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一开始,孟钰不相信,林如流这样的人,会有得不到的白月光?
      
      可是后来接触了几次,她发现也许真的是这样,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遗憾。
      
      林如流每次提起来他那个白月光,心上人,就一副伤心的样子,让孟钰都担心他的心脏会不会受不了。
      
      她开始试着照顾他,尤其是结婚之后,生活上照顾得非常仔细,甚至比得上一位高级保姆。
      
      林如流提起来他那位心上人,孟钰就算再不高兴,也会附和着安慰他几句。
      
      渐渐的,林如流的话越来越少。
      
      他好像是忽然不太喜欢跟孟钰说话了,有时候回家也会很晚,只是,孟钰经常会在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到他在抱着自己。
      
      她不会拒绝,反倒会觉得有些踏实,偶尔也会把自己的小手塞到他大手里,就那样再沉沉睡去。
      
      ……
      
      地铁里人来人往,孟钰回过神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坐过了站,她有些懊恼,偏偏这会儿肚子有些疼,想着也许是大姨妈快来了就赶紧下车找椅子休息了一会,这才往反方向走回去。
      
      想到今天徐艺在程医生朋友圈里看到的那张照片,孟钰开始想,林如流会不会喝酒?
      
      他那心脏虽然这几年都没有出过问题,但还是小心为妙,酒还是得少喝的呀。
      
      孟钰从包里摸出来手机,打开跟林如流的微信对话,上一次发消息还是三天前。
      
      林如流问她:“我身份证你见到了吗?”
      
      孟钰回的很简单:“没。”
      
      此后,再也没有联系。
      
      孟钰犹豫了会,发了个消息过去:“你心脏不好,少喝点酒。”
      
      虽然是遇到了心上人,但也要爱护自己的心脏,她只是在担心他的心脏而已。
      
      发完消息,孟钰在心里安慰自己几句,临到下车,也没收到林如流的回复。
      
      晚上十点,夜旅人酒吧。
      
      白安安打了个呵欠:“我不想听你们在这废话了,我得回去了。”
      
      程清远一摊手:“我也想回家睡觉,昨天上的夜班,今天又陪你们在这耗了半天了。安安也要倒时差呢,林如流,你真不想回家啊?”
      
      被喊了的男人坐在沙发里,正端着一杯酒,一口闷了下去,看上去心情并不好。
      
      他穿着一件灰色长袖衬衫,一张脸在灯光的映衬下,眉目如画,剑眉硬挺,每一处都像是精雕细琢出来的。
      
      白安安又打了个呵欠:“你不是说你老婆很关心你的吗?你这大半夜不回去,她不会担心啊?”
      
      林如流淡淡说道:“你回去,清远陪我再喝一会。”
      
      白安安是真困,摆摆手回去了,林如流倒了两杯酒,程清远连连摆手:“我可不喝啊,明天还有手术。”
      
      林如流眼皮也不抬:“没让你喝。”
      
      他自己一个人,接连干了两杯酒下去,还要喝第三杯,程清远抬手盖住他的杯子:“够了啊,你这是要喝多少啊?你好歹也是做过‘心脏移植手术\'的人呢,这么不爱惜自己身体,不怕穿帮?”
      
      林如流闭上眼,往沙发上一靠:“我可以确定以及肯定,她不爱我。她在意的,就是程西言,就是这颗‘程西言的心’。”
      
      事无巨细地关心他,照顾他,可是却不带一丝的感情。
      
      在他说起自己的“心上人”时,微微带笑地安慰他。
      
      林如流越想越气,起身打开微信看了看,孟钰发来的那条劝他别喝酒当心心脏的消息,越看越碍眼。
      
      他点进去孟钰的头像,想把她删了,旁边程清远嗤的一声笑了:“得了吧,赶紧回家,你不是说,她怕黑?你这微信删了,说不准就再也加不上了。”
      
      林如流的手一顿,半晌,他摇摇头,起身拿起手机走了,背对程清远摆摆手:“下次再找你喝酒。”
      
      程清远转转手腕,揉揉太阳穴,有些无奈。
      
      当初结婚的时候他就告诉过林如流,不要弄得这么错综复杂,喜欢就去追,追不到就算了,不然弄的人家难受,你自己也难受。
      
      可林如流偏不信,时不时就来找他喝酒诉苦。
      
      程清远不会多劝,按照他的看法,林如流这么好的条件完全没必要去跟一个心里都是别人的女人耗下去。
      
      不过感情这种事,不撞南墙不会回头的。
      
      林如流到家的时候都已经十一点了,因为孟钰怕黑,只有她自己在家的时候,客厅的灯就不会关。
      
      茶几上放着字条,林如流坐下来,捏起来那字条看了看,是孟钰娟秀可爱的小字。
      
      “我给你煮了汤在厨房。锅里还有一点水饺,你饿了就吃。”
      
