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昼监牢[快穿]》花花欧尼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11-22 17:46:5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第二章
      
      在廉铮按着院长给出的地址方位,一路来到了樱花村二队泥路巷口时,燥热的天上忽然轰隆两声,毫无预兆地砸起了豆大的雨点,很快便将巷口的泥坑满成了脏水洼。
      二队养牛养猪的人家尤为多,一路上空气里阴魂不散的恶臭牲口味儿被携进了雨里,落在人身上,总给人一种在粪坑里泡了的错觉,这也是为什么其他队的人不爱到二队来的原因。
      躲雨的时候,廉铮的脸色一直都不怎么好,以至于问话的时候口气也有些僵。
      
      “你,你,你去李家屋里干撒呢?”张老汉儿本来就尖个眼在打量这位贵人打扮的男人,猛不丁被拎出来问了话,说话都结巴了。
      “您知道李家是哪一户吗?”廉铮问。
      “我知道!”一直揪着张老汉儿袖子,大约五六岁的小女孩儿稚气地大声抢答。
      张老汉儿给自家孙女儿吓了一跳:“叫你说话小声些,姑娘家家的……”
      “哪一户?”
      小姑娘指给他看:“红顶那个。”
      
      廉铮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几座山沟里的破砖房,但只有一座是红顶的。这个年代的乡村里,大多是用水泥砖盖房,毕竟红砖比水泥砖贵。
      看起来收养王佑福的还是一户家境不错的人家。但既然是家境不错,又为什么会抛弃王佑福呢?
      廉铮不知道,因为王佑福的记忆里没有这些信息。
      外面的雨没两分钟就停了,只是一场短暂的雷阵雨。
      
      廉铮跟爷孙二人告别后就准备起身离开,却被身后的张老汉儿叫住了,他又问了一遍:“你找李家人干撒么?”
      廉铮回过头。
      张老汉儿说:“李家人他们全家前天天不亮就都搬走了。”
      “搬去哪儿?”
      “进城了。”
      
      没想到时间点已经错过了,不出所料,王佑福此时此刻应该已经被收养他的李家抛弃。
      
      在给了张老汉儿十块钱后,张老汉儿就积极地把所有他知道的一切八卦都说了个透底。
      他说,李家的男人叫李功强,他在城里遇了贵人发了财,要抛弃糟糠妻郑玫,这次回来就是跟郑玫离婚,并带走了父母。据说之前为了离婚,两家人还打得不可开交头破血流,搞得十里八乡都知道了这个丑闻,这才把这婚离了。
      因为没了脸面,郑家人先搬走了,带走了李郑二人唯一的女儿李兰欣。
      前天,被唾骂已久的李家也搬走了。
      
      “那您知道李家收养的那个孩子在哪儿吗?也被带走了吗?”廉铮问道。
      “哪个?”张老汉儿想了下,知道他说的谁了,“哦,你是说那个猪娃子?”
      “猪娃子?”
      拿个翠绿的狗尾巴草在前面舞来舞去的小女孩儿回头道:“就是猪娃子!臭得跟猪一样,还吃猪的东西,我不让他吃,他还哭!”
      “那就是个傻子,我让你别跟他玩,你还玩?”张老汉儿说着抬起手假意要打她。
      小女孩儿一溜烟儿跑了,拐去她自己的家,撂下一句:“妈妈说的,猪吃的东西,人就不能吃。”
      等看着孙女儿跑回家了,张老汉儿才挤出个笑重新对着廉铮,回答他前面的问题:“我孙女儿说的那个猪娃子,就是李家前两年收养的那个男娃,我也不知道他们走的时候是不是给带走了,那天早上我远远地望,好像么望见。”
      廉铮回忆着刚刚小女孩儿说的话,再将录入脑中的王佑福的童年记忆翻出来对比。
      模糊的画面里,他看不清太多东西,只记得饿到奄奄一息的王佑福手里攥着个东西。
      他心里存疑,问张老汉儿:“您知道李家当初为什么收养那个男孩儿吗?”
      “嗨,别说了。”
      只见张老汉儿长叹一口气。
      “那娃子,摊上李家那两个老东西,也是上辈子造了孽了。”
      
      原来,两年前王佑福并不是被李功强夫妇收养的,而是被重男轻女,想要男孩儿的李家的爸妈收养的。
      媳妇儿郑玫当年生女儿早产,去了半条命把孩子生下来以后,医生说她以后大概都不能再生育了,据说李家二老当场就黑了脸,把郑玫骂得痛哭不止,但事已至此,也没了办法,为孙女儿起名李兰馨。
      李功强是家里独苗,独苗的女儿李兰馨也是个独苗,所以即便李家二老不喜欢女孩儿,但还是待孙女儿较好。后来,地震过后,李郑夫妇二人进城务工,将女儿留给李家父母带,不想,一直想要男孙的二老便起了其他心思,竟在李郑夫妇二人不知的情况下,从镇中福利院领了个男娃回来。当年这穷乡僻壤,管得不严格,领养手续都办得极为粗糙,加上震后孤儿不少,只要有人愿意领,福利院都巴不得往出送。
      就这样,他们领回了王佑福。
      
