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江城公馆绿化极好,虽然是位于江城市中心,但绿树成荫,到了春日里处处都是鲜花,缤纷香艳,开得如火如荼。
      
      孟钰是八点半醒来的,林如流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床走了,旁边的被单都已经凉透了。
      
      她伸手摸了摸那空白处,想到昨晚上自己睡得迷迷糊糊的,他才回来,半夜似乎抱住了她。
      
      孟钰低着头去看窗外楼下的几株桃树,粉嫩的桃花显得生机勃勃,她仿佛还能回忆起来林如流那双温润有力的大手。
      
      发了一会呆,孟钰去了卫生间洗漱一番,镜中女人纤瘦白嫩,一头如瀑长发微微凌乱,却现出一种迷离的甜美。
      
      孟钰看了一会,想起来林如流的白月光长什么样子。
      
      当初结婚的时候,她就知道林如流是有个心上人的,那时候,林如流漫不经心地提起来:“她喜欢烫卷发,个子也高,常年爱旅游,健身。”
      
      当时,孟钰愣了下,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他们结婚三年了,从一开始的相敬如宾,偶尔开开玩笑,到现在的无话可说,冷得像是一对冰块,其实孟钰都不知道为什么。
      
      洗漱完,她把林如流落在卫生间还没洗的白衬衫扔到洗衣机里,这才去了厨房。
      
      林如流喜欢自己做早餐吃,但一人份的早餐不好控制分量,每次他都会剩。
      
      今天剩的是一块鸡蛋火腿三明治,外加一碗糖水,孟钰拿起来,味道倒是很不错,都是她喜欢吃的,她几口吃完,收拾了下厨房,这才化了淡妆出门上班。
      
      孟钰跟好友徐艺开了一家不大的美术培训班,上班时间也不固定,她到的时候,徐艺都开始忙活了。
      
      “早啊,我买的有面包,给你留了一块。”徐艺戴着袖套,头也不抬地说。
      
      孟钰摸摸肚子:“我吃过了,等会上午饿了我再吃。”
      
      徐艺抬头看她:“又是林如流剩的啊?”
      
      她有些嫌弃。
      
      孟钰笑笑:“他做了两块,剩了一块,正好我吃了。”
      
      徐艺看看她,想起来什么,欲言又止,孟钰觉得奇怪:“你想说什么啊?”
      
      见她这样问,徐艺擦擦手,走过去靠她肩膀上,声音有些心疼:“孟钰,你有没有打算过离婚?”
      
      孟钰跟林如流的婚姻本身就是凑合。
      
      当初,孟钰奶奶得了癌症,唯一的心愿就是孟钰赶紧结婚,孟钰迫不得已去相亲了,对方就是林如流。
      
      恰好,林如流的妈妈逼婚很厉害。
      
      根据林如流的说法就是,林如流做过心脏病手术,他妈妈很怕他再次发病,就希望他赶紧结婚生子,但林如流的白月光不喜欢他,他觉得跟谁结婚都一样。
      
      两人阴差阳错,最终凑合在一起结了婚。
      
      回想起这些,孟钰有时候也会后悔自己太过仓促,可是要说后悔,她觉得也算不上。
      
      孟钰声音闷闷的,侧脸宛如山茶般清纯姣好,她声音清甜,再苦涩的话听起来也让人觉得如弦音一般。
      
      “如果林如流要离婚,我就同意。我自己的话……无所谓吧。”
      
      徐艺提到林如流是很不满意的:“你说说,我觉得你对林如流够好的了吧?你俩虽然是凑合,可是他也太不做个人了!动不动就提他那个什么心上人!拜托!你是他老婆好吗?”
      
      孟钰没说话,但却想起来上个月她连着几天没有吃林如流早上剩下的“早餐”,被林如流发现之后,他似乎无意般说了一句话:“她跟你最大的不同,就是吃饭特别规律,我觉得这也能看出一个人的生活态度。”
      
      当时孟钰差点没气死,每次林如流根本不需要提名字,只要说一个“她”,孟钰也就懂了。
      
      哪怕一个人再好的性子,谁能受得了自己的丈夫整天提起来他的心上人啊?
      
      孟钰想到这些,把徐艺留给自己的面包拿过来拆开咬了一口,边吃边说:“什么老婆不老婆的,我们之间,从来没有叫过对方老公老婆,我们俩,跟别的夫妻不一样。”
      
      徐艺托着腮看她:“孟钰,我一直都想问你一个问题,当初你真的是因为那颗心脏才嫁给林如流的吗?”
      
      孟钰心里一跳,顿了下,说:“不然呢?”
      