      林如流没去厨房,他知道,自己每逢晚归回来,家里热饭热汤都不会少,他脱下的脏衣服也都洗好晒干了。
      
      这对于别人来说,肯定会觉得孟钰是个标准的好妻子。
      
      可林如流知道,她不带任何温度。
      
      客厅墙上的挂钟安静地走着,林如流就那么地坐在那里。
      
      他其实知道,现在这种状况,是因为自己太过贪心了。
      
      当初结婚的时候意图不就是能在一起就好吗?不管是以哪种身份都好,只要能在一起就行。
      
      可是,他发现自己是走不进孟钰的心里的。
      
      她自始至终都只喜欢程西言。
      
      甚至,她现在都还喜欢穿格子衬衫,穿那种程西言最喜欢的格子衬衫。
      
      林如流起身去卧室的时候,一眼看到了床头的那件格子衬衫,也许是酒劲儿上来了,他头一次任由自己发了脾气。
      
      他抬脚去了次卧,当晚没再去主卧。
      
      “我他妈真的犯贱!”林如流挥手砸了次卧床头的灯。
      
      孟钰今天肚子不舒服,睡得早,虽然是不舒服,但还是强撑着给林如流做了点吃的留着。
      
      睡得迷迷糊糊的,她听到了隔壁似乎有什么东西砸碎了的声音,孟钰太困了,也没注意,就那么又睡着了。
      
      第二天,她看到家里的动静,才推测出来,林如流昨晚上回来了,但是没有吃她做的东西,也没有去睡主卧。
      
      他去睡了次卧。
      
      这是两人结婚三年来,第一次分房睡。
      
      孟钰呆呆的,看着茶几上昨晚上自己放的字条,仿佛没人动过一般。
      
      厨房里跟昨晚上一模一样,汤和饺子林如流没吃,今早上林如流也没有做早餐。
      
      唯一可以判定他回来过的痕迹就是卫生间里水迹斑斑。
      
      果然是白月光心上人回来了,他立即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孟钰沉默地热了一杯牛奶,坐在餐桌旁边安静地喝奶。
      
      不知道林如流什么时候会提离婚?但无论什么时候提,她觉得自己都应该干脆利落地同意。
      
      想到离婚,孟钰看了看他们住的这套房子,江城公馆地段极好,是林如流婚前买的,全款,日式装修,住起来非常舒服。
      
      这么一住三年,已经处处都是孟钰的痕迹,窗帘,沙发套,桌布,等等等,都是她选择的样式。
      
      可如果离婚,这些就都跟她无关了。
      
      孟钰想着想着,忽然又觉得肚子疼了起来,她起身去了一趟厕所,这才发现自己内裤上有了点红色。
      
      原来是大姨妈来了,孟钰松了一口气。
      
      其实,上个月她跟林如流不小心发生过一次没有避孕措施的□□关系,事后孟钰掰着手指头算自己的排卵期,觉得可能性非常地小,原本也打算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吃避孕药吧,毕竟她跟林如流没有感情,两个人凑合也就算了,万一生了个孩子,那岂不是很可怜?
      
      可是那天,林如流的妈妈忽然来了,当晚还没走,她特别喜欢孟钰,缠着孟钰形影不离,搞的孟钰完全没时间去买药,最终也不了了之。
      
      换上卫生间,孟钰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她起身洗手,去给自己冲了一碗姜汁红糖茶。
      
      浓烈的生姜味道冲鼻,孟钰才喝了一口,忽然胃里一阵翻滚,冲到厕所就吐了起来。
      
      早上吃的东西几乎全部吐出来了,那种恶心的滋味让人实在太难受了。
      
      孟钰勉强喝了点水,又在沙发上躺了一会,才觉得自己身体不太对劲。
      
      按理来说,大姨妈也来了,为什么会吐呢?
      
      她犹豫了下,摸出来手机给徐艺发了消息,告诉她今天自己就不去了。
      
      徐艺追问了几句,但是画室太忙,也就没继续问了。
      
      孟钰戴上口罩,背上包,穿了一双平底鞋,乘地铁去了医院。
      
      妇科的医生打量了下她,问:“结婚了吗?”
      
      “已婚三年了。”
      
      医生点头:“那先抽个血,排查下是不是怀孕了。”
      
      孟钰皱眉,但她长相干净柔美,即使是作出来这样不太讨喜的举动,医生依旧非常和蔼,甚至有些怜惜她。
      
      “姑娘,说不准是怀孕了,孕前期也有可能着床出血的,不一定是来月经,所以我才建议你去抽血的,抽血的结果是最标准的。”
      
      孟钰拿着单子去了化验科,抽血结果出来的很快,她没怀过孕,对这方面的知识非常贫乏,便拿出来手机对照查了起来。
      
      那化验单上hcg的数值已经非常高了,孕酮数值倒是很低,孟钰眨眨眼,又看了几遍,完全不敢相信。
      
      她这是怀孕了么?
      
      她,有了林如流的孩子?
      
      那林如流跟他的心上人怎么办?
      
      如果林如流要离婚的话,自己和孩子该怎么办?
      
      孟钰惆怅得不知道怎么是好,她把手拿起来放在小腹上,茫然无措,又带着紧张和愧疚。
      
      那其中,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夹杂着一丝丝的喜悦,她要当妈妈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前五十评论有红包哦
    谢谢支持,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