      刚开始的时候,作为领回来的“带把儿香火”,王佑福还是过了一段时间的好日子。那段时间里,他改姓李,被李家二老领着到处公开见人,逢人就说这是自家新认的孙子,衣食住行都紧着他,有时连正牌孙女儿李兰馨都比不上,俨然一副将他当作李家长孙的架势。
      只是,好日不多。
      不过半年,李功强郑玫夫妇回乡,发现了这事儿。郑玫自然是大为愤怒,李功强左右为难,最终私下劝说了一番父母。
      也不知道是怎么劝说的,把王佑福当亲孙待得走火入魔的李家二老忽然就变了态度。
      
      “从那以后,这娃子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了。”张老汉儿一指头指着自个儿脑子比划了两下,“被虐待得脑子都坏了,可怜得很。”
      廉铮微微皱眉,眼睛看向不远处那个老旧的红顶砖房:“是那个房子吧?”
      “没错。”
      这会儿天已经大晴,只见那个红砖屋旁边的草棚牲口圈外,围了七八个人,有男有女。一个个抻着个脖子往圈里看,一边嘴里念叨着“天呐”,“该不会死了吧”,“不了看了,赶紧找人去”。
      廉铮隐隐听了个大概后,想到了什么,一下拔腿就跑了过去。
      “哎!跑撒?”张老汉儿吓了一跳,也跟着跑了过去。
      
      廉铮将拥挤的人群拨开挤进了散着恶臭的圈门里,眼睛一扫毫不费力就看到了猪圈角落里那个被谷草搭盖着的小山包,山包下有一双小孩儿的脚。
      顾不得多想,他手撑在石头圈栏上一跃,进了圈里,踩着被屎尿腌泡得早已入味的木头底板来到了小山包旁边,将谷草掀开,便看到了一个鼻尖有痣点的孩子。
      不过一眼,廉铮的手就顿住了。
      只见这已经瘦成了干柴的小孩儿手脚被捆绑着,脸上身上爬了三四条蛆虫,脸皮发青嘴上发白,眼下翻了点白眼出来。他上身穿着一块烂布,下半身没裤子,肮脏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恶臭的腐烂气味,不知道是猪圈下边儿常年堆积的牲口粪尿味儿还是这孩子身上的臭气。
      总之,看起来好像已经死了。
      
      “猪娃子!”紧跟进来的张老汉儿震惊喊道。
      廉铮被这一声叫回了神,他连忙去探小孩儿鼻息,又去检查他的心跳,接着不管脏臭和蛆虫,就这样抱起小孩儿冲出了猪圈。
      却不知道,从小孩儿松开的手心里,掉下一只草蚂蚱。
      
      不知道是什么样恶毒的心肠,才能让人将一个五岁的小孩儿手脚捆绑着扔在猪圈里,嘴里塞着让人无法求救发声的布条,身上盖着谷草以免让路人发现。
      孩子的脚踝处受了伤,伤口本来不大,但在两天多的肮脏环境下待着,蝇爬虫过之后,那里已经感染严重,引发了高烧。加上饿了两天,如果不是被发现得及时,用村里那刻薄大夫的话来说,可能这就是樱花村有史以来第一桩命案了。
      
      廉铮换了水,拿着毛巾一点一点地给小孩儿擦身体,道:“就算不是命案,这也是犯罪行为。”
      张老汉儿在一旁看他眉头一皱不皱地给猪娃子擦第三遍身体,闻着空气里的臭味,他有点怀疑自己的鼻子。
      “你是这娃亲爹?”
      “不是。”
      “那你怎么……”
      擦到脖子的时候,小孩儿的手动了一下,但他并没有睁眼。
      廉铮擦完最后一遍,把小孩儿抱进怀里,既然醒了就准备去给他洗个澡,不然的话实在是太臭了。
      小孩儿轻得像个纸片人,揽进怀里,跟抱了一把干柴一样,手都硌得慌。个头身材小得完全不像个五岁的孩子,如果不说,说他只有三岁半也不是没人信。
      谁能相信,现在在他怀里连呼吸都悄无声息的脆弱小孩儿,在将来,会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S级极恶罪犯呢?
      
      他摸了摸孩子脏得打了结的头发,看着小孩儿眼角逐渐渗出的眼泪,眼前的画面与脑中曾经的记忆开始重叠起来。
      良久,他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我是他亲生父亲的……朋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