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你们说我该怎么办呢?”到了单位,尤正平拉着手下小弟讲个不停,从郁华失业开始一直说到今早连个早安吻都没有,末了难过地求助。
      
      尤正平的头号小弟岑霄打了个哈欠,从墙角堆着的饮料箱子里拿出一瓶可乐,“吨吨吨”一口气喝下半瓶,悠闲地打了一个气嗝才缓缓道:“等过两天他找到工作就好了。”
      
      “就是就是,”小弟二师永福兴致缺缺地点头,“反正你们床头吵架床尾和,晚上回家让他给你一个晚安吻不就行了。”
      
      “还是不是兄弟了!”尤正平气得直砸桌子,“我的人生正经历前所未有的危机!”
      
      几个小弟齐刷刷地看向岑霄,用眼神示意岑霄,让他去安抚尤正平。
      
      岑霄喝掉剩下半瓶可乐,刺激的口感让他清醒不少。他随手将可乐瓶丢到垃圾桶中,来到尤正平面前道:“你先控制一下力道,还记得上个桌子是怎么报废的吗?”
      
      尤正平性格咋咋呼呼的,单身的时候还好,轻易不发飙。自从同郁华认识后,三天两头炸毛,从郁华给他做了顿饭到郁华身材特别好再到郁华……咳咳,接下来不能说了,总之,但凡有个风吹草动,尤正平都会控制不住力量毁掉一套桌椅。
      
      一开始岑霄他们还由着尤正平,恋爱中的人嘛,情绪有起伏太正常了。
      
      可是尤正平的情绪一起伏就是三年,每分每秒都处在热恋期,而且不管是高涨还是低谷,周围人都会遭殃。
      
      他砸了自己的桌子、岑霄的桌子、师永福的桌子、大家的桌子、库房里搬出来的桌子、别人不要的旧桌子……
      
      “你真的不能再砸了,”岑霄认真道,“现在这个桌子,是我们用以前碎掉桌子的残骸拼出来的,上级已经不允许我们申领办公用具了,省着点吧!”
      
      “就是就是!”师永福手上拎着一袋方便面,“吸溜吸溜”地吃着,“老大,你看看我,我的不锈钢饭盒都被你砸了,现在我吃个面只能用方便面的包装袋泡,我容易吗?拜托你控制一下吧,咱能谈个正常人的恋爱吗?”
      
      说话间,师永福一口气喝光包装袋里的热汤,将一次性筷子和包装袋扔进分类垃圾桶中,干净利索。
      
      尤正平疑惑地看向他:“你用包装袋泡面难道不是懒得刷饭盒吗?”
      
      “……”师永福忙转移话题,“这不重要,我们还是来聊聊郁华的事情吧。”
      
      尤正平听到“郁华”两个字就忘了懒得刷饭盒的事情,长长叹口气道:“你们说,是不是因为我赚得太少,让他压力过重,才会造成情感危机,他是不是要离婚了?”
      
      空腹喝可乐的岑霄无奈地揉揉额角,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掺和尤正平的事,当初只是想帮好兄弟摆脱长辈催婚,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大概四年前,那年尤正平才21岁,过得那叫一个潇洒,活得肆意轻狂,有空就带着兄弟们挑战各种极限运动,年轻的他活出了大家想要的样子。
      
      小弟们羡慕尤正平,家里却愁怀了,年轻人性子没定下来,贪玩不算什么,可尤正平能不能玩点安全的、正常的?他每次极限运动,长辈们都担心死了。
      
      这时尤正平七大姑八大姨中的某个长辈提议,这孩子是不是21年没谈过恋爱?男生嘛,谈个恋爱就稳重了,女朋友的话比我们这些长辈管用多了。
      
      于是家里人开始疯狂为尤正平介绍对象,尤正平顿时傻眼,追求自由生活的他抗议道:“我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呢,你们是不是太着急了?”
      
      长辈们:“没事没事,恋爱两三年再结婚也行的。”
      
      被逼无奈的尤正平急得直跳脚:“我不喜欢女人,我喜欢男的!”
      
      这只是他用来让长辈们停止相亲行为的借口,谁知长辈们商量过后,和蔼地说:“那……你是不是喜欢你朋友中的某个人?喜欢就带回家里,我看那个岑霄就……”
      
      尤正平瞬间惊恐,他完全无法想象那群训练时被自己狂虐的小弟们成为他的伴侣,他把脑袋摇成拨浪鼓:“不不不,我还没遇到喜欢的人呢!”
      
      长辈们:“你每天去搞那些要命的极限运动也碰不到好的对象啊,我们给你介绍吧。”
      
      长辈们不依不饶,大有你就算喜欢的不是人类,我们也能给你介绍一个的架势。
      
      尤正平深知相亲是躲不过去了,他灵机一动,既然自己不能拒绝长辈们,但可以让相亲对象看不上他啊!
      
