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蜡像馆1 ...

  •   第一章
      
      黑雾层层吞噬着废弃小镇周边。
      
      破败的蜡像馆,一楼亮着一盏灯。
      
      “……孩子们,有个坏消息,你们的汽车零件要从市里调货,需要一周的时间,希望不会耽误你们的毕业旅行,这一周你们可以住在我的蜡像馆里,等零件到了我会帮你们修好汽车送你们离开继续旅行的。”
      
      “二楼有客房,一楼厨房里面有食物,你们可以自己做。对了,凌晨之后千万不要出门,还有三楼锁着的房间别进去。晚安,孩子们。” 
      
      说话的男人是个中年白人,褐色头发,皮肤惨白,两颊深陷。说话时眼神盯着客厅中的一群人,嘴里说着友善的台词,可语气像是迫不及待要宰了他们。
      
      感受不到半分友好。
      
      阴阴沉沉的说完既定台词,自称蜡像馆老板豪斯先生便离开了蜡像馆。
      
      屋外浓浓的黑雾很快吞没豪斯先生的背影,在众人眼前消失。
      
      ‘砰’的一声,门被风吹的闭合。
      
      像是惊醒客厅里的人,慢慢响起哭泣声,女孩子们抱团瑟瑟发抖。套路炸毛发脾气说什么‘绑架’、‘拍节目’、‘恶作剧’、‘自己回家’这样的话一小时前已经发生过,其中一位暴脾气的大叔冲出蜡像馆要回家。
      
      一分钟后尸体挂在一楼玻璃窗外,风一吹,血淋淋的晃动。
      
      现在没人觉得这是个恶作剧,即便是恶作剧,也是要人命的。
      
      “吵死了,哭你妈的哭。”沙发上金哥骂了声,不耐烦说:“猴子你跟这群废物说。”
      
      猴子是个瘦小的年轻男人,脸上挂着老好人的笑,解释说:“蜡像馆老板哦也就是NPC不是说了,咱们是一群高中毕业自驾游的学生,汽车路过这儿抛锚需要换零件,换零件需要七天时间。游戏条件给的很明白了,大家也别紧张,厨房有食物,咱们把这儿当度假小心点平安活过七天就能回去了。”
      
      “真、真的吗?”
      
      “就这么简单?那我们不出门,听老板的话就可以活下来了吗?”
      
      新人一一提问。
      
      猴子笑的老实:“当然了,这是中低等游戏世界,难度不会太大的,至于窗外那位——他太冲动了。”顿了顿,给这群新人说:“金哥是这游戏的老手,只要你们听吩咐,保准没事的。”
      
      刚吓成鹌鹑六神无主的新人找到了领头羊,十万个为什么询问着猴子。
      
      唯有角落一大一小安安静静的没上前。
      
      大的二十三四的男人,模样很出挑,皮肤白,一双眼略微狭长上挑,有几分桃花风流相,可眼神冷冷清清的,红唇微薄,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旁边蹲了个小的,七八岁读小学的小男孩,黑色短发略微自然卷,粉雕玉琢的婴儿肥,眉目深邃混血的感觉,英俊又可爱。
      
      此刻小男孩不着痕迹的往男人胳膊贴近了几分。
      
      男人低头,冷清清的眼对着小男孩猫儿似得眼。
      
      小男孩露出个讨好可怜叽叽的笑。
      
      陈采星:……
      
      算了。
      
      挨就挨着吧,谁让是他先招惹的。
      
      一小时前,陈采星结束完加班,回家堵车的路上突然到了这么个蜡像馆。一楼地方挺大的,但蜡像占了许多位置,同真人大小,做的栩栩如生,跟真人没什么区别,身处其中让人毛骨悚然。
      
