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蜡像馆2 ...

  •   第二章
      
      现实世界是冬天,陈彩星穿的宽松,骤然到了蜡像馆整个精神都是紧绷的,压根没注意到自己身体哪里不对。再说这个啤酒肚也没有累赘感,就很浑然一体——
      
      陈彩星被自己用的浑然一体给惊住了!
      
      “这游戏世界还给改身材的?”陈彩星不死心,想着他练了半年好不容易的四块腹肌,不死心问:“小九,你在这里和外面有什么区别吗?”怕小孩不理解,陈彩星举着栗子走到床边:“就是在外头你又高又帅,在这里你矮了胖了?”
      
      元九万乖乖巧巧坐在床上摇头:“哥哥,我不知道,我没照镜子。”
      
      是啊,到了这个世界大家都在客厅。陈彩星觉得自己被啤酒肚降了智,在看床上小学生,强撑说:“你现在小小年纪就很酷帅了,别担心。”
      
      四块腹肌归一且圆乎乎的已经成为既定事实,再纠结也改变不了。陈彩星失魂落魄的躺在床上,不过因为这个原因,对这个恐怖世界恐惧转移了。
      
      反正满头问号暂时没了,爱咋咋,先睡觉。
      
      “小九,你睡里面。”陈彩星和着毛衣躺在床上。
      
      “好的哥哥。”元九万听话往里挪。
      
      房间灯昏暗,陈彩星连续加了一周的班,到了这里精神紧绷,现在躺在床上没一会就犯困,迷迷糊糊听到里面窸窸窣窣的声响,可困的睁不开眼,就说:“小九,快睡吧。”
      
      窸窸窣窣声立即停了。
      
      “知道了哥哥。”
      
      不知道是不是迷糊了,陈彩星总觉得小学生的声音又轻又冷的,不像之前乖巧软糯。他翻了个身,被子太久没用,有一股潮湿味道,起不到多少保暖效果,越睡越冷。陈彩星很困但睡的不怎么安宁。
      
      没一会,背后小小的身体靠了过来,白白的脸蛋贴着陈彩星的背,动了动鼻子闻到陈彩星的味道,一只胳膊从被窝里穿过手正好放在陈彩星的啤酒肚上。
      
      热源传来,被子那股淡淡的霉味变成了若有若无的淡香。
      
      熟悉的味道。
      
      陈彩星沉睡前想着。
      
      -
      
      “潇潇、潇潇,你睡了吗?我想上厕所……”
      
      赵茹声音颤抖的询问同伴,她实在太害怕了,一紧张就容易想跑厕所。蜡像馆的客房只有床,卫生间在二楼过道最后,赵茹一个人不敢去,可她快憋不住了,“潇潇,你能陪我去吗?”
      
      “不能。”王潇潇起身拒绝,下床找了个花瓶递给赵茹,“拿这个凑合用吧。”
      
      赵茹不好意思,“不、不好吧?”虽说两人都是女孩子。
      
      “爱用不用,反正我不会陪你去厕所。”
      
      赵茹神色委屈有点埋怨,要是和男的住在一起,她撒撒娇对方肯定会陪她去的。
      
      “过道那个帅哥跟你说的话还记得吗?晚上不要出房门。”王潇潇在现实中就胆子大,从小假小子似的,但到了这种地方也怕,说:“那个npc也提醒过,你不怕死就去。”
      
      没一会房间响起水声。赵茹还是没憋住,上完赶紧上床,可心里还是不高兴带着气。
      
      “也不一定出去就会死,万一是吓唬我们呢。”
      
      “那个男的不知道怎么想的宁愿跟个小学生组队……”
      
      赵茹语气抱怨,王潇潇没理,翻身睡觉,要不是大家都是女孩子赵茹一个人没队友,她才不乐意搭理。
      
      ‘咚、咚、咚’
      
      这声音像是从远处传来,一下下,带着节奏感,声音奇怪又脆又闷。
      
      “潇潇、潇潇,你听到声音了吗?”赵茹睡不着捂着被子只露出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房间角落,害怕从哪里钻出什么奇怪的东西。
      
      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
      
      王潇潇脸色发白,显然也听到了,她裹着被子闭着眼睛:“赶紧睡别听了。”
      
      “我、我睡不着。”赵茹捂着耳朵,却不顶事,这声音还是四面八方的涌入脑中,她抖的更厉害。
      
      ‘咚、咚——’
      
      声音到她们门口停下,原本床头亮的那盏灯瞬间熄灭,赵茹抑制不住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
      
      有人在惨叫。陈彩星从梦中惊醒,房间漆黑一片,灯不知道怎么就关了。漆黑中,陈彩星摸到什么硬邦邦冷冰冰的东西,还没反应过来,里侧响起元九万的声音。
      
      “哥哥,怎么了?”
      
