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昼监牢[快穿]》花花欧尼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10-16 18:00: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第一章
      
      从前,有一个神秘的死牢,它有着世界上最美也是最残忍的刑罚。
      名为——
      
      幻昼。
      
      *
      行刑日这天,厄尔瓜路城的上空的云重重地压盖着这片曾经被鲜血和肮脏铺满的大陆,看着似乎是要下雪了。
      处决密谢尔主教的地点在科赛大教堂前方那片华丽的广场中举行——广场中央,有一个断头台——在那里,密谢尔曾以□□义,将上千颗头颅送往刀口之下。
      如今,该轮到他自己了。
      
      没人知道为什么在交战最激烈甚至大占上风的时候,密谢尔会突然选择投降;也没人晓得他与科利国王签订了什么样的协议,以至于战败俘虏未死一人;更没人明白,为什么密谢尔在科利的军队占领厄尔瓜路之后,他明明有出逃的机会,却选择一个人留在城堡中候死。
      一切的一切都太奇怪了,也太突然了。
      但同时,也都不重要了。
      
      在官员细数完密谢尔罄竹难书的丑恶罪行后,科利国王身着戎装来到行刑台前,大声地宣读了对密谢尔的最终审判——断头死刑。
      密谢尔也该尝尝他自己曾经对别人下过的无数次的判决。
      城中所有的民众都来了,围在断头台下,个个伸长了脖子极尽毕生所学所闻辱骂他们这位肮脏的主教密谢尔,时有往断头台中央扔秽物垃圾的,还有按捺不住提个刀爬上来想替行刑官提前处决这该死的恶魔的,当然,他被赶了下去。
      “去死吧你这个恶魔!”
      “祝你下辈子当被剖肚断肠五马分尸拿去喂苍蝇的瘟猪佬!”
      “地狱里的神都等着你呐!”
      人民掏心挖肺地咒骂着,被压抑着的恐惧和仇恨在这一刻宣泄得淋漓尽致。
      在这拥挤吵闹的人群里,廉铮出现得无声无息。从人群中央到处决台正下方,他连个衣角都没乱。
      “我真恨不得我自己就是那把砍了这恶魔头的铡刀!将这个猪仔剁成碎块!”旁边一强壮的屠夫愤恨地挥舞着手臂,情绪过于激动的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臂都要碰到旁边人的头。
      在即将碰上的一瞬间,胳膊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了。
      “先生,您的手臂快要碰到我了。”
      屠夫还没从激愤的情绪中出来,刚想怒吼回去,不想嘴张了一半就停住了,骂娘的话生生给咽进了肚子里。
      只见他面前站了位绅士打扮气质高贵的男人,他向他温和地微笑着,但手上的力道却并不温和。
      “我只是太激动了。”屠夫心里解释道。
      “我能理解您。”廉铮微笑道,说着,放开了屠夫的胳膊。
      他看向台上,台上的行刑者已经开始做最后的准备了。
      他看台上的时候,旁边的屠夫也在偷偷偷地看他。如此文质彬彬举止优雅的绅士,无论是衣着还是气度,看起来都不像是该跟他们这些底层一起挤在这里的人,倒像是坐在台上观礼的贵族。
      “真稀奇。”屠夫小声的嘟哝被淹没在民众欢呼声中。
      原来是科利国王即将宣布最后的行刑命令。
      欢呼持续了十几秒后,逐渐安静下来,大家都想亲耳听到最后的真实的喜讯。
      廉铮看着台上那个脑袋已经被禁锢在铡刀之下的罪人密谢尔,看着三十来岁的模样,头发花白,在这寒天冻地的时候身着单薄的囚衣。由于脑袋被圈禁着,后半个身子只能跟条死鱼尾巴似的一动不动耷拉在外。
      他眼睛半闭着,像是死了。
      “密谢尔,你后悔了吗?”科利国王走到他前面问道。
      密谢尔缓缓睁开眼。
      科利国王面露复杂的神色,良久,叹了口气。
      “如果。”
      “我是说如果……”
      密谢尔仿佛知道科利要说什么,打断道:“没有如果,不是吗?”
      他看向台下激愤憎恨地看着他咒骂他的人民,一时有些恍惚。
      眼前的景象与另一幅画面重叠在一起:爱戴他的子民们拥挤在王宫大门前,跪拜他,感谢他,亲吻着地面,遍洒鲜花。他们为他送上毕生最诚挚地祝福,感谢他为他们带来了生机、幸福、天堂。他是他们的尊敬神子,是他们热爱的君主,是他们愿意献出生命也要尽全力保护的人。
      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如果。如果他是一个受人爱戴的领袖,那他就不会在这里等着铡刀的落下。
      所以,他不是。
      所以,全都假的。
      所以,一切的一切,都是惩罚。
      
      惩罚。
      
      “幻昼监牢,真是……名不虚传。”密谢尔笑着闭上了眼,听着科利最后的说辞,等待生命终结最后的一刻。
      但在他眼睛闭上的一瞬间,他的耳边忽然响起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密谢尔。】
      这个声音使他在科利命令判下的一瞬间睁开了眼。
      “斩!”
      天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纷纷扬扬地飘起了大雪,一片雪花落在了密谢尔的鼻尖上。
      
      他看到了,看到了。
      那个人,那个人,那个人……
      他。
      
      “爸……”
      铡刀落下。
      
      他来了。
      
      铡刀的力度太大,头颅滚落了两米远,最终停在了廉铮正前方的行刑台边。
      密谢尔的眼睛大大地睁开着,炯炯有神地盯着前方,眼眶里蓄了水光,仔细瞧着,那神情里似乎还带着欣喜和委屈,嘴微微张着,似乎是想说什么,可是已经说不出口了。
      刽子手将他的头捡起来,揪着头发在空中兴奋地挥舞,嘴里喊着万岁。
      泪水从无神的眼中被甩出,化作一片湿润的雪,落在廉铮的鼻尖。
      
      【爸爸,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好君主的?】
      【我猜对了吗?】
      【你猜。】
      【我猜我猜对了。】
      
      金发男孩儿露出一个大大的毫无阴霾的笑容,冲过去紧紧抱住了英俊的黑发男人。
      【爸爸,我好,好,好,好爱你啊。】
      男人亲吻了他的额头。
      【我也爱你,我的宝贝。】
      
      爸爸。
      我好疼啊。
      
      廉铮闭上了眼。
      
      *
      幻昼行刑,结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