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二十二章 ...

  •   格格承宠的第二日晨起是要早早的去给福晋请安的,虽然温皎并不想见到富察格格,可也不能罔顾宫中规矩,本以为只需要早早起身跟富察格格客套几句就得了,可谁知自己竟然是半夜发了烧第二天早上硬生生是没起来床,可即使如此富察格格也不能不去。
      
      这倒好,富察格格在外间从早上一直站到了用午膳的时候,温皎都没能从床上起来,反倒是太医进进出出的,富察格格在外面喝了一早上的茶,也没见谁来通知她让她回去。
      
      就这样一天过去了,弘历在尚书房得知温皎病了,课一结束就往这边跑,可谁知一踏进门就瞧见了坐在外间的富察氏喜笑颜开的凑了过来,身上还带着浓重的香味,呛得弘历直想打喷嚏。
      
      本来温皎病了弘历就烦躁,现在又被冲的像只喇叭花似的富察格格拦在这儿更是心中烦闷,当即甩了甩手将刚刚凑过来的人甩了出去。
      
      “回你宫里呆着去,没我的允许不准出来!”
      
      这下可好,原本以为自己乘了宠就比其他格格高一头的富察格格都还没来得及出去得瑟就被四阿哥给禁足了,这事甚至都没过夜,只是当天晚上就传遍了整个阿哥所,高氏和一贯受她欺负的苏氏在各自宫里笑的嘴都合不拢。
      
      因为弘历一晚都在这边守着,所以也没人敢到温皎面前说嘴,所以温皎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还是从一早跑来美曰其名是要请安的高氏嘴里知道的。
      
      “那富察格格平日里耀武扬威,若不是昨日她被四阿哥罚了禁足,还不知道要在福晋面前耀武扬威呢!要我说四阿哥还是心疼福晋,那富察格格算个什么东西!”
      
      高氏在她这里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口无遮拦,温皎刚开始也提醒过她,后来见她依旧如此便也没再说过,只是每次高氏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她都保持沉默不去评判。
      
      不该她管的闲事她才不会去管,她还想清静几天呢。
      
      高氏见她似乎对这件事情不感情趣的样子也不再去提,想了想说起了别的事情。
      
      “妾身昨天和五阿哥身边的月格格闲聊时听她说起宫外阿哥们的府邸都已经竣工了,怕是很快就要搬出宫去。但月格格嘴里的话我一向不敢全信,又无处去问,突然想起便来问问福晋可是真的?”
      
      高氏所说的这件事她倒是挺弘历提起过,知道要搬出去住的时候也很开心,总归不用在宫里小心翼翼的,还要受多方制约。只要搬出去,天高皇帝远的,到时候府里除过弘历就是自己老大,还不是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温皎点了点头。
      
      “之前听四阿哥提起过,大约就是一两个月之后的事情。”
      
      高氏得了这个消息显然也很开心,蹦蹦哒哒的就离开了,温皎看着越来越远的高氏,越发觉得看不透她。
      
      叫她来说,高氏绝对不像表面上这么小白兔,可她装着一副纯良无害的模样整天四处叭叭叭的八卦,到底又是为了什么呢?
      
      时间过得飞快,富察格格禁足一连一个多月,弘历都没再想起来过她,温皎也不是多大方的人,自然也没提。没了富察格格的日子也算是清静了不少,大家都在期待着出宫入府的事情,可出宫那天还没到,富察格格那边倒是按耐不住了。
      
      富察格格怀孕了。
      
      这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毕竟谁也没想到四阿哥这么准,不过一晚便中了招。弘历因为忙碌着出宫建府的事情,知道这件事之后也只是解了富察格格的禁足,让人不可怠慢的好好养着,连去看一眼都没有。温皎作为正头福晋带着些东西过去看看就行了,谁知竟然被熹妃叫过去安排她照顾富察格格的胎,美曰其名这是福晋的分内之事。
      
      这件事温皎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反应,倒是把寒霜气的不行,就差没到富察格格面前指着她鼻子骂,温皎看着寒霜这样的性子也是无奈。
      
      “这是她自己的孩子,凭什么叫福晋您照顾?满宫这么多人难不成是死绝了吗?”
      
      寒霜口无遮拦,双琼赶紧拦她,温皎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才算是将这混乱的局面给控制住了。
      
      “寒霜,当真是以前我太纵容你了,你现在去御膳房守着给富察格格熬的补品,没我的准许不准回来,好好反思!”
      
      因为富察格格怀孕的事情她也是手忙脚乱,四阿哥又在外面府邸监工鞭长莫及,寒霜也是不管教不行,所幸就将人推远清静一下,顺带让寒霜反思。
      
      寒霜不知道自家主子的用意,跺了跺脚气呼呼的走了,温皎见她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另外叫人去盯着给富察格格炖的补品,现在这胎归我照顾就不得不小心谨慎,别被有心人给做了手脚,寒霜一个人盯着我不放心。”
      
      双琼自然知道温皎的顾虑,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温皎看了看空荡荡的宫殿,觉得有些头疼,心里闷闷的有些犯恶心。
      
      就这样过了几日,温皎让人小心再小心的看顾这富察格格的一切,也算是平平安安无事发生,可富察格格身体上是没事了,心灵上又闹腾了起来。
      
      “富察格格嚷嚷着肚子疼,太医去了却说一切安好,紧接着富察格格就吵着说孩子想阿玛了,非要见四阿哥,可如今四阿哥在宫外,哪里有时间回来见她?”
      
      双琼这几日也是被富察格格闹的头疼不已,免不得抱怨了几句,温皎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安慰了双琼,站起身准备去那边瞧瞧,可谁知不过刚刚站了起来,就觉得头晕目眩,还有些恶心,整个人瞬间就跌坐了回去,把旁边的双琼和春雀吓了一跳,赶紧去扶她。
      
      “主子!”
      
      春雀赶紧倒了杯茶水过来喂了温皎喝了几口,这才缓过来一些,温皎摆了摆手,微微往后靠了靠。
      
      “福晋,奴婢去请太医!”
      
      双琼见自家主子难受的模样着急想要去请太医却被温皎给拦住了,温皎摇了摇头,示意她不准去。
      
      “我没事,就是昨天晚上没睡好罢了。富察格格那里不去了,随她去吧,爱怎么闹怎么闹。”
      
      春雀点了点头,双琼却有些担心。
      
      “若是富察格格闹得厉害拿自己……”
      
      “你看她敢不敢?且不说伤害皇家子嗣是什么罪,就凭着母凭子贵这一条可能性,她都不敢。”
      
      

  • 作者有话要说:  连载不v,不会弃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