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孟钰捏紧了化验单,左思右想,她决定给林如流打个电话。
      
      肚子里既然已经有了孩子,那就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了,养育一个生命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多了,她没有那么勇敢,她需要跟林如流商议一番。
      
      毕竟无论如何,他们是“夫妻”。
      
      孟钰很少给林如流打电话,两人微信联系的都少,打电话更是觉得很陌生。
      
      她找出来自己的存的林如流的号码,备注的是林先生,小心翼翼地打了过去。
      
      彩铃响了几声,那边,林如流正在开会,他手机落在了办公室里。
      
      这会儿,白安安正坐在林如流的办公室,她回来之前,林如流托她代购一款女士香水,白安安是特地送来的。
      
      瞧见电话响,白安安犹豫了下,还是帮忙接了:“喂?”
      
      那边没人说话,白安安又说:“喂?听得到吗?他去开会了,马上回来。您是?”
      
      孟钰拿开手机,看着通话界面,眼睛一眨也不眨,她觉得自己的手都在微微地发抖,好一会,才手忙脚乱地挂断了。
      
      方才电话那边的女声,是她很熟悉的声音,翻白安安的微博时,看到过不少她拍的小视频,白安安说话声音轻快,江城口音有些重,尾字总是略带些嗲气,非常好辨认。
      
      孟钰胃里一股酸意涌上来,她特别想吐。
      
      这会儿,白安安是在林如流的办公室吧?
      
      真好,她都从来没有去过林如流的办公室,更没有触碰过林如流的手机。
      
      也许,这就是白月光的魔力,白安安一回来,林如流的人生梦想都要实现了。
      
      好一会,孟钰站起来,才觉得自己呆呆的,仿佛神游一般,她掐了自己一把,告诉自己还要去找医生看单子。
      
      哪怕林如流要离婚,可这个孩子是的确已经存在了的,她必须好好地保护它。
      
      医生看了下血项结果,惋惜地摇摇头:“你这个情况不是很好,加上又有出血的征兆,我建议你再去拍个B超看看。”
      
      孟钰心里一紧,赶紧又去排队做B超,做B超的人特别多,她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排到,再等拿到结果,去找医生给看看,她都已经饿得快体力不支了。
      
      医生看着孟钰纤瘦的身材,脸色似乎也不太好,有些苍白,声音一下子轻柔了许多:“姑娘,你还年轻,以后还可以再生的。你这个孩子已经保不住了,我的建议你要不今天就直接做个流产手术吧。拖了太久对身体也不好。”
      
      孟钰睁大眼睛,几缕碎发掉下来,显得更是楚楚可怜。
      
      “医生,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她都快哭了,医生劝:“其实这样的情况也很多,现在生活环境不好,年轻人又喜欢熬夜,不吃早饭,等等各方面都对胚胎质量有影响的。你也别灰心,好好养身子,以后再怀还是可以的。”
      
      孟钰张张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双眼通红,细白的手指紧紧地抓着背包的袋子,因为太用力关节都泛红,只差一点她就要哭出来了。
      
      “如果今天做手术的话,打电话喊你家人过来吧。”
      
      孟钰一走出医生办公室的门就忍不住掉泪了。
      
      她这才知道,其实自己很在意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她都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做妈妈的喜悦,孩子就要没了。
      
      孟钰从小没经历过妈妈的疼爱,她曾经想过很多次,等自己当妈妈了,一定要全心全意地疼爱自己的孩子。
      
      可这孩子来的也太短暂,她什么都还来不及为它做。
      
      孟钰坐在医院冰冷的不锈钢椅子上,闭上眼默默哭了好一会,这才给徐艺打了电话。
      
      徐艺那边在上课,几个学画画的小孩子叽叽喳喳的,她有些着急:“孟钰你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
      
      “徐艺,你能来医院一趟吗?”
      
      徐艺安静了两秒,立即说:“哪个医院?我现在去!”
      
      她直接把学生交给了在画室兼职的两名大学美术生,赶紧开车朝医院赶来,因为太过担心,一路上还闯了红灯。
      
      等徐艺跌跌撞撞在医院找到孟钰,孟钰眼睛红红的,软滑的手也冰凉一片,她吸吸鼻子:“徐艺,我怀孕了,但是,孩子没了,医生建议我今天就做流产手术。你陪我吧。”
      
      徐艺心疼地眼睛都缩了起来:“我艹!孟钰,怎么会这样啊?”
      
      孟钰嗓子一硬,把脑袋枕在她肩膀上:“我也不知道,就是毫无征兆的,忽然流血了,忽然,就没了,还是怪我,我太粗心,我没有想到会怀孕,我要是早知道会怀孕,我肯定会小心一点的……”
      
      徐艺赶紧拍拍她:“没事,现在流产的人多着呢!你以后还会再有孩子的!你告诉林如流了吗?”
      孟钰摇摇头:“我给他打电话,他没有接。”
      
      “这他妈的狗男人!”
      
