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早上05:59分,郁华在闹钟响铃前一分钟准时醒来,他关闭闹钟,轻手轻脚地下床,躺在他身边的尤正平睡得正香,丝毫没受到影响。
      
      郁华今年27岁,是尤正平的伴侣,国内Top3高校毕业,曾是某知名金融企业的人力资源主管,年薪几十万至百万。除却必要应酬、公司酒会等活动,他每天下午六点准时回家,晚上11点前睡觉,早晨6点前一两分钟起床,中午视工作情况休息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
      
      他有着远超实际年龄的沉着与稳重,深邃的眼中似乎总是藏着很多故事。常年健身的良好习惯让他身材极佳,笔挺西装藏住他的肌肉,将那份荷尔蒙转化为禁欲气息。
      
      郁华的厨艺非常好,他喜欢早一点起床,为伴侣尤正平准备丰盛的早餐,每次看着尤正平满足地吃下他做的早餐,郁华心中都会升起一种活着的快乐。
      
      早晨七点半,尤正平被早餐的香气唤醒,他夸张地伸了个懒腰,大大地打了个哈欠,抱着被子在床上拱了拱,顶着一头有些乱的头发,嘟囔道:“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呀?”
      
      郁华将早餐摆在餐桌上,对卧室中赖床的尤正平道:“你昨天说想吃广式早餐,我做了虾饺、烧麦、奶黄包、鱼片粥、炸云吞和蛋挞,还有烤香肠和红豆双皮奶,我昨晚没有准备太多,早晨时间有限,只做了这一点。”
      
      “这还叫一点吗?”尤正平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起来,他冲进浴室,飞快地洗漱。
      
      他与郁华三年前结婚,多年相处下来,尤正平已经养成了吃早餐的习惯,生物钟也逐渐规律起来。
      
      认识郁华前,尤正平的生活作息要多糟有多糟。
      
      他每天玩手机玩到凌晨三点多,上午9点上班,他08:30被第一个闹钟吵醒,关掉闹钟后翻身再睡一觉,08:40分第二个闹钟响起,一直到08:50分,第三个被设置成尖锐警笛声的闹钟嗡鸣作响,尤正平才会跳下床,用3分钟时间胡乱洗漱穿衣,一路狂奔到离宿舍不远的单位,9点准时打卡。
      
      早餐从来不吃,午餐永远是重口味的麻辣烫、火锅类的高热量重口味食品,晚上夜宵不断,深夜23点还会点一份烧烤啤酒,吃到撑为止。
      
      年轻的尤正平喜欢爽快吃、爽快玩,饭要大口吃,酒要大口喝,游戏要通宵玩,夜晚才是年轻人的狂欢,“生时何必多睡,死后自会长眠”是他用来搪塞长辈的话,活得肆意飞扬是尤正平向往的生活。
      
      直到与郁华相识相恋,尤正平才慢慢学会早睡早起,晚上也戒掉了夜宵。
      
      他冲了个澡,吹过头发后撩了下自己浓密的头发,想到那群还在通宵熬夜日渐脱发的狐朋狗友,尤正平臭美地笑了下,拿起梳子准备梳一个年轻靓丽帅气逼人的发型。
      
      他对着镜子左梳梳,右梳梳,总有那么一缕倔强的头发始终竖在中间,像一根指天怼地放浪不羁的呆毛。
      
      尤正平拎着梳子凑到摆好早餐的郁华身边:“有根头发翘起来了,给我梳一下呗。”
      
      郁华不仅厨艺好,还有堪比理发店托尼老师的神奇剪刀手,他只要稍微料理一下,尤正平的头型就会变得帅气又个性,不服帖的呆毛在郁华手下瞬间柔顺丝滑。
      
      郁华看了眼尤正平的头发,抽了一张纸巾擦擦手,淡淡道:“我手上有油不方便,你用发胶处理一下吧。”
      
      “哦。”尤正平期待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下去,他看了面无表情的郁华,也没处理翘起来的头发,将木梳随手丢进浴室,不开心地坐在餐桌前。
      
      早餐很好吃,尤正平刚吃了个虾饺,就见郁华在收拾厨具,不由问道:“你不和我一起吃吗?”
      
      “你洗澡时我先吃过了。”郁华背对着尤正平道。
      
      美味的早餐顿时味同嚼蜡,尤正平艰难地一口口将食物咽下去,他决定今天一整天都不和郁华说话!
      
      索然无味地吃过早餐,尤正平穿上郁华昨天帮他准备好的衣服,忍不住又凑到厨房。
      
      郁华正在刷碗,房间里只有“哗啦啦”的水声。
      
      “那个……”尤正平焦躁地在郁华旁边转圈,“你今天有什么事吗?”
      
      水声停止,郁华低头盯着碗,语气中毫无感情:“做家务,然后去找工作。”
      
      “哦……”尤正平硬是把脸挤到郁华面前,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侧脸,“那我上班去啦,你找工作加油!”
      
      郁华偏头,无视尤正平的暗示,平静道:“路上小心。”
      
      潜台词是“你可以走了,不要妨碍我做家务”。
      
      尤正平盯了郁华一会儿,抽了下鼻子,转身就离开家,冲到车库,把自己关进车里,掏出手机给小弟岑霄打电话:“郁华不理我了,他没有帮我梳头,没有和我一起吃早餐,出门前都没给我一个早安吻,他是不是想离婚了?不行,我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可心的,我绝对不离婚!”
      
      电话那边传来岑霄迷迷糊糊的声音:“我说,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钟?”
      
