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十一天装A ...

  •   秦峥嵘话刚落下,余茸还来不及反应,就听到四个Alpha强烈反对的声音。
      
      “说啥呢,老大!当我们什么人了!”
      
      “我们就算青春期再饥渴,也不能找小耳朵泄火啊!”
      
      “就是,他可长着一张跟你一样的脸,兄弟们谁TM硬得起来?”
      
      连向来最护着余茸的王潮也点点头:“话糙,理精。”
      
      秦峥嵘转念一想,也确实有些尴尬,他和余茸长得太像,如果这几个人中,谁真的对余茸有非分之想,那岂不是也能惦记到他头上?
      
      “这样吧。”秦峥嵘又抄起一只战斧牛排,“咱们就把范围扩大到整个育A,总能挑出些勉强配得上小耳朵的人,让他们车轮战PK,C位出道的,我送笔丰厚的嫁妆。”
      
      秦家说出“丰厚”两个字,那其价值根本无法估量。
      
      余茸顿时傻了,他原本以为秦峥嵘是在开玩笑。
      
      “秦少爷,我……”
      
      余茸刚开口,就被秦峥嵘塞了块披萨。
      
      “大人说话,小孩少插嘴。”
      
      秦峥嵘虽总自称为所有人的爸爸,但他这回是真把余茸当儿子了。
      
      也是,就算是他的亲生儿子,也未必有余茸这么像他,他能不宠着吗?
      
      张垄立刻掏出笔记本电脑,开始调取所有育A适龄单身Alpha的资料,像市长家傻儿子蹲级都蹲到23岁的太老,根本不在考虑的范畴之内。
      
      “这个怎么样?”张垄问。
      
      秦峥嵘撇撇嘴:“不行,成绩太差,只会让小耳朵后代本就聪明不起来的智商雪上加霜。”
      
      “这个呢?九班的邓鸿飞,可是个大学霸!”
      
      “不行,唯唯诺诺,根本保护不了小耳朵。”
      
      “这个呢?”
      
      “脸上没肉,刁钻刻薄。”
      
      “这个呢?”
      
      “满脸横肉,穷凶极恶。”
      
      “这个总行了吧!”张垄气得把上一代校草祭了出来。
      
      秦峥嵘只是摩挲着下巴,思考了两秒钟:“我记得他是旺福集团老总的二儿子……”
      
      张垄连忙点头:“家族显赫,相貌出众,敏而好学,品行端正,绝对配得上!”
      
      却没想到秦峥嵘嫌弃地直摇头:“他爸秃得跟孙得海似的,他老了肯定也不行。年轻人,眼光要放长远些。”
      
      “……”这是皇帝给公主招驸马吗!
      
      而这时,王潮蓦然想到了一个人,他从手机中调出照片,拿给秦峥嵘。
      
      秦峥嵘的脸色终于缓和了几分:“这个总算是有了点人模样。”
      
      张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敢情他刚才推荐的校草连人都不算,顶多一帅猴?
      
      “谁啊?我看看!”赵釜伸头一瞧,“这TM不是新来的那小子吗?”
      
      余茸也看到了照片,震惊地发现,照片上的人赫然就是顾忱松。
      
      可顾忱松也是个Omega啊!
      
      余茸正想反对,但转念一想,顾忱松是Omega的事,他还不能说,毕竟张垄若是知道了,他的500个爆料群就传遍了。
      
      “新来的?”难怪秦峥嵘觉得眼生。
      
      “嗯,顾忱松,上星期刚转来,咱们育A的新校草兼年级第一,邓鸿飞的时代算是过去咯。”张垄介绍时,还不忘补了一刀,“可惜是个没钱的臭平民,小耳朵跟着他肯定得吃苦,没可能的。”
      
      赵釜不乐意了:“现在没钱不代表以后没钱啊,我家不就暴发了吗?”
      
      秦峥嵘满意地弯了弯唇角:“如果这小子真比邓鸿飞成绩还好,那也算是个人才,以后留在我秦氏出力就是了,做个上门赘婿,说不定还有什么惊喜。”
      
      这人难得合秦峥嵘眼缘,他想小耳朵也一定会喜欢的。
      
      然而秦峥嵘没想到,他才刚找到合适的人选,贺雪郁就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这个顾忱松绝对不行!我群里的姐妹说,她上周亲眼看到顾忱松跟踪过小耳朵。不仅如此,顾忱松之前还非赖着要做小耳朵的同桌,肯定用心险恶,另有所图!”
      
      贺雪郁话音刚落,秦峥嵘的眸子瞬间冷了下来,三秒后,留下一句:“王潮,找个机会做了他。”
      
      见秦峥嵘发下狠话,余茸也不能不管自己的朋友,再继续沉默,连忙解释:
      
      “你们别误会,跟踪的事我早就知道了,我都和顾忱松谈开了,他只不过是喜欢我……”
      
      余茸刚说到这里,周围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脸上写满了“卧槽!”
      
      余茸立刻改口:“我是说,他是因为仰慕秦少爷才……”
      
      “仰慕个屁!”秦峥嵘果断打断了余茸的话,兴奋地又咬下一大块牛肉,“我没见过他,他也没见过我,哪儿来的仰慕?他就是看上你了,小傻子!”
      
