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尤正平火速飞到洗手间与小弟们集合,小弟们探头探脑地问道:“怎么样,把你的相亲对象吓到了吧?”
      
      “闭嘴吧!”尤正平拍了下说话小弟的后脑勺,“赶快给我弄套正常的衣服,还有头发,我的天,这五颜六色的头发要怎么办!”
      
      小弟们被喜怒无常的老大弄呆了,上一秒还要搅黄相亲,下一秒就准备和相亲对象白头到老,老大的脾气,夏日的雨,说来就来啊。
      
      岑霄瞥了眼洗手间的水龙头,迅速向师永福使了个眼色,师永福迅速堵住洗手间的门,不让外面的人进洗手间。
      
      “老大,控制点脾气。”岑霄指着热感应水龙头道,所有水龙头都在“哗哗”淌水。
      
      尤正平忙平心静气,不让自己的特殊能力影响到周围事物。
      
      他是守护者中异能最强同时也是最难控制能力的人,为了稳定情绪,控制好能力,尤正平封闭训练结束后挑战各种极限运动,他要需要体验各种极端情绪,在挑战中掌控异能。
      
      尤正平体验过濒临的死亡的绝望、对未知的恐惧、队友遇难的焦虑等大喜大悲的极端情绪,为了控制好自己,他将试过的情感全部体验一遍。父母只看到他做极限运动,却不知道尤正平曾在漆黑的房屋中,独自一人待过一个月以上。
      
      他深知自己是把双刃剑,要完全掌握这把剑,就必须克服一切困难。
      
      他原本已经成功了,谁知相个亲便前功尽弃了。
      
      各种情绪都体验了,唯独没谈过恋爱。
      
      一群小弟连忙从洗手间窗户跳出去找衣服,他们训练有素身手矫健,五分钟内陆续返回,帮尤正平准备了西装领带皮鞋。
      
      “头发实在没办法了,”师永福道,“要不你用假发对付对付吧,我找了顶和你以前发型最像的假发。”
      
      几人一番努力,终于将尤正平的情绪稳定下来,水龙头也不再自动出水了。
      
      岑霄打开洗手间的门,对尤正平竖起大拇指:“老大,加油拿下他,你可以的!”
      
      尤正平觉得身上的西装好似化为护甲,对小弟们点点头,整理下领带和假发,顶着一副仿佛要征服整个宇宙的表情走了出去。
      
      他刚离开洗手间,几个小弟就吓得瘫在地上,老大这个恋爱谈出了世界大战的危机感。
      
      尤正平看了眼手表,他对郁华说好的是五分钟,却用了十五分钟,也不知道郁华有没有等得不耐烦离开。
      
      他深呼吸一口气,打开包厢门,见郁华已经脱下西装外套,穿着一件深灰色的衬衫,指节有力的手端着充满古典气息的茶壶,正在向两个茶盏中倒茶。
      
      倒好茶,郁华放下茶壶,转头看向站在门边的尤正平,没有询问他出去这么久做了什么,也没有在意他前后反差过大的装束,而是站起身,在茶香中微笑道:“你回来了。”
      
      那个瞬间,尤正平听到心脏跳到喉咙的巨大响声。
      
      “噗通”、“噗通”。
      
      他木呆呆地跟着郁华来到座位上,郁华递过菜谱道:“我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只点了些凉菜和糕点,主菜等你回来点。”
      
      尤正平根本看不到菜谱上写着什么,胡乱点了几个菜。
      
      等菜的间隙,两人喝喝茶聊聊天。
      
      郁华坦诚地说道:“我今天原本是来拒绝相亲的。”
      
      尤正平捂住心脏,暗暗告诉自己,控制住,一定要控制住,异能一旦暴走,郁华会受伤的!
      