      于是尤正平挑剔地说:“我喜欢的类型是……和我那群狐朋狗友反着的,有文化、长得比我帅、喜欢穿西装、至少会说五种外语、最好是国内985、211高校毕业的、年纪比我大一点但不能大太多、不能是体制内的、在企业里有发展前景的、未来月薪能养得起我的、一看就是社会精英的人!”
      
      苛刻的条件果然为难住家里人,正在尤正平眉飞色舞地为自己的机智点赞时,他的爸爸尤国栋斟酌着开口道:“我有个老战友,他退伍转业后自主创业,认识不少大企业的人,我让他帮忙介绍一下吧。”
      
      尤正平:“……”
      
      尤国栋用威严的语气道:“你要求这么高,我拉下老脸给你介绍到符合条件的人,到时你要是敢不去,哼!”
      
      冷哼间,尤国栋捏碎了手里的两个核桃。
      
      尤正平咽了下口水,强撑着道:“去,你们要是能帮我找到这么合心意的人,我当然要去,就是不知道人家能不能看上我。”
      
      说完他便落荒而逃,找小弟们商议接下来该怎么办。
      
      四年前岑霄也只是个愣头青,还没见识过人类的虚伪和情爱的无常,他和兄弟们绞尽脑汁帮尤正平出主意。
      
      尤国栋效率非常高,第二天安排好了相亲对象,让尤正平周末去相亲,并表示他和老战友作为介绍人也会陪同。
      
      “那可不行!”正筹谋搅黄相亲的尤正平忙道,“你们要是去了,到时候是我相亲还是你和你战友相亲啊!你们跟着我就不去了!”
      
      他态度十分坚决,尤国栋没办法,只能反复叮嘱尤正平,一定不能迟到。
      
      相亲当天,尤正平提前一个小时就到了约好的餐厅附近,用望远镜观察餐厅内出入的人。
      
      “老大,你看这么半天,看见什么了?”小弟师永福问道。
      
      “我在观察餐厅的档次,”尤正平在岑霄的越野车里低声解释,“这是一家非常有格调的中餐厅,能选择这家餐厅,代表我的相亲对象一定非常有品味,我要根据他的喜好,往反方向表现,这样他就会拒绝我,他看不上我可不是我的责任,哈哈哈哈哈!”
      
      岑霄道:“老大,你想让他拒绝你还不简单吗?我们几个把人堵在墙角揍一顿,让他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主动告诉你家长他高攀不起不就行了?”
      
      “你当我爸没想到吗?”尤正平咬牙切齿道,“他生怕我提前堵人,都没给我对方的照片!只告诉我餐厅包厢号,我得去了才知道相亲的人是谁!”
      
      这下小弟们没了主意,眼巴巴地看着尤正平。
      
      尤正平道:“没关系,我大概知道那个人的品味了,我打扮得非主流一点,举止粗俗,他肯定看不上我。”
      
      说罢几人掏出手机,在网上搜索非主流杀马特造型,翻了几张照片后,小弟们七嘴八舌地帮尤正平出主意改变造型——
      “你得穿带洞的衣服,我去旁边商店买把剪刀,给你把裤子和衣服剪成乞丐装。”
      “头发,洗剪吹七彩发色必不可少,你的头发太短,洗剪吹是难了,七彩还是可以挑战一下的,我去隔壁理发店买彩喷染发剂。”
      “吃东西时吧唧嘴,说话时嚼口香糖,我去买口香糖。”
      “还要穿人字拖,挠肚皮!我去买人字拖和痒痒挠。”
      “……”
      “……”
      
      小弟们“呼啦”一下下车买东西,留下尤正平一个人目瞪口呆,他这群傻小弟要把他弄成什么样子?
      
      小弟们带着各自属意的道具回来改造尤正平,他们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眼中满是真诚,正努力用自己的智慧帮助尤正平。
      “卧槽,你们该不会是故意折腾我吧?岑霄你把那彩喷给我放下,敢动我头发我弄死你!”尤正平在小弟们的围攻下无助地喊道。
      “痒痒挠是等会相亲用的道具吧,你挠我脚心干嘛?”
      尤正平激烈地挣扎,停在路边的越野车在几个人的努力下剧烈地振动起来。
      
      尤正平此刻已经意识到,这群小弟根本不是要帮他,而是趁机捉弄他!尤正平无助地冲向车门,这时岑霄道:“车门给我焊死了,今天尤正平绝对不能下车。嘿嘿嘿,老大,我们这都是为你好啊!”
      