      不然,她能有什么理由嫁给林如流?因为喜欢林如流吗?她自己都不这样觉得。
      
      当初,程西言的死,是她的错,程西言的心脏移植到了林如流的胸腔中,她那时候发誓,要好好地照顾林如流,也就等于照顾好程西言的心脏。
      
      孟钰不喜欢亏欠别人,她一直都这样觉得。
      
      徐艺想到孟钰身上的这些小说中都很难看到的事情,也觉得脑门大,干脆叹口气:“反正,无论你要不要跟林如流离婚,我都挺支持你的!如果林如流能良心发现对你好一点,你们两个其实很般配的,但如果他还是动不动提起来他那个心上人,我劝你还是算了,那颗心都三年了,早就成了林如流自己的心了,你不是说,林如流这几年身体一直也都不错吗?是时候离婚了。”
      
      孟钰嗯了一声,开始收拾画室。
      
      她其实想告诉徐艺,林如流的心上人回来了。
      
      最开始结婚的时候,孟钰告诉自己,她的目的就是好好照顾林如流,照顾那颗心脏,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她对林如流的心上人特别特别地好奇。
      
      孟钰觉得,这应该是属于一个正常人的八卦,尤其是她跟林如流算是法定夫妻,她对林如流心上人的那点子八卦,应该也属于正常的吧?
      
      她从林如流话里的蛛丝马迹中一点一点地扒到了林如流的心上人,白月光。
      
      这人名叫白安安,这几年一直都在国外留学,所有的特征都跟林如流的话一模一样。
      
      比如,爱烫卷发,个子高,爱旅游健身。
      
      不知道为什么,孟钰对白安安特别好奇,闲着没事就会去视奸白安安的社交账号,白安安这两天回国,她也从社交账号上看到了。
      
      既然白安安回来了,林如流会跟白安安有什么交集吗?
      
      想到这些事情,孟钰觉得心里闷闷的,还好,画室的学生越来越多,她忙了起来,也没空去想那么多了。
      
      倒是徐艺,趁着上厕所的空挡刷了下朋友圈,一看到程清远的动态,立马提上裤子去找孟钰。
      
      “这是谁啊?这女的怎么这么漂亮!我靠!她跟程清远还有你老公站这么近!”
      
      程清远朋友圈发的是合照,标注的文字是“欢迎回家”。
      
      两个帅气俊朗的男人,中间站了一位风情万种,烫着卷发的高个子女人,女人身材极好,笑容明媚,离他俩都非常近。
      
      徐艺暗恋程清远好久了,她简直冷静不下来:“孟钰,啊啊啊啊啊!这女的不会是程医生的相好吧?他这人万年不发朋友圈的,还单独为了她发一次!我靠!我要死了啊啊啊啊!”
      
      孟钰心里一凉,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心凉,就是觉得身上不太舒服。
      
      “徐艺,你别害怕,这个女人,是林如流的心上人。”
      
      徐艺一下子放心了:“哦,吓死我了。”
      
      下一秒,她瞪大眼睛:“啥???心上人?什么心上人?”
      
      “就我之前跟你说的,林如流经常提起来的,他的那个心上人,他没有指名道姓,但是我猜出来了,就是这个女人。”
      
      徐艺眼神复杂,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只得拍拍孟钰:“反正你们俩也是那啥……对吧,离婚就离婚,你呢,为了程西言,也付出了婚姻的代价,没必要再委屈自己了。其实啊,孟钰,我一直都觉得你好傻,你跟程西言当年感情也没多好,就是因为他出车祸了,你觉得亏欠他,就跟林如流结婚了,唉,我真的理解不了。那颗心脏是程西言的不假,但林如流,他不是程西言呀。”
      
      一直到晚上回家,孟钰都在回想着徐艺的话。
      
      “但林如流,他不是程西言呀。”
      
      对,林如流跟程西言,完全是两个人,当初跟程西言在一起时,孟钰也没有多想跟程西言结婚。
      
      有一天,她拒接了程西言的电话,程西言脾气上来就出了车祸。
      
      孟钰没见到程西言最后一面,但见到了程西言的妈妈,中年女人哭的极度崩溃,指着孟钰喊:“你怎么这么狠心!我家西言对这么好!你怎么可以这样害死他啊!”
      
      孟钰愧疚极了。
      
      她是个很心软的人,哪怕当初跟程西言在一起没多久,就发现程西言其实并不是一个好人,可程西言一个大男人,跪着求她,说他有抑郁症,能不能等他病好了再分手,她一个心软,就答应等等再分手。
      
      这一等,就出事了,程西言死了。
      
      孟钰觉得自己肯定是罪孽深重的,她想赎罪。
      
      那段时间,她一闭上眼就是程西言妈妈痛哭失声的样子。
      
      直到徐艺无意中打听到,程西言当初临死之前,捐赠了心脏,而这颗心脏的受赠人,就是林如流。
      
      去相亲之前,孟钰都想好了怎么拒绝对方。
      
      可她一到约好的餐厅,就看到了那个男人。
      
      男人穿一件寻常的白衬衫,闲闲地坐在那里,五官棱角分明,一头黑发清爽帅气,眸子生得极好,即便不说话,也宛如流淌着春水。
      
      这人温润玉如,周身仿佛自带光芒,实在是生得有些过分好看。
      
      他微微勾唇,伸出修长的手:“孟小姐你好,我叫林如流。”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收藏,么么哒!前五十评论送红包噢
    作者自知文笔一般,剧情狗血,会努力进步的,不喜欢可以点叉,求不喷,谢谢谢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