
      “怎么说话不算话。”
      
      顾一铭弯起嘴角,感觉像是看到了炸毛的小动物一般。
      
      看上去只比平常多了一丁点气势,摸起来却是加倍的软乎。
      
      乔宁昀看到那抹笑,不高兴了,“我在说很严肃的事情!做人不能这样,你跟别人签合同会出尔反尔吗?”
      
      顾一铭注意到乔宁昀气到耳朵都泛红了,差点又笑了。但他怕一笑就把老婆气跑了,定定神,慢条斯理辩解了一句。
      
      “那是口头协议,跟合同不一样。”
      
      “所以你要毁约?”
      
      “不是毁约,是改成更合理的协议。”
      
      “这哪里不一样啊?”
      
      顾一铭给了个厚颜无耻的解释,“毁约是我单方面的决定,更改是征询你的意见。”
      
      反正就是之前说的不算了。
      
      乔宁昀愣了一愣,嘴唇翕动想反驳几句又不知说什么。
      
      婚前协议确实是口头的,没用白纸黑字的方式记录。只要顾一铭不乐意,毁约也好,更改也罢,离婚就是办不成。
      
      乔宁昀好气,想骂顾一铭不要脸。
      
      然而,他抬眼看到顾一铭高深莫测的样子,怂了。到头来,只是一口吃掉蛋糕尖上的草莓,气鼓鼓嚼着,嚼了没多久又被满口酸搞皱了眉头。
      
      乔宁昀赶紧拿过水杯,咕咚咕咚往下灌。
      
      顾一铭看着乔宁昀双手捧着杯子的乖巧样子,唇角微扬。
      
      乔宁昀喝完水,才缓过来就见着顾一铭好整以暇的笑脸。
      
      他瞬间又觉得酸了。这次不是牙酸是心酸,自己不会骂人,还出了糗被人笑。
      
      乔宁昀郁闷了,“咚”的一下放下杯子。
      
      劲儿不大,却正好搞得里面的水飞溅。其中一滴直接飞到了对面的顾一铭手上。
      
      顾一铭面不改色,拿起餐巾擦掉了。
      
      “对不起。”乔宁昀下意识道歉,定睛一看又被那只手上的婚戒闪了眼,“呃,你还戴着戒指啊。”
      
      顾一铭挑眉反问,“为什么不戴?”
      
      乔宁昀一时不知道这是质问还是反问,抿抿唇,软下声音哀求:“顾总,你要怎么样才肯离婚呢?”
      
      “你先说为什么要离婚。”
      
      “我们没有感情,在一起不会幸福。你将来会遇到一个很爱很爱的人,会追求真正幸福的婚姻。到时候,你就会觉得我碍事了。”
      
      乔宁昀真挚地说着,希望顾一铭能明白他是好心。
      
      顾一铭却冷下了脸,“是你遇到一个很爱的人,想要追求幸福的婚姻,觉得我碍事吧?”
      
      乔宁昀被冷冰冰的眼神盯得发毛,磕磕巴巴为自己辩解,“不、不是,那是假设。”
      
      顾一铭依然紧盯不放,面色肃然。
      
      乔宁昀怂了,改口,“我错了,我不该乱假设的。”
      
      顾一铭面色稍缓,喝一口刚上的咖啡。
      
      乔宁昀不敢乱说话了,低头看着自己揪在一块的指头。
      
      顾一铭方才想到乔宁昀有别人的可能,挺气。这会儿喝了咖啡,冷静了,看到老婆委屈巴巴要哭了又觉得有点过,“我们暂时分居,各自冷静。”
      
      “好好好。”乔宁昀忙不迭点头,小鸡啄米似的。
      
      顾一铭发现老婆巴不得离开自己,斜睨过去,不怒自威。
      
      乔宁昀停下点头,继续委屈巴巴戳着眼前的蛋糕。
      
      顾一铭怀疑乔宁昀把蛋糕当成了他,皱眉,“不想吃就别吃了。我们去买礼物。”
      
      乔宁昀满脸茫然,“什么礼物?”
      
      “我等会儿送你回家,该给爸妈带点礼物。”
      
      送回娘家,住酒店的事情不就暴露了?乔宁昀觉得不妙,赶紧扯个谎,“不了不了,会有司机来接我的。”
      
      “哪个司机?老张还是老周?”
      
      “呃,老张。”
      
      “乔家没有姓张的司机。”
      
      “……”乔宁昀对上顾一铭漆黑如墨、深不可测的眼睛,泄了气,“你都知道了啊。”
      
      顾一铭轻哼,“主评委到处帮你问宿舍的事,动静挺大。”
      
      乔宁昀没想到顾一铭那么高层的人会知道这种小事,抿抿唇,又在蛋糕上戳了好几下,“是我拜托他的,你别怪他。”
      
      顾一铭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黑卡,放在桌上,“住酒店吧。”
      
      乔宁昀盯着那张卡好一会儿,没动手拿。
      
      “你拿着卡慢慢考虑。我们暂时维持婚姻关系,除了分居一切照旧。我会帮你瞒着乔家人,相应的,你也要陪我参加必要的聚会。”
      
      聚会?乔宁昀听到这个词,下意识皱了眉头。
      
      顾一铭没让原主去重要场面露过面,原主也知道自己是个没本事、贪图享乐还脾气差的草包,根本没要求过。为什么顾一铭突然提出要他陪着参加聚会?
      
      乔宁昀疑惑看去,对上了一个高深莫测、气势极强的顾总,瞬间又怂了。
      
      呃,他好像没有考虑的资格,没被抓回去就不错了。
      
      “好吧,”乔宁昀妥协,“但我不需要这张卡……哎?”
      
      顾一铭已经起了身,去前台那里结账。
      
      乔宁昀着急了,拿起卡站起身,“顾总!”
      
      顾一铭听到了,转头投来一记凌厉的眼刀。
      
      乔宁昀又想到了剧情里原主被顾一铭戳刀子的炮灰情节,不敢多说了,“您慢走,我就不送了。”
      
      顾一铭没再说什么,结完账就离开了。
      
      乔宁昀双手捧着卡,站在原地静静地目送。等顾一铭走了,他才松口气,挪着僵硬的身体坐回位置上,抚着心口安慰自己:大佬走啦,不怕不怕。
      
      他稍微平静些,眸光定在那一个戳得千疮百孔的蛋糕上。
      
      蛋糕看起来不咋地,混合了奶油和果酱的香气倒是一阵阵飘过来。
      
      乔宁昀以前不爱吃蛋糕,现在倒是特别青睐。他觉得这种酸甜的滋味特别勾人,吞口口水,便拿起叉子认真吃起卖相不佳的蛋糕。
      
      一吃吃俩,还吃个精光。
      
      乔宁昀不觉腻,甚至有点意犹未尽。他拿起菜单再点了一份蛋糕,等待时收到【宫鑫阳】的语音邀请。
      
      “小乔啊?我是宫鑫阳,面试穿得像西瓜那个。”
      
      乔宁昀听笑了,“我记得你。怎么啦?”
      
      “我晚上直播需要一个助手。有底薪有提成,你想试试吗?”
      
      乔宁昀眼睛一亮,立刻答:“想!”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拂雪 10瓶;xxxzzl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