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玫瑰庄园05 ...

  •   “天呐,竟然出手打人。”
      
      “莉莉安打了西斯特男爵的亲妹妹,亨利大公还在这儿,真是有好戏可看了。”
      
      “听说是露西在花园里撞见莉莉安和陌生男人抱在一起。”
      
      “啧,真是不知羞耻。”
      
      ……
      ……
      刹那的死寂后,大厅内的客人们又窃窃私语起来。他们握着纤细的酒杯,依旧保持着优雅端庄的姿态,只是眼角的余光都忍不住落在了更热闹的地方。
      
      而身为玫瑰庄园的男主人,希恩依旧坐在亨利大公的面前一动不动。
      
      “子爵,你不去看看吗?”
      
      “我正要过去,出了这样的事实在失礼。”希恩像是后知后觉一样撑着手杖站了起来。
      
      “您要一起吗?” 
      
      “你邀我一起去?”亨利大公饶有兴趣问。
      
      “西斯特男爵是向您效忠的人,这件事我不好逾越您来处理。”希恩说着,弯下腰拿起桌上的那枚金币,“而且我与您之间的赌局也要开始了。”
      
      “哈哈,真是有意思。”亨利大公笑出声,在侍从的搀扶下站起身,“那就去看看好了。”
      
      希恩低着头,默默跟在亨利大公的身后。
      
      眼下所有的条件他已经凑齐了。
      
      黑白两方的棋子一触即发。
      
      他很清楚当一方的“王”随“车”易位后,迎来的会是更加激烈的对攻。
      
      “露西,露西!”
      
      西斯特男爵弯下腰,将哭泣不止的妹妹扶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露西小姐已是双眼通红,哭得说不出话来。
      
      “是子爵夫人。”海伦小姐气愤地说,“她在花园做见不得人的事被我和露西看见了。”
      
      “海伦小姐,注意你的言辞。”莉莉安的侍女安上前说,“子爵夫人的尊严不是你能随便冒犯的。”
      
      “冒犯?那动手伤人算什么?”
      
      “够了!”
      
      西斯特男爵打断了争吵,随后冷眼望向安身后的莉莉安,“子爵夫人,是您动手打了我的妹妹吗?”
      
      “没错。”镇定下来后,莉莉安没有否认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我做的。”
      
      “您有何理由如此惩罚她?”西斯特男爵神情激动,他正要向莉莉安逼近,却被人按住了肩膀。
      
      “西斯特男爵,请您冷静下来。”艾瑞克斯蹙眉说。
      
      瞧见将自己护在身后的男人,莉莉安攥紧裙子的手微微松了松。
      
      西斯特男爵冷哼一声,直接打开艾瑞克斯的手,嘴唇动了动,冰冷的寒光在他掌心蓄势待发。
      
      艾瑞克斯皱起眉头,准备防守。
      
      “西斯特男爵,在私宅使用魔法可是不被允许的行为。”一个声音不紧不慢响起。
      
      “大、大公。”西斯特咬了下牙,寒光渐渐散去,“希恩子爵。”
      
      “你怎么样?”希恩走到莉莉安身边,轻声问,“有受伤吗?”
      
      莉莉安轻轻摇头,紧抿着唇,声音微颤“希恩,事情不是你想的——”
      
      “没关系,我相信你,莉莉安。”
      
      冰冷的掌心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
      
      听着男人不算温柔的安慰,莉莉安的心像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中,疼痛的收缩。
      
      “事情我听西斯特说了,”询问后,亨利大公有些散漫说,“子爵夫人,您向露西小姐道个歉吧。”
      
      “我——”莉莉安脸色惨白。
      
      她是奥斯卡公爵之女,身份何其高贵。
      
      而亨利大公竟然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向身份低得多的露西道歉。
      
      这对她来说无疑是一种羞辱。
      
      “不行。”
      
      声音像斩铁般果断。
      
      莉莉安身体一怔,有些发愣地望着自己身边的男人。
      
      不只是她,周围所有人都以惊异的目光注视着这位不怎么起眼的年轻子爵身上。
      
      “希恩子爵,你是觉得我的处理不妥吗?”亨利大公语气沉了沉。
      
      “大公,做错事的人才需要道歉。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我不觉得这样的行为有何不妥。”希恩拄着手杖缓缓走向前,“而且,我觉得露西小姐更应当向我的妻子莉莉安道歉。”
      
      西斯特男爵神情愤怒,“这是什么荒谬的话?”
      
