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玫瑰庄园04 ...

  •   外面的风有些大,三个人回到屋内。
      
      对于另外两人的尴尬,希恩依旧表现得毫不知情。
      
      “你们以前就认识吗?真是太巧了。”
      
      “我和莉莉安是一起长大的。”艾瑞克斯抿了下唇说,“是关系很好的朋友。”
      
      “这样,”希恩转头问,“莉莉安,你怎么没和我提过?”
      
      “我……”莉莉安眼神飘忽。
      
      “应该是忘了吧。”艾瑞克斯接过话头,“毕竟我和莉莉安也很久没见过面了。”
      
      或许是因为两人间不可多说的私情,身份尴尬的希恩反而在谈话里占了主导权。
      
      闲聊的氛围不算轻松,聊了几句希恩倒有种在询问犯人的微妙感。
      
      知道自己想知道的后,希恩也不准备浪费时间,便找了借口离开。
      
      当拄着手杖起身的时候,他明显察觉莉莉安僵硬的肩膀一下放松了下来。
      
      对于莉莉安,希恩的感情有些复杂。
      
      美丽善良的人总是容易获得他人的好感。
      
      虽然谈不上强烈火热的爱意,但希恩也承认了这段政治婚姻,并努力践行着当日教堂内许下的诺言。
      
      “爱惜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
      
      奥斯卡公爵家的千金愿意嫁给他,在曾经的希恩看来,算是自己被收养以外另一个奇迹。
      
      所以结婚以来,他对莉莉安有求必应,尽力习惯丈夫的角色。
      
      希恩第一次见莉莉安就是在玫瑰庄园,那时他才十五岁,每天想着都还是如何在家庭教师的魔法课上蒙混过关。
      
      那个时候的他不知道艾瑞克斯的存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永远达不到玛丽夫人的期待。
      
      这个时候的他一边厌恶着自己的无能,一边压榨着自己的天赋,只为了得到身边人的认可。
      
      每天的生活很压抑,他就想一块雪白的石膏,通过训斥和鞭打,玛丽夫人将他镌刻成想要的模样。
      
      要优雅。
      
      要自制。
      
      要感恩。
      
      这三条贵族的锁链每时每刻都在束缚着他的本性。
      
      对莉莉安有好感,是因为和对方相处时的轻松。
      
      大部分人都会害怕希恩阴森可怖的外貌。
      
      这是人之常情,他很理解。
      
      即使他是圣维亚帝国的子爵,谁又会喜欢和一个带着奇怪面具的瘸子独处。
      
      莉莉安是个例外。
      
      他与莉莉安初次见面时,美丽的少女只是微微诧异了下,随后就朝着他双腿略微屈膝,不慌不忙得提起裙摆的两侧。
      
      “您就是希恩子爵吗?我是莉莉安,很高兴见到您。”
      
      优雅的姿态犹如波光粼粼湖面上高贵的白天鹅,闪耀着飞落在他荒芜的精神世界里。
      
      给人命中注定的错觉。
      
      之后发生的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相识、订婚、结婚。
      
      他们会以恩爱的样子参加宴会,而回到庄园后,他们又会默契地相敬如宾。
      
      浪漫邂逅始于别有所图。
      
      事实证明,天上不会白掉馅饼。
      
      如果有,那也是他人故意送到你嘴边的鱼饵。
      
      认清现实后的希恩也准备咬断这根鱼线了。
      
      不想沦为棋子,自己就要成为棋手。
      
      而如果想要操控棋盘,首先手里要准备足够的棋子。 
      
      在书房里安静呆了几天后,希恩就让乔向玛丽夫人提议为艾瑞克斯的归来举办一场盛大的宴会。
      
      这是将艾瑞克斯重新迎回上流圈子的好机会。
      
      玛丽夫人没有拒绝的理由。
      
      于是,在十日后,一场盛大的宴会在玫瑰庄园拉开序幕。
      
      而身为艾瑞克斯兄弟的希恩,自然也得到了玛丽夫人的批准出席这场宴会。
      
      当夜幕落下之时,玫瑰庄园打开了所有的水晶灯,透过五彩斑斓的玫瑰窗,散射出迷离绚烂的光芒。神圣的光明神石像屹立在芬芳的花园里,一辆辆马车陆陆续续停了下来。
      
      圣维亚的贵族们踩在柔软的地毯上,三三两两说笑着走来,男人们昂着下巴,带着波浪曲线的礼帽,女人们束紧着腰身,拖着性感雍容的裙撑,人人手里握着请柬和一只深红色的玫瑰,依次走进这座尖顶式的城堡里。
      
