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1.13 ...

  •   女鬼死命地抓着脖颈处紧紧纠缠的黑发,她被勒得脖子都歪曲到出现了诡异的弧度,眼珠子像是硬生生被从从眼眶里给挤压出来了一样,舌头伸的老长,整只鬼的状态尤为可怖的状态。
      
      女鬼瞪着没有了眼珠子的眼眶,开始疯狂蹬腿:“霍霍——”
      
      卧/槽!这男人有病啊这男人好毒啊,天啊救命啊,又说好了只要她说出高文光的秘密就要放过她,结果这人问了问题就让头发勒紧她脖子算怎么回事!?说都不让说吗!?那你还问什么,直接杀啊,草!
      
      眼看着女鬼空荡荡的眼眶愈发显得黑暗,挣扎弧度变小,连身上的白衣也渐渐呈现出其死前那鲜血淋漓的残破模样,整只鬼凝实的魂魄也在变得暗淡透明,同尘君知道,它快要撑不住了。
      
      没什么同情心地微微动了下手指,缠绕在女鬼脖颈处的黑发骤然放松。
      
      女鬼瞬间得到了解脱后,根本没有了任何险恶心思,不要说险恶心思了,她连丝毫违背之心都生不出来,整只鬼都吓得瑟瑟发抖,宛如凛冽寒风中弱小无助又可怜的雏鸟。
      
      同尘君眼波微动,头稍侧,嘴角悄然染上一抹笑弧。
      
      “现在,可以说了。”他温声道。
      
      “大、大人……”女鬼匍匐在地,仍不自知地发抖。
      
      之前还以为这人是那些有点本事又心怀大道的道士,没想到这人手段残酷至此,折磨一只鬼也能折磨到它生不如死恨不得飞灰湮灭。关键是他折腾完了之后,还一副翩翩君子温润如玉的模样,卧/槽,简直了,人才啊!
      
      ------------
      
      女鬼大概知道高文光为什么会如此受女性欢迎,她也将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但是,同尘君没能从她的话语中,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雌盘,他手里掌握着雌盘,当初那些人锻造雌盘的时候,活祭了六六三十六名童女,奴就是其中之一。奴只知道雌盘乃是大国师从上古锻器秘籍中锻造出来的神器,有常人不敢相信的奇异力量,若是男子掌握雌盘,则天下女子不论老少尊卑皆听其号令,俯首称臣。”
      
      “至于那个,那个什么大厦,奴今夜方被唤醒,并不知道其详情。”
      
      同尘君:“……”想来是我才疏学浅,竟从未听说如此“神器”,哦对,不仅不曾听说,还把神器的另一半雄盘神器给绞碎了。
      
      那男子依然冷漠地坐在原地,不曾动弹一下,便是连眉眼也不曾有过丝毫动静,女鬼颤颤巍巍地抬头,有些摸不准这人的心思,哦不,或许说她从来就没能摸准这人诡谲无比的心思。
      
      “大、大人?”
      
      同尘君冷漠地眼眸,凉薄至极地落在她身上:“你看似说了许多,实则毫无用处。”
      
      他当然知道雌盘是关键,他当然也知道高文光就是靠着雌盘才让那么多女人得了失心疯一样地他,但是他要弄明白的是,雌盘的秘密是什么,而不是高文光的秘密。
      
      女鬼茫然无措:“可、可是,奴就只知道这些了。”她就是一个从小被抓起来的祭品而已呀,死了之后也就刚才不久才被唤醒呢,她能知道些什么?
      
      “罢了,你既说不出,那便让我自己找吧。”同尘君心中喟叹,他好似从未能从他人身上得到太多的有用信息,凡事几乎都得亲自寻找。
      
      只是待到他影子中一根黑丝倏地扎入女鬼眉心,尚未深入,就见女鬼猛地发出了一声惨叫,继而其魂体竟然燃起了幽蓝鬼火——
      
      “大人救我!”女鬼一声哀嚎,然而同尘君不过回眸刹那,她便已经被燃烧殆尽,只余留一缕青烟。
      
      身材颀长的男人,长身玉立于原地,那双灯光下隐约有光芒流转的眼眸,却自始至终的淡然而冷漠,甚至不曾为一个消逝的魂魄有丝毫波动。
      
      同尘君平静地看着已经空空如也的原地,缓缓道:“活祭童女,魂兮所缚……神器?” 
      
      “呵。”他最终维持未曾多说什么,不过一声轻笑,意味不明。 
      
      ------------
      
      深夜,不见丝毫灯光的大厅内,高文光就站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中,手里捧着一个奇怪的罗盘,罗盘上细细雕刻的符文,起先是莹莹有光泽在游走。
      
      高文光看着被自己强行唤醒的罗盘,也知道它按照自己的吩咐派了个有些道行的女鬼出动了。
      
      东方和志,你不是横得很吗?那就让你尝尝亲妹妹被附体怎么样?投鼠忌器,还是连妹妹一起伤害?
      
