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十六天装A ...

  •   贺雪郁要和秦峥嵘同居?
      
      顾忱松只感到自己太阳穴猛跳了两下。
      
      这个结果他不是没想过,甚至这正是他一开始制定这个计划的最终目的。
      
      以贺雪郁的性格,被逼到走投无路,肯定不会向家里低头,大概率会去找情夫求助。
      
      只要贺雪郁贸然选择与秦峥嵘住在一起,顾家就可以治秦峥嵘一个诱拐他人未婚妻的罪名,再加上强行标记已有婚约Omega的前科,数罪并罚,够秦峥嵘蹲几年的。
      
      此事一出,秦氏不仅折损了唯一的继承人,名声也必然大毁,再不配做他顾氏的对手。
      
      可……他真的要把秦峥嵘送进监狱吗?
      
      顾忱松偷偷瞥了一眼余茸,那个小矮子正紧皱眉头,纤长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粉嫩的双唇又嘟了起来,似乎在因什么事不高兴,看起来既可笑,又可怜,让人情不自禁想上前哄一哄。
      
      余茸此时捧着手机的手,止不住发抖,气得几乎拿不稳。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赖的人?!
      
      为什么要这样欺负贺少爷?把他赶出家门,冻结银行卡还不够,竟然还对贺少爷的朋友下手,让贺少爷露宿街头……
      
      该死的顾老三!活该没媳妇!
      
      余茸想也不想,正要回复。
      
      【当然没问题,你在哪儿,我这就去接你!】
      
      只是他刚打完字,还没来得及回复,手机就被顾忱松抢了去。
      
      余茸有些发懵:“干什么?”
      
      而顾忱松只强硬地回了五个字:“不能答应他!”
      
      他不想让眼前的人进监狱。
      
      一旦蹲进去,余茸便会被分配到A监,那里关的都是帝国最穷凶极恶的Alpha。
      
      这个小笨蛋还不知道会被其他人欺负成什么样,而且这样弱小又长相可爱的Alpha通常会被……
      
      顾忱松一下子想到了那个跟踪余茸的变态,攥得指关节泛白。
      
      他绝不许任何人碰余茸。
      
      “为什么……”余茸被顾忱松凶得有点怕怕的,声音都弱了下来。
      
      “你知不知道,和别人未婚妻同居——是犯罪。”
      
      听到顾忱松嘴里说出“同居”两个字,余茸顿时两颊绯红,连忙用手捂住了顾忱松的嘴:“你这个人怎么乱说话啊,什么同居……我只是腾给雪雪一个房间住,总不能让他睡在大街上吧!”
      
      腾出一个房间?
      
      难道不是睡在一张床上么?
      
      顾忱松狐疑地看着余茸,然而这时余茸手上的气息,已经猝不及防地全部攻入他的鼻腔。
      
      又是那股又浓又甜的椰奶香。
      
      明知道是贺雪郁残留在余茸身上的微弱信息素,可顾忱松还是被那信息素影响,身体有了些细微的变化。
      
      余茸见顾忱松的表情有些奇怪,还以为是顾忱松不信他。
      
      余茸拿开手,继续解释道:“要是换成我的其他朋友被家里赶出来,我也一定会让他借住的,这跟对方是谁,是不是谁的未婚妻根本没有关系。”
      
      脱离开信息素的蛊惑,顾忱松稍微恢复了几分清醒。
      
      他稍作沉默,又再次开口:“秦峥嵘,那我算不算你的朋友?”
      
      余茸眨了眨眼睛:“你当然是我朋友,怎么了?”
      
      第二天早自习,余茸如往常一般,第一个到达班级,而第二个是顾忱松。
      
      顾忱松进来时,手里竟还拖着一个行李箱。
      
      “我早上和父母吵了一架,被赶出来了。”
      
      余茸十分震惊,原来连顾忱松这么优秀的人,也会和父母吵架:“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顾忱松冷眼瞥向余茸。
      
      言下之意,当然是你长期霸占我未婚妻,我还处处护着你,才导致的家庭矛盾。
      
      余茸却懵了,怎么还和他有关?
      
