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1.10 ...

  •   2020显然也是看到了那个倒霉鬼,顿时就是一顿难以置信的——【卧/槽】。
      
      一时之间,同尘君脑海中的“卧/槽”之声不绝于耳。
      
      他叹了一口气,点了点额角:“好了,冷静些。”
      
      【高文光也太恶心了吧?我还以为他至少搞个坏风水的阵法,实在不行也应该是放点什么骨灰啊之类的邪恶之物什么的,没想到他、他他他……他就派来这么恶心人的倒霉鬼!?】
      
      比起2020因被恶心到疯狂的吐槽行径,同尘君就冷静多了,显然他已经从看到那个倒霉鬼的那瞬间的错愕里抽身出来,并恢复了冷静。
      
      “这倒也不失为一个节约成本的手段。”同尘君慢吞吞地说。
      
      2020震惊地看着自家宿主,不可置信道:
      
      【我去,大佬你是认真的吗!?】
      
      同尘君并不是在开玩笑,对于2020的问题,他缓缓的颔首,给予了肯定的答复。比起布阵,比起作法,比起炼尸或炼其他的什么东西,直接投放一个恶心人的倒霉鬼,让倒霉鬼把霉运蹭到每一个公司员工的身上,这真的是最简单最快捷也最节约成本的做法。
      
      至少,这是以同尘君的脑回路想不到的奇妙手段……
      
      车子正要往公司地下室的方向驶入,同尘君对司机说:“直接在大门口放我下来吧,然后你再把车开进地下室。”
      
      司机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就要从大门进公司,但是也没有多问,直接根据他的吩咐,在公司附近短暂停泊了一下车。
      
      同尘君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又不紧不慢地理了理衣袖,然后才打开车门下车,也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又接到了电话,低头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2020见他低头看着手机不说话,以为上面只显示了号码没有人名让大佬困惑了,于是就说:
      
      【这可能是搞推销的?反正陌生号码不用接也行啦……】
      
      话音未落,同尘君接通了电话。
      
      “东方和志,你公司的事情现在很难办吧?”那边传来一个熟悉又陌生的男声,语气是欠揍的小人得志的感觉。
      
      同尘君连眼神都没有丝毫波动,嘴角轻扬:“高文光?”
      
      这是他第一次开口对高文光说话,着实让高文光有些吃惊,上次第一次见面,这人从始至终都无视他,话也不多说一句,他还以为这人哑巴一个呢!
      
      不过,听到了同尘君的声音后,高文光吃惊之后接踵而来的就是恼怒——该死的东方和志,连说话的声音都比他的声音要磁性要好听。
      
      啧……这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真是够了!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他要把这些生在豪门的天之骄子,通通踩在脚下!
      
      “你既然知道是我,那我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把你上次在古董街拿到手的罗盘给我,我可以给你解决你公司的问题,否则……”高文光模仿着电视剧里那些高位大人物说话的风格,说到最后就不把话说完,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末了还加上两声“呵呵”,然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卧/槽卧/槽卧/槽!他臭不要脸,给个屁他!】
      
      站在原地的同尘君,神色一如既往的淡漠,丝毫没有被冒犯后恼怒,甚至唇畔细微的笑意依然没有消失。
      
      【大佬,你一点也不生气吗?】
      
      “今日为此事生气,明日为彼事生气,总归有一日要把自己气死,那便是仇者快,亲者痛之愚昧行径。”同尘君说罢,嘴角笑意加深,“更何况,对于一个你心知早晚要覆灭于你手的人,他今日的叫嚣,不过跳梁小丑,何必动怒。”
      
      【哦……你说的好有道理哦,但是不行啊,我特么心眼就那么小,我好生气啊,他/妈/的!日!】
      
      同尘君:“……”这个‘日’就很灵魂了?
      
      ------------
      
      袁文石接到前台的电话,说是BOSS的车子已经驶入地下室了,不过他本人好像直接在公司大门口下了车。
      
      原本他也打算等一等,结果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直接到楼下接自家BOSS,边走边说也能告诉BOSS很多内容了,这会儿时间就是生命啊。
      
      袁文石冲到一楼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自家那帅裂苍穹的大老板还真的是慢悠悠地从大门口走过来的,他步履匆匆的迎面上去,两人在公司的旋转玻璃门外相遇。
      
      吊儿郎当的倒霉鬼看到有人靠近,扫了一眼,发现是西装裤腿加皮鞋,哦,是个男的,知道是男性员工后,倒霉鬼也懒得管是谁了,直接上手就要摸小腿。
      
      结果——
      
      “嗷!”
      
      倒霉鬼吃痛地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叫唤,就在它旁边的袁文石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听不到声音,只感觉脑子晕眩了一阵。
      
      等袁文石反应过来,就发现原本是站在他对面的BOSS,这会儿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往前垮了一步,硬生生地挤到了他左侧,两个大男人之间相距不到十毫米。
      
      “BOSS?!”袁文石震惊地往后退了一步,总感觉老板的气场好强,靠那么近的话,喘不过气来。
      
      一脚踩着倒霉鬼的胳膊的同尘君,看着自家秘书,微微点头,冷淡却也礼貌周到。
      
      就在刚刚,这个秘书看到了他就急哄哄地迎了过来,恰好经过倒霉鬼的身边,倒霉鬼马上就要伸手去摸他,同尘君看到后直接上前了一步,把倒霉鬼的胳膊给踩住了,当然也因为这一步他更靠近了这位袁秘书……
      
      好像有点吓到袁文石秘书了?
      