      “8点20,还有40分钟上班,有什么问题吗?”尤正平理直气壮地说。
      
      “你也知道是8点20不是8点50啊!”岑霄在电话那头吼道,“我第一个闹钟8点40才响,你知道这个时间段每一分钟的睡眠对我来说都是无比珍贵吗?我现在就去睡回笼觉,你就是有天大的事,也请你等到9点上班以后再聊。”
      
      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尤正平再打过去已经是关机了。
      
      他气得敲了下方向盘,对着手机怒吼:“我8点20打电话有错吗?一群晚不睡早不起的夜猫子,早晚熬夜到秃头!”
      
      尤正平对着手机发了一会火,最终无力地趴在方向盘上,想着最近几天他和郁华的相处情况。
      
      一星期前,他下班回家,见郁华竟早早回家做好了晚饭,并死气沉沉地告诉他:“我被开除了。”
      
      好像是郁华得罪了公司的领导层,直接被开除了,公司倒是给了违约金,但郁华说都赔给公司领导做医疗费了,他还倒搭一笔钱。尤正平觉得这是他们公司恶意扣款,郁华的工资凭什么要给领导做医药费,他气得想要带着兄弟们去郁华公司门前闹,被郁华拦住了。
      
      两人住的房子是郁华贷款买的,每个月房贷超过8000,他们的存款一个月前刚给尤正平买了车,剩下的钱只够还两三个月房贷。
      
      尤正平是街道办的临时工,月薪2500,一年加起来刚刚够他新买那辆耗油量极高越野车的养车费,生活费和房租一点忙也帮不上。
      
      郁华当时承诺,他会很快找到工作,不会让尤正平担心。
      
      可是这一周过去,郁华几次碰壁,整个人变得越来越沉默冷淡。他们整整一个星期没有拥抱、接吻还有那啥,今天更是过分,连一点肢体接触都没有,问就是没心情。
      
      尤正平都要愁疯了,再也不能这么过了,他必须想个办法!
      
      在车内惆怅了五分钟,8点30,尤正平一脚油门将车飞出车库,他要去单位找自己那群小弟商量该怎么让郁华心情好起来!
      
      尤正平的车开出去时,郁华站在窗前静静地从楼上看着他一路走远。
      
      一直到再也看不到车,郁华才缓缓地将视线放在洗碗池上,水池中的碗全碎了。
      
      郁华伸手将碎片捡起来,丢进垃圾桶里,他随手一丢,垃圾桶裂了。
      
      见到这一幕,郁华无力坐在餐桌前,手臂撑在桌子上,“咔嚓”一声,餐桌和他坐的椅子四分五裂,上好的楠木家具变成了一堆碎木头。
      
      郁华站起身,捏住自己的手,深呼吸、再深呼吸,终于控制住了力气,没有把脚下的瓷砖踩碎。
      
      郁华无奈地扶额,这些天,他趁着尤正平不在家的时候,已经换了三次家具、餐具和厨具了,还加急找人修了修地面上的瓷砖。
      
      他有件事一直瞒着尤正平,他曾是个穿越者,在无数个世界中穿越,进行着各种生死绝境游戏。他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终于获得了最强的力量,成为最终的通关者。
      
      通关者可以许一个愿望,无论多么难的愿望都可以实现,哪怕是成为宇宙霸主都可以。
      
      郁华的愿望却是:“我想成为一个普通人,在普通的世界,从事着普通的工作,认识一个普通又可爱的伴侣,与他相知相爱,平平静静地度过一生。”
      
      于是他封印了全部力量,来到这个世界,成为一名普通的学生。郁华靠着自己的努力,考上好大学,找到好工作,又认识了尤正平,过上梦寐以求的平静生活。
      
      郁华觉得,与尤正平相伴的一生就是他渴望的幸福,可是在一星期前,他的幸福被打破了。
      
      当时他公司领导摔倒,郁华上前去搀扶,却因力量过猛,一掌将领导的脑袋捶到了墙上。
      
      领导重伤进医院,公司没有追究郁华的刑事责任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他们辞退了郁华,郁华拿出一部分积蓄,和违约金一起给领导付了医药费。
      
      被捶到脑震荡的领导还算友善,他劝郁华去看看精神科,是不是压力过大导致他产生了暴力倾向,要及早治疗。
      
      郁华则是知道,这不是暴力倾向,而是他封印的力量正在苏醒。
      
      这股力量十分不稳定,时强时弱的,每当郁华觉得自己可以控制好时,力量就会突然增加一点,让他不停破坏身边的事物。
      
      这导致郁华这些日子完全不敢碰尤正平,生怕爱人像公司领导一样,被他一掌砸到墙里。
      
      身边的物品坏了没关系,只要花钱再买就好了,尤正平绝对不能受伤。
      
      郁华当然看出来,今早尤正平在不断找机会与自己亲近,但他不敢,担心力道控制不好,害尤正平住院。
      
      家里的残局还要收拾,郁华深呼吸一口气,双掌交握了好多次,确定这一次可以控制好力度,才小心翼翼地拿起手机,在网上买了同款的桌子和餐具,并嘱咐商家一定要在下午三点前送到。
      
      下单成功后,郁华心神微微一松,手掌力道没控制好,“嘭”地一声,手机被捏碎了。
      
      郁华:“……”
      
      郁华盯着手机的残骸,心中一片悲凉。他的平静生活,还能继续下去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啦,郁华攻,尤正平受,每天更新时间是中午12点前。
    照例,前三百条评论有红包,爱大家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