      车门锁得死紧,尤正平挣扎着打开车窗,想从车窗逃出去。
      
      他脑袋刚探出车窗,后面的师永福便用剪刀剪开他新买的裤子,尤正平叫道:“你是不是人,我新买的裤子,今天才穿第一次!轻点,我大腿都出血了,救命啊!”
      
      尤正平拼命向车窗爬,试图逃出小弟们的魔掌,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车窗前,他举着手机对正在呼救的尤正平道:“需要帮忙吗?”
      
      车内顿时鸦雀无声。
      
      车外人透过车窗,看到尤正平被两人按住身体,剩下两人,一人正用痒痒挠挠他脚底,另一人用剪刀剪开了他的裤子。
      
      “请停止你们的行为,否则我就报警了。”车外人将手机翻转,屏幕正对着众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正是“110”。
      
      尤正平大张嘴巴,傻乎乎地看着那人英俊正义的容颜,大脑一片空白,只看到那双性感的唇一开一合,根本听不到那人在说什么。
      
      “我、我、我、我们就是开玩笑,”岑霄忙道,“我们几个是兄弟,他……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正受惩罚呢。”
      
      “是真的吗?”车外人严肃地问尤正平。
      
      “嘿嘿,”尤正平傻笑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郁华,他们说的是真的吗?如果是威胁你,你不要害怕,我会帮你的。”郁华深邃的眼睛望着尤正平,给了他无尽的勇气。
      
      “威胁个屁啊!”岑霄崩溃地说,“他天天欺负我们,好不容易有机会报复回来,还被当成不法分子了!”
      
      为自证清白,岑霄掏出手机,翻开相册,相册里有无数尤正平踩着他们的照片,岑霄一一给郁华看过,证明他们确实是一群损友的关系。
      
      郁华这才迟疑点头,不好意思地说:“抱歉,是我误会了。不过……闹归闹,尽量不要使用凶器,挣扎时可能会误伤到朋友。”
      
      师永福将手中的剪刀丢到一旁,举起双手道:“我发誓以后只用痒痒挠。”
      
      “打扰你们了。”郁华在车外向几人一一道歉,得到大家谅解后,才从车旁走过。
      
      尤正平的脖子跟着郁华移动,等他半个身子都探出车窗,才被几个损友拽回来。
      
      岑霄无力地说:“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教训你,还被人当成不法分子,没劲。”
      
      几个小弟也丧气地放下手中工具。
      
      尤正平却愣了一会神,“呵呵”傻笑两声,拍拍驾驶座上岑霄的肩膀:“你那七彩彩喷,给我喷一下。”
      
      岑霄瞪大眼睛:“你是头可断,头型不能乱吗?”
      
      “但是我……”尤正平又瞥了眼车窗外,“我好像一见钟情了……不行,我必须毁了这场相亲。今天这顿饭结束后,你们帮我找到刚才那个人!”
      
      由于老大对路过的人一见钟情,下定决定搅黄相亲局,几个小弟便齐心协力将尤正平弄成了非主流杀马特。
      
      尤正平顶着七彩绚丽的发色,一身被剪刀修剪出的洞洞装,脚踩人字拖,手挠腹肌,口中嚼着口香糖,迈着外八字走进约好的包厢。
      
      为了装出没素质的样子,他进门时吹出一个极大的泡泡,泡泡挡住视线,尤正平没看到包厢里等待的人是谁。
      
      但这不重要,不管今天和他相亲的人是谁,尤正平都要让对方对自己不满意。
      
      他口中吹着泡泡,一脚踩在桌子上。
      
      “嘭!”被吹到最大的泡泡破了,尤正平将口香糖嚼回口中,对着自己的相亲对象说:“你就是老子的……”
      
      “嗝!”尤正平看到对方的脸后猛抽一口气,口香糖直接卡到嗓子。
      
      “你没事吧?”相亲对象忙递过一杯水。
      
      他关切的眼神与方才在车外询问尤正平是否需要帮助时如出一辙,温柔又勇敢,充满了正义的光芒。
      
      “咳咳咳!”尤正平靠着喝水和疯狂咳嗽,终于吐出口香糖。
      
      他盯着郁华,狠抽一口气,伸出五根手指道:“忘掉刚才我进门后发生的所有事情,给我五分钟!”
      
      说罢尤正平狼狈地跑出包厢,临出门时跑得太急,人字拖扭了一下,他拖着扭伤的腿,一瘸一拐地跑向洗手间。
      
      郁华看着他的背影,坐回位子上,回忆着方才发生的事情,忍不住笑了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题外话:懒青觉得,用方便面包装袋泡面最好吃!!!
    今日照例有300个红包,咱们明天中午12点见,爱大家,么么哒(づ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