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海选面试 ...

  •   海选需要填写表格,投送到报名邮箱等待审核。审核通过,公司会安排面试,交由现场评委判断选手是否符合练习生的条件。

      乔宁昀先填写表格,写完就找一找合适的照片。

      他现在才第一次打开这部手机的相册,被豪车名表、美食美酒整得一愣。

      原主喜欢自拍,但喜欢在自拍里加上各式价格不菲的奢侈品。

      照片中,原主的脸常常被遮住,有时候连对焦都在奢侈品上面,完全是为了记录享受的奢靡华丽的生活才拍照的。

      乔宁昀揉揉眉心,再往下翻了好久才找着几张不挡脸的照片。

      这些照片都是结婚证件照。原主与顾一铭肩并肩并排坐着,穿了正装,微微含笑眸中有光,状态不错,把高颜值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乔宁昀盯着这张漂亮的照片两秒,抬手遮住旁边的顾一铭。

      很好,毫无违和感。

      乔宁昀决定就用这一张了。证件照出了名的考验颜值,这一张端正又精神,给评委的印象说不定比现在匆忙再拍的艺术照还要好。

      乔宁昀搞定了,确认报名。

      报名审核时间不长,几个小时就给他回音了——【恭喜您通过审核。面试编号是52047,请于5月18日早晨9点前往锐星娱乐进行现场确认。】

      也就是四天后。准备时间比想象中更短。

      乔宁昀一下子觉得紧迫了,赶忙去找适合面试表演的曲子。

      他脑海里确实有喜欢且擅长的曲目,可那些歌曲在这里都是不存在的。他唱了,评委会问这首歌是谁写的,他再说个不存在的名字,会造成麻烦的吧。

      乔宁昀将当前热门的歌曲听过一遍,都没什么感觉。但他注意到,好几首热门歌曲后面都有个【《长相思》原声音乐】的后缀,搜索了一下。

      《长相思》是近日热播的电视剧,讲的是某个亡国皇帝的故事。听起来沉重,但编剧重点描写的是这个皇帝与皇后的爱情,观众也就当成爱情剧看。

      正因如此,《长相思》原声火的全是甜甜的歌,听着轻松悦耳却不会给人太深刻的印象。

      原声里面有一首热度明显少一截的歌曲,叫做《莫忆》,是男主角的主题曲。

      这首歌讲的是亡国的无奈,在电视剧里只出现了一次。演唱者沉迷炫技,没有体会出歌曲含蓄的悲伤,唱出了无病呻吟的味道。

      明明词写得这么好,歌手却咬字不清,自顾自炫耀转音和高音啊……

      如果他来唱,绝对不会这样的。

      乔宁昀觉得可惜,有一种重新演绎的冲动。

      他选中了这首歌。为了更细致地体会歌词的情感,专门去看了电视剧的朝堂争斗。那些部分很少,因出色的感情戏被剪辑的七零八落,合起来却很好地表现出男主角一步步认清现实的无奈。

      乔宁昀了解过后,再看歌词更觉写得好了。

      这么一首出色的歌曲,他当然要用心去练习。房间里不方便练歌,他就跑到公园去,在吵嚷的广场舞背景音里自个儿琢磨。

      身边跳舞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周围过往的人从少到多,又从多到少。

      天黑了,乔宁昀才注意到自己已经练了很久,该吃饭休息一下了。

      他拿出手机,准备找找附近有什么吃的。刚找到一个合心意的,用导航走过去,紧盯地图的时候被突然冒出来的来电提醒吓了一跳。

      乔宁昀看清了【顾一铭】三个字,更觉得吓人了。

      难道顾总决定好什么时候离婚了?

      乔宁昀又期待又忐忑,站定路边,双手捧好手机才接起来,“喂?”

      顾一铭的语气不大高兴,“你在外面玩?”

      乔宁昀明白是不远处的广场舞引起了误会,走到安静一些的湖边,“这样听得清吗?”

      “嗯,明天见面谈谈吧。”

      乔宁昀为难了,“我这几天有点忙。下周可以吗?”

