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第二十一章 ...

  •   “福晋,奴婢去打听了,可一点眉目都没有。”
      
      自那件事已经过了小半个月,却依旧一点眉目都没有,别说是温皎,就连近前的几个大宫女都愁的不行。按理说这事只要是人做下的就必然会留下蛛丝马迹,可她就差让双琼在阿哥所里翻个底朝天了,还是什么也没查出来。尤其是怀疑的富察格格,可人家安安分分的半个月都没出过殿门,对外说是病了,太医更是一日不落的往她那里跑。本以为是真的病了,可谁知高格格来的时候却说富察格格是装的,这倒是让温皎也歇了去瞧瞧她的心思,只让春雀从库房中拿了些东西给她送了过去算是心意。
      
      “索性流言已经有了,宫里的人也都认为我是这样的人,那这件事一时半会的倒也不急,倒不如琢磨一下董鄂氏是什么意思。”
      
      说起董鄂氏,温皎都有些头痛。她这位妯娌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三天两头的往自己这里跑,来的频率都要赶上高格格了。若说她有事,可她每次来不过是扯一些闲篇,不是宫里哪个娘娘得宠了,就是宫外哪个福晋又跟府里的格格们杠起来了,翻来覆去就是那几个话题,听的她耳朵都要出茧子了。
      
      “今儿早上您去永寿宫的时候三福晋还来过呢,奴婢说您不在,三福晋看起来倒还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着实古怪。”
      
      正在修建盆景的寒霜听到二人的谈话,放下手中的小水壶就走了过来,别说是她觉得董鄂氏奇怪,温皎也这么觉得。在她的印象里,弘时的人生马上就要走到尽头,现在应该就是雍正对反感他的那段时间,可这夫妻倒像是没事人似的,让她一度怀疑自己的记忆发生了错乱。
      
      “聊什么呢?怎么都一脸凝重?”
      
      温皎这边正琢磨着呢,就见本该在尚书房的四阿哥款款而来,他伸手拉住温皎,带着人往殿内走,一边走一边还念叨。
      
      “外面风大,怎么也不知道到殿内来说话?若是着凉了可怎么好?”
      
      温皎听他念叨觉得好笑,这人年纪不大,却像是个小老头似的,平日里什么都要絮叨一番,倒是和初相识那个人狠话不多的判若两人。
      
      “哪里就那么娇弱了?”
      
      温皎笑着拉他坐下,看着就快要到晚膳的时间便要双琼去御膳房叫准备一些弘历喜欢的吃食,双琼正准备应下,却被弘历先一步开口拦下了。
      
      “皎皎。”
      
      他不似刚刚进门那般笑着,反而是带着些严肃,甚至还有些犹豫的模样,温皎心中有些不解,看着他的模样总觉得不安,只能笑着问他怎么了。
      
      “富察氏病了,她的宫女说的严重,我今儿晚上去瞧瞧她。”
      
      这话说出来温皎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从来没想过专宠,也没打算让历史上有名的大猪蹄子因为自己就独爱一人,所以当弘历说出这话的时候她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都重了些。
      
      “既然富察格格病了,四阿哥自然应该去看看的,我瞧着现在天色也暗了,四阿哥不如赶紧去吧?省的天黑下来路不好走。”
      
      她一边说一边还真就站了起来,拉着弘历的手就要把他往外面带,弘历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迷迷糊糊的跟着温皎走到了外面。
      
      “那你好好休息,”他认真的跟温皎交代,温皎也笑着一一点了头,他似乎还有些不放心,又转头吩咐双琼。
      
      “晚上好好守着你们主子,天也凉了。”
      
      双琼知道四阿哥是要去富察格格那里,心里自然是替自家主子叫屈,可心里再如何不情愿,面子上主子吩咐她还是平静的应下了。
      
      弘历看了看觉得没什么问题,朝着温皎笑了笑便转身带着小太监出了殿门。
      
      “福晋,奴婢早便说过那个富察格格不是省油的灯,从进宫开始便想着办法的作,如今竟也敢装病从您手里抢人了!”
      
      寒霜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如今更是气不过,不知是从哪个角落跳了出来,满脸愤怒的替温皎打抱不平,双琼见她说话也没个把门的,怕惹了温皎难过,赶紧伸手拉住了她,寒霜还觉得双琼有些烦,挣扎了两下想要将她挣开,双琼却没给她这个机会。
      
      温皎看着寒霜,知道她也是为了自己好,所以也就尽量心平气和的跟她讲清楚自己心中的想法。
      
      “寒霜,四阿哥从来都不是我一个人的,也永远不可能是我一个人的。我要的,只是他累了的时候能第一个想到我。”
      
      “我从来都不是想要做他的唯一,而是要做他心里的第一人,最重要最难以忘怀的那个第一人!你明白吗?”
      
      她知道一切,所以从最开始二人有所交集的时候她就没有奢望过作唯一,因为在这个年代对于一个阿哥甚至对于一个未来的帝王来说都是不可能的。既然做不了唯一,那她就要做他心里第一人,反正只要赢得了心,其他的好像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可寒霜哪里能明白这个?听温皎说完之后也只是愣愣的点了点头,温皎见她那副似懂非懂的迷糊模样,不禁还觉得有些好笑,伸手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脑袋,朝着她吩咐。
      
      “你去叫御膳房今日上些好菜,再将前些日子三福晋送来的桃花酿温上一壶,今儿晚膳你们两个陪我喝点!”
      
      寒霜愣愣的点了点头,转身叫着双琼一起出去朝御膳房去了,殿内顿时安静了下来,温皎看着空荡荡的宫殿,莫名的却是松了一口气。
      
      之前总以为自己和弘历年少相识,如今做了夫妻又日日在一起,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有朝一日若他宠幸别的女人自己多多少少一定还是会难过。可谁知这一天真的来临,她倒没觉得自己有多难过,反而是松了一口气,只是想着自己好像真的明白了。甚至是刚刚那番话,不只是说给寒霜听,更是说给自己听。
      
      在后宫里,男人固然重要,却永远不是一切。
      
      她将弘历视作知心人,也不求做他的唯一,但却是无论如何也要争取做他心中的第一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