      大概是想要保护郁华的心占了上风,尤正平硬生生忍住了,耐心地听郁华讲述他为什么来相亲。
      
      郁华今年23岁,比尤正平大两岁。他在公司刚刚工作一年多,实习期转正后在公司人力资源部做HR助理。昨天,公司总经理忽然将单位内25岁以下全部男性都叫来,把长相一般的赶走,留下几个颜值高的。
      
      总经理说,有一笔数量可观的投资,能否谈下来,就看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了。
      
      在总经理的描述中,一个特别特别有钱的投资公司老总(即尤正平父亲的老战友)有个脾气暴躁爱打人的晚辈,性别男,正在物色优秀的伴侣。他们公司目前在争取一笔投资,虽然这件事不一定能左右投资商爸爸的想法,但总归是个拉近关系的机会。
      
      刚步入社会的年轻员工们哪想到出来工作还要卖个色相,纷纷表示性取向不同无法胜任。总经理无奈,只能采用最古老最原始的方式——抽签。
      
      郁华中签,对方看过他的学历和照片也对郁华十分满意,总经理表示,去了必须好好表现,只有对方拒绝他的份,他没有婉拒的资格。
      
      郁华当然不会对资本势力低头,他也不会放相亲对象鸽子,这一次就是来当面讲清缘由的。
      
      “啊……”尤正平的心跳平静下来,他看着郁华,一脸忧伤。
      
      本来这是件好事,双方都是被逼相亲,都是抱着拒绝的想法来的,见面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回去对长辈/领导说对方没看上自己,两全其美,一拍即合。
      
      偏偏……
      
      尤正平盯着手中握着的茶盏,见茶水都结冰了,忙深吸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
      
      郁华用平和的声音道:“我是一个胸无大志的人,对未来的规划是能平静普通地度过一生就好。说实话,我没恋爱过,也不知道该怎么恋爱。
      “我的情感规划是,按部就班地遇到一个和我一样向往温馨家庭的人,是男是女都没关系。恋爱一段时间后,30岁以前组建家庭。日子可能会很琐碎,会被鸡毛蒜皮的小事堆满后半生,也许还会发生一些争吵,但这就是生活。
      “吵吵闹闹半辈子,到老年时,我和我的爱人能够对年轻时发生的一切释然,我们手牵着手,携手白头。”
      
      他描绘的平静生活太过美好,让尤正平的情绪缓和不少。
      
      尤正平不敢直视郁华的眼睛,他低头看着结了一层浮冰的茶水,心想他不可能给郁华这样的未来。
      
      失恋了,尤正平借喝茶的动作掩饰控制不住的表情,像喝啤酒一样,一口干掉了这杯冰茶。
      
      “正好,我是被家里逼着相亲的,我还想再玩几年呢。”尤正平一把将茶杯摔在桌子上,表情坚毅,他是个坚强的人,不会被这样的小事打倒!
      
      此刻在隔壁包厢暗中偷听的小弟们要急死了,他们真怕失恋后的尤正平原地爆炸。
      
      师永福用口型无声道:要不要向上级汇报,开启一级紧急预案?
      
      岑霄耳朵贴在墙壁上,对众人摇摇头:再等等,或许还有转机。
      
      尤正平把茶杯摔在桌子上后起身就要走,他必须尽快离开包厢,开车到没人的地方,防止异能暴走。
      
      “请等一下!”郁华忙拉住尤正平的手,认真地说,“请听我继续说下去,好吗?”
      
      还有什么可说的,尤正平悲愤地一把扯下假发,顶着网兜,像个五颜六色的秃子般看着郁华。
      
      郁华用了好大力气才忍住笑,他的情绪管理是一流的,穿越世界时不管遇到多么危险的事,他都能面不改色,见到尤正平后却两次险些破功。
      
      天知道方才离开那辆越野车后,他拐进角落里毫无形象地笑了多久。
      
      好不容易止住笑,在包厢中正在思索拒绝对方的说辞时,尤正平吹着泡泡糖走进来,见到他那彩虹色脑袋,郁华险些又爆笑出声。
      
      好在尤正平冲出包厢,给了郁华十五分钟偷笑的时间。
      
      尤正平以为他看到的是优雅倒茶的郁华,实际上笑到腹肌酸疼的郁华,借倒茶的动作掩盖无处安放的爆笑。
      
      “以上只是我的理想主义,”郁华捡起假发,视线不敢落在尤正平的网兜七彩脑袋上,他盯着假发说,“刚才你走进包厢时,我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有多幼稚。”
      
      “嗯?”尤正平用小心翼翼满怀期待的眼神看向郁华的……头顶,郁华低头看假发看不到他的眼睛啊!
      
