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蜡像馆3 ...

  •   第三章
      
      游戏简单粗暴就叫灵异游戏。
      
      猴子说的简单,从游戏出去会有金币、道具各种奖励,金币还能兑换现实世界的钱,兑换比例很让人心动。还没说完,暴躁的男人和软弱哭泣的女人都打起了精神。
      
      不管是‘提早回家’,还是‘金币兑换’都像是老手给新手面前吊着的胡萝卜。
      
      王潇潇原本对老手们有着戒备,此刻也开始信服的听老手安排了。
      
      不管奖励如何丰厚,前提是要有命出去。陈采星心里想着,面上并没有反驳。
      
      四个老手金哥和猴子出面的多,另外姓赵姓王的两人都是站在背后。
      
      “……灵异游戏一般都是有迹可循的,背后都有个谋杀故事,人不死哪里来的鬼是吧?解密游戏你们玩过吧?目前我们已知蜡像馆老板叫豪斯先生,你们可以按照这点去找其他线索,整栋房子好好找,一定要找详细。”猴子话里意思暗示着什么。
      
      陈采星听出暗示,直接问:“三楼也要找吗?”
      
      猴子:“最好上去找找。”
      
      “可是昨天NPC说不能上三楼,不听话的凌晨出房门已经死了。”王潇潇质疑的目光看向猴子。
      
      猴子打马虎眼说:“NPC说的话有真有假,不能全信的,线索很可能就在三楼的。”
      
      二楼惨死的尸体还在,谁都没忘那两人是怎么死的——不听NPC的话凌晨后出门。刚刚被老手给的萝卜吊的热情高涨的气氛一下子冷了,新手们找回几分理智,暴躁男直接骂了,“我管你们什么老人,想害老子,老子第一个先弄死你们。”
      
      猴子看向金哥。
      
      “小子,这一局的线索我不会告诉你丁点,没我们带路,我等着你尸体。”金哥没理暴躁男,看向陈采星面色沉沉的说着威胁。
      
      陈采星:?
      
      “看吧金哥生气了,你们这些新人也太不懂事了,没我们指路,你们迟早都是死,信我们的就过来,不信的随便你们折腾。话放这儿机会就这么一次,选错了,以后别想着我们救你。”猴子说完了硬话,叹了口气,一副‘我都是为你们好’的表情说:“你们不想上三楼我们也不会强迫的,没必要为这个吵的,游戏里杀害同伴是会罚款罚道具的。”
      
      暴躁男女同伴第一个举手表态:“我信你们。”
      
      “我、我也信。”赵茹细声说。
      
      连刚发脾气的暴躁男都点头加入了老手队伍。
      
      “潇潇,你不过来吗?”赵茹看向王潇潇,细声细语的劝说:“这边人多,金哥他们也说了不会强迫我们的,我们可以早点找到线索回家的。”
      
      ‘早点回家’说动了王潇潇。虽然王潇潇觉得这些老手不安好心,但这种充斥鬼怪的世界,人多的地方总有种可靠感觉。
      
      “对不起。”王潇潇小声说道。
      
      陈采星点点头表示理解。
      
      猴子笑了两声,“这还有个小学生,小弟弟你要不要——”
      
      “我和哥哥在一起。”可能怕话语不够,元九万一把抱住了陈采星的大腿。
      
      陈采星望着大腿小学生小弟挂件:很好,很够排场了!
      
      “哈哈哈,随你们随你们。”猴子笑的开心,不过是嘲笑的开心,转头讨好的说:“金哥别生气了,俩弱鸡肯定活不过今晚。”
      
      直接当着陈采星的面赌咒,摆明是人多势众不把陈采星和元九万放在眼里。一个清瘦的有些漂亮的年轻男的,加上一个小学生拖后腿,这样的组合在灵异游戏里就是‘早死’、‘废物’代名词。
      
      陈采星没有放狠话的打算,拍了下腿部挂件脑袋,意思离开。元九万听话,乖乖去牵陈采星的手,两人离开客厅时,元九万默默回头,乖巧可怜的脸一片沉静,冷冷的目光放在猴子身上。
      
