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1.11 ...

  •   “啊!该死的!是谁!是谁敢背着我去帮东方和志那混/蛋!”高文光暴躁地踢翻了茶几,茶几上的茶具茶水杂物一应乒乓倾落,砸的满地狼藉。
      
      他尤不解气地又狠狠地踹了几脚那满地零碎的玻璃碎片,面目狰狞,脖颈处青筋暴起,这样无能愤怒的模样,与他身上那一身手工定制的高档西服显然并不匹配。
      
      倒霉鬼失联了,高文光起初是因为被东方和志的“不识抬举”给气到了,他像是干脆就让倒霉鬼直接跟在东方和志身边,让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之骄子知道知道他高文光的厉害!
      
      但是发号施令的时候,高文光却发现联系不上倒霉鬼了,不仅如此,等到他忍着肉痛施法召唤对方寻找对方等等,都发现没有任何结果——
      
      倒霉鬼消失了!
      
      高文光并不在意倒霉鬼是被送去投胎了,还是被直接关起来了,还是被直接飞灰湮灭,这不重要,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倒霉鬼消失了,那就说明东方和志的公司的问题迎刃而解了!
      
      该死的!啊!!!
      
      ------------
      
      东方朱月的来电,让高文光勉强冷静了一些。
      
      “文光,事情怎么样了?和志将东西还给你了吗?”那边,女性温柔的声音传来。
      
      高文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压制住胸腔的愤怒:“还没有。”
      
      东方朱月似乎也有些吃惊,然后温声安慰:“没事的,你别着急,我再去催催他。”
      
      她不敢告诉自己心爱的小郎君,她自己本身也要面临大麻烦了,股东大会上那些一向“乖巧听话”的大小股东们,昨天开始就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似乎集体进入了“叛逆期”一样地不听号召了。
      
      而最近东方朱月还有一个为了她心爱的小郎君准备的“大项目”,本来这个大项目都应该开启了,但是因为大小股东们的不配合,导致这项目到现在还搁置着,东方朱月也为了这事有些焦虑。
      
      高文光咬牙切齿地,心道:没用的老女人,一天到晚就知道说一些屁话!还去催,要是催东方和志有用的话,他早八百年就拿到雄盘了!
      
      现如今,高文光也忍不住焦虑,因为雌盘忽然就好像陷入了沉睡。
      
      虽然高文光靠着东方朱月结识了不少上层人士,也在小范围内打响了自己“天师”的名号,可是这会儿失去了雌盘,他什么都办不成了。
      
      他既害怕有上层人士找他下大单子,自己招架不住,又害怕再拿不到雄盘的话,雌盘就会永远沉睡,更害怕的是在东方和志手里头的雄盘到底怎么样了。
      
      雌盘现在就是高文光唯一的资本和底气的来源,他很清楚自己能够泡到东方朱月这个富婆,靠的全是雌盘。现在由于雌盘的沉睡,之前和他暧昧纠葛不断的美女校花、性感小护士、潇洒女警官等等好几个女人都开始对他冷淡了。
      
      高文光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之后,就有些慌了,他自然不敢对东方朱月再表现出什么颐指气使的模样。
      
      尽管心里头在唾骂这个老女人没个屁用,但是高文光嘴上还是像抹了蜜一样地甜:“谢谢你,阿朱,你对我真好,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高文光应付着东方朱月,甜甜蜜蜜地煲了一会儿电话粥,聊了许多没营养的甜言蜜语后,他才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
      
      看着桌子上黯淡无光的雌盘,高文光盘算着现在的自己还能做些什么,虽然雌盘沉睡了,但是他好歹也是有名气的“天师”,做几场法事根本不是问题。
      
      想通了之后,高文光就忽然笑了起来,笑容得意而诡异:东方和志,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很快就会让你知道,得罪我们这种玄学中人,尤其是我这种天师,会是什么下场!
      
      这一次送个倒霉鬼,也算是给你个台阶下,你既然不识趣,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
      
      远在东方家老宅的同尘君,此刻还在拆着自己的快递,他并不知道因为自己的“敬酒不吃吃罚酒”和“不识抬举”以及“不肯下台阶”,有个人正准备要对他“心狠手辣”。
      
      当然,或许就算知道了,他眉头也不会挑一下。
      
      “小少爷,这还真是你买的,我还以为是快递送错了呢。”管家看着认真拆快递的自家小少爷,皱褶遍布的脸上笑容有些无奈。
      
      天知道他收到这些,明晃晃地用偌大的字体写着“羊毛毡戳戳乐手工专用DIY材料包”的快递箱,然后看到快递箱上的签收人写着“东方和志”的时候,是多么的震惊,简直可以算作是被雷劈了一样地傻眼了。
      
      羊毛毡?!戳戳乐?!DIY!?什么玩意儿,我们小少爷怎么可能会买这种东西!这是管家的第一个反应。
      
      结果,现在他就被打脸了。
      
      “确实是我买的,快递没送错。”同尘君拆快递已经拆出了自己的风格,捏着根牙签,一戳,一拉,刺啦——开了。
      
      他手速飞快地连拆好几个,将里面的东西都拿出来,然后还对管家说:“我是打算做个小玩意儿送给书意,她二十一岁生日快到了,嗯……刘叔,你生日也快到了,到时候也给你准备一个。”
      