      “忙什么?”

      “就……就是有点事。”

      乔宁昀不想说练习生的事,打算糊弄过去。

      顾一铭也没追着问,“哦,下周再说。”

      好像还挺好说话?

      乔宁昀松了一口气,开心回:“好,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原主的声音和他的差不多,都是清亮澄澈的声线。放柔了,带上轻巧的调子便是软软萌萌特别讨喜的甜嗓了。

      顾一铭似乎不受用这个调调,沉默片刻,才挤出两个字:“再见。”

      硬邦邦的、简短的两个字砸过来,之后就是直接干脆的挂断。

      乔宁昀已经习惯了,切回导航走自己干饭的路。

      电话另一头的人心情就比较复杂了。

      顾一铭站在窗前,回味着那一句软甜的“晚安”。

      窗户玻璃后面是无尽的黑夜,但他被甜到了,注意到的只有倒影里暖暖的灯光。

      片刻后,顾一铭从甜甜的“晚安”里回过味来,发现不对了。

      乔宁昀在外面玩,还说自己在忙。乔宁昀拒绝他,犹犹豫豫不肯说为什么,分明是不大想见到他的意思,哪里可爱了?

      *

      面试那天,乔宁昀一大早就过去了。

      他没想到的是,提前到的人不在少数。等候室里已经满满当当,除了选手,还有各种各样来帮忙的同伴。

      孩子有父母老师带着,穿着校服的少男少女成群结队,带着墨镜、打扮时髦的大美人接过助手给的咖啡,让旁边的发型师轻点儿。

      乔宁昀一个人走进来,像一滴水流进河里那样不起眼。

      他转了一圈,没找到能坐的位置就去角落站着。

      没多久,抽签正式开始了。

      乔宁昀抽到的是4号,给记录人员报出来的时候收到了一堆同情的目光:4号啊,排那么前面,又是“死”的谐音,怎么看都不是个好号码。

      登记的小姐姐安慰了一句,“号码不代表什么,面试加油。”

      “谢谢。”乔宁昀拿好号码牌,对上“4”的数字还是唇角上扬。

      4挺好的呀。哆来咪发,4就是发,很吉利的。

      乔宁昀抽好号码就去卫生间了。那边有镜子,可以检查仪容。

      他刚到走廊,被叫住了,“乔宁昀?”

      乔宁昀回过头,看到了顾一铭。

      他愣了愣,下意识将随身带的文件袋举到身前当挡箭牌,“你、你好。”

      顾一铭皱皱眉,大步朝他走来。

      西装革履又是大长腿,步步生风直直逼近,愣是让乔宁昀吓得又退了一步。

      这、这是要打他吗?

      乔宁昀有点慌,正考虑要不要跑却发现顾一铭在半步外停下了。

      “去那里。”顾一铭指向安静的走廊尽头,先一步走了过去。

      乔宁昀瞧了瞧顾一铭高大宽厚的背影,低下头乖乖跟上。

      到了尽头,顾一铭自个儿站好了就直接发问,语气威严,“你说的事是参加海选?”

      乔宁昀听到严肃漠然的声音,差点左脚踩右脚没走稳最后一步,“是。我想好好准备,才把见面推到下一周的……”

      他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偷瞄顾一铭的表情。他没看清表情,反而和撞上顾一铭若有所思的目光,心里一颤,又怂怂地垂下脑袋。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顾一铭。

      之前,他对于原来的剧情是抽象的体会,现在,悲惨的炮灰剧情变得生动了起来。

      见到顾一铭,报复他的大BOSS都有了脸。

      他之前砸乱房间,留下离婚协议书离家出走,为了选拔拒绝见面……随便一件都足够惹怒顾一铭,很可能收到豪华报复大礼包的。

      乔宁昀心里紧张又害怕,抱好手里的文件瑟瑟发抖。

      顾一铭倒是没表现出怒气,淡定点头,“哦,选完再说。”

      乔宁昀赶紧报告一下什么时候选完,“我是4号,可能上午就能结束,确定了再告诉您?”