      其他人断断续续出现,没一会吵闹起来。
      
      陈采星占据了客厅一张单人沙发,冷静的观察着四周,就对上角落蜡像中小男孩眼睛了,他当初乍一看还以为是蜡像,没想到是真人。
      
      然后这孩子就粘了上来。刚开始离他还有一两步距离,乖乖站着,也不说话,就是盯着他看。像是被吓到了。这也正常,他一个成年大男人突然到了陌生地方也一头雾水,更别提小孩了。
      
      等那位找路出门的大叔尸体挂在玻璃窗外,鲜血划过玻璃,客厅里哭闹不休的众人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鸡,陷入诡异的安静。
      
      陈采星也被吓到了,没想到会真的死人。
      
      也是那个时候小男孩靠过来了,像是汲取温暖。
      
      客厅一众人最大的四十多,最小的七八岁,就这样那位NPC能睁眼说瞎话强行认定他们是一群高三毕业生。陈采星被平白年轻了几岁,只能认了。
      
      不然还能怎么样?出也出不去。
      
      “……金哥一共十二个人,除了我们四个,八个新人,四男四女,包括窗户外头挂的那个,哦还有个新人小孩。”猴子扫到沙发旁的小男孩不在意添了最后一句。
      
      金哥:“九个新人啊……那没什么难度了。”
      
      其他新人听老手这么说,紧张惶恐的心略微放松了下。
      
      “时间不早了,去二楼早点休息。”金哥旁边的中年男人说道。
      
      金哥:“行。”
      
      四个老手率先上二楼,其他人紧巴巴的缩着跟上。楼梯口的灯坏了,客厅余光照射过来,昏昏暗暗的,越往上越黑,像是一张怪兽的口,扶手旁边还站了一排蜡像,面朝楼梯,像是目送一行人上楼送死。
      
      陈采星走在最后,小男孩巴巴跟在他后面,没两步,后头伸出一只小手试探的小心翼翼拽着他的袖子。陈采星察觉到小孩有点颤抖,想到这里种种诡异之处,没多说什么,只是回头看了眼小男孩。
      
      “哥哥。”小男孩露出个乖巧软糯无助的表情。
      
      即便是陈采星这种不喜欢孩子的,此刻也没办法铁石心肠。但他也是个新手,到了这里看着冷静,其实也是一头雾水,无法保证什么。
      
      “随你。”陈采星扭过头继续上楼。
      
      背后,陈采星看不到的地方。小男孩牵着陈采星的手轻轻的颤抖,却不是因为害怕,男孩一双眼亮的发光,显然是心情很好,嘴角也微微上扬,乖巧的跟在陈采星身后一步步上楼,察觉到什么,慢慢回头,原本乖巧可爱的神色变得死气沉沉,阴戾扫了眼楼梯下方。
      
      漆黑的楼下。
      
      那排死物的蜡像不知道什么时候跟活了一样,一双双眼充满恶意的盯着楼上一行人,却猛然对上男孩的目光,一瞬间的僵硬,发出轻微的咔咔声,带着几分害怕的低下了头颅。
      
      陈采星脚步停了下,刚刚好像有什么声音?
      
      他回过头。
      
      “哥哥?”小男孩杏核眼湿漉漉的,四周看了下,跟小松鼠似得,紧张小声问:“怎么了哥哥?”
      
      陈采星:“没什么,你走前面。”
      
      楼梯很窄,能并排容纳两人。陈采星让男孩跟他一起走。小男孩立刻露出讨好的笑容,乖乖巧巧说:“哥哥你真好。”
      
      陈采星还是第一次收小学生好人卡,拍了下小男孩脑袋,没说什么。
      
      有人开了二楼的灯。光线一下子明亮,有了光人好像有了底气。新人们从胆战心惊中略微找回几分理智,有人提议说:“我们能不能住一起?”
      