      高文光本来怀着极为愉快地心情,等着那女鬼回来,然而,不仅久久等不到女鬼回来,他还突然感觉手里的罗盘不受控地开始震动,准确的说,是……发抖。
      
      然后,罗盘仿佛被放进了高温烤箱烤了几百年一样,猝不及防地烫得高文光一声尖叫,罗盘脱手跌落在地。
      
      也就是在这瞬间,罗盘猛地爆发出了极为强烈的白光,高文光差点感觉眼睛都要被刺瞎了,暗骂一声,马上紧紧闭起了眼睛。
      
      等到白光完全消失,高文光才睁开眼睛,然后就看到,脚边的罗盘已经安静了下来,只是它那有漂亮荧光的符文,如今变得暗淡。
      
      高文光觉得有些奇怪,忍不住将它拿起来仔细看,竟骇然发现不是符文变暗淡了,而是符文上的荧光,被殷红的血一般的痕迹所覆盖。
      
      “浪费了我一个童女。”
      
      高文光的脑子里,忽然出现了一道非男非女非老非幼的奇怪的声音,喑哑难听,宛如怪物利爪在光滑瓷板上抓刮一般的动静。
      
      “浪、费……?那女鬼又被解决了?”你怎么那么没用啊!高文光的脑子里马上冒出了这句话,但是他不敢说出口。
      
      “还差点让人深究到我本体,使我受创。”雌盘还在继续,语气说不上多么好,甚至有些隐隐约约失控的感觉。
      
      “你招惹了个什么怪物?他毁掉了雄盘,而今你又强行唤醒我,莫不是活得不耐烦……”罗盘的声音一顿,继而徒然森冷:“——想死?”
      
      高文光第一个反应就是被骂了之后的羞愤,咬牙切齿地才忍住了反骂回去的冲动,等他终于稍稍冷静了些,才明白雌盘说了什么……雄盘,毁了!?
      
      怎么可能?!怎么做到的?已经和雌盘相处无数个日日夜夜的高文光很清楚,这些罗盘根本就不是能以常理去判断的,它们强大又不可一世,与其说他让雌盘认他为主,不如过是雌盘选中了他,可是现在,竟然有人能毁掉雄盘!?
      
      “你身上的气运已经呈现消散的趋势了,虽然问题还不大,但是……”雌盘的声音猛地刹住,然后它极其生硬地扭转了话题:“暂时别和那个奇怪的东方和志正面相碰,你去替我寻些灵物来,雄盘被毁我也受到了波及。”
      
      “早知道……”就该把那没用的东西生吞了!省的它被人毁掉还殃及了它。
      
      高文光态度极为恭敬地一一答应了,然后说:“我待会儿就给东方朱月打个电话,让她抓紧把东方和志公司对面的那一幢大厦买下来,罗盘你先别睡,再帮我一把,让我阵法大成!”
      
      “还有,你得再帮帮我,你知不知道之前还对我死心塌地的性感护士和飒爽警花都不理我了?”高文光尽管已经在克制自己了,可是说话还是带着一股子怨念:“要不是我反应快,把美女校花拐上床,现在我手里头就只有东方朱月那个老女人了!”
      
      “哦,也不对,我邻居家那蠢女儿还是会一直跟在我身边的,她好玩也是好玩,就是太丑了,胸又不大,跟一颗豆芽菜似的,倒胃口。”
      
      ------------
      
      祁书意起了一个大清早,乐颠颠地在厨房等着她哥下楼,就准备商量一下是到崂山啊还是茅山啊去请道士,还是跑少林寺啊白马寺啊什么的去请和尚呢。
      
      结果,管家上了早餐,才告诉她:“小少爷已经用过早餐去公司了。”
      
      “怎么可能?这才几点!?我哥又不是那什么工作狂人!”祁书意震惊脸。
      
      管家好笑地看着她:“小小姐快吃吧,不然赶不上早课了,小少爷是有个重要的客人要见一面,他还让我告诉你,你今天下午没课,司机会到学校里接你到“佳肴”那去吃个饭。”
      
      其实,在管家说了“早课”两个字后,祁书意就开始一手包子一手豆浆,等到管家说完,她呼噜地把豆浆喝下去:““佳肴”不是说很难预订?上次过节说是排号排到一个月后了?”
      
      “那都是外边的人胡咧咧,不然就是“佳肴”自己搞饥饿营销呢,”管家一脸看傻孩子的模样,然后补充了一句,“东方家入股了“佳肴”。”
      
      *
      
      同尘君推门而入,一大清早,他那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站着一个身穿西装的高挑的青年,显然已经等他很久了。
      
      “之前国外还有些事情要安排妥当,所以回来晚了些。”青年回头,俊朗的面容上挂着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
      
      同尘君看了他一眼:“先去见过东方老头子了?”
      
      青年颔首:“礼节还是要尽到的。”
      
      秘书送来了咖啡,之后又步履悄悄地出去了。
      
      “东方,我大嫂想要拿这幢大厦做什么?”青年,也就是祁嘉和端着咖啡,仍站在落地窗前,透过玻璃目光平静地看着对面那幢即将完工的大厦。
      
      同尘君没有回应。
      
      祁嘉和也不在意的勾了勾唇,笑道:“不过,比起这个问题,我更想知道,东方你是怎么知道这幢大厦……是我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同尘君:闲着没事瞎猜的。
    ·
    感谢在2020-07-10 16:09:50~2020-07-11 20:18: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Don'tBB 2个;黑色、淡云流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清风半夜鸣蝉 32瓶;W.F、22030504、风间夜雪 5瓶;黑色、六十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