      管家脸上的笑纹都加深了不少,虽然说他觉得小少爷还搞这些小东西挺幻灭的,但是吧,能收到小少爷亲手做的礼物,那简直不要太美妙。要知道,他们小少爷这样的人物,随手送你点钻石珠宝豪车补品,那简直就不要太走肾了,唯有他亲手准备的,那才叫走心,便是折一朵纸花,也叫人心头熨帖。
      
      “好,好,那老头子就等着,小少爷你忙,我去厨房看看今晚的晚餐。”
      
      “好,您去吧。书意回来让她把张姨准备的糖水喝了。”
      
      “放心,都记着呢。”
      
      ------------
      
      管家刘叔走了,2020马上出口问:
      
      【宿主大佬,真的要这样做吗?】
      
      同尘君正分辨着羊毛毡的颜色,闻言颔首:“不必再三确认,我通常不会未做决定而下指令。”
      
      【可是大佬,我们现在也只有610瓶营养液而已啊。】2020觉得自个儿委屈极了。
      
      事情是这样的——
      
      本来吧,它家宿主也就是心慈,个人给了巨额慰问金还不够,还专门跑医院去看望那个因为劫匪挟持飞机而躺进ICU的经理,结果发现那经理凶多吉少,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就得就此over后,它家宿主就下了一个让2020肉痛无比的决定……
      
      “高文光这样对付过许多他看不惯的人吧,那些人都怎么样了?”当时,它家宿主是这样问的。
      
      2020觉得自己太天真了,它当时如实相告。
      
      有些已经死了,有个打篮球很厉害的男大学生,因为有传言说高文光青梅竹马的邻家女孩喜欢这个男孩子,高文光就愤怒了,然后把对方变成了植物人……
      反正都是类似的原因,得罪了高文光就没有好下场。还有一些人摔断手脚什么的,也有一些人现在还被鬼附身什么的,总之挺惨的。
      
      这就是同尘君从2020那里得知的答案,说不上有多么的愤怒或是其他,但是他的决定却让2020大跌眼镜——
      
      “就像是你让营养液凭空出现在浴缸里一样,你应该也能让营养液凭空出现在其他指定地点,对吗?”
      
      【能是能啦,但是……】2020发誓,在大佬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它心里已经有了一种不妙的猜想。
      
      果然——
      
      “把我剩下的营养液,分别注入这些人日常清洁的用品中去。”同尘君说出这个决定的时候,神色依然寡淡又冷漠。
      
      但是2020听到后,整个系统都宕机了。
      
      它反应过来后,是一边佩服大佬的悲悯与慷慨,一边又忍不住肉痛好不容易攒下来的营养液。因而,它一而再再而三地找同尘君确认他这个决定究竟是不是认真的,其实心里还有点期待同尘君收回决定。
      
      现在,同尘君回应它的语气都加重了。
      
      【哦……人家知道了,那我现在就按照大佬你说的做。】2020委委屈屈地说。【不过这些人有点多,分的又有点散,我要偷偷摸摸地把营养液混进他们的日常用品,得花些精力,这段时间可能不能一直看着大佬你了。】
      
      “无碍,去吧。”同尘君凝眸,看着白炽光下手中的金色羊毛毡团子,忽然想起了某种上古神兽便是这个颜色的,他眉眼便悄然柔和了些。
      
      扎几只金毛犼吧,神兽能庇佑人,这便是给书意和刘叔的礼物了。
      
      ------------
      
      祁书意回来得有些晚,她先是喝了一碗糖水,又一个人吃过晚饭,之后才乖乖回房睡觉。
      
      一般而言,没什么大事她不敢随意去打扰自家表哥。
      
      但是今天晚上,睡得迷迷糊糊的祁书意,忽然就感觉有什么冰冷的东西——猛地抓住了自己的脚!!!
      
      她惊醒过来,吓得尖叫不止,猛地抽脚,却见床尾出密密麻麻勾勾缠缠铺开了满床的诡异的黑色头发。
      
      祁书意被吓到瞳孔地震,反应过来后,她嗷嗷嗷地叫着,连爬带滚地冲了出去。
      
      “哥!”
      
      “哥!救命啊哥!有鬼啊!!”
      
      在庭院深处晒月光,暂时陷入入定的同尘君,察觉不对后倏地睁眼,不过瞬间,他出现在了屋内走廊上。
      
      祁书意一眨眼就看到了自家哥哥,顿时眼睛一亮,也顾不上哥哥怎么一下子就出现了,连忙滚了过去,嘴里结结巴巴地喊个不停: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冷静些,怎么像一只刚下了蛋在邀功的母鸡一样?”

  • 作者有话要说:  祁书意:邀功的母鸡?咯咯哒~咯咯哒~?这种?
    ·
    感谢在2020-07-08 16:46:14~2020-07-09 20:20: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黑色、Black heart、淡云流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6248481 26瓶;酧钺 20瓶;穆谙 10瓶;一颗糖 5瓶;瓶子君 2瓶;盈灵、浅浅、亦然、万丈龙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