      “我想象的平静生活,是黑白色的。”郁华深情地对假发道,“我有预感,错过你,我会失去让生活填满色彩的唯一机会。”
      
      爆笑也好,怜爱也好,郁华必须承认一件事,他被尤正平可爱到了。
      
      越野车车窗外遇到尤正平的瞬间,郁华在他身上看到了无尽的生机和活力,那一刻他知道,错过这个人,他的生活就真的只是一滩平静的死水了。
      
      于是郁华悄悄地记下车牌号,打算认真礼貌地拒绝相亲对象后,按照车牌号去寻找那双充满活力的眼睛。
      
      而生活极具戏剧性,几分钟后,他就在相亲约好的包厢中看到那更加浓烈的色彩。
      
      “你是在说,想跟我认真交往吗?”尤正平半蹲着,仰起脸,一定要直视郁华的双眼。
      
      郁华:“……”
      
      他抬起头,用最大的毅力直视尤正平:“对,我不希望我们的感情起源于被逼无奈,所以我要先向你解释相亲的原委,再请你允许我追求你。”
      
      说话间,郁华动作轻柔地将假发戴在尤正平头上,这才露出会心一笑。
      
      那一幕在尤正平心中定格,成为他恋爱中最值得珍藏的画面之一。
      
      也成为岑霄等人的恶梦。
      
      四年了,整整四年了,每次恋爱有什么新进展或者困扰,尤正平都会把这件事说一遍。
      
      这一次郁华失业,两人关系达到冰点,尤正平又忍不住道:“你们不知道他对我有多好。”
      
      其实知道的,你说过好几百次了。岑霄等几名小弟交换了个视线,开始安静地听尤正平说郁华出现在越野车窗外时的正义眼神,包厢中等待尤正平换衣服时的耐心体贴,抬手为他戴上假发时的温柔笑意……
      
      末了,尤正平总结道:“这次他一定是太难过了,我该怎么帮他?”
      
      岑霄抹了把脸,刚想回答,忽然一个陌生的声音插/进来:“他应该还是为家里的经济状况担忧吧,你月薪确实太低了。”
      
      “是啊,我……”尤正平表情瞬间冷漠,“你是谁?”
      
      岑霄等人这才发现,一个穿得极其闪亮骚包,宛若一只孔雀般的男人站在众人中间,他们竟不知这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我啊,”那人摘下墨镜,露出一双桃花眼,他从衣兜中拿出身份证,“我来开居住证明,才一进来就听到你在说爱人对你冷淡了。”
      
      “居住证明到对面社区开。”尤正平严肃地说道。
      
      “这里不是社区吗?”孔雀男疑惑道。
      
      “我们这里是街道办应急临时办事处,只有社区和地方派出所忙不过来时,才会让我们帮忙。公章在对面社区,你去那里开。”尤正平的回答十分官方。
      
      “这样啊,那打扰了。”孔雀男临走前还对尤正平抛了个媚眼,“你要赚钱,才能帮爱人减轻生活压力。”
      
      “嗯,多谢你的建议。”尤正平起身,送孔雀男离开。
      
      孔雀男走后,尤正平立刻道:“查监控,看他是什么时候走进来的。”
      
      岑霄调出监控回放,见孔雀男站在门外大概有三分钟,这期间尤正平一直在讲述恋爱史和最近婚姻生活的烦恼,没有提到异能相关。
      
      他们受过训练,平时说话办事都很小心,就算必须提到任务、异能也会用暗语,绝对不会直接说出来。
      
      “你们送台账资料去社区,”尤正平吩咐两个小弟,“观察一下这个人。”
      
      “有问题吗?”岑霄问道。
      
      “站在门前三分钟我们竟没有人发现他,他可能是普通人吗?”尤正平正色道,“你跟我去公安局调查他的全部档案资料。”
      
      方才孔雀男拿出身份证的瞬间,尤正平已经记住了他的身份证号码。
      
      众人分头行动,尤正平与岑霄去公安局的路上一直沉默不语,岑霄心想,他们老大虽然谈恋爱不靠谱,但执行任务的能力还是一流的。
      
      临到公安局门前,尤正平忽然道:“我这些年一直被郁华养,津补贴和奖金全偷偷攒着,大概就三四百万的存款,你说我告诉郁华我中奖了,怎么样?”
      
      岑霄:“……”
      
      他抽了抽嘴角道:“我觉得郁华应该不像你那么……简单好骗。”
      
      “哦,那还得再想个办法。”尤正平叹道。

  • 作者有话要说:  郁华:我们无限流闯关者受过专业的训练,无论多么好笑,我们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今日依旧有三百个随机红包,咱们明天中午12点见,爱大家(づ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