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玫瑰庄园03 ...

  •    “莉莉安——”艾瑞克斯的眼神柔和许多,然而当他的指尖在触碰到少女时,他像是被针尖刺了一下,转过身后撤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
      
      “艾瑞克斯?”少女神情茫然。
      
      “莉莉安,我们不能这样。”艾瑞克斯摇摇头,神色犹豫,“我们的身份已经变了。你现在已经是子爵夫人了,而我只是一个突然出现的人,从今往后,我们还是装作不认识吧。”
      
      “为什么?是因为我嫁给希恩的缘故吗?可是我这么做是想帮你,如果没有这场婚姻,卡贝德家族将会陷入困境。”莉莉安的情绪有些激动,眼角涌出泪水,“我、我们……都以为你再也回不来了,是我做错了什么吗?我只想尽自己所能守住你曾经存在过的地方……”
      
      “不是,都是我的错。”艾瑞克斯低下头,神情懊恼,“对不起,莉莉安。”
      
      “艾瑞克斯,你莫非是……不爱我了吗?”泪珠一颗颗从少女白皙的脸庞落下。
      
      “怎么会?”艾瑞克斯苦笑一下,“莉莉安,我在无尽深渊中能撑下来都是因为你。”
      
      “若是这样,那你还爱着我,对吗?”少女哽咽问。
      “当然。”艾瑞克斯神情纠结,“可是——”
      
      不等他的话说完,莉莉安就扑进了男人的怀里,将人紧紧抱住。
      “这就够了,艾瑞克斯。只要你心里还有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眼下莉莉安什么也顾不上了。
      
      第一次相见时,她就爱上了眼前这个像太阳一般闪耀的男人。
      
      这份感情在五年来不仅没有消减半分,反而因为深深的思念愈发浓烈。
      
      心之所爱失而复得,有什么能比之更让人喜悦的呢!
      
      她明白艾瑞克斯所顾虑的是什么。
      
      她嫁给希恩·卡贝德确实是无奈之举,但她绝不想让这件事成为自己与艾瑞克斯相爱的阻碍。
      
      还好是希恩。
      
      莉莉安如此想着,心里松了口气。
      
      希恩是一个很好的人,和其他狂傲的贵族男人不同,结婚以来事事都合着她的心意。
      
      虽然带着冰冷的铁面,看起来阴郁不苟言笑,但其实心底温柔善解人意。
      
      希恩爱她,不会愿意看见她伤心的。
      
      她相信只要将事情的缘由说清楚,希恩一定会理解她的无可奈何。
      
      头顶传来轻轻一声叹息,艾瑞克斯最后还是情难自已将柔弱美丽的少女搂进了怀里。
      
      “我爱你,莉莉安。”
      
      听到男人深情的低喃,莉莉安的内心终于满足了。
      
      她双颊泛着淡淡的绯红,很快就沉溺在爱人的缱绻的轻语里。
      
      此时此刻,她感到无比幸福。
      
      ***
      又通过实验排除了几种可能,等希恩从研究中回过神来,淡淡的晨光已经从绒布窗帘的缝隙倾斜出来。
      
      希恩搁下手中的羽毛笔,活动了下僵硬的身体。
      
      他总算熬过了漫长的黑夜,活了下来。
      
      危机没有真正过去,希恩很清楚这一点,玛丽夫人昨晚说得话很明确,他现在就是相当于软禁的状态。
      
      死亡随时都会如影而至。
      
      洗漱的清水流入了银质的手盆里,希恩也摘下了铁面具。
      
      镜子里出现了一张苍白的脸。
      
      精致的五官看着颇为贵气俊美。
      
      原本该是优雅贵公子的样貌,却全毁在了左半张脸狰狞的疤痕上。
      
      额头至脸颊呈带灰的红褐色,凹凸不平,大片的皮肤像腐烂的树叶,看上一眼便让人忍不住心悸。
      
      看症状像是烫伤,因为未及时治疗,肌肤已经全部坏死了。
      
      希恩不知道这丑陋的疤痕从何而来,自他有记忆以来,这令人作呕的烙印就已经在他的脸上了。
      
      “真是恶心。”
      
      仿佛穿越时光,耳畔隐隐传来稚嫩的哄笑声。
      
      他竟然还会想起这些来——
      
      希恩的嘴角自嘲的勾了下,随后就将铁面具重新戴上。
      
      类似的鄙夷唾弃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年幼的时候,或许还会悄悄窝在被子里悲伤委屈。
      
      而现在,他已经没有这样闲暇的时间了。
      
      走到书桌边,希恩轻轻摇了摇桌上的铃铛。
      
      很快,乔就出现在了门口。
      
      “子爵,您有何吩咐?”
      
      “莉莉安,昨晚回来了吗?”希恩问。
      
      “子爵,夫人一直都在庄园里,不曾出去。”乔说。
      
      “原来是这样,昨晚没有见到她,以为她和谁有约出去了。”希恩倚在窗户边,瞧着底下的花园。
      
      花园里少女正握着金剪子采摘着娇艳欲滴的红玫瑰,棕色的长发随着动作调皮地晃动。
      
      美丽活泼。
      
      年轻的身躯上涌动着无限的生机和活力。
      
      “今天阳光很好,上午我想在花园里看书。”希恩放下窗帘说。
      
      “是,我这就去为您准备。”乔说。
      
      淡淡的花香伴随着浓郁的红茶,吹着温暖的微风,希恩的神经稍微放松。
      
      玫瑰庄园的花园在贵族们的圈子里很出名,宽阔的林荫道两边是馥郁的鲜花田圃,清澈的泉水簇拥着伟大神圣的光明神像。
      
      这里的一切都有着严谨的规划,每天都有园丁准时提着工具来这里精心裁剪。
      
      无论是草坪,还是花丛,一直都呈现出规整的几何形状。
      
      “强迫自然遵循匀称的法则。”这就是玛丽夫人心中所认定的美。
      
      即使是一草一木,玛丽夫人也不会放弃掌控的权利,放任它们自由野蛮地生长。
      
      所以说,希恩相信书中的结局。
      
      谁脱离了玛丽夫人的控制,谁就会像杂草一样迎来被裁剪掉的命运。
      
      “听说昨天深夜莉莉安夫人和一个男人出去了。”
      
