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十四天装A ...

  •   余茸怎么也没有想到,顾忱松会为了帮他,替他上讲台答题,甚至直接顶撞老师。
      
      看着顾忱松的背影,和他头上本属于他的那根红发带,余茸的心跳蓦然漏了一拍。
      
      顾忱松只匆匆扫了一眼题目,便开始作答。
      
      他下笔工整有力,字迹隽秀大气,甚至比物理老师的板书更好看。
      
      教室里前所未有的安静,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将目光锁定在顾忱松的身上。
      
      顾忱松就是有这样的魔力,成为焦点的魔力,哪怕此时众人能看到的仅仅只是他的一个背影。
      
      余茸也不由地看呆了,讲台上做着题的顾忱松像是会发光一样,让人根本挪不开眼睛,情不自禁地去捕捉他的一举一动。
      
      甚至有一瞬间,余茸冒出了一个危险的想法,要是那个人不是Omega该多好……
      
      可下一秒余茸又清醒过来,顾忱松不是Omega,他难道还想对人家做些什么吗?
      
      他已经被父母找好了人家,怎么心里还能惦记其他人?
      
      太不知羞了……
      
      余茸为欠失O德的自己感到深深的自责。
      
      “你们说顾忱松和老秦关系是不是有点……那个?不然干嘛替他答题?”
      
      “连发带都戴同一个,你说呢?”
      
      “刚才我还看到他俩去了约会圣地!”
      
      “别瞎说,老秦和贺雪郁都多少年了。”
      
      “又不是不能AO通吃,你瞧老秦瞅顾忱松的眼神,这肯定是爱惨了啊……”
      
      余茸听到那话,顿时羞得面红耳赤,他慌忙低下头,心虚地收回视线。
      
      而下一秒,他感到自己脑后多了个轻飘飘的东西,他伸手一摸,是那根发带,他抬头一看,顾忱松那双好看的眸子正盯着他。
      
      “还你。”顾忱松挑着眉,笑得霸气而骄傲。
      
      仿佛在说,看,这就是朕给你打下的江山。
      
      余茸握着那发带,感受着顾忱松残留的体温,只觉得那温度像顾忱松的眼神一样烫人。
      
      他活了19年哪里受过这样的撩拨,小心脏顿时不受控制地一阵加速度,砰砰砰撞得他胸口疼。
      
      周围同学的目光也瞬间聚集在二人身上,品析着暧昧的氛围,发出阵阵或调笑或不屑的“啧啧”声。
      
      余茸脑内瞬间拉响警报,再迟钝的他,也能感受到,这是身为Omega的顾忱松,在向冒充Alpha的他发起恋爱攻势。
      
      即便他已经对顾忱松强调过无数次,嵘郁是真的,但顾忱松显然并不打算放弃。
      
      余茸知道,他不能再给顾忱松任何希望。
      
      更不能让饱受疾病折磨的秦少爷背上朝A暮O的大锅!
      
      “哦。”
      
      余茸故作冷漠地回了一声,便继续埋头记笔记,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
      
      顾忱松沉着眉头盯着眼前的傻小子,他本期待着傻小子多少给点反馈,或奉承,或感激,多少满足一下他的虚荣心。
      
      可余茸再没多说一句话,甚至还暗戳戳地一点一点把自己移走,最后整个人都移到了桌子边缘。
      
      “……”有点不爽。
      
      而另一头,物理老师却震惊极了,他是知道顾忱松优秀,却没想到还是这等高手。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这种题他作为老师都要先分析一遍题干,而顾忱松不但直接下笔,甚至一道共有三问的大题,竟仅在一分钟之内就全部答完。
      
      这是什么魔鬼速度?
      
      与其说顾忱松是在计算,不如说他就像一部能直接输出答案的智能计算机。
      
      物理老师由衷地欣慰:他这学期的教学业绩有保障了。
      
      整整一堂课,余茸再也没有主动跟顾忱松说过一句话,两人中间的空隙足够放一个九宫格火锅。
      
      秦家的人果然脑子都不正常!
      
      顾忱松心里愤愤骂道。
      
      可他发现,自己越是不爽余茸,反倒越在意,可越在意他,就会越不爽,如此恶性循环,一堂课下来顾忱松的心情跌至谷底。
      
      而一直不跟他讲话的余茸,此时却用手机跟别人聊得欢。
      
      【贺雪郁:今天放学有空吗?】
      
      看到对话框上贺雪郁的名字,顾忱松肺都要气炸了。
      
      【贺雪郁:我约了几个姐妹,她们都想见你,一起来吃饭啊!】后面还附上了餐厅的地址。
      
      顾忱松去过那家餐厅,人均消费上千,所以贺雪郁特地叫秦峥嵘去参加他的闺蜜聚会,是为了帮忙买单?还是为了秀秀恩爱?
      
      或者都是?
      
      想到这里,顾忱松的眼皮跳得厉害。
      
      余茸看到信息,不由心里一暖,贺少爷可真是好人,银行卡都被冻结了,还要请他吃饭。
      
      贺雪郁自从听说余茸已经被父母卖给了隔壁村的村霸当媳妇,就开始策划这次线下聚会。
      
      参加聚会的,都是饱受包办婚姻之苦的可怜Omega,贺雪郁希望大家团结一心,互帮互助,携手走出A权社会物化Omega的阴霾!
      
      余茸正要回复,却冷不丁地听耳旁出现了顾忱松的声音。
      
      “要我给你补课吗?”顾忱松头也没抬,故作不在意地问。
      
      余茸愣了一下:“补课?”
      
