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1.12 ...

  •   祁书意本来跑得好好的,结果同尘君一句话,让她脚下一个趔趄,丝毫没有美感地摔了个恶犬扑食,最后她疼得呲牙咧嘴也不管了,干脆就直接地连爬带滚地滚了过来……
      
      同尘君有些讶然地看着这个平日里对形象多有注意的女孩子,竟然会这样不顾一切地手脚并用地冲到他脚边,然后——
      
      祁书意蹲在自家哥哥的脚边,伸手,成环状,欲抱大腿,然而她一抱,反应过来的同尘君瞬间后撤一步,祁书意与空气抱了个满怀。
      
      “我仿佛抱了个寂寞。”祁书意欲哭无泪地抬头,委屈巴拉地看着自家哥哥冷漠高贵不可侵/犯的脸。
      
      她现在的内心,复杂极了,根本不是三言两语能够形容得出来的。先是被恐怖的头发吓到魂都飞了,结果又被自家哥哥埋汰自己的话搞得想笑,现在想要个抱抱求安慰都抱不到,又有点儿委屈……
      
      总之,复杂的情感充斥着祁书意的大脑,让她连最初的恐惧都消散了不少。
      
      同尘君低头看着脚边这个一身睡衣褶皱凌乱还披头散发的女孩,她脸上还带着些许惊惧的残余,以及腮边尚有些湿/漉/漉的痕迹,显然是刚刚被吓到飙泪了。
      
      祁书意觉得自个儿委屈极了,为啥子她这么轰轰烈烈地连爬带滚地冲出来,整栋房子竟然静悄悄的?难道除了哥哥,其他人全部都睡死了吗!?
      
      抱不到大腿的祁书意有些愤愤地抓住了同尘君的裤腿,泄愤一样硬生生就要拉着他裤腿爬起来。这一次,同尘君倒没有推开,他在看别的地方,比如,这姑娘白皙纤细的脚腕上,有一道刺目的青紫的痕迹……
      
      同尘君倏地眯起了眼,越界了啊,高文光。
      
      祁书意刚好站了起来,仰头就看到了冷漠的哥哥那双漂亮的眼眸,似乎是波动了一下。等她歪着脖子凑近,要看的更清楚的时候,同尘君已经敛下了眼眸,不见其思绪。
      
      “哥……?”祁书意有些迟疑,还有些心惊胆战,“我刚刚在房间里,看到了一大堆的头发,超级长,像是虫子一样,还会蠕动!还会抓我的脚!真的!就跟那些鬼片一样!”
      
      “我们老宅是不是不干净?是不是有鬼!?”祁书意越说越觉得自己说得对,紧张兮兮地提议,“我们要不要请大师来做法?今晚我到你房间打地铺好不好?我需要你的阳气壮胆!”
      
      同尘君:“……?”你管一鬼修要阳气壮胆?离嗮谱!
      
      祁书意:“……??”怎么了,我哥为什么一脸看智障的表情,我说错什么了吗?哥你怎么了,难道你没阳气吗?
      
      ------------
      
      最后,同尘君挥手,暗中将这片浅薄的鬼蜮拆了个稀巴烂,然后深夜将整栋房子所有人都唤醒,偌大的空旷的老宅,瞬间亮起了无数灯光,亮如白昼。
      
      祁书意看着匆匆赶来的管家和保镖还有阿姨,震惊了:“我刚刚都跟尖叫鸡上身一样一路叫,怎么不见他们醒来?”
      
      “可能是你叫的不如尖叫鸡清脆嘹亮。”同尘君给了她一个安抚的微笑。
      
      祁书意:“……”并没有被安抚到,谢谢。只感觉被你杠到了,哥你这样杠而不自知的天生毒舌,分分钟注孤生!
      
      管家匆匆忙忙地过来问怎么回事,同尘君说:“书意做噩梦惊醒了,现在还有些后怕,刘叔安排下,让人煮个安神汤,再找个阿姨陪她睡一晚上。”
      
      “哥!我不是做噩梦啊,我是……我刚刚不是跟你说了,我看到了好多头发……”祁书意一脸卧/槽地看着自家哥哥。
      
      同尘君温和地看着她:“我知道,最近学习压力太大了,头发掉了很多?”
      