      “金哥我能和你一起住吗?”女孩楚楚可怜的声。
      
      “对对对,人多力量大。”
      
      金哥根本没看女孩,挑了间中间的客房,跟中年男人说:“赵哥,咱俩一间。”
      
      “王哥那我和你一间。”猴子语气急了些,转头笑呵呵的跟新人说:“人多挤一间睡不好,明天也没精力查事情,大家两两一间,多注意点就没事……”
      
      四个老手两两一间,挑了房间很快进入,剩下新人在原地对着空房间犹豫,也有聪明的抢先占了老手们隔壁。陈采星想到NPC说过的凌晨之后千万不要出房间,看了眼腕表,时间不动,停在十一点四十六分。
      
      这是他下班回家堵在路上的时间。
      
      陈采星记得清楚。看来外面和游戏里时间不同步。他不知道现在几点,不再耽搁,就近挑了间,正要进去,有个女孩站在门外,楚楚可怜说:“你好,我能和你一间吗?”
      
      门口小男孩顿时紧张起来,水汪汪的眼巴巴看着陈采星,却没有开口求助。
      
      “不好意思,我们人够了。”陈采星拒绝了女孩,拍了下门口站着的小男孩,“进来吧。”对还站在过道的女孩提醒:“你还是尽快回房间比较好,晚上不要出门。”
      
      现活着八个新人,四男四女,另外两位成年男人早都被挑组队,剩下的七八岁小学生男孩一看就是死得快没什么安全感,两个女孩自然不可能找小学生组队,过道的女孩将目光移到了陈采星身上。
      
      即便这个男人有些漂亮纤细,但毕竟是男的,她真的太害怕了。
      
      没想到被拒了。
      
      女孩咬了下唇,还要在开口说什么,就看到小男孩将房门关上,关上时还看了她一眼,那眼神让她打了个冷颤,再仔细看时门已经紧紧关上,像是刚才那死气的眼神是她的幻觉。
      
      房间贴着壁纸,碎花款,泛着暗黄,即便开着灯,整个房间也透着陈旧的气息。靠窗户墙角处摆着一张一米五的小床,床尾是两扇门的柜子。
      
      这种环境下,那两扇门的柜子总让人有种不好的联想。
      
      像是睡着后柜子里会爬出个什么来钻进他们的床。
      
      陈采星皱着眉,伸手打开了柜子,除了一些旧衣服没别的东西。
      
      “哥哥,你在找什么?”小男孩站在陈采星背后歪着脑袋询问。
      
      陈采星松了口气,说:“……没什么。早点上床睡觉。”总不能说被自己脑洞吓了。
      
      “哦。”小男孩乖乖巧巧的点头,一边往床上爬。
      
      陈采星现实中很少看恐怖片,后遗症太大了,看完两三天还会根据电影恐怖点自动脑补剧情,身临其境,每天睡觉吓得半死。只是恐怖片能选择不看,现在身处这样的环境没法选择,身边还有个小孩指望他,总不能在小学生面前丢脸。
      
      他能怎么办,当然是要像个男人一样顶上去了。
      
      陈采星一边想NPC给的信息,一边脱外套,嘴里闲聊问:“小孩你叫什么?几岁了……”
      
      “哥哥,我叫元九万,今年七岁上二年级……”
      
      过了几秒,陈采星也没回话,对着床的背影僵在原地。
      
      “哥哥?哥哥你怎么了?”
      
      陈采星这会脸色跟刚才死了人差不多,甚至更难看。一手拿着刚脱下宽松的羽绒服,低头目光停留在自己肚子上,久久移不开视线。
      
      “沃日——日照香炉生紫烟,你学过吧?”
      
      想到房间还有小学生在,陈采星面色难看同时又机智的将脏话变成了问答,但目光还是没从自己的肚子转开,根本不想元九万回话,另一手颤抖的跟得了帕金森症的老人一样,颤颤巍巍的摸上了自己的肚子。
      
      “!!!”
      
      ……真的是鼓起来的。
      
      他练了半年四块腹肌为什么会变成啤酒肚?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
    发红包!【壕气!
    凡是留言都发【庆祝星星四块腹肌归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