      “像你这样,考试抄我卷子,做题要我替答,什么时候是个头?”顾忱松转了转手中的钢笔,忽而看向余茸,“不如早点教会你,免得以后再拖累我。”
      
      余茸惊喜极了,他刚才还在犯愁,自己成绩这么差,以后不知还要给秦少爷丢多少次脸。
      
      他倒是想过几次,求助顾忱松,可又怕耽误人家的时间,不好意思开口,现在顾忱松竟然要主动提出教他?
      
      “真的?不麻烦你吗?”
      
      见余茸来了兴致,顾忱松脸上总算多云转晴:“现在麻烦点,总比以后一直麻烦好,那今天就开始吧,放学后等我。”
      
      “放学后……”余茸迟疑了,贺少爷才刚约了他,“能不能改一天?我今天还有事。”
      
      “你觉得我在求你?算了,当我没说。”说着顾忱松起身要走。
      
      余茸连忙追了上去:“今天就今天!我们搞快点,结束后我再去办我的事,好不好?”
      
      顾忱松只是转过身,冷冷看着余茸:“能不能快,我可没法保证,这要看你的基础怎么样。”
      
      他的基础……余茸心顿时凉了,今天他还能回家吗?
      
      “而且,”顾忱松停顿了一下,“补完课,估计天都黑了,你得送我回去,我不敢走夜路。”
      
      “……”
      
      ***
      
      为避免他和顾忱松再被人误会,余茸这次特地动用了一下秦峥嵘的特权,放学后偷偷带顾忱松去了实验楼顶楼上锁的小房间。
      
      那里私密安静且舒适,是秦峥嵘没课时的休息室。
      
      原本顾忱松以为,他给余茸补课会是个大工程,然而对方却并没他想象中那么笨。
      
      很多题他讲两遍,余茸就可以举一反三,一些故意设下陷阱的题,余茸只要上过一次当后,第二次准能避开。
      
      但让人意外的是,余茸很多初中的基础知识竟然完全没学过,顾忱松也只能好人做到底,借了几本初中教材,给余茸从头讲起。
      
      然而补课的这段时间,他们去小房间时,却总要分开走,离开时,也必须躲着人,活像怕被狗仔偷拍到的地下明星情侣。
      
      只有在补习结束之后,到了校外,余茸才敢狗狗祟祟地爬上他的车。
      
      搞什么……
      
      顾忱松心里有些不满,他给余茸补课又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有这么见不得人么?
      
      只是他转念一想,这会不会和贺雪郁有关?
      
      贺雪郁被赶出家门,这时候估计要恨死他顾老三了,而秦峥嵘却每天都鸽贺雪郁,只为跟他在一起补课,如果贺雪郁知道了实情,那该是多么酸爽的一件事?
      
      想到这里,顾忱松的心情简直不要太好。
      
      “快看快看,那边怎么有两个男性Alpha同骑着一辆自行车啊?”
      
      “你怎么知道是Alpha?”
      
      “都穿着育A的校服呢,难道能是Omega?”
      
      “噫,真不害臊!”
      
      听到那话,余茸顿时小脸烧得一片通红。
      
      下一秒,顾忱松感到车子一轻,回头发现余茸已经从车上跳了下来。
      
      “我看那边有个共享单车,我去骑它吧。”余茸尴尬地向路边指了指。
      
      “你会骑?”顾忱松挑挑眉,明显不信。
      
      “快学会了,这几天都在练习。”
      
      “……”
      
      难怪余茸这两天走路一瘸一拐,原来是练车摔得。
      
      就这么不想被他载吗?
      
      顾忱松胸口顿时闷了一口气。
      
      “难道我的车坐着不舒服?”他冷着脸问。
      
      “嗯,不舒服,硌屁股。”余茸认真地点点头,说着还揉了揉。
      
      “……”
      
      顾忱松随着余茸的动作,下意识瞥了一眼他的臀部,却愣住了。
      
      顾忱松过去并没有仔细观察过余茸这个部位,现在他才发现,这里……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要大得多。
      
      准确来说,是又圆又翘,饱满得像个熟透了的水蜜桃,看得人心里莫名……痒痒的。
      
      这哪里像是Alpha该有的屁股?
      
      “你看什么呢!”余茸发现了顾忱松不怀好意的视线,忙乱地用书包挡住了屁股。
      
      余茸惊羞的反应,让顾忱松不禁感到好笑:“你也知道不好看的地方该挡挡?”
      
      “……”
      
      什么不好看?真是不懂的欣赏……余茸扁了扁嘴。
      
      都说屁股大的Omega好生养,他的屁股不要太受欢迎好吗?隔壁村的周寡妇第一眼看到他的屁股,就想让他当她家儿媳妇!
      
      然而,这时角落处却突然传来了一些不明显的声响,顾忱松警觉地回过头,看向不远处的巷子。
      
      “谁在那儿?出来!”他厉声喝道。
      
      那头却没了声音。
      
      可顾忱松已经感觉到了那人的呼吸,他瞬间放下自行车,追了上去。
      
      追到巷子里时,顾忱松只看到一个慌张拖着书包,落荒而逃的身影,那人跑得太急,从包中掉下一个本子。
      
      那人本想回头捡,可顾忱松已经追了过来,他只能先逃。
      
      顾忱松自知追不上,也便不再追,只走过去捡起本子。
      
      那是一个素描本,里面整整二三十页都画满了画,每一幅画的模特都是同一个人——秦峥嵘。
      
      

  • 作者有话要说:  顾老三:还有多少醋要我来吃?
    P.S.今天病了,更晚了,不好意思,鞠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