      猴子莫名打了个冷颤。
      
      蜡像馆不小,八人队伍在老手指挥下开始搜房子。陈采星则看了眼窗外,昨天那个大叔的尸体不见了。老手们下来的早,落地窗那么大,应该是早都发现了,但却没人提出来,老手们对尸体消失好像见怪不怪了。
      
      陈采星有种直觉,想弄清尸体去哪里了。
      
      “哥哥?要出去看看吗?”元九万随着陈采星目光看到窗外,歪着脑袋可爱吧唧的。
      
      陈采星看着小学生幼稚可爱信赖他的脸庞,莫名有种当老大的自豪感,他默了默,小学生老大什么的有点中二。
      
      “金哥,那俩人出去了。”猴子汇报。
      
      “再等等,没死我们再出去。”金哥说完,旁边的姓赵的说:“三楼还是要去。”
      
      “明天叫新人上去试试。”
      
      蜡像馆外面是草坪,白色斑驳掉漆的矮栅栏,栅栏外是白色的浓雾包围着。人对危险有着本能,反正陈采星觉得不能靠近浓雾,在此范围内活动是没得问题的。
      
      房子孤零零矗立,草坪没人打理泛黄发枯,推测是秋季。
      
      有条小路通往房子后面。陈采星往后走,手里一紧,低头发现小弟紧张巴巴的模样,刚站队唯独小学生给他撑了牌面,既然已经上岗当老大,做人就要尽职尽责。
      
      “害怕吗?”
      
      “嗯。”元九万肉呼呼的脸点了下,仰着脸,乖巧说:“不过牵着哥哥的手就不怕了。”
      
      这是什么绝世小可爱啊!康康这真诚信赖的目光,听听这彩虹——咳咳。
      
      “乖。”陈采星摸小弟脑袋。
      
      软毛都可爱。
      
      不过到了后院,陈采星心情凝重起来。后院角落有一棵胡桃树,枝繁叶茂,陈采星能认出是胡桃树因为树枝结了果子,与此同时消失的大叔尸体挂在枝干上。
      
      “……树下好像是坟包。”
      
      陈采星上前想看个仔细。
      
      “哥哥,我怕,不要走了。”
      
      元九万突然出声,抱住了陈采星的腿。
      
      陈采星一个激灵,找回了理智,才发现自己刚刚停在树枝的边缘,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离他最近的树梢‘缩’了回去。
      
      还有大叔的尸体根本不是绳子挂在树上,而是树梢枝条紧紧嘞着尸体脖颈。
      
      这树不对劲。
      
      陈采星不敢再多停留,“我们回去吧。”
      
      一楼客厅有人在吵架。
      
      “……呜呜呜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真的没推你。”赵茹呜呜的哭诉。
      
      暴躁男脸色铁青:“我操-你-妈,不是你是谁,我背后就是你,你他-妈敢推我……”
      
      “别吵了,碎都碎了,也许没事。”猴子打圆场,但目光闪烁。
      
      陈采星才注意到这些人围着的地上有具尸体四分五裂,仔细一看是摆设的蜡像,本来做的很逼真,现在碎掉,里面竟然是人的骨头。
      
      蜡像是用真人做的。
      
      客厅里起码四五十个蜡像,做的很逼真,昨天到的时候被蜡像包围还能告诉自己是假人,现在——陈采星看到那副人类才有的骨头,心里骂了句脏话。
      
      再看围绕着他们的蜡像,立刻阴森许多。
      
      “应该没事的,碎了应该是没事的吧?对,死都死了,不会有事的,有人推我我才撞碎的。”暴躁男看向老手祈求询问。
      
      猴子很敷衍的了几句,陈采星注意到其他三位老手看暴躁男的目光像是看死人。
      
      暴躁男显然也注意到了,崩溃大骂起来,甚至要对赵茹动手,要不是赵茹推了他,他也不会撞到这具蜡像。
      
      “贱-人、贱-人,我就算死也要拉你一起。”
      
      暴躁男青筋暴起,一手掐着赵茹脖子,癫狂大骂,可令人恐惧的一幕出现了,就在赵茹呼救出不来气的时候,面前的男人五官突然裂开了。
      
      四分五裂血肉模糊的碎了。
      
      一瞬间的事情。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刚还大骂发疯的男人瞬间成了肉块。
      
      鲜血蔓延。
      
      陈采星护着小弟往后退了几步。
      
      整个客厅陷入诡异的安静。
      
      赵茹捂着脖子大喘气,呆愣在原地,眼光呆滞说:“死、死了?”
      
