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二十章 ...

  •   温皎并不常去永寿宫,所以对于熹妃娘娘也没有什么太深刻的认识,更是不了解熹妃娘娘的为人,这突然叫她过去,还有些摸不透这其中的用意,但想来想去也不会是别的事情,无非就是关于那个流言的。
      
      “福晋,您说熹妃娘娘叫您过去不会是......”
      
      双琼跟在一旁有些忐忑,看着自家主子表面上云淡风轻的,不禁为她捏了一把汗,毕竟善妒专宠可不是什么好名声,难免会被熹妃娘娘训斥。双琼为自家主子打抱不平,本来这也不是自己主子能决定的啊,难不成四阿哥要来主子还能堵了门不让?
      
      “怕什么?最坏的结果不过就是叫我把四阿哥推出去,双琼,我既然做了四福晋,就早已经做好了这样的觉悟,我从未想过叫他只有我一人。”
      
      她既然嫁给了弘历,就早已将现代人那套一夫一妻制的思想丢的干干净净,别说是不可能,就算是可能,历史也允许她这么做,既然如此还不如想开点,该吃吃该喝喝,这点破事就别想那么多。
      
      温皎踏入永寿宫的时候是熹妃娘娘身边的大宫女迎过来了,她随着宫女进去内殿,双琼则是在门外候着。本以为屋里除过熹妃之外再无其他人,没成想四公主也在。
      
      之前因着昌黛的关系,她与四公主也就是之前的双慧格格也算是有些交情,可即便如此,温皎进来看到四公主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
      
      “给额娘请安。”
      
      熹妃见她来只是朝她笑了笑叫她到身边坐,温皎见熹妃面上不显什么,反而更加担心,可叫她过去又不能不去,温皎也只能笑着走过去坐下,一抬头便瞧见对面的四公主正瞧着自己笑。
      
      熹妃娘娘倒是也没有说什么,三人聊了半天也无非就是一些家长里短,温皎还有些纳闷,寻思着难不成熹妃真的是叫自己过来话家常的?可这想法还没来得及被自己否定,就见话题转了个方向。
      
      “有时候御下也是一门学问,奴才不安分就要让他们学着安分,总是慈眉善目的人家就觉得你好欺负。”
      
      话题转的突然,饶是四公主都没能反应过来,还眨巴了两下眼睛看向温皎似乎是在问她这是什么意思。四公主听不明白,可温皎哪能听不出来?熹妃娘娘这是说她能力不行,看管不了四阿哥的后院呢。
      
      从熹妃娘娘那里出来的时候四公主就跟在温皎的后面,一直出了永寿宫又走出去好久才叫住了她,温皎停下来瞧她,四公主犹豫了半晌才开口。
      
      “宫中的流言一夜之间传的沸沸扬扬,定是有蹊跷的,四嫂嫂可要当心。”
      
      四公主是好心提醒,温皎自然也是承她的情点头让她别担心,本以为这个话题到此结束,可谁知四公主还停在原地没有走。
      
      “昨儿去皇额娘那里,皇额娘说皇阿玛已经决定要指婚给昌黛和我嫡亲的三哥弘暾,估摸着旨意很快就会下来。”
      
      这倒是温皎不知道的事情,整日呆在阿哥所里导致她的消息都有些闭塞,看来昌黛的好事也要临近了,也算是最近的一件好事,玛嬷知道了定然开心。
      
      四公主说完她要说的话心满意足的走了,还说回头去找温皎说话,温皎目送她离开之后转身回阿哥所,可也不过是刚刚跨进阿哥所的地界,就见不远处有一人正朝着自己这个方向走过来。
      
      “福晋,是五阿哥。”
      
      双琼眼尖,先温皎一步看到了来人,温皎皱了皱眉不想在这里与人交谈,当作没看见的样子加快步子就要离开。
      
      她已经嫁给了四阿哥,就不宜与他的兄弟过多的交流,尤其是现在还身处皇宫,着实有些不太合适,若是让有心人捉了把柄......毕竟现在她还不知道那个流言的源头是谁呢。
      
      “皎皎!”
      
      可天不遂人愿,温皎想走却敌不过有人想留。可偏偏弘昼张嘴便是温皎的名字,让温皎更加不敢停下来。
      
      “不准走!”
      
      温皎本不想停下,可偏偏弘昼挡在了自己面前,让她不得不停下来,无奈她也只能停住脚步抬起了头。
      
      “五阿哥,你应该称呼我一声四嫂。”
      
      儿时是儿时,现在是现在。也不是说她思想封建,而是因为这里是紫禁城,小叔子和嫂子站在一起说话像什么样子?她倒是不介意,就怕别人介意,她还想多活几年呢。
      
      “嫁给四哥你开心吗?”
      
      弘昼并没有理会她的话,而是直奔主题,温皎虽然面不改色,可心里却早已经将这位五阿哥从头到脚给问候了一遍。独断专宠的事情还没完呢,这五阿哥就又给自己找事,清静一下都不行。
      
      “五阿哥管的未免太多了......”
      
      “呦,五弟!”
      
      温皎的话不过说了一半就被人打断,她回头去瞧,却见是个陌生的面孔,又见弘昼一脸懒得理的模样,又结合刚刚的称呼,大概能猜出来此人便是三阿哥弘时了。
      
      “四弟妹也在啊?”
      
      弘时这人倒像是历史上说的那么回事,挺大的个子可面相上看起来却就是一个没脑子的,温皎觉得弘时的眼神有些奇怪,被人盯的浑身不舒服,也就赶紧找个借口离开了,彻底将战场交给了这俩大老爷们。
      
      “福晋以后可绕着点那位五阿哥走,不然又是麻烦事。”
      
      双琼一直陪着温皎走到自己殿里才开了口,语气中不知是对弘昼有多嫌弃,温皎自然也知道双琼是担心自己,重重的点了点头。
      
      本以为今天也就到此落下帷幕,可谁知人刚坐下凳子都还没暖热呢,外头的小宫女就走进来说三福晋来了。
      
      “前几日一直忙着,弟妹和四弟都大婚一个多月了我这个做嫂子的才有空过来,当真是该罚该罚!”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温皎看着款款而来的三福晋董鄂氏,太阳穴突突的......  
      
      “三嫂这是什么话?本该是我去拜访三嫂才对,倒是叫三嫂亲自跑了一趟。”
      
      装模做样谁不会?她演起戏来虽然不能说是影后级别,可对于这种日常生活中糊弄人应该是足够了。
      
      果然,董鄂氏见她乖巧,还特地起身过来迎接,脸上笑的褶子都快出来了。温皎请她坐下之后又赶紧吩咐寒霜去上茶,自己则是坐在了董鄂氏的对面端着笑。
      
      “今日也是好不容易闲了下来,想着弟妹便过来瞧瞧,还有迟来的贺礼。”
      
      董鄂氏还不是空着手来的,她招了招手叫身后的宫女递过来了一个精致的木盒,春雀伸手接过,当着温皎的面打开了它,只见里面装着一对榴花手镯,看起来做工也是极好的。
      
      “这对榴花手镯是我刚入宫的时候皇上赏的嫁妆,我看着也是极好的,又有多子多福的好意头,所以便赶紧找出来给弟妹送过来了,还希望弟妹不要怪罪嫂子来的晚才好。”
      
      这董鄂氏也不知是真心还送贺礼还是心里打了什么小算盘,送完榴花手镯之后便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上到宫中传闻,下到家乡风土人情,温皎有些心累,可也只能陪着聊,这一直到了晌午,董鄂氏才带着宫女离开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