      “BOSS,我和你边走边说吧,虽然你也就两天没来公司,但是最近发生的事情比较多。”袁文石的职业素养极好,马上就要进入工作状态。
      
      普通人肉眼看不见的是,从同尘君身上窜出了些许细微的黑色丝线,径直扑向那还在尖叫喊痛并且骂骂咧咧的倒霉鬼,将他层层叠叠地捆了个死死的。
      
      然后,在同尘君和袁文石边走边说的时候,他们身后就缀着个蠕动不停的黑色的宛如蝉蛹一般的东西。
      
      ------------
      
      同尘君耐心地听袁文石说了一大堆,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没什么大事,或者说,不是出于正常的意外事件,全是因为倒霉。
      
      真的,真的全部都是以为倒霉!
      
      所有的出师不利都是因为糟糕的运气。
      
      比如,公司的某个管理层要负责一个大项目,结果走路上一不小心就打滑,瞬间来了个劈叉,韧带拉伤严重,已经进医院休养去了,这就导致他负责的项目因这一场意外而短暂地迎来了一个不小的波动。
      
      再比如,公司的许多女性员工最近在公司上厕所,总感觉有人在暗中偷窥一样,导致她们上个厕所也战战兢兢的忐忑不安,影响了日常的工作,这就导致很多工作就出现了一些小疏漏,因为不断的打回重做,就继而影响了公司运作的整个进程。
      
      再再比如,公司一个经理在外出差的时候,竟然倒霉地遇到了匪徒劫持飞机!?这一次的意外虽然没有造成伤亡,但是那个经理却是飞机上所有人中受伤最严重的,听说是炸/弹即将爆/炸的时候所有人都逃走了,就他,脚被椅子卡住了没能及时逃生……到现在,这经理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同尘君听着袁文石说着这些的时候,宛如深渊潭水一般的眼眸静悄悄的,就这样不轻不重地落到角落里那个被黑色丝线捆死,仅仅露出一章丑恶的脸的倒霉鬼。
      
      倒霉鬼本来还在骂骂咧咧地叫嚣要弄死同尘君,如今看到他的眼神,竟然瞬间怂了,他感觉恐惧席卷了整个心脏,令人无比难受。
      
      他惊恐的眼神对上同尘君看他宛如看一缕尘埃的眼神,他开始结结巴巴地求饶:“大师!你是个大师吧?!你饶了我吧,我,我我我,我也只是受制于人才做这种事啊,我不过就是想要让你公司的员工倒霉而已,我是真的没想到会这样的,真的,我真的是没想到……”
      
      【大佬你别信他,这倒霉鬼简直了,他摸员工的时候,恨不得把身上所有的霉运都蹭到对方身上,脸上的恶意都要喷涌出来了,还说什么没想到!】
      
      袁文石终于说到了总结:“其实这些我们都能及时的反应过来,员工出意外了那就让别的员工顶上,但是……但是顶上的员工也一样会倒霉。”
      
      “今天过后就不会倒霉了。”同尘君淡淡地说,“那些受了伤进了医院的员工,你走我的个人私账,多给些慰问金,尤其是那个经理。”
      
      “公司公账就有给员工的慰问金,而且公司给员工都买了巨额保险的……”
      
      袁文石的话没说完,就被同尘君打断:“保险是保险,公司是公司,我个人是我个人。”
      
      “好吧,那BOSS你先处理事情,有事再叫我。”袁文石出去了。
      
      偌大的办公室,就只剩下同尘君一个人,以及角落里一只倒霉鬼。
      
      同尘君静静地看着落地窗外繁华的大都市,撑在办公桌上的手缓缓摊开,然后……缓缓收拢五指。
      
      倒霉鬼看着随着他收拢的五指,感觉到束缚在身上的无尽黑线也越来越紧,仿佛要将他整个鬼都硬生生绞成碎末,他痛得面无扭曲,终于彻底慌了,几乎要痛哭流涕:“求求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上天有好生之德……”
      
      “呃——呃呃——”倒霉鬼发出了极为恐怖的哽咽,仿佛从喉咙里抠出来的无意义的音节。
      
      同尘君轻晒,声若风过琳琅:“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则独无。”
      
      语毕,五指彻底收拢成拳。
      
      上天有好生之德,与我一鬼修有何相干?
      
      上天有好生之德,岂不见气运之子脚下无尽血泪?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7-06 17:44:46~2020-07-08 16:46: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淡云流水。 3个;宸、吃瓜少女、瓶子君、45831671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加油小兔子 50瓶;宁 48瓶;隔壁小陈 20瓶;貓娘、命犯瓶邪、万 10瓶;盈灵、南国听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