      来的人比想象中多。
      
      自诺曼子爵去世后,卡贝德家族早已不如往日,而身为废物子爵的希恩自是没有这么大的情面。
      
      这些人能来都是看在玛丽夫人魔导师的身份上。
      
      “奥斯卡公爵似乎来不了了。”希恩望向身边的少女说。
      
      “嗯,女王陛下让父亲去了北方领地,赶不回来了。”如此大的场面,身为女主人莉莉安有点紧张,“好多人…玛丽夫人还不来吗?”
      
      “母亲,应该会晚些露面,这场宴会是为艾瑞克斯准备的。”
      
      希恩望向不远处,此时艾瑞克斯已经被贵族少女们簇拥在了中间。
      
      “您是希恩子爵的亲弟弟吗?”
      
      “您喜欢骑马吗?”
      
      “听说这些年您都在外旅行,有什么有趣的见闻吗?”
      
      ……
      ……
      艾瑞克斯面带微笑,言行举止彬彬有礼,而对于高大英俊的男人,少女们也毫不吝啬自己的热情。
      
      而坐在希恩身边的莉莉安则显得不怎么高兴,有些无精打采。
      
      过了会儿,清脆的铃声打破了融洽的气氛,客人们也不再交谈。
      
      身着礼服的小提琴手和钢琴手从旋转的楼梯下走出,大厅内的灯光也变得格外明亮。
      
      跳舞是宴会里必不可少的一环。
      
      希恩腿脚不便,无法参加。
      
      因此,身为子爵夫人的莉莉安也只能在大厅边缘坐着,看着她心爱的艾瑞克斯将吻落在别的少女的手背上。
      
      指挥棒随着经典的舞曲挥舞,当两具年轻的身体翩翩起舞时,莉莉安似乎忍耐到了极限,无法再保持安静观看下去了。
      
      “我有些闷了。”莉莉安轻声说,“想出去走走。”
      
      “要我陪你一起吗?”希恩问。
      
      “没关系,就在花园里,过会儿就回来。”
      
      希恩点点头,没有强求。
      
      莉莉安走后没多久,一曲终了,灯光下英俊的男人也松开美丽舞伴的手,抽身离开了宴会,消失在了黑夜里。
      
      见状,希恩挑了下眉,拄着手杖往大厅中央走去。
      
      舞会结束后,丰盛的美食一盘盘送到长长的餐桌上,甘甜的美酒像喷泉一样散落供客人们自饮。
      
      希恩的目光落在了两个妙龄少女身上,她们左右张望着似乎在找什么人。
      
      “露西小姐,海伦小姐。”希恩缓慢走了过去,“宴会还愉快吗?”
      
      “希恩子爵,晚上好。”
      
      “露西小姐,怎么不见您的哥哥西斯特男爵?”希恩问。
      
      “哥哥去和人玩牌去了。”见到希恩,这位名为露西的少女仿佛看见了救星,“子爵,那、那个……您有看见艾瑞克斯先生吗?”
      
      “您找他有什么事吗?”
      
      “我、我想和他道歉。”穿着蓝裙子的露西小姐神情沮丧说,“那个……刚刚舞会的时候,艾瑞克斯先生中途离开了,我想一定是因为我不小心踩到他的脚,惹他不快了。”
      
      “怎么会?艾瑞克斯不是这样斤斤计较的人。”希恩温和安慰道,“我想您一定是误会了,刚刚我瞧见他往玫瑰花园的方向走去了,或许是为您准备惊喜了也说不定。”
      
      “真、真的吗?”露西小姐的脸上泛着微微的羞涩。
      
      “也许吧,浪漫的魅力不就在于此吗?祝你们玩得愉快。”希恩的语气带了点玩笑,说完行了礼,举着酒杯就往另一处走去了。
      
      大厅的中央一般是留给主人的。
      
      而当主人或者主角都不在时,那个位置是留给权利的。
      
      权利最高的人就像一座高塔,以他为中心,放射出复杂交错的交际分支。
      
      希恩从人群中穿过,走到灯光最亮的地方,终于见到了这位穿着华贵挺着啤酒肚的“高塔”。
      
      亨利大公,当今卡瑞娜女王的亲弟弟,有着帝国的唯一铸币权,在坊间传闻里他就是圣维亚帝国金钱的源头。
      
      这样的大人物来参加艾瑞克斯这样小辈的宴会可以说是屈尊了。
      
      玛丽夫人的交际手段令人佩服,为了给自己的儿子铺路也是费尽心机。
      
      而今晚,这位大公同样也是希恩的目标。
      
      还未走到面前,希恩就被两个身形高大的侍卫拦了下来。
      
      “子爵,请您稍等。”
      
