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十五天装A ...

  •   那上面所绘的秦峥嵘,与平时顾忱松见到的不同。
      
      眼神暧昧诱惑,动作妖娆大胆,甚至有几张秦峥嵘赤|裸着上身,火辣性感的曲线,勾画出各种直白的性|暗示。
      
      顾忱松虽不懂美术,却也知道这素描本的主人拥有极高的绘画技巧。
      
      明明不过是张画,可却像拥有生命,让他只看一眼,就不禁被画中人蛊惑,心跳加快,呼吸变重,连信息素都不可控制地向外溢出……
      
      好在顾忱松今天喷了足够的遮掩喷雾,除了他自己察觉到身体的一点异常,不会影响任何人。
      
      只是说到信息素?
      
      顾忱松细细一嗅,竟能从素描本上感受到一点点Alpha的信息素,虽然不浓,但他也绝不会闻错。
      
      淡淡的墨香。
      
      这是一个Alpha性|幻|想着另一个Alpha?
      
      恶心!
      
      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跟踪秦峥嵘,意|淫秦峥嵘,还在绘出这种污秽不堪的作品时,流露出自己的信息素,龌龊至极。
      
      顾忱松攥着拳,指关节微微泛白,后悔刚才没追上去,把这变态暴揍一顿。
      
      只是下一秒,他又觉得自己的气来得有些莫名,这种事秦峥嵘自己会解决,轮得着他操心吗?
      
      而余茸不知什么时候也进了巷子,他好奇的小脑袋探了过来,单纯地问道:“这是什么呀?”
      
      顾忱松慌忙将本子合上,收进自己的书中里:“没什么,一个本子,空白的。”
      
      书包被顾忱松紧紧抱在怀里,像是生怕余茸有透视眼,会透过书包看到本子里的内容。
      
      虽然心里想着让情敌自己解决自己的烂事,但顾忱松还是没能说出真相。
      
      余茸这人虽然蠢,却很单纯,根本和画中的模特判若两人。
      
      顾忱松担心余茸看到这东西会吓坏,更怕余茸知道自己身边潜伏着这样的变态焦虑不安,不说或许是对他最大的保护。
      
      保护?
      
      想来可笑,他竟然要保护秦峥嵘?
      
      余茸对顾忱松的话没有一丝怀疑,只是说道:“那快走吧,这里好黑,你又该害怕了。”
      
      他还记得顾忱松说过自己怕走夜路。
      
      余茸果断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把前面的路照出了一个大亮圈。
      
      “你走前面,害怕就拉着我的手。”
      
      “……”
      
      顾忱松有些无语,但手还是不自觉地递了过去。
      
      余茸的手小小的,软软的,手指也短短的,食指还没顾忱松的小拇指长。
      
      但握上去很温暖。
      
      ***  
      
      顾忱松进公寓时,孟叔正在门口等他。
      
      “少爷,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刚才夫人还打电话过来找你呢!”
      
      的确,他今天确实比平时晚了不少。
      
      在余茸将他送到公寓附近的地铁站道别后,他没有回公寓,而是又偷偷折返,跟了余茸一路,直到确定余茸周围并没有什么可疑人物,才安心回来。
      
      顾忱松拿出手机一看,有十个未接电话,两个来自他母亲,八个来自孟叔。
      
      他刚才怕被余茸发觉,把手机弄了静音,没有接到。
      
      “我有点私事,你没跟我母亲说什么吧?”顾忱松收起手机。
      
      “当然没有,我只是跟夫人说,你在参加社团活动,可能太吵没听到,晚点会给她打回去。”
      
      显然孟叔不是第一次处理这种情况。
      
      顾忱松从小在国外养病,父母忙于国内的生意,只能偶尔出国看他,孟叔便是他最亲近最信任的人。
      
      “不过夫人说,不用给她回话,只是提醒少爷,周末回顾宅一趟,她想了解一下你和贺少爷之间的进展,最好事无巨细一一向她说明,如果能提前写一份总结发她邮箱,那就最好不过了。”
      
      顾忱松冷冷一笑:“要不要我再准备个演讲,做个PPT?”
      
      “……夫人只是关心少爷。”
      
      顾忱松没什么表情地耸耸肩:“还真是有趣的关心。”
      
      只是说完,他蓦然想到了一件事,从书包中拿出了那个素描本,有些厌恶地扔在桌上:“孟叔,帮我去调查一下,这脏东西是谁画的。”
      
      ***
      
      奔波了几个小时,顾忱松终于感到自己乘坐的高级商务车缓缓停了下来。
      
      他还未来得及拉开窗帘,看看车外,车门已经被打开。
      
      “少爷,到家了。”
      
      家这个词,让他莫名感到无比陌生。
      
      顾忱松下了车,看着眼前一眼望不到头的巨大庄园,站成两排面带微笑的女仆,内心没有任何波动。
      
      “少爷,夫人在餐厅等你呢,这么久不见了,夫人特别想你!”
      