      顾一铭看出乔宁昀在把文件袋当盾牌使了。如果可以的话,乔宁昀可能还想把自己缩小,钻到文件袋后面避免与他面对面。

      我有这么可怕吗?顾一铭不再皱眉,还清清嗓子换了一个更温和的语气,“我今天要开会,没有时间。”

      “好,那就下次吧。”乔宁昀稍稍放松,终于不把文件袋抱得紧紧的了。

      顾一铭多问了一句,“里面装着什么?”

      事关海选,乔宁昀立刻有了交流的热情,眼睛里也带上了盈盈如水的光彩,“报名表,面试规则、面试经验还有歌曲资料。这首歌是我前几天刚学的,不大熟练。”

      顾一铭瞧着这样的乔宁昀,又想起了那天晚上。

      真的像变了个人似的。

      以前的乔宁昀只有挥霍钱财才会真心实意笑一笑,其余时候都是勉强勾勾唇角,满脸写着“我不想搭理你”的不爽,狂妄无礼,也就在家人面前乖巧点。

      现在的乔宁昀像是注入了什么精气神似的,由里到外发着光,柔柔的暖暖的叫人挪不开眼。

      顾一铭忍不住盯着看,希望乔宁昀继续说下去。

      “啊,我话太多了。”乔宁昀却停下了,抿着唇微微颔首。

      顾一铭盯着乔宁昀额前随之滑落的碎发,莫名想伸手帮忙捋一下。

      他刚刚抬手,就被不远处传来的声音打断了。

      “顾总!”陈秘书一边喊一边张望,看到他们直接跑了过来。

      顾一铭抬起的手一下子收回,转到领带稍稍整理又插回兜中。

      陈秘书走近了才发现自家老板身边站的人是乔宁昀,赶紧道歉,“夫人好。对不起,打扰到你们了。”

      乔宁昀马上表示,“没事,你们聊,我先走了。”

      陈秘书注意到乔宁昀胸前戴着面试号码牌,补了一句,“您要去面试吗?加油,一切顺利。”

      乔宁昀笑了,开心应声,“嗯!谢谢!”

      顾一铭听着这甜甜的应答,颇不是滋味。

      怎么跟一个见不上几次面的秘书说话那么轻松,跟他这个几乎天天见面的丈夫就拘谨恐惧得不得了?

      正好,乔宁昀转头要道别,看到他眉头紧皱瞬间笑容凝固,“呃,不打扰你工作了,再见。”

      说完就跑,步子小频率快,一句话来形容就是“不想被发现的逃跑”。

      顾一铭看着那慌张的身影,还是没明白自己哪里吓人了。

      陈秘书看看乔宁昀,又看看自家老板紧皱的眉头,试探问,“顾总,要不要我去把夫人请回来?”

      顾一铭立刻收好困惑的情绪,沉声道,“不必。去开会。”

      陈秘书只当是猜错,帮着指路,“好的。那边是高层专用的电梯,您小心台阶。”

      顾一铭率先走在前头,陈秘书跟上,顺便汇报锐星娱乐的状况。

      顾一铭却完全没把工作内容听进去。他等陈秘书说累停顿了,开口问了一句,“海选过程会录像吗?”

      陈秘书准备了许多关于工作的答案,没想到自个儿听到的是范围外的问题,“呃……会。保证是最好的摄像,最好的收音,看录像也是亲临现场一般的效果。”

      顾一铭点点头,没再问也没有其他吩咐。

      陈秘书却上了心,把顾一铭送到了会议室就出去找锐星娱乐的负责人,“把公司里最好的摄像派去海选现场拍摄,全程紧跟,一个镜头都不要放过。”

      陈秘书没有直接说出乔宁昀的面试号。

      拍老板马屁,也不能忽略了老板娘的感受。要是乔宁昀不喜欢搞特权,想要体验一把融入大众的感觉呢?还是全程跟拍最妥当。

      负责人体会不到背后的用心良苦,“为什么?”

      陈秘书翻个白眼,只敢在心里说真相:

      因为顾总想看老婆,又不好意思去看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琅仙女 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左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