      希恩往里面望了眼,瞧见桌面上落成一堆的扑克纸牌,心里便有了数。
      
      “没关系,想来大公正在兴头上。”
      
      话音刚落,两具高大的身影后就传来了愉悦的笑声。
      
      看来好赌的亨利大公又赚了一小笔财富。
      
      “希恩子爵。”
      
      听到声音,两个侍卫退后为希恩让出一条路来。
      
      “亨利大公,晚上好。”希恩弯腰行礼,语气谦卑,“不知今日的宴会您还满意吗?”
      
      “啊,刚刚我和西斯特玩了把牌,宴会很有意思,就是怎么不见玛丽夫人?”亨利大公倚在松软的椅背上,手里握着刚赢来的筹码。
      
      “母亲身体有些不适,我正是代替她来见大公的。”
      
      亨利大公抛筹码的手停了下来,语气迟疑,“你?”
      
      “是的。”希恩的语气像斩铁般肯定。
      
      “哦?是吗,虽说谁来都一样,不过我以为来的会是你的兄弟艾瑞克斯。”亨利大公笑了笑,随后摆了摆手,“既然来了,就坐下吧,你的腿不好,站着多累啊。”
      
      希恩没有推辞,依言坐下。
      
      到目前为止,他都侥幸一一猜中了。
      
      亨利大公的到来不同寻常,这中间确实和玛丽夫人存在着某些交易。
      
      希恩正欲开口,继续诱导对方说出更多的信息。
      
      谁料亨利大公却打乱了节奏,先提出了条件。
      
      “玛丽夫人应该和你说过,我只和聪明人合作。”啪的一声,亨利大公将一枚印有女王头像的金币推到了希恩的面前,“先和我玩一局如何?”
      
      “不知大公想玩些什么?”
      
      “当然是聪明人的游戏。”亨利大公抓起桌上的纸牌,“别急着答应,我玩东西都是要带赌注的?”
      
      “那大公想赌什么?老实说,虽然我是子爵,但口袋里的金币不见得比路上平民多。”
      
      “哈哈哈。”亨利大公被希恩的话逗乐了,目光落在青年白皙的指尖,“确实你手上带着的竟然是枚玻璃戒指,我家仆人都不戴这种廉价的首饰。”
      
      希恩的眼睛微微眯起。
      
      “真有趣,那我就赌点别的。我想想……那就赌你的面具好了。”
      
      “面具?”希恩的眉头皱了起来。
      
      “是啊,我很好奇你面具后面的脸。如果输了的话,你就在宴会上当众露出你的脸怎么样?”
      
      这是想羞辱他吗?
      
      还真是傲慢贵族做事的风格。
      
      希恩望着亨利大公似笑非笑,满是玩味的脸,嘴角微微咧开,没有马上答复
      
      就在亨利大公等得快不耐烦的时候,突然一声响亮的巴掌割裂开宴会的空气。
      
      希恩眼帘微微垂下。
      
      “露西?!”
      
      身后一直站着的西特斯男爵连忙赶过去。
      
      人群中央,只见莉莉安放下手臂,情绪激动,神情有些无措。
      
      而跌坐在地上的露西小姐则捂着脸小声抽泣了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注:
    1.圣维亚货币体系。
    金币:又称“女王币”,印有卡瑞娜女王头像,相当于现在一百块的购买力。
    银币:印有皇冠太阳的图案,圣维亚国徽,相当于十块钱购买力。
    铜币:印着教会十字架,相当于一块钱购买力。
    惹,这本文是放飞自我之作,不是甜宠,不是甜宠。
    男主也和我以往写得不大一样,他的三观与我无关。
    CP未定,单箭头不少,看剧情发展定,大家自行买股,盈亏自负。
    【日更,暂定晚上九点,文不短,谨慎入坑,谨慎入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