      祁书意仿佛脑门都刻上了一个问号,她一脸无语地看着同尘君:“哥……我看起来那么像个智障?”
      
      “想知道什么,明天再问。”同尘君就这般淡淡地看着她,“现在,你喝个安神汤,好好睡一觉,明天还要上课。”
      
      祁书意欲言又止,最后无言以对地跟着管家下楼了,她一肚子的疑问,可是看着仿佛一切尽在掌握又无比冷漠的男人,她瞬间又不敢多话了。
      
      怎么感觉哥哥好像什么都知道,就是故意不揭开那一层纱一样?祁书意忽然福至心灵,也许她哥其实之前也在老宅遇见过鬼?就是不说破是吧,也对,现在刘叔他们全起来了,确实不好在那么多人的面前谈什么怪力乱神什么的……
      
      好的,我懂了!这种神秘事件,果然要悄悄的处理才对!这就是他们兄妹之间的小秘密了~祁书意感觉自个儿瞬间又活过来了。
      
      ------------
      
      深夜,寂静的房间内,只有同尘君,以及他脚边那一团被无尽黑发死死禁/锢住的人形鬼物。
      
      她的头发,本来是她攻击活人的武器,然而现在,这个武器不听使唤了,它莫名其妙地背叛了原主人,听从了同尘君的指令,瞬间倒戈相向,直接把女鬼给死死地团了起来。
      
      “说吧,高文光让你过来干什么?”
      
      同尘君是难得地有耐心,先前他听2020说,这世上还有许多死于高文光之手的人,按照他和高文光唯一一次打交道看来,以高文光无比“节俭”的省成本的行事作风,指不定他把别人搞死了之后,还把别人的鬼魂抓来回收利用了。
      
      就因为有这个猜测,同尘君才没有在第一时间把大半夜跑来吓唬祁书意的女鬼绞碎。
      
      鬼与人,是相隔两个世界的生物,那黑色头发宛如活物一般不断收紧的蝉蛹里,女鬼鬼语啾啾地在说些什么,一般人,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不过,同尘君一字不漏地听清楚了。
      
      这是一只老鬼了,封建时代就存在的老鬼,生前只是被活祭雌雄双盘的童女之一。她被高文光派出来暗害祁书意,但是她本人,哦不,本鬼很是傲娇,不是很愿意听从一个废物的命令,本阳奉阴违的原则,她就打算吓唬吓唬祁书意,意思意思应付一下得了。
      
      同尘君仿佛听进去了,又仿佛没听进去,他就正坐在床边,腰杆挺直,眼眸半阖,周身气度如风似月。
      
      “吓唬她?”他的声音,缓缓地,“她脚腕上留下的痕迹,可不是这样说的。”
      
      女鬼大胆地瞅了他一眼,啾啾地说着:那是个意外,我也太久没出来活动了,一下子掌控不好头发的力度。
      
      “是吗?”同尘君闻言轻笑,“其实……你的头发,我也掌控得不是特别好。”
      
      说罢,层层叠叠包裹着女鬼的黑发瞬间发动,无限收紧,勒得那女鬼几欲魂飞魄散,尖锐的非人的惨叫不绝于耳。
      
      女鬼的吃痛的惨叫越来越尖锐,女鬼的求饶越来越迫切,然而那清冷的月光下,男人如玉一般的脸庞上并没有丝毫的动容。
      
      “不杀你也可以,只要你能告诉我……”男人的声音冰冷而缓慢,然而随着他的话,那团凶残的黑发竟然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女鬼得到了一瞬的喘息,瑟瑟发抖地蜷缩在角落,惊恐万分地瞅着他,吓死个鬼了,这男的比鬼还狠毒,竟然对鬼动私刑!干人事!?
      
      同尘君的话还在继续:“高文光是如何让那些女人迷恋他的,以及……他让东方朱月打听我公司对面的那幢大厦,是想做什么呢?”

  • 作者有话要说:  高文光:我说我也想开一家公司,就开在你家对面,你信不?
    祁书意:怎么我打地铺的请求很过分吗?
    ·
    感谢在2020-07-09 20:20:33~2020-07-10 16:09: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瓶子君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猫咪喵喵 10瓶;给我一个罗云熙 6瓶;stove 5瓶;瓶子君 2瓶;兴兴亮晶晶、亦然、六十一、盈灵、南国听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