      虽然顾忱松每周都会与顾夫人视频一次,汇报自己一周的行程,不过的确有两年不见了。
      
      这个家顾忱松考完大学的那个假期回来过,几年过去,没有一丝变化。
      
      别墅中的装修只有黑白两色,线条大部分都采用直线,所有家具没有一丝弧度,棱角分明,造型简约得毫无设计感,还都摆放成对称的样子。
      
      似乎是为了配合顾夫人的强迫症,别墅没有任何有颜色的装饰物,更没有花。
      
      偌大的别墅显得空空荡荡,毫无生气,唯一让人舒服的是,洁白的地面一尘不染。
      
      顾夫人此时正坐在餐厅的那张没有任何花纹的巨大餐桌前,涂着暗红色的口红,穿着灰蓝色的高定套裙,一动不动地看着杂志。
      
      远远瞧,像是个褪了色的假人。
      
      “回来了?”顾夫人没有抬头,只是感受到小儿子的脚步声。
      
      “嗯。”顾忱松拉开了顾夫人一旁的椅子,安静坐下,因为他母亲不喜欢太吵闹的孩子。
      
      “你父亲要过几天才能回来,你们下次再见吧,你姐姐忙完公司的事,应该还来得及回来一起用晚餐。”说着,顾夫人喝了一口杯中的清水。
      
      她从不喝饮料,认为那不过是些花里胡哨登不上台面的垃圾,更不爱各种类型的酒,认为只有没有自制力的人,才爱那种麻痹神经的烂东西。
      
      吃与喝,不过是维持生命又耗费时间的两个工作,简单高效最好。
      
      这也正是顾忱松对晚餐毫无期待的理由,在顾宅,别想尝到什么美味。
      
      “姐夫呢?不和姐姐一起回来吗?”顾忱松下意识问。
      
      却换来顾夫人的讥笑:“他们俩什么时候一起出现过?”
      
      的确,自打顾忱松的二姐结婚起,除了婚礼那一天,整整15年,就没人再见到这对夫妻同框过。
      
      在这个圈子,实属奇葩。
      
      豪门联姻都讲究面子工程,夫妻关系再差,为了共同利益,也要装作最知心的爱人,像这种装都懒得装的,可见双方已经厌恶彼此到什么程度。
      
      甚至还有传言,顾家二姐15年来就从未被自己的丈夫标记过。
      
      想到自己的姐姐,顾忱松的眸子沉了沉。
      
      而顾夫人似乎早已见怪不怪,合上杂志,单刀直入:“不提他们,说说你和贺雪郁吧,进展得怎么样了?”
      
      “没有进展。”顾忱松如实回答。
      
      顾夫人皱起眉头:“他不喜欢你?”
      
      “是我没找过他。”顾忱松淡淡回道。
      
      果然,下一秒顾夫人被彻底激怒。
      
      “为什么?我不是叫你去接近他吗?像他那种没有脑子的Omega,还不是钓一钓就上钩,你连这点功夫都不愿意去做吗?”
      
      顾忱松就喜欢看自己母亲生气的样子,起码像个活人。
      
      而顾忱松只是轻飘飘地回道:“他不是已经被贺家赶出来了吗?卡也冻了,这星期好像暂时借住在他一个同学那里,不过很快就住不下去了,他同学父亲工作的地方,有我的股份。要不是育O是秦家的产业,我能让他学都上不了。”
      
      顾夫人不敢置信地看着顾忱松:“你用这种手段,来对付贺雪郁?那可是你未来的妻子。”
      
      顾忱松冷冷一笑:“表面夫妻还需要手下留情吗?再说他先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顾夫人自然也不关心自己儿子与自己未来儿媳妇的感情问题,她担心的是:“你这样会影响顾贺两家的合作,贺正威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人。”
      
      “他再有脾气,现在也不敢做什么,贺家目前的几个大项目可都是顾氏出的资。”
      
      “你有这能力窝里斗,干嘛不去对付秦峥嵘?”
      
      顾夫人一下戳中了顾忱松的痛处,他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这是我的事,我自有计划,母亲若是非要从中干涉,这个姻我不联了。”
      
      说着顾忱松,起身便走。
      
      “你这是想学你哥哥吗!”顾夫人赫然大声问道。
      
      顾忱松想起那个人,胸口一阵闷疼,那个背叛了整个家族,临阵脱逃,让二姐被迫代嫁,毁了她一生幸福的人。
      
      这也正是顾忱松无法接受贺雪郁找他妹妹替嫁的原因。
      
      顾忱松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地回道:“放心,我不是他,不会做让顾氏蒙羞的事。”
      
      ***
      
      周一最后一节自习课,有人做题,有人睡觉,有人看小说,有人逃课。
      
      而顾忱松则埋头认真批改着余茸的作业。
      
      这是补课时,他为余茸单独留下的作业,余茸完成得非常认真,有时一道题能写出四种解法,然而没有一个是对的。
      
      顾忱松弯了弯嘴角,真笨。
      
      他在那道题上画了个圈,又翻书找了些类似的题型,打算彻底把余茸的这片盲区攻克。
      
      这时,顾忱松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响动,余茸书桌里的手机震出的声音。
      
      他转头看去,余茸果然刚接了一条信息。
      
      【贺雪郁:小耳朵,我惨了!】
      
      小耳朵?
      
      这是……秦峥嵘的小名吗?
      
      顾忱松没想到堂堂J城小霸王会有如此幼稚搞笑的昵称。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余茸的耳朵,是挺小巧可爱的,耳垂还微微透着淡粉色。
      
      还算配他。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余茸立刻秒回。
      
      余茸看起来十分紧张对方,让顾忱松有点不满。
      
      【贺雪郁:我被我同学家赶出来了,他们好像被谁威胁了,我现在没地方去了,怎么办,555】
      
      顾忱松刚刚的不满瞬间烟消云散,整个脸上写满了一个“爽”字。
      
      然而顷刻间,贺雪郁的下一条信息也蹦了出来。
      
      【贺雪郁:所以,让我住在你那里好不好QWQ】
      

  • 作者有话要说:  顾老三一番神操作,情敌和未婚妻要同居了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烦烦。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