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昼监牢[快穿]》花花欧尼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10-17 21:35:5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一个草蚂蚱》
      
      第一章
      
      这是一个四面无窗的封闭式房间,中间有一把椅子。
      房顶上方有一束强光照下来,正正照在椅子上坐着的那个人身上。
      
      “警察,警察先生,我,我么有干撒子坏事啊,为什要抓我?”
      “我就是一个老实厨子,身家清白得很嘞……”
      “警察先生,警察先生?”
      
      王佑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他只知道,他一睁开眼,他就坐在这里了。手脚没有被禁锢,但身体却动也动不了。
      面前站着个身着军服的男人,他小臂平抬,手心向上张开。
      掌心上方有一虚拟屏幕,屏幕一分为二,一半的上面密密麻麻飞速滑动着字符资料,另一半则跟快进放电影似的,以肉眼几乎不可见的速度播放着无声的画面。
      
      男人一动不动地看着屏幕,毫无波澜的双眼诡异地闪烁着,仿佛一个正在吸收信息的机器人。
      大约十分钟后,他手中的屏幕忽然消失。
      
      他放下了手,抬眼看向王佑福:“王佑福,男,三十八岁,1981年出生于华国辽西省福源市樱花村,321碎尸强|奸案犯罪人,逃亡十九年,犯罪等级S,处以S级幻昼极刑。”
      王佑福睁大眼,露出一副无辜着急又讨好的表情。
      “先生,警察先生,冤枉,你肯定是弄错咧,我怎么会杀人呢,我不敢咧,我一个老实厨子,这辈子做过最造孽的事就是杀鸡宰鱼,我怎么会犯罪嘛,警察先生,我……”
      “行刑时间三十三年,立即执行。”廉铮不愿跟他多说。
      “警察先生,我冤呐,我撒都么干,你凭撒子把我抓到这。”王佑福急了,使劲儿挣扎,但他脖子以下的身体似乎陷入了瘫痪之中,除了脑袋,别的地方没法儿有任何动作,“警察先生,警察先生,给我个解释啊,警察!我么有犯罪,你冤枉好人哩,我……”
      
      狡辩的声音戛然而止,王佑福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画面。
      
      只见虚拟屏幕上播放着的,正是他19岁那年将一个女孩儿强|奸之后剖肠刮肚碎尸百块的画面。
      视频画面是上下左右四个角度拍摄,仿佛拍电影一般,不仅拍到他狰狞的神情,还拍到女孩儿模糊的面容,拍到了他手里被染红的砍刀,也拍到了飞溅的血肉。
      拍摄之仔细,就像有一个组的人站在案发当场,扛着摄像机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地记录着这一切。
      画面过于震慑,王佑福一时没了反应。
      
      廉铮等他看够,收起屏幕问道:“这就是你要的解释,足够了吗?”
      王佑福慢慢垂下眼,半晌,又缓缓抬起。眼神阴郁,嘴角微勾,全然没了之前老实憨厚的农村男人模样。
      “你是从哪找的监控?”
      作案地点是在靠近河流的农村山林里,那个年代的农村,是不可能有这样画面清晰且角度齐全的监控的。
      廉铮反问道:“你认罪吗?”
      王佑福斜着眼看他笑:“三十三年,你判我的?”
      
      廉铮看他这样子,已知自己是在对牛弹琴。
      他处理过无数这种罪孽深重的犯人,只有一部分可能会有悔改之心,这种多是S级以下罪犯,S级及以上级别罪犯多是无情冷漠和残忍的代名词。在这些人这里,同理心这种东西几乎不存在。
      与其浪费时间,不如早点开始。
      
      “那么,我们准备开始了。”
      “开始?”王佑福问,“枪毙我?”
      “不是。”
      “不是?”
      廉铮看了他一眼,抬起一只手,道:“你会知道的。”
      
