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十九章 ...

  •   弘历这一来便是一个月,以至于温皎后来看见他踏进殿门就腿软,可偏偏这位爷像是跟她杠上了似的,府里三个格格自从进府以来别说是召幸,就连弘历的面都没见过几次,背地里可是不知道怎么吐槽呢。
      
      又是一日,她照常送走了还要去上书房的弘历,扶着腰刚跨进殿门,就见寒霜跑过来说高格格来了,说是要给她请安。
      
      这个高氏很久之前在双慧格格的生辰宴上两人也算是有一面之缘,可说白了二人并不熟,但这一个月来高氏可是没少往她这里来,殷勤的不行,可偏偏这位格格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城府的样子,也不惹事,温皎对她印象暂时也就还好。
      
      “福晋姐姐!”
      
      温皎这边刚刚坐下,就见寒霜带着高格格走了进来。她一向热络,尤其是面对温皎的时候,即便是挨了寒霜好几次白眼也依旧像个小太阳似的往温皎这边凑,让温皎都有些哭笑不得,想不明白后宅里怎么出了这么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
      
      “今儿在库房里翻出了从家中带来的熏香,是我额娘亲手做的,我闻着味道还不错,特意送一些过来给福晋姐姐,福晋姐姐不要嫌弃才好呢!”
      
      只见高格格递过来一个精致的木盒,温皎笑着接过去象征性的看了看,转头交给春雀叫她收好,又叫人上了点心牛乳茶什么的,高氏是个爱吃的,却又是个爱吃着吃着就开始絮叨起来。
      
      “福晋姐姐可是不知道,同样都是格格,大家同一天进府又是谁都没有被四阿哥召幸,可偏偏那位富察格格趾高气昂的,平日里总是欺负苏格格呢!”
      
      高氏一边吃一遍向温皎抱怨,前面也说了好多话,虽然是突然转到了富察格格身上却丝毫不显生硬。温皎早几天前便听寒霜说起过,说是富察格格欺负是汉人的苏格格,只不过这件事没闹到温皎面前来,她便也只当是不知道。
      
      “大家都是格格,富察格格还是包衣下人出身,怎么就敢仗势欺人?福晋姐姐应该将富察格格叫到跟前好好罚她!”
      
      “格格慎言。”
      
      春雀见高氏口无遮拦什么话都敢说,赶紧开口就要拦她,就连高格格身后的小宫女也伸手扯了扯她的袖子,示意她不要再说了,经这么一提醒,高氏似乎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温皎安慰了她两句,高氏无精打采的起身告了退便转身离开了。
      
      “福晋,这位高格格说话口无遮拦,您以后还是不要见她了,省的不知哪一天就被她给害了!”
      
      寒霜见高格格走远之后便走到了温皎身边,说出的话可不比高氏成熟多少,温皎有些头疼,带着些无奈地看了她一眼,伸手朝她的胳膊上打了一下,也算是提醒了。
      
      “你这个小丫头,看来我以前是太娇惯你了,竟让你养成了这样口无遮拦的性子,就应该罚你以后不准说话当哑巴,省的我没等被别人拉下水,先被你拖下去了!”
      
      “寒霜,这是在皇宫,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可不是什么话都能说的。你在我跟前可以口无遮拦畅所欲言,可去了外面若还是如此,就算你主子我可也是救不了你的。”
      
      她苦口婆心,就是希望寒霜能管住嘴学会自保,寒霜听了温皎的话也有些后悔,无声的点了点头。
      
      本以为富察格格这件事就此揭过,可谁知到了晚间温皎和弘历正打算就寝的时候,双琼却走了进来,说是富察格格病了,想请弘历过去看看。
      
      “她病了就请太医,叫我去干什么?”
      
      弘历冷着脸拒绝,似乎对富察格格派人来请自己的行为很是不满,前来请人的宫女似乎是有些为难,可四阿哥既然已经这么说了,她也只能回去回话。
      
      温皎看着离开的宫女,又看了看坐在床前正摆弄腰间玉佩的弘历,心中不免对这位爷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合着这位爷还是个直男啊,富察格格的意思也不知道是真的不明白还是装的不明白。
      
      本来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一件小事,可谁知等到第二日一早温皎送走了弘历之后听了春雀所说的话才觉得走向有些不对劲。
      
      “外头人都说福晋您专宠,霸着四阿哥不放,就连富察格格病了,四阿哥想要去看看富察格格您都不让。又说四阿哥早上去上书房的时候眼底都是青的,一定是惦记富察格格整晚没睡......”
      
      双琼越说声音越小,似乎是怕温皎生气,可温皎听了这些只觉得好笑。她真想出去问问到底是谁霸着谁不放啊?那弘历是个阿哥若真想去她还能拦着不成?更何况弘历到底为什么眼底发青,还不是因为整夜忙碌!?
      
      “这些人可真是会嚼舌根子,明明就是四阿哥心悦咱们福晋!”
      
      首当其冲不乐意的自然是寒霜,她气愤的恨不得将外面乱嚼舌根的那些人祖宗八代都问候一边,可碍于温皎之前的教导,只能默默咽下这口气。
      
      “一定是富察格格!四阿哥在福晋这里没去看她她便怀恨在心,便让人去外面胡说八道!”
      
      寒霜想当然的就认为是富察格格,温皎却不这么认为。富察格格这样做未免太过张扬,任谁都会想到是她,除非她是个傻子,不然没必要这么早跟福晋树敌。
      
      “双琼,你取些银子,暗地里去打听打听,看能不能知道这个流言是哪里传出来的。”
      
      双琼点了点头转身出去办,与她擦肩而过的就见是外头的宫女走了进来,她在殿内停住,朝温皎行了礼。
      
      “四福晋,熹妃娘娘请您去一趟永寿宫。”
      
      意料之外却也是意料之中,宫中关于她的流言穿的沸沸扬扬,熹妃娘娘不知道才是出了鬼。
      
      即便知道前路有风险,她也不得不去,毕竟这个可是正头婆婆,容不得她怠慢。
      
      心中虽然安慰自己,可温皎到底还是提了一口气,对富察格格有了些抱怨……
      
      刚来就给她找麻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