      “西斯特男爵”希恩问,“您知道贵族的本质是何物吗?”
      
      “什么?”西斯特男爵皱眉。
      
      “等级。”
      
      希恩望向面目呆愣的蓝裙少女,不慌不忙地说,“等级赋予贵族存在的意义,这是我们在场诸位都遵守的规则。如果所有人都像露西小姐一样,低等之人随意污蔑高等之人,那眼下安稳的秩序将不复存在。”
      
      “这种行径是帝国的敌人。”
      
      “不!不、不是的!”露西小姐被希恩的一番话说得脸色煞白,连忙辩解,“我、我……没有污蔑,我和海伦都看见了!莉……子爵夫人,她和艾瑞——”
      
      “好了,不要再说了。”亨利大公打断了露西小姐的话,但不少人也敏锐的捕捉那名字淡淡的前音,心思也变得各不相同。
      
      指尖轻敲着手杖,事情的发展稍稍偏离了一点希恩的预期。
      
      露西小姐没能完整说出艾瑞克斯的名字。
      
      不过亨利大公让步让他诧异。
      
      果然是和那所谓的交易有关吗?
      
      “西斯特,你先下去吧。”
      
      “是,大公。”纵然西斯特心中万般不甘,可他也不敢当众违背大公的命令。
      
      临走前,他也不忘恶狠狠地瞪了希恩一眼。
      
      闹剧就这般散场了,众人也都收回目光。
      
      “莉莉安,没事吧。”艾瑞克斯跑过来,双手攥紧,神色愧疚。
      
      因为身份的尴尬,他方才没能站出来说话。
      
      莉莉安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我带你到隔壁房间休息。”
      
      希恩正要扶着莉莉安离开,却被人突然叫住了。
      
      “等等,希恩子爵,你先别走。”
      
      希恩停下脚步,转过身,“大公,有何吩咐?”
      
      “不记得了吗?”亨利大公的神情有些阴沉,“我们的赌局。”
      
      希恩眼帘微垂,望向艾瑞克斯,“能替我照顾下——”
      
      “不必这么麻烦,”亨利大公的语气不容半分商量,“子爵夫人也一起来吧,赌局人多才有意思,你说是吧。”
      
      哗啦啦。
      
      五十二张花色各异的扑克牌在侍从的手心间来回穿插,宛如一条灵活的纸蛇。桌子上红绿蓝三色的筹码推挤成一座座小小的金字塔。
      
      亨利大公靠在毛皮的椅背上,嘴里叼着一根冒着火星的烟卷。
      
      “玩惠斯特怎么样?”吐着烟雾的嘴一张一合。
      
      “我…我不会玩牌。”莉莉安声音轻颤。
      
      “怎么可能有人不会?”亨利大公不以为意说,“玩牌很流行,每个贵族都会的。”
      
      “可是——”莉莉安还欲开口,她的手被拽住。
      
      她的瞳孔缩了缩,冰凉的指尖在她手心划过。
      
      “不过,三个人玩不了惠斯特,你们介意我的侍从雷克兰加入一起吗?”亨利大公说。
      
      “当然不会。”希恩淡淡说,“这是四个人的游戏,很公平。”
      
      “呵,你似乎很有信心。”亨利大公抖了抖烟蒂,“年轻真是会给人带来勇气。在赌场里,后悔到痛哭流涕的大多是像你这样岁数的人。”
      