      难道是……顾忱松的父母已经知道,是他怂恿顾忱松藏着糖自己偷偷吃,不给弟弟的事了?
      
      原来顾忱松的父母也这么偏心眼啊……
      
      “那、那怎么办?你住那儿?”余茸又自责,又慌张。
      
      “没地方去,睡街上呗。”顾忱松冷冷答。
      
      余茸又怎么忍心因为自己的过失,让这么一个柔弱的小Omega露宿街头,万一碰上流氓怎么办?
      
      “你等等。”
      
      余茸立刻跑了出去偷偷打电话向秦峥嵘请示,能不能让顾忱松也暂时在公寓里待一段时间。
      
      秦峥嵘只利落地答了四个字:“快!让!他!住!”
      
      秦峥嵘挂掉电话,满意地摸了摸自己圆润的肚子,露出姨夫笑。
      
      只是CP嗑得开心之余,秦峥嵘又莫名感到有些奇怪的空虚,自己的身体像是在馋什么东西。
      
      可他每天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哪有什么可馋的?
      
      不对,秦峥嵘蓦然清醒地意识到,他在馋一种味道,一种……墨的味道。
      
      ***  
      
      顾忱松十分意外,事情进展得异常顺利。
      
      余茸二话没说,放学后就直接带他回了公寓,一路上还各种嘘寒问暖,问他晚上想吃什么,有没有忌口,喜欢什么颜色的床单,枕头要硬要软。
      
      看来,贺雪郁在余茸心里,和他这个才认识三个星期的新同桌,也没什么不同。
      
      顾忱松心中嗤笑一声,弯起了嘴角。
      
      不过,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为了帮余茸。
      
      只要他这个第三人住了进来,余茸和贺雪郁就不算非法同居,余茸自然也不会进监狱。
      
      余茸对他好,那是应该的。
      
      余茸所居住的公寓距离育A只有五分钟的步行路程,由于秦宅实在距离育A太远,平时秦峥嵘上学时,就住在这里。
      
      公寓是一间400平的大平层,如此奢华又宽敞的房子,只有余茸一个人住,每天上学时才会有人上门打扫,补给食材,说起来也怪孤单的。
      
      贺雪郁能来暂住,他再开心不过了,现在顾忱松也来了,幸福得像做梦一样。
      
      “我回来了!”余茸一边换鞋,一边对屋内的贺雪郁说道。
      
      贺雪郁因为要搬自己七个箱子的行头,今天请了假没去上学,好不容易收拾好,正在客厅看着电影,敷着面膜。
      
      听到余茸的声音,贺雪郁瞬间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嗷嗷叫着:“小耳朵,我快饿死了,超想吃你做的番茄意面!”
      
      顾忱松听着那声音,只觉得刺耳,贺雪郁竟然把余茸当佣人使唤,还让对方给他做饭?
      
      “好,我先拿块肉出来解冻,正好顾忱松也想吃意面。”
      
      说着余茸放下书包,脱下外套,熟练得系上围裙就往厨房钻。
      
      顾忱松本以为余茸问他想吃什么,是叫佣人去做,没想到是自己下厨。
      
      在心疼之余,又莫名有了些期待。
      
      艹,顾忱松?
      
      听到这个名字贺雪郁惊得差点从沙发上滚下来,他一路小跑过去到门口,偷偷一瞧,果然看到了顾忱松和他的行李。
      
      贺雪郁气鼓鼓地进了厨房,把门一关。
      
      “你怎么还带了个Alpha回家啊!”
      
      贺雪郁尽量压低了声音,可门外的顾忱松依旧听得清清楚楚。
      
      “他、他不是Alpha……”
      
      余茸有些委屈地解释,但是贺雪郁明显不信。
      
      “他不是Alpha谁是?你才认识他几天,就这么信他?我们对这个人不知根不知底的,万一他是个坏人怎么办?”
      