      “那个男人有着和子爵一样的黑色头发。”
      
      “不知是子爵的什么人?长得这般英俊的男人实在罕见。”
      
      “我听老管家说,那位似乎是玛丽夫人的亲儿子,卡贝德家族真正的继承人……”
      
      ……
      ……
      希恩静静翻着手里的书,没有人发现树丛另一边他的存在。
      
      艾瑞克斯的到来就像一颗石子落在了平静的湖面里,整个玫瑰庄园无论在哪都能听见仆人们窸窸窣窣的议论声。
      
      所有人都对昨日到来的英俊男人好奇不已。
      
      “喂,喂!”一个无礼的声音响起。
      
      希恩抬起头,只见一个穿着简陋的少年正做在树上晃着腿,趾高气昂地望着他。
      
      “你就是希恩·卡贝德吗?”
      
      希恩微微皱眉。
      
      一个平民在直呼他的名字?
      
      这种行为就是放在陌生人之间也是极为失礼。
      
      “我叫吉尔。”下一刻,少年就从高高的树上跳了下来,站在了希恩喝茶的木桌上。
      
      听到这个名字,希恩这才想起了对方的身份。
      
      吉尔·特纳,一个身手了得、颇有实力的矮人游侠,是艾瑞克斯在旅行路上结识的伙伴。
      
      “吉尔先生,您不能这样,您快下来。”一个仆人匆匆忙忙赶来,显然他被吉尔的鲁莽的举动吓得不轻,“子爵大人!请您息怒,这位是艾瑞克斯先生的朋友,请您饶恕他的莽撞。”
      
      那个少年不屑地哼了一声,跃下了桌子。
      
      望着一片狼藉的桌面,还有掉落在地上的书,希恩拄着手杖站了起来。
      
      而当他挺直腰背的时候,少年在他面前就便得矮小起来。
      
      “吉尔?”希恩俯视着面前的少年。
      
      “你认识我?”吉尔皱紧眉头,撇过头去,他最不喜欢仰望着他人。
      
      “嗯,现在认识了。”希恩嘴角微扬,“一个不知礼节的矮人。”
      
      “你说什么?!”矮人这个词准确地刺中了吉尔敏锐的神经。
      
      虽然他确实是矮人,但他最恨别人这么喊他。
      
      “难道不是吗?”希恩的喉咙里滚出几声低笑。
      
      “你这个躲在面具下的卑鄙家伙!”吉尔彻底被激怒了,“抢了艾瑞克斯的爵位的无耻人类,你真的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贵族吗?”
      
      “你这个肮脏的冒牌货!”
      
      “吉尔,这话也太过分了。”
      
      希恩闻言望去,只见走来的男人有着和他一样黑色的短发。
      
      碧蓝色的双眸明亮如星辰,衬着他雕刻般清晰的脸干净分明,英俊得让人无法逼视。
      
      挺拔修长的身躯迎着阳光而立,在金色的照耀下,暴露在外的皮肤白的发光,希恩只觉得男人比花园里那尊雕像更有光明神的影子。
      
      希恩无比肯定对方的身份,耀眼无比,犹如当空的太阳,一个和他完全相反的存在。
      
      是艾瑞克斯。
      
      而跟随他一起来的棕发少女正是希恩的妻子莉莉安·弗雷德里克。
      
      吉尔咬了咬后槽牙,手紧紧攥着不知何时掏出来的铁匕首。
      
      据希恩了解,矮人天性好斗且易怒。
      
      然而这个吉尔在听到艾瑞克斯的话后,竟然真的忍耐下暴怒的情绪,后退几步,狠狠瞪了希恩一眼,不再争执。
      
      “十分抱歉,希恩子爵,我代吉尔的无礼向您道歉。”在这僵持的气氛下,艾瑞克斯率先向希恩走来。
      
      他弯下腰将掉落地上的书捡了起来。
      
      “《自然魔法起源史》?我看过这本书,里面的知识十分深奥晦涩,您竟然能看得懂吗?”男人望了眼手中的书,语气像是和老朋友聊天一样,十分温和。
      
      “谢谢。”希恩接过书,语气也十分有礼“我还没有看完,读完后,若是有机会,我们可以探讨。”
      
      艾瑞克斯愣了下,他方才的话只是句谦辞。
      
      其实他对这些复杂的魔法理论不怎么拿手。
      
      只能含糊地应了声“好”。
      
      “很高兴见到你,艾瑞克斯。”希恩由衷的说着,随后像是无意间发现身后的莉莉安,面露惊讶之色,“莉莉安,你也在这里。你们已经见过面了吗?这位是我的兄弟艾瑞克斯。”
      
      说完,希恩就明显察觉到莉莉安身上的局促不安。
      
      连带着他身边的艾瑞克斯脸色也变得不自然起来。
      
      简单的试探后,希恩再次验证了书中所言的内容。
      
      他的头上确实有顶绿帽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