      王佑福盯着他那只戴着洁白手套,作出一个打响指的动作的手。
      手指并没有立即打响。
      不知是出于什么样一种意图或者心情,警察一直看着他,那不是他所熟悉的那种如踩粪坑的厌弃恶心,也不是恨不得碎尸万段的憎恶仇恨,而是以一种说不出的奇异眼神,漠然地看着他。
      那种仿佛上帝洞悉一切般的,带着悲悯的冷漠。
      
      “在最后的时间里,你会慢慢想起一切,那时候……才是惩罚的开始。”
      
      警察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接着,就是一记响指。
      
      轰。
      耳边一声寂静的巨响,一瞬间,目之所及尽是白光。
      
      *
      王佑福出生那年,辽西市里发生了特大地震,全城尽毁,死伤无数。
      他的父亲是一外出打工的农民工人,地震发生前他刚巧回家探望怀孕的妻子,不幸遭遇这场天灾,为了保护妻子直接被大的碎石块砸死。怀孕八月的母亲在熬了四天后被解救出来,但在生下他之后不久也死了。
      尚是婴儿的王佑福被送到附近一福利院中,与三十余名弃婴共同长大。因幸存于特大地震,福大命大,育婴护士给他起名为佑福,他不幸身亡的父亲姓王,所以全名王佑福。
      
      曾经的王佑福在福利院长大到三岁,后被当地一农村家庭收养。不久,大约五岁时,又被弃养。
      据当地村里人说,当时的王佑福被遗弃在一废弃猪圈里,手脚被绑着,嘴巴里塞满布条,人已经饿了三四天,身上耳朵爬满蛆虫,干瘦肮脏得像一把即将腐在粪池的烂柴。
      后来王佑福被邻居发现,解救出来时人已经没了神志,经过抢救醒来后,人也变傻了。不会哭不会笑,张口就一个“饿”字。
      由于变成了不会哭也不会笑的晦气傻子,王佑福再没人领养,于是,他又回到了原本那个福利院。
      
      再后来的事情就简单很多了。
      他在福利院长到九岁,才因为县里抓义务教育去读了小学。在学校里,他是人见人嫌的“猪圈娃”,只因他一年到头不洗澡,头上长满虱子。挨揍挨骂是家常便饭,遭学生羞辱欺负早就成了习惯,学校老师有心帮他,但却没人乐意领一个说话都结巴,看起来智力低下又肮脏的傻子回家。
      就这样,他带着伤带着痛,带着同龄人的欺辱蔑视和孤立长大,到了十四岁,他被拐到传销组织。
      四年后,十八岁的他杀了两人逃出生天,之后主动自首。
      被捕运送期间因被刑警辱骂,跳车逃跑,失去行踪。次年,强|奸了一名相貌靓丽的高校女大学生,强|奸之后碎尸抛尸,再逃亡。后得知,女大学生为刑警女儿。
      再之后,开始了他长达十九年的逃亡生涯。
      
      “请问您这个福利院中,有过一个叫做王佑福的孩子吗?”
      “王佑福?我给你找找。”
      福利院的老院长在资料室里翻找了半晌,翻到了。
      “是这个孩子吗?鼻尖儿有痣点这个。”
      
      廉铮拿过资料看。他对王佑福所有的了解都来源于王佑福本人的记忆,年幼时的记忆太模糊,他很难从记忆数据里提取到有效准确的时间地点。
      不知道这个时候的王佑福是被附近哪个村的人收养了,也不知道他现在的“养父母”是还在那个地方,或者是已经遗弃他离开了。但总之,应该是在“遗弃”这个节点附近,毕竟现在王佑福还没有被送回到这个福利院来。
      
      “哦,我想起来了,这个孩子。”已然苍老的女院长慈祥地笑了,“这孩子啊,是地震之后送来的,爸爸妈妈都死了,偏偏他福大命大活下来了,所以我们这儿的一个护士给他改了个名字叫佑福,有福气的人。”
      “是他。”廉铮仔细看了看资料,跟脑中的记忆数据大致核对上了号。
      女院长打量了一番这位打扮得体,浑身气度一看就不像是普通人的年轻人,小心翼翼地问道:“您找这孩子做什么呀?”
      廉铮道:“他……我是他过世的父亲的朋友,来看看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