      可能才睡醒,小学生声音带着几分含糊软糯。陈彩星没回答,手下动了,刚触手的冷硬感变成了冰凉软乎乎的,是元九万的胳膊好像。
      
      才睡醒可能是认错了,陈采星松了口气,刚才那触感很像不好的联想。
      
      “没事,你是不是冷?怎么胳膊这么冰?”
      
      “……是好冷。”元九万可怜巴巴的声音传来,“哥哥你能抱着我吗?”
      
      都是男的也没什么顾忌,而且元九万还是个小孩。陈采星让元九万过来,小孩冻得浑身冷冰冰的,但没一会就焐热了。
      
      打了个岔,加上整栋房子安静并没有什么惨叫奇怪声,陈采星就忘了刚才惊醒时听到女声惨叫救命。
      
      第二天一早。
      
      陈采星起床去洗漱,浴室门口几个人堵着。
      
      “……谁死了?”
      
      “好像叫小玲和她同屋的。”
      
      “死了俩?”猴子愣了下看向金哥。
      
      金哥脸色也有点难看,拨开人往里走。
      
      陈采星才知道昨晚死人了。门口站着两个女孩,一长发一短发,长头发的就是昨晚邀请他组队同一个屋的,这会脸色发白,一头冷汗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呜呜的哭诉:“昨、昨晚我听到有咚咚咚的声,就、就停在我们门口……”
      
      “我来说吧。”王潇潇打断赵茹来来回回颠三倒四的话,将昨晚发生的说了遍,“……我们以为死定了,谁知道没一会咚咚咚声走远了,那咚咚声到底是什么?”
      
      金哥看了她们一眼,“你们运气好,有人给你们挡了一劫。”
      
      “这俩新人胆子真大,凌晨后跑到厕所来了。”猴子适当解释了句,“所以说你们这些新人一定要好好听我们的话,不要乱来了。”
      
      看过尸体,四个老手神色冷漠的离开了。
      
      赵茹吓得腿软走不利索,王潇潇见状扶了一把,经过陈采星身边时,王潇潇说了声谢谢。要不是这男的提醒赵茹她听见了,那时候她满脑子都是这是哪里怎么回去,NPC说的话都没放在心上,可能一不留神就着道了。
      
      陈采星莫名收了张感谢卡,但他注意力在浴室。
      
      血腥味太浓重了,哪怕是站在门口都能闻到。
      
      洗漱间格局简单一目了然,里面是分成格子的卫生间,外面是一排洗漱盆,男的尸体躺在靠里的洗漱盆地上,一地的血,里面第一个格子间门大开,露出半只苍白纤细的胳膊。
      
      满地的血液已经凝固了。
      
      死者一男一女,浑身血肉模糊,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的皮肤。这是昨晚临时组队的新人男女组合,看样子应该是女的想上厕所,男的陪着在外面等,然后两人遇害了。
      
      尸体就这样原封不动的晾在洗漱间。
      
      其他人有没有洗漱陈采星不知道,他没去厕所,就在最外洗漱盆匆匆漱口洗脸,不过这种环境下太折磨了。
      
      “哥哥。”
      
      陈采星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看到是元九万松了口气,挡在小学生面前,里面情况太残忍了,说:“快点洗一下,我们下楼。”
      