      秦峥嵘此刻脸上的姨母笑掩也掩不住。
      
      这叫怎么回事?
      
      他还没来得及拉郎,郎就自己送上门了!
      
      四个Alpha也连忙附和。
      
      “啊,不愧是老大最看好的小耳朵,连校草都这么快拿下了!”
      
      “我就说长这张脸的男孩最有魅力,嵘哥也是,小耳朵也是!”
      
      “即便伪装成Alpha,隐藏在校服下的Omega基因,也在勾A于无形啊,小耳朵就是这么诱惑!”
      
      王潮点点头:“有O如茸,A复何求。”
      
      贺雪郁不屑地嗤笑了一声,刚才秦峥嵘要把余茸嫁给他们时,这几个货可不是这么说的。
      
      余茸还想解释解释,挽救一下自己的风评,却听到秦峥嵘又开了口。
      
      “既然这位转校生已经爱惨了我们小耳朵,咱们娘家人就不该太主动,免得对方对这段感情不够珍惜,就让这傻小子慢慢追吧,顺其自然,你们全当不知道。”
      
      Alpha们想想也是,这件事处理起来确实要低调,毕竟现在余茸还在顶替秦峥嵘。
      
      余茸终于松了口气,虽然大家误会了他和顾忱松,不过也没打算采取什么行动,估计过段时间就忘掉了。
      
      余茸有自知之明,秦少爷对他的好,他受不起。
      
      等秦少爷恢复身体,他就立刻离开,绝不再出现。
      
      直到秦峥嵘将秦宅厨房血洗一空后,这场生日宴才勉强结束。
      
      送别后,秦峥嵘不知给谁打了通电话,刚好余茸才烤完曲奇,从楼上下来。
      
      “这段时间,他来找过我吗?对……我问的是展络。”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得太多,秦峥嵘的脸色难得透出几分不自然的红晕。
      
      不知对方答了什么,秦峥嵘的目光暗淡了几分,失望地应了一声“哦”。
      
      *** 
      
      “小耳朵,面对比你强大的Alpha,踢他裆部就完事了,看我示范,喝——”
      
      余茸利落地踹出瘦弱的小腿,踢向树上被画了个圈的位置,明显比过去进步了很多:“哈——”
      
      其他几个Alpha看着余茸那愈渐凶狠的动作,只感觉自己隐蔽的地方一阵发凉。
      
      “老马,你没事总教小耳朵这种下流战术干什么?”张垄不满地抗议。
      
      那人还未回话,余茸却先抢答道:“大悍马老师说过,战术没有下流不下流,只有好用不好用!”
      
      被余茸尊称为“大焊马老师”的人,名叫马焊,大悍马是他的笔名。
      
      余茸也是几天前才知道,原来四大护法中那个平时笑眯眯的热心大哥,竟是他珍藏的那本《不良修炼手册之每天一个进少管所小技巧》的作者。
      
      即便马焊两年前就说要出版第二部,到现在却连个序章都没写出来,但这并不妨碍余茸对他的一腔崇拜。
      
      “老师,第二部什么时候出啊!”
      
      马焊尴尬地笑了笑:“大概……很快吧,插图还没画呢……”
      
      “老师,我特别喜欢你的画,我就没见过比你画得更好看更生动更有冲击力的画家!”
      
      赵釜直接笑出了声:“小耳朵,你这滤镜是有多厚?就那简笔画,别说跟人家展络比了,就是从咱们育苍美术社随便薅个人出来,都吊打你家马大大。”
      
      展络?
      
      余茸不由感到这名字有些耳熟,不就是秦峥嵘昨天问得那个人吗?
      
      “展络是谁?”余茸问。
      
      “城南艺高美术系的首席,确实是我这种凡人根本比不了的神仙。”马焊说着,神情中还带着一丝仰慕,“别看他只是个高中生,人家的画已经值七位数了。”
      
      “而且展络他爸还是那个国宝级雕刻大师展景山,他妈是青衣界扛把子凤筱夜,出身贼牛批!”赵釜补充道。
      
      余茸眨了眨眼睛,不明觉厉:“他也是个Alpha吗?”
      
      张垄不由笑了:“这种天才,肯定是Alpha,这还用问吗?”
      
      余茸却不赞同,顾忱松也是个天才,却是Omega。
      
      “那……那他为什么不来育A?”余茸歪了歪小脑袋,育A不是全世界最叼的高中吗?
      
      “人家书香门第,看不上咱育A的乌烟瘴气呗。”
      
      “再说了,艺高美术系的老师多专业啊,咱们学校的老师只会教你怎么答模拟题。”
      
      余茸不禁有些疑惑:“明明不是一个学校的,秦少爷是怎么认识他的?还问展络最近有没有来找他……”
      
      其他四人不免吃惊:“什么?老大问过展络的事?”
      
      余茸有一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说漏了嘴,可一想到秦峥嵘与大家的关系那么亲密,又觉得应该没什么。
      
      “秦少爷是问过……他们是朋友吗?”
      
      几个Alpha却直接笑出声:“什么朋友,你知道吗?我们老大刚开学就跟他干了一架。”
      
      

  • 作者有话要说:  秦少爷的老攻浮出水面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