      一个电话打过去,当时没有接,难道事后也没有看到吗?就不知道打回来吗?
      
      孟钰好想告诉徐艺,因为白安安在林如流身边,所以他才没有空把电话打回来的吧,可孟钰知道徐艺的脾气,还是忍住了没说。
      
      流产手术其实很简单,也就小半个小时就做完了,因为用的无痛,孟钰觉得自己没受到什么身体上的疼痛,,但心里的难受是忍不住的。
      
      她怕徐艺担心,强装自己没事。
      
      “你送我回家就行,我会跟林如流说的,这些天,让他照顾我。”
      
      徐艺现在真是想大骂林如流一顿,但这毕竟是孟钰的丈夫,她那样做肯定不好,只能尊重孟钰的做法。
      
      “行,你有什么需要就喊我,反正半个月内你就不要出门了,在家好好养着,画室我来搞。”
      
      孟钰点点头,冲徐艺一笑,可怜巴巴的像只温顺的小猫咪。
      
      术后的难受一点一点地袭来,孟钰本身身体就不算特别好的,她整整睡了四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天都黑了。
      
      梦中,一个奶娃娃冲她笑了笑,转身走了,那背影又可爱又落寞,孟钰在梦里哭惨了,醒来之后,又抱着被子哭了一会。
      
      她忽然好希望林如流赶紧回来,可是心里的那点子自尊心又不允许她再给林如流打电话。
      
      电话已经打过去了,他不接,没必要再打第二个。
      
      孟钰等了很久,期间还叫了一份鸡汤外卖,吃完之后继续躺在床上。
      
      她想着,等林如流回来之后,再告诉他自己流产了的事情,这件事,是必须要让他知道的。
      
      在床上躺着,孟钰心里依旧很难受,忍不住去设想这个孩子假如没有发生意外,生下来之后会是什么样,越想越让人难受。
      
      半晌,她翻出来地藏经,默默地读了起来。
      
      一直靠在床上,读到了十一点,林如流终于回来了。
      
      他今天很忙,忙到白安安去送香水,等了他一个小时都没有等到,最后干脆走了。
      
      林如流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才看到那瓶香水。
      
      是孟钰喜欢的味道,白茉莉与薄荷,但这一款已经停产了,他偶然听孟钰提过,特意让白安安去找的。
      
      林如流想到孟钰,心情就很复杂。
      
      他知道,孟钰这个时候肯定给他准备了晚上回去吃的汤和饭,若是夜里他要求发生关系,孟钰也会配合,可是,她真的没有感情。
      
      她不喜欢他,林如流这一点非常确认,也非常痛苦。
      
      偶尔甚至有些愤恨。
      
      哪怕是个木头,也捂热了,可他没有捂热孟钰。
      
      林如流拿着香水打开大门,犹豫着这香水应该怎么给孟钰。
      
      他换鞋,习惯性地去卫生间先洗手,出来之后,才发现主卧的灯还没有灭,孟钰似乎开了床头灯。
      
      林如流静静地走过去,站在门口,看到床上的女人靠着床头的枕头正在看书。
      
      她秀发落在身后,面容在柔和的灯光下姣若秋月,微微垂下的眸子,秀挺的小鼻梁,未曾涂饰却嫣红粉嫩的唇,每一处,在林如流看来都是无比可人的。
      
      可是,待他看清楚孟钰在看到是什么书时,不自觉地就握紧了拳头。
      
      那是地藏经。
      
      他有一次问过她,为什么要读地藏经,她也老老实实地回答了,说是替已经去世了的前任祈福,希望他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安好。
      
      孟钰每过一段时间,就会读地藏经,林如流默认为那是在给程西言祈福。
      
      她的心上人,程西言。
      
      尤其是今天,林如流想起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程西言的忌日。
      
      呵呵。
      
      真好,为心上人读地藏经,真他妈的好。
      
      他抬脚回了次卧,把门猛地一摔,香水直接砸进了垃圾桶里。
      
      孟钰被吓得一抖,这才意识到林如流回来了,而且似乎心情不好。
      
      她穿上拖鞋,小心地走了出来,因为刚做了手术,走的也很慢。
      
      孟钰敲了两下次卧的门:“林如流,你回来了?”
      
      林如流坐在床边,很后悔自己刚刚冲动了,特别是听到了她的声音之后,就更后悔,自己是不是吓到了她。
      
      可是,他真的非常难受,几乎就要爆发了。
      
      他闭眼:“嗯。”
      
      孟钰犹豫了下:“我有事情想跟你说。”
      
      

  • 作者有话要说:  收藏竟然不涨,啊啊啊靠爱发电!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