      元九万很听陈采星的话,并没有好奇看里面怎么了,踮着脚尖洗了脸和手。
      
      两人一起下楼。
      
      原本十三个人,除了刚进来就死亡的大叔,昨晚又死了两个。现在十个人到齐了。
      
      餐厅桌上有早餐,四个老手坐着很悠闲的吃东西,其他人却没有什么胃口,尤其是见过浴室的尸体,脸色惨白神色惶惶一副崩溃的样子。
      
      陈采星也没什么胃口,但却知道要想活下来先不能垮。
      
      早餐是简单的牛奶面包,面包是杂粮很糙,有点干,陈采星喝了一口牛奶想压一下,结果牛奶有腥味,搞得他有点反胃干呕了几声。可能是见了尸体有点反胃。
      
      “呕什么呕!恶不恶心,你这样还要不要人吃东西了?”桌上新人男人突然暴躁。
      
      陈采星捂着嘴道歉:“不好意思我有点不舒服。”
      
      这种环境下人的精神都绑在高压线上,一点小事都会炸。那男的也是,借故骂骂咧咧的冲陈采星发泄着脾气,旁边的女伴劝了几句,男的最后丢开了面包,泄愤的将牛奶杯打翻,牛奶撒了一桌子。
      
      陈采星彻底是没胃口了。
      
      桌上四个老手当没看见,吃完东西去了客厅。暴躁男的也离开了。
      
      “哥哥,我讨厌他。”
      
      陈采星转头就看到元九万鼓着脸很小孩气的看着离开男人背影方向,见他看过来,小声告状,声音软糯说:“他欺负哥哥,是坏蛋。”
      
      “小事。不过我也不喜欢他。”陈采星拍了下小学生脑袋。一大早上的坏心情略微好了点,这种又软又可爱又听话还知道护着人的小学生还是挺萌的。
      
      过了一会。
      
      猴子过来说:“你们几个新人过来下,有任务给你们。”
      
      陈采星吃着干面包点了下头,没有反驳,他对这个世界所知不多,还是需要靠老手度过新手关,不过要谨慎些。
      
      “……我刚才听到那个金哥说‘死了两个NPC的话应该是可信的’,我觉得老手想拿我们试,你们小心点。”说话的是短发妹子,很有几分胆色。
      
      陈采星闻言点头:“谢谢,我叫陈采星。”
      
      “王潇潇。”王潇潇有意卖好想拉个队友,另外一对新人男女组合,男的暴躁没能力还脾气大,女的狗腿只知道靠男人、老手,至于赵茹太胆小了,她需要新的伙伴。
      
      陈采星也听出王潇潇的话里意思,他不反对结队友。不过他刚说完,发现元九万悄悄靠近了他,一手试探的牵他的手。
      
      “?”
      
      “哥哥,我也很厉害,我会保护你的。”元九万挺着胸脯说。
      
      陈采星望着到他腰间的小学生,一想就知道小孩这是害怕他和王潇潇结队友抛弃他,哄孩子似得说:“是是,小九厉害,哥哥安全都要靠你了。”
      
      这小学生萌的厉害。
      
      客厅。
      
      金哥发布任务:“今天我们先在蜡像馆找一圈,看看有什么可疑的线索——”
      
      “不是说待够七天就可以回去吗?”王潇潇问。
      
      金哥神色平平的看了眼王潇潇,说:“你不想早点回去别人还想。”
      
      “还可以提早结束回家?”
      
      “太好了。”
      
      本来萎靡惶惶的赵茹和另外女新手高兴起来。王潇潇也没想到,愣在原地。陈采星看了眼金哥,说实话他不太相信这四人真的老好人到要提早送他们回去。
      
      “这个游戏世界到底怎么回事?”陈采星看向金哥,“既然要找线索,我们也该知道点关于游戏的事情。”
      
      金哥没说话,看了眼猴子。
      
      猴子一副无奈叹气说:“你们这些新人戒心也太重了,金哥都是为你们好,算了告诉你们吧。这是游戏世界,既然是游戏就会有胜者的奖励,只要我们找出线索提早交出答案,不仅可以提前回到现实世界,还有金币道具奖励的,金币能兑换现实金钱,一金币一万块,所以你们一定要听话,好好找线索……”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学生元九万:哥哥,我会保护你的
    陈采星:???谁保护谁?
    -
    大佬元九万:哥哥——
    陈采星:憋说话,保护我!贼可怕!酷爱!
    -
    今天评论还发红包!我决定发到我账户没钱的一天!【应该能坚持到v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