      “看来蜡像碎了是触发死亡条件。”姓赵的老手冷漠说着。
      
      赵茹不敢看地上尸块,男人的头颅是完整的,死前暴戾瞪大的眼还盯着她,结结巴巴害怕说:“尸、尸体怎么办?放着吗?我们要不要埋了他?”
      
      “尸体游戏会处理,还是你要自己埋?”猴子道。
      
      难怪窗外尸体消失这些老手不做声,原来游戏会处理。不过陈采星总觉得这是一条线索。
      
      赵茹被怼的噤若寒蝉,她当然不敢去埋尸块了。
      
      “真的不是我推得,我真的没推他。”
      
      “人都死了说这些有屁用。”金哥不耐烦,扫了还活着的,皱着眉不掩饰歧视说:“妈的都剩下女的了。”
      
      王潇潇面带怒气却没敢顶嘴。
      
      ‘砰!’
      
      客厅大门开了。
      
      众人吓了一跳,就看到昨天出现的NPC豪斯先生出现了。
      
      对方看到地上的血肉尸块,语调轻松说:“你们真是调皮,弄脏了地板,我来收拾,孩子们午饭时间到了,可以去餐厅用餐了,这些不用担心,地板上都是血真是浪费……”
      
      陈采星听着NPC的话,总有种对方像掩饰的喜悦,那种‘来都来了你们还给我带什么土特产多不好意思’的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很兴奋。
      
      暴躁男的血肉,豪斯很喜欢。
      
      当着众人的面,豪斯先生将尸块装进铁桶里,拎着出了门。
      
      透过落地窗,陈采星看到豪斯去了后院。
      
      脑袋瞬间想到了那棵挂着尸体的树。
      
      餐厅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摆满了午餐,跟早上扣扣索索的粗粝喇嗓子的杂粮干面包、腥牛奶不同,竟然意外的丰盛。
      
      很西式。
      
      意面、牛排、海鲜烩饭,还有奶油蘑菇汤。
      
      品类很多,餐前面包都换成了松软奶香小面包。
      
      “这游戏午餐这么豪华?”陈采星觉得以早上餐点水平,游戏不会这么友善,一看老手们蹙着眉盯着桌上的食物,并没有立刻开动,看来不是他一个人怀疑。
      
      这顿丰盛的午餐确实不符游戏以往风格。
      
      陈采星从老手表情中得出结论。
      
      早上他没吃几口面包,说实话现在闻到香味真饿了,可他一时拿不准该不该吃。旁边众人都没动,等着老手们先试。
      
      老手们也没动。
      
      “哥哥,面包好香呀。”元九万白皙的小手捧着小面包,啃了一口,吃的香喷喷的,转头高高兴兴说:“哥哥,你也吃。早上哥哥都没吃,一定饿了。”
      
      陈采星头秃:“!!!你什么时候拿的?有没有事?先别吃了。”小弟这手也太快了。
      
      “什么事?”元九万歪着脑袋不明白,不过听话没啃面包,只是嘴巴里还有,鼓着脸颊,有点萌。
      
      陈采星见没事,自己拿起吃了口,面包真的很香,他饿了。
      
      “吃吧。”
      
      啃着面包,陈采星不由想到早餐时暴躁男还会骂人,现在人就没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要蹭玄学,就是晋江很奇妙的自然榜单?能增加新文曝光率三个小时,所以更新时间改到凌晨,昨天九点我蹭上了但只涨了一个收藏,我太难了_(:з」∠)_
    -
    啾你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