      对于亨利大公的讽刺,希恩没有回应。
      
      “每一轮都有十五秒的决断时间。”侍从一边讲解规则,一边将牌分发在四人面前,随后翻开最后一张牌,“王牌花色是黑桃。”
      
      “既然都说清楚,那就开始计时吧。”
      
      “请稍等一下。”希恩说。
      
      “怎么?”亨利大公舔了舔嘴唇,“西恩子爵现在说后悔已经迟了——”
      
      “大公,我们还没有下注。”
      
      “下注?哈哈哈。你不是拿不出钱吗?我可从来不玩一千银币以下的局。”
      
      “十万,如何?”
      
      “十万?”亨利大公微微一愣,“十万什么?”
      
      “十万女王币。”
      
      没有人能看见铁面后面勾起的嘴角。
      
      滴。滴。滴。
      
      计时器再次发出清脆的声响,莉莉丝没有再犹豫的时间,颤抖地从手牌中抽出一张放在桌上。
      
      她不会玩扑克。
      
      她也不明白所谓惠特斯的计分规则。
      
      她甚至没想通自己是怎么卷进这场价值十万女王币的赌局里的。
      
      虽然卡贝德家族和她的家族都不缺少财富,但是要拿出十万女王币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事。
      
      希恩到底在想什么?
      
      为什么要和亨利大公这样危险的人玩这样可怕疯狂的赌局?
      
      在出牌的空隙,莉莉安偷偷望了望自己身边的男人。
      
      因为带着铁质的面具,她看不见对方现在的神情。
      
      她只知道对方出牌的速度是他们四个人里最快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快。
      
      快到她还没缓过神来,这场游戏已经结束了。
      
      “大公,该计分了。”面具后传来的声音依旧平淡。
      
      “这、这不可能!我从来没有输过!”亨利大公的声音是激动,而神情则有些呆滞,“这怎么可能?!”
      
      相比于即将损失的财富,他更无法自己败北的事实。
      
      他很肯定那个女人根本就不会玩牌!
      
      而他和自己的侍从是有过搭档的默契的。
      
      为什么这个叫希恩的年轻人永远能猜到他们下一步走牌。
      
      他们到底是怎么输给这个人的?
      
      “大公,没有谁是永远的输家。有时候损失也是获得必要的过程。您想听听我获胜的秘诀吗?”
      
      亨利大公忽然安静了下来。
      
      莉莉安像一个旁观者默默地坐在一边。
      
      直到她从位置上站起来,被送到隔壁的房间,她都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希恩只是在一张羊皮纸上写了些东西,而亨利大公看完后,竟然就真的在协议上签了字,并承诺会在一个月内将十万女王币的赌注付清。
      
      简直太不可思议。
      
      门被人轻轻推了开来。
      
      莉莉安转过头,只见希恩拄着手杖踢踏踢踏缓慢向她走来。
      
      “你……怎么来了?宴会还没有结束吧。”
      
      突然的单独相处,让莉莉安心里莫名有点紧张。
      
      “过来看一看。”希恩一边说着,一边在莉莉安地对面坐下。
      
      “我没什么事的,你不用担心我。”莉莉安低着头,不敢与男人对视,尴尬地转移话题,“你牌打得好厉害,刚才我都不知道怎么赢的。”
      
      “其实没什么,只是一些技巧。”
      
      “可是大公的牌技很好,你能赢他真的很厉害。”
      
      “那是因为他是大公,所以牌技才好。”
      
      “什么?”莉莉安没听明白。
      
      “其实不难,只要把走掉的牌都记住就行了。”希恩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莉莉安,我来其实是有件事想与你说。”
      
      “什么事?”希恩的语气太过正式,莉莉安不由抬起头来,“发生什么了?”
      
      “我们过段时间就离婚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3-20 19:28:46~2020-03-21 21:24: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8663335、我真的暴躁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卿十二 20瓶;许梦赋 5瓶;别耽误我看美人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