      听到这里顾忱松有些意外,他本以为既然余茸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那贺雪郁也一定会知道。
      
      毕竟这种事又怎么会瞒着自己身边的恋人呢。
      
      顾忱松还想在进公寓的那一刻,好好欣赏一下贺雪郁脸上难堪又尴尬的表情。
      
      可现在,对方竟然什么都不知道,显然是余茸在帮他隐瞒。
      
      他是贺雪郁的未婚夫的事,难道是只属于他和余茸两个人的秘密?
      
      想到这里,顾忱松此时的心情竟比亲眼看到贺雪郁难堪尴尬更痛快。
      
      趁贺雪郁与余茸在厨房说悄悄话的时机,顾忱松环顾了一圈公寓。
      
      这间公寓共有三个卧室,每一个卧室都自带盥洗间和浴室,其中两个卧室还拥有独立的衣帽室。
      
      贺雪郁住在最大的主卧,那里自带的40平衣帽室,几乎被贺雪郁的衣物堆满。
      
      主卧的超大按摩浴缸也明显刚刚使用过,一米八宽的化妆台上一眼望去,全是贺雪郁的化妆品,阳台的摇摇椅上,还随意散落着贺雪郁的丝绸睡衣。
      
      而令顾忱松意外的是,这里似乎没有余茸居住的痕迹,余茸住在最小的那间卧室,没有衣帽室的次卧。
      
      余茸所有衣物都挂在一个设计简单的衣柜中,他的衣服看起来很少,半个衣柜都没有装满。
      
      次卧床边的床头柜上,还放着一本笔记。
      
      顾忱松拿起笔记,他补课时对余茸说的话,竟被一字不落地全记录在上面。
      
      这是余茸的睡前读物?
      
      想到这里,顾忱松抿了抿薄唇。
      
      “喂,你怎么乱进别人的房间,还动人家东西啊!”
      
      是贺雪郁的指责声。
      
      顾忱松转过头,贺雪郁正生气地瞪着他,还对身边的余茸埋怨道:“你看他啊,毛手毛脚的,跟这种人怎么能一起住?”
      
      贺雪郁第一眼见顾忱松印象就不咋地,总冥冥觉得这人不是什么好货。
      
      顾忱松还没说什么,余茸已经拦在贺雪郁身前:“雪雪,你误会了,是我让顾忱松到我房间,帮我找东西的。”
      
      “真的?”贺雪郁不信。
      
      余茸真诚地连连点头。
      
      余茸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打心眼里觉得顾忱松不是坏人,应该只是走错了房间。
      
      都在一个屋檐下,他可不能让他的两个好朋友吵架。
      
      顾忱松没想到余茸为了帮他,连谎都撒得这么真,他反而心里有些不好受。
      
      如贺雪郁所说,他进余茸的房间,确实没怀什么好意,他只是想查明余茸和贺雪郁住两个房间是真的,还是伪装给他看的。
      
      他刚才甚至为了查得清楚些,连余茸的内衣都看过。
      
      “我先去收拾行李了。”顾忱松有些心虚地说道,并向外走去。
      
      而余茸却拦住了他,笑得灿烂:“我刚做了椰蓉小奶方,正好你也尝尝!”
      
      贺雪郁在一旁翻了个白眼:“快吃吧,他说答应了第一个要给你试吃,我还排队呢……”
      
      顾忱松蓦然回想起两天前,余茸问过他是不是特别喜欢椰子做得东西,余茸最近刚好在学做一个新甜品,第一个就找他试吃。
      
      当时顾忱松以为余茸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
      
      余茸一手举着盘子,一手用筷子夹起一个乳白色裹着椰蓉的小方块,送到了顾忱松嘴旁。
      
      “甜么?”余茸亮闪闪的眼睛充满期待。
      
      “甜。”顾忱松点点头,给了肯定的答案。
      
      他此时咀嚼着口中的东西,像暂失了味觉,什么也感觉不到,只知道眼前的这个人,甜得晃眼。
      
      

  • 作者有话要说